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七、八)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不OOC不要钱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种种月经不调和生理期紊乱的江湖郎中汐汐子。
本店近期药方热卖,王不留行余量不足!抓紧抢货!特此公告。

最后依旧跟我大喊口号: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张新杰闻声回头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青年端着个饭盒一颠一颠跑过来,脸上喜笑颜开的表情活生生有点像乡亲们给红军送粮送水。

刚刚那句“师傅”他自然是听到了,饶是张新杰这样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在看到韩文清暗下去的表情,还有那依旧不知情欢脱跑来的家伙这样强烈的对比下,嘴角也是弯了弯。

于是刹车成功的小马在抬头看到张新杰的第一眼,也就有些呆了。

“这是我徒弟,宋奇英。”韩文清黑着脸指着刚跑来傻愣愣看着张新杰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小工人介绍。原本没这个必要,不过如果不解释一下,感觉这脸被啪啪啪打得太响——张新杰挂在嘴边的那个笑,他又不是没看到。

张新杰正视着面前青年,估量着觉得这家伙大概连二十岁都不到。虽然穿的灰不溜秋不大显眼,不过年轻人身上的朝气总是遮不住的。大概是刚刚干完活就去抢饭了的缘故,宋奇英的右脸上还蹭着好大一块泥印子,此时看着张新杰呆呆的,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十七八岁的年纪啊,还这么小,真好。一切都有从头来过的机会,一切都可以补救。

张新杰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不过也是O天性使然,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餐巾纸递过去,给宋奇英:“擦擦吧。”

连韩文清都感觉到了张新杰身上过分温柔的异常,他侧过头有些奇怪地看了张新杰一眼。

宋奇英之前一直处于有点儿脱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状态,直到听见张新杰的声音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韩文清,又看了看张新杰,莫名地就产生了些许感动,眼眶一热,就握住了张新杰递给他餐巾纸的手,好像他送过来的不是纸,而是一个新年红包。

张新杰眉头稍微皱了一下,虽然他对这个年纪的孩子有些异乎寻常的亲切感,不过肢体接触还是比较抗拒的。此刻被人蓦地握住了手,又露出了这种感激涕零的表情,他也有些奇怪,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值得如此的事情,不过是给了张餐巾纸。他细细一想,又抬头看了眼韩文清……的脸,恍然大悟。大概这孩子,确是缺乏了些关怀。

不过这回倒是他想错了。韩文清对这个徒弟还不错,要不然人家也不会特意给他留了个鸡腿。张新杰刚准备说点什么,就听见宋奇英又开了口。

“谢谢师母!师母人真好!”

……张新杰磨了磨下颚,淡淡地解释:我不是。

“啊?哦这个称呼好像是不太好听,那师……父?”小宋大概是误会了张新杰的意思,以为他介意的是男女问题,忙改了称呼,然后自己琢磨了一下又觉得有点不对,苦恼地跟韩文清求助:“师傅你看,师傅师父这两个放一起,完全分不清啊!?”

 

霸图家常菜获得了一致好评,韩文清当晚致电表示如果方便的话以后外卖单都选你们家。张新杰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琢磨新菜谱,收到顾客回馈的感觉还是很让人欣慰的,张老板放下手上的笔,抬起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说:没问题。

张佳乐的胳膊才缝了针还没愈合,店里帮帮忙还成,让跑那么远就有些不太厚道了,况且现在人家才出了一大笔装修费破财消灾,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张新杰想自己的发情期也才刚过,每天中午跑趟路也没什么,就当锻炼身体了。于是他便开启了每天中午往韩文清他们装修的那地儿跑的新日程。

大概是韩文清用事实说话证明了每人真的有两个鸡腿,所以除了第一天遭遇了哄抢饭盒的事件,之后倒是大家轮流来他这儿取,每次四个人,三个天天换,还有一个雷打不动的,韩文清。

韩文清一直来这一点张新杰非常能理解,霸图水泥的这群员工们刷枪涂漆的本事张新杰不大清楚,不过八卦欲和求知欲绝对是一等一,这一点,从每日送饭的时候被人好奇从上看到下的目光里张新杰已经体会到了。

在某日又一次送了餐准备回去的时候,张新杰看见韩文清一直站在自己身边,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队里另外仨自以为很懂的样子,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拎着餐袋,还要故作大度有气量地跟韩文清挥了挥手:好好和你媳妇儿道个别吧!看的张新杰一阵无语,只抬头将目光挪回韩文清这边,等人说什么。

你别往心里去。等那仨走远了,韩文清才皱了皱眉,跟张新杰如是说。小宋……

年轻人喜欢开玩笑,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打断了韩文清的话,怎么说都是错,随他去吧。

犹豫了一下韩文清又开口:你要是觉得有负担,可以换个人来送。

没关系。张新杰摇摇头,带上了自己骑车的安全帽,然后跟人告了别。

 

