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喻黄/童话故事]小小(喻队2015生贺)

【喻文州我爱你】

小小
喻黄only|动物设定
文/慕谨汐

喻文州生贺。

小松鼠是从喜鹊嘴里得知荣耀森林里新来的一只动物的。

“长得好凶,还吃肉!亲眼看见他啃掉了一只羊骨头,超可怕!”小喜鹊郑轩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哆嗦,“我在天上巡逻的时候看到的,吓得我压力山大差点掉下去成了人家的午餐!”

小松鼠抱着颗松果一边啄一边当玩具滚着玩,露出两颗亮亮的前牙,指着喜鹊哈哈笑。

“黄少你别笑啊,”小喜鹊有点不高兴地瞪他,“我跟你说啊你离他远一点,森林里现在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玩的。”

“那是因为你太弱啦怕被人吃掉啊不是吗,而且连逃生技能都没有,你要是有我的敏捷和速度,像我!那你一定不会担心啦。”小松鼠黄少天说到这里得意地扬了扬大大长长的尾巴,他是森林里的冠军,虽然爬树比赛的参与性并不强,而且那天猴子孙翔和猎豹周泽楷都没有来。

“总之我就是提醒你一下!”郑轩生怕黄少天继续说废话赶紧对他实施技能打断,“我走了再见!”说完就飞走了。

小松鼠黄少天不满足地跳起来,“喂!你别走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呢,你怕新来的那个我可不怕喔待会我就去找他玩你等着看吧!如果是像狮子韩文清那种我就立刻跑!你都不来看我上树的表演吗我可是不轻易表演给人看的呢!”

 

荣耀森林里的动物们对朋友的认定大多数都只看食草和食肉,虽然也有例外,比如小狗于锋和小猫徐景熙。小松鼠在小喜鹊飞走之后,又忙把他用来招待不过并不被对方领情的松果叼回了窝里藏好,他想去看看新来的这只动物,郑轩说大家都不愿意跟他玩,那他该有多孤独啊!也许还会被狐狸叶修或者老鹰王杰希欺负,虽然他也打不过,不过去看一眼还是可以的。就算新来的家伙真的是食肉动物,他也可以跑——他跑步的速度超级快,想到这里小松鼠黄少天又非常得意地翘了翘毛茸茸的尾巴。

 

森林里新来的动物长得确实很凶。其实这么形容也不对。黄少天嗖嗖地爬上了距离那家伙最近的一棵树,抱着一颗松果边啃边打量。那家伙有着灰蓝色的皮毛,亮晶晶的,在阳光下闪着光,耳朵很尖,眼睛发亮,身形庞大。黄少天歪歪脑袋觉得这家伙长得有点像狗,但是显然不是。

他正在吃一只血淋淋的骨头。但纵使是在吃这样的东西,黄少天也觉得他的动作很斯文,就像是见过的绵羊在吃草一样好看,比自己啃松果的时候还好看。这个认知让他有点不开心,忙把啃了一半的果子丢到了一边,不要了。

那家伙啃得很专注,但是显然,他并没有松懈下来,毫无顾忌地吃。小松鼠有着极好的视力,他看见对方的眼珠在不停转换视角地观察,尾巴也是翘起来的姿态——这显然和黄少天开心时候竖起来尾巴不一样,这是随时随刻准备战斗的意思。

黄少天蹲在树上,突然就想,也许他也很可怜。吃东西的时候都不能好好享受……而且也没有朋友。或许自己可以做他的朋友,如果……他不会吃了自己的话。

 

想到这里黄少天就慢慢从树上爬下去了。他慢慢地挨近那只随时准备战斗的“小狗”,挪一步,停下来观察,再挪一步。

等到了他安全范围的底线的时候,黄少天再也不肯近一步了。他停下来,坐在原地,两只爪子搭在草地上,没事干地乱拨弄。而啃骨头的家伙也发现了他,转过来,默默看着他。

也许……他还挺漂亮的。黄少天看到了人家的正脸,迷迷糊糊地这样想。

“喂!你是谁啊怎么来我们森林里啊?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吃饭感觉蛮寂寞的哈哈哈我带了松果来和你一起吃你觉得怎么样?”黄少天笑起来大尾巴摇啊摇的,这是个让人感觉到温暖的举动,但是对方却好像没有体会到。

“我是狼。”良久,对方回答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唔噢噢噢!如你所见我是一只松鼠!不过我可不是一般的松鼠我是一只名叫黄少天的松鼠!你知道黄少天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是森林里跑步最快的松鼠!同时我还是爬树比赛的森林冠军哦!厉害吧?很厉害吧?超级厉害的对不对啊哈哈哈。”小松鼠说到这里尾巴又摇了摇。

狼默默地看着他,许久才做了一个类似信息归纳整理的总结:“黄少天是一只爬树很快的松鼠,就是你。”

小松鼠黄少天连忙指正:“错!大错特错!什么叫很快?很快能体现出我的速度吗能吗能吗?是最快!我是最快的!话又说回来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还不知道?你愿意跟我交个朋友吗我可以陪你一起吃饭喔还可以聊天!”

