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十一、十二)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画风魔性不OOC不用扣扣的江湖郎中汐汐子,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各种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
我们承诺:王不留行,我们只用最好的。
最后跟我一起大喊: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十一

 

韩文清没说话。

张新杰有点儿不确定地蹙眉,薄唇微微抿着,路灯橘黄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一半被搁置在了阴影里,一半看得清晰,像是一幅被精心设计出来的摄影作品。

特别是那嘴,红得很浅,薄薄的两片贴在一起,就让人情不自禁生了一些吻下去的欲望。韩文清看着,这样想。

不过他当然不会傻到真这么做——他记忆力好着呢,张新杰上次亮给他看的防狼喷雾他可没忘。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呢?”看对方似乎一直是在等自己的回答,眼睛眨也不眨的,韩文清最终还是开口了,不过他这只是个设问,没等张新杰开口准备回答就继续道:“你以为最不可能的那个答案,大概就是我要表达的意思了。”

张新杰的眉毛皱得更紧。

“还是请你直接说吧。”他思索了一会儿,无解,便继续开口,“根据我们认识的时间和相熟程度来判断,你能直接领会我的理解的可能性并不算高,为了防止当中再次造成其余不必要的麻烦……”

这回张新杰的话没有说完,不是被人打断。感受到唇上被一个热而柔软的东西贴住的时候他浑身僵直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是被人强吻了。对方用右手撑着他的背不让他后退,左手用力把他往怀里揽,嘴上的攻击也没有停下,张新杰感受到了对方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火热地翻滚着,像是一团火,能烧了一切似的。他想到了放在口袋里的防狼喷雾,可是信息素的味儿扑鼻而来,他感到浑身失了力气,只想往下沉,可偏偏被人锢着,动弹不得。

一开始还有些抗拒和挣扎,到后来就只是发软,被强硬地控制在自己怀里。韩文清体会到张新杰的这些变化,不过也不是太清楚,老实说触到张新杰嘴唇的那一刻他也浑身哆嗦了一下,因为靠得太近张新杰细密的睫毛偶尔会刷过他眼皮下方的皮肤,痒痒的,更多的却是被电到的酸软。

韩文清原本不打算这么做的,可是那张嘴,太诱人了,却偏偏总是在说些惹人火气的话。他原本只是想让张新杰住嘴,可是长远考虑,也许这才是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再等到他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然发起了攻击,张新杰的嘴巴里还有些苹果香甜的味道,像是某种用作勾引的毒药般让他了拼命地吸吮,无法克制。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终于慢慢松了禁锢,从张新杰唇上撤了出来。从他的角度看去张新杰的嘴已有了些红肿,一翕一张地喘着气儿,再离得远些就看见面色也泛上一层潮红,眼睫也湿漉漉的。张新杰就这么看着他,眼神里带着些不可思议,带着些防备,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柔软。

韩文清心上一动,觉得自己刚刚不过脑子的行为可能是有点过分了,不过又不觉得道歉就是好的解决方式。以攻为守,他看着张新杰的眼睛,又问了一遍:“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张新杰看着他,眼睛盯着紧紧的,面上却表情全无。

见他这副模样,韩文清又有点后悔刚刚说的话,似乎太强硬了些。他伸出手想拉住张新杰的胳膊,却被人警觉地后退一步躲开了。韩文清怔了一下看看落空的手,又抬头看着依旧没有表情,只盯着他看的张新杰:“张新杰,我喜欢你。”

张新杰调头想走。

这回韩文清快走两步直接把人拽回怀里,他的呼吸贴着对方的脖颈,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在渐渐僵硬,又只好收了收力气,“可能你觉得挺荒唐的,不过我确实喜欢你。”

张新杰抬了抬嘴角想说话,韩文清却又把人拦住了。

“也可能你想说你并不喜欢我,”他这回站直了身子,把张新杰转过去的身体又给扭了回来,直直地对上对方有些发愣的目光,“没事儿,我决定追你了,就刚才。”

 

十二

 

张新杰再回到店里已经是那顿饭后第三天了,一进门就被张佳乐逮个正着,跳起来冲秦牧云打挥胳膊:“关门放我来!”