人就这样骑着电动车走了,一会儿功夫就没了影。韩文清本来还想多说两句什么,不过看到张新杰这副完全没有在意的态度,也就住了口。

其实张新杰的话只说对了一半,年轻人嘴上确实少个阀,但宋奇英也不是嘴上真就每个遮拦的那种——如果韩文清硬生生压制住的话。这玩笑开得下去,多半也是有些他自己默许的意味。

至少把韩文清跟张新杰这六个字联系到一起,目前为止前者并不反对。

韩文清年纪吧不算大,不过到底也不是我的青春我做主那会儿了。三十多岁的A,虽然在这社会上也还在黄金单身汉的范畴,不过这两年不都有人唱嘛,岁月是把杀猪刀……不是这句,是时间都去哪儿了。韩文清至今还记得霸图水泥刚起步那会儿自己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脸是凶了些但长相也不凶残,那时候隔壁早摊铺的O也是每天豆浆油条的给自己留——不过那时候韩文清还不认识林俊杰是谁,自然也不知道其中深意。

后来事业蒸蒸日上了,水泥工这听起来不是什么特令人羡艳的工作,不过有一手好技术在手月薪倒是没少过。有段时间他干活干得特拼命,生命里似乎除了工作就没别的事儿了,家里给的相亲也不去,遇到有客人在装修时候就对他留了心的也不理睬,那样就差是把“小区未建何以家为”当做座右铭了。

于是乎到了现在,他别的什么都齐了,买了个大房子里头啥都有,唯独缺了个在家里等他回来的贤妻良母。可到了这时候,给他安排过相亲的看人这万年不冷不热的态度也都心灰意冷了,自己这工作性质平日里也不大遇得到能合适过日子的。

所以在听到宋奇英那声“师母”之后,韩文清顿时觉得心里敞亮了一下。

对于他们搞建设的人来说,上帝为你关闭了所有的门窗,你还可以凿一个洞。

韩文清想,他这墙上的洞虽然还没凿成,不过裂缝已经出现了。

 

 

装修工程进行了大半的时候,张新杰跟他们队上大部分人也都认了个脸熟。关于两个人是不是在一起的八卦闹了大半月,当事人却一直没反应该做什么做什么,先不说消息是真是假,就凭时间推移兴趣程度也大大降低了。

这天韩文清中午在赶工期贴砖。这活儿看起来简单,却也讲究个稳准狠——水泥涂得不均匀,砖砖之间不够平坦看着不舒服;贴得不准稳,砖砖之间那条线不平不直,那就白忙活了一场全是做了无用功。宋奇英跟着他这么久虽然也是学了个有模有样,不过真刀真枪的操作上他毕竟不放心留人一个,就在旁边驻守着。贴到紧要关头有人冲着里面大叫了声:韩队你媳妇儿来了不去接么?

韩文清这边在忙活也不接他们的调侃,想着张新杰跟人也熟了,就随嘴说:你们去就行。

他这边正做到关键地步,大家也理解,就没再招呼他直接下去领便当了。结果过了会人上来的时候表情就不一样了,特别是给韩文清递饭的时候,表情里多了些探究玩味。

这边他看着宋奇英贴好砖,又指点了一下几个做得还不到位的地方,就恰好对上旁边工友那副诡异的表情。

“怎么了?”他面不改色接过餐盒,打开,订的分量和平时一样,没少鸡腿。

“韩队,你是不是跟你家那位闹矛盾啦?哎呀我说,老婆不就是用来哄的么?你就服个软,晚上买点他喜欢的带回去,陪陪就好了。”对方一脸心领神会,见招拆招,堪称婚姻教育楷模。

“怎么了怎么了?师傅师父怎么了?”嗅到一丝不寻常意味,宋奇英也凑了过来,看看一脸讳莫如深的工友,又看看韩文清,两只眼睛轱辘轱辘转。

韩文清把人话咀嚼了两遍,分别代入自己和张新杰的名字翻译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大概出了什么状况,他还没来得及问,宋奇英就替他问出口了,于是两人一起盯着那工友,后者被盯得身上一激灵,却又来劲似的继续讲。

“韩队我说的不是么?你看吧你俩平时恩恩爱爱的,小张来送个饭你都得下去跟人秀个恩爱闪瞎旁人狗眼,今天你不去见小张,得,人也没来见你。来送饭的是个年轻小伙子,从远处看还有点打哆嗦,后来看你没来才松了口气,丢下饭盒就开溜了。韩队你说你这……不是和小张闹矛盾了是什么?”那人一口气说到这里,休息了一下,从餐盒里挑了个鸡腿咬了一口肉,又接着道:“我说你还是尽早哄哄小张吧,人挺好的,平时看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主,你看,这跟你怄气呢还记得招人送饭来,你俩问题不解决,万一哪天他不干了,我们全队喝西北风啊。”

最后这一句才是重点吧。

听到最后韩文清大概弄明白了发生什么事儿,他面无表情地回了句“没有的事,少说废话多干活”,然后就抱着饭盒坐到旁边去了。

许是他身上戾气有点重,旁边说说笑笑的都自觉撤到了远一点儿的地方去,留他认真思考。

听描述今天来的应该是秦牧云,那家伙怕自己怕得要死也被逼上阵了,看来张新杰那儿可能出了什么事。

韩文清吐出了啃完的肉骨头,把餐盒丢了,又揩了揩手上的油,继续干活,动作越发麻利起来。耳畔还能听到有人跟宋奇英小声嘀咕,小宋你也不去劝劝,男人吵了架就跑出来用干活逃避现实,那哪行啊?

韩文清身形一顿,斜眼睨过去,那人就住嘴了,赶紧跑回工作岗位干得比谁都勤。

 

张新杰今天没去送餐,确实是因为点私事儿。

霸图家常菜的收银台里做了个老太太,也不管结账找零的问题,就全程盯着张新杰看。张新杰进了后厨,她的目光就飘过去,张新杰到了前边给客人上菜结款,她就挨桌挨桌地盯,目光逡巡,扫描来去,像个活的红外线跟踪仪。

一直到下午四点半,才送走了最后一桌顺带收拾完。张新杰摘了手套,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敲了眼老太太倒了杯热茶送到收银台去,然后又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下去之后才说,妈,待会儿我送您先去我房子吧。

你今天甭想糊弄我!看人走光了老太太这才站了起来,手叉着腰狠狠地瞪着张新杰,我给你相亲的事儿忙活到现在我容易吗我,啊?张新杰你就这么对你妈我是不是?张新杰你怎么和你那个死鬼老爹一个德行?你们爷俩都想气死我是不是?

老太太从上午进门到刚才一直保持着同一姿势,就默默地坐在那儿,差点让秦牧云错把老虎当成病猫,此刻突然爆发颇有点奥特曼红灯预警之后的气势。

秦牧云今天中午才被一趟外卖送吓得有些不轻——虽然最终并没见到韩文清真人,不过骑车一路过去那内心的煎熬,也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老太太怒气值满上,声音的穿透力也是超强,让他情不自禁就想起来以前在家时候居委会专门负责收费的那个阿姨。

秦牧云有点想拔腿跑,不过看着张新杰一副沉默的样子不吭声默默受着张家妈妈的训斥,他又生了些莫名的同情,嗯,如果硬要说的话,还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嫌疑。

老太太还在那儿数落儿子的不是,什么平日里很少回家啦,只知道打钱我们老两口有退休工资又不缺你那点,都这么大一人了还不把自己嫁出去,有没有作O的自觉啊,隔壁老方他们家那儿子那样都找着了街道林主任,你就不能给爸妈长点脸?

张新杰也就站在旁边听,见老太太说累了又给人倒了一杯新茶,面上却仍然是一点儿表情也没有。

“我不管。”老太太最后放了狠话,她喝了一口水,又狠狠把杯子丢在桌上,“你今年之内说什么也得把终身大事的问题给我解决了,今儿在这你要是不答应我,明天我就找人把你拖回家绑着!”

“妈。”张新杰终于还是出了声,“您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现在提倡婚姻恋爱自由,您这样上赶着催我只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一种而已。”

“好啊你张新杰!不择手段?有这么说你妈我的吗?我这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我关心你,倒成了不择手段了,啊?”

老太太大怒,抓着儿子衣领另一只手就往他身上砸,“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这桥段看着是很爽……凭良心讲。不过如果自己再不出去拉一把,那就太没良心了。秦牧云有点惋惜又硬着头皮冲上去一边护着张新杰一边劝,“那啥阿姨,张师兄他现在真的挺好的,我们都很关心他爱护他,您真的不必要为他太担心……”

“你是谁啊?你知道我们家新杰是个O吗?知道你还在这儿胡扯八道?你知道一个单身O年纪还大了有多不容易吗?过日子的哭你知道吗?”

“阿姨,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除非你告诉我你喜欢我家新家愿意对他负责,不然就别在这儿拉拉扯扯的!你喜欢我家新杰吗?”

老太太目光如炬瞪着秦牧云,就差喷出火了。秦牧云下意识往后一跳,看了看老太太又看看张新杰,心里碎碎想师兄这回可不怪我了我真保不住你啊。只能说:“我是个B唉阿姨,不好意思。”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就觉得心里虚,眼神儿也跟着乱瞟起来。这不瞟倒好,一瞟却让他眼前一亮。

就见霸图家常菜的玻璃门外,韩文清顶着个工具包朝这边走来了,并且恰好推开了霸图家常菜的门。

秦牧云往外一跳,指着门口给老太太看:“不过阿姨!他喜欢张师兄!真的!我不骗你!”

老太太和张新杰都没反应过来,跟着秦牧云挥舞的手臂转过头去。

韩文清低着头开了门,刚抬起头来准备望一望,就碰上了三道聚焦自己的视线:一道参着精,一道爆着火,最后一道平平淡淡,却多了些希冀的意味。

这……什么情况?

 

TBC.

 后文戳我

 

评论(36)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