他情绪太激动也没意识到这句话有哪听着不大对,反正看张新杰已毫无退路便龇牙咧嘴冲上去,“小秦都跟我说了张新杰你这么感情大事都不告诉我,怎么着是怕我要你请客吃饭?心够脏的啊。”

张新杰沉默,捋了捋袖子就要进后厨拿抹布干活。

“张新杰你咋这样!你还打算跟我隐瞒什么!”张佳乐愤懑不已。

纵使那天晚上听小秦说了这两人感情养成全过程,他还是满心的卧槽。张新杰这么禁欲的人居然会强上,而且这么个看起来这么魁梧有力的A居然真就被强上,着实让他下巴都快听掉了。至于后续进程,怎么想都有点快啊,张新杰你这样真的没有OOC吗?以他的颅内构造显然并没有考虑到“秦牧云所言非实”这种可能性,于是左思右想不得其解,失眠了一夜。

他和秦牧云终究还是不一样。如果说后者只是在偶然的机会下进了他们店里帮忙打工的小师弟,那么他可算是掏心掏肺跟张新杰认认真真相处了大学四年的室友同学毕业之后还一起创业做了合伙人,如果张新杰认可的话,也可以说是那种闺蜜关系。

张佳乐躺在床上忧心忡忡地翻滚,怎么秦牧云都知道这事了,自己却还不知道呢?张新杰为啥不肯跟自己直说却让小秦知道了呢?难道他俩这么多年的交情还比不上和小秦认识这一年么?想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思路早就跑偏了,于是又不情不愿地搬回正道。张佳乐之所以对这件事本身产生了这么大的怀疑,确实也就是源于这比秦牧云多认识张新杰的若干年,在那期间发生过的事情,让他早就在心里默认了对方单身一辈子的可能性。因此这个嗖一下就出现的韩文清对他而言,正如常言道:一切来得太突然就像一阵龙卷风。

张佳乐睡不着,他想致电张新杰审上三巡,但是看了眼时钟又只能作罢——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根据张新杰的作息他应该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手机调了静音,不会被他打醒的。

可也就在这时候偏偏手机就响了。张佳乐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这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发送人那一栏明确地标出了“张新杰”三个宋体字,又看得张佳乐一阵恍惚。

明天因事无法去店里,你帮我带个班。

就这几个字,张佳乐念了一遍,然后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我擦,这货怎么还没睡?然后过了一会儿又反应过来:我擦,居然拒绝露面这是生怕被我问出什么蛛丝马迹吗?!

他满心不爽,灵机一动想张新杰才给他发短信,还没睡啊,就准备打电话过去,结果电话簿还没打开又一条短信接踵而至:我睡了,不要打电话。

我靠张新杰你活生生要憋死我啊!

 

带上第二天没见到当事人,张佳乐已经活活憋了两个晚上了,虽然没憋死,但是也早就有点把持不住。其实说起来他也是活该,因为虽然张新杰没来店里,不过临近中午的时候故事的另一位主角却也来了店里。

听了秦牧云的描述,张佳乐对这位被强上了还送了派出所的硬汉有着深深的同情,但纵使如此,看着对方那张在听闻张新杰并没有来上班消息之后黑下去的脸的时候,他还是抑制住了自己所有关怀送暖或者说探听实况的八卦欲。韩文清显然也是没兴趣和他寒暄——在听闻张新杰不在之后就急匆匆地走了,速度快得好像一切都并没有发生,如果不是秦牧云的腿还在抖这点能作为强烈佐证的话。

 

所以说好不容易人来了,张佳乐哪能这么快放过他呢哪能呢?这就跟人屁股后面进了后厨,嘴里念念叨叨还没完了。

张新杰把每张桌子都擦得油光瓦亮这才直起腰,问:“你这是在学黄少天?”黄少天是他俩大学的另一个室友,曾因为话唠而让张新杰在大一开学的第二个月跟人谈过自己付租金请人出去租房住,谈判未果,后来日久生情居然还就让他俩习惯了。

张佳乐肃容:“你要是想让他也来刨根问底我现在就打电话。”

张新杰不做声了。他把抹布搭在桌上,思索了一下然后才开口:“什么都没有。”

“咦?”张佳乐吃惊,向后跳了一步。

张新杰把话补充完整:“韩文清和我,什么都没有。做给老人家看的。”

张新杰这人其实死刻板的,大多数时候和他交往会让人觉得心累,不过有一点很让人舒服,有些话他不想说会选择闭嘴,但是说出来的一定都是真的。

虽然脑子里还有点混沌,不过想了一下倒也通。张佳乐信任张新杰对他说的话,虽然觉得有点小小的遗憾,不过还是长舒了一口气。

他眨眨眼睛跟张新杰开玩笑:“骗鬼呢小秦跟我说你把人给……哎张新杰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

这话一说出他就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余光里又瞥到张新杰身体僵住,伸出去抓抹布的那只手也顿了一下,不太灵光。

“对不起!”他赶忙道歉。

张新杰是在听了这句之后才有了动作的,他用那只僵住的手拿了抹布,说:“没事。都过去了。”

TBC.

 后文戳我

评论(2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