狼的眼睛里闪过一些光,只不过太快了,得意的小松鼠黄少天显然没有捕捉到:“我叫喻文州。”

“文州你好啊!哈哈哈我觉得这个名字很有品味啊听起来就觉得很舒服!虽然还是没有我黄少天三个字简单易懂,说起来大家都喊我黄少因为我很厉害嘛,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小松鼠还在叽叽喳喳,不过这回喻文州把刚刚因为感受到有人侵犯领土而高高竖起的尾巴放了下去,“少天。”他这样叫小松鼠。

小松鼠没说话。以前只有老狐狸叶修会这样叫他,却被他驳了好多次:听起来一点都不酷。不过喻文州喊他的名字,感觉是不同的,声音苏苏的,柔柔的,低沉中透着一点温和。

黄少天想他这么叫也不错。惬意地挠了挠身子“嗯”了一下。

 

黄少天和喻文州成为好朋友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森林。一开始小喜鹊郑轩还担忧地劝他:“你跟这家伙玩到一起以后开派对会叫他吗?感觉以后压力山大都没法好好玩了啊。”

黄少天一脸严肃:“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可爱的玩伴呢怎么可以!大家应该相亲相爱嘛再说了文州是一只非常好的狼根本就不会欺负别人的!”

小松鼠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和喻文州是好朋友似的,每天都抱着松果来找喻文州一起吃午饭。喻文州每天都会定点出现在那里,嘴上叼了一块血淋淋的肉。一开始看得黄少天很抗拒,几乎吃不下去东西,想吐。

喻文州似乎看出了他的为难,笑笑:“你还是去跟别的朋友一起吃吧。”

黄少天就飞快地跳起来,炸毛一样地说:“那怎么可以那怎么可以?我是那种丢下朋友不要的人吗我是吗?”

他不仅不要跑,还特意一边看着喻文州吃肉一边咽着酸水啃自己的松果,超好吃的松果都变得不好吃了,可是黄少天还是不肯走。他想,喻文州好不容易有了自己一个朋友,如果自己又跑掉了,他得多伤心啊。

 

有一天出了很大很大的太阳,很暖,晒在黄少天软软的肚皮上,很舒服。啃完了松果的小松鼠摇着大尾巴跟喻文州建议:“喂文州我们来晒太阳吧?怎么啦你不会晒太阳啊哈哈哈你居然不会晒太阳!那你看我啊!”小松鼠咕噜一翻身,仰躺在草丛里,双手搭在肚子上,还打了一个饱嗝。

“就是这样!你也来啊你也来!”小松鼠一翻滚站起来,冲喻文州挥了挥手。

其实虽然他们已经成为了朋友,不过黄少天还是不敢距离喻文州太近,对此他的理解是松鼠天性使然,好在对方也没有强求,任他每天在距离自己两三米的地方叽叽喳喳。

喻文州温柔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终于慢吞吞地转过身子,侧着歪在地上,做出了一个装死一样地姿势,算是模仿黄少天晒太阳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姿势超级蠢啊有木有!”黄少天指着喻文州哈哈大笑,不过笑了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对,一机灵,探究地看着喻文州。

以前他总是站的很直,黄少天都没有注意到,直到此刻喻文州歪倒在地上,他才发现,对方的一只腿是受了伤的。难怪每次看他来赴约的时候走路都慢吞吞,小松鼠有点同情。

“嗯?”突然发现平常话很多的小家伙一言不发,喻文州伸出头来看看他,然后意识到了黄少天观察的重点。喻文州笑笑:“你看到了?”

“你的腿怎么啦?”

“之前和别的狼打架,受的伤。”喻文州不以为意,“都过去了。”

“那,”小松鼠咬了咬牙,“那你的腿还能好吗?”

喻文州还是笑着看他:“好不了了。”末了又加了一句,“不过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我并不难过。”

小松鼠看着他,突然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目光坚定:“我可以摸一摸你的腿吗?”

喻文州一愣,转而又点点头:“可以。”

 

小松鼠一点一点地靠近他。在这个过程中,黄少天感觉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尾巴也不受控制地高高立起来,像是在防范什么似的。他明白,这是自己的生理反应。其实打心眼里他是害怕这只狼的,可是也说不出来怎么回事,他就是不想离开喻文州。可能是自己太寂寞了,可能是同情,也有可能……是有点喜欢。

没错,一点点喜欢。聪明的黄少天从喻文州的话里推断出了故事的大概:喻文州在以前的家里被人欺负,还弄坏了腿,这才一个人到了荣耀森林。他明白这个故事的时候,非常明确地感觉到了心里酸了一下,有点疼。所以他想走过去摸一摸喻文州的腿,用自己的热给他一点温暖。

两米。

一米。

到了。

小松鼠伸出小小的爪子摸了摸喻文州的伤腿。小爪子在颤抖,还有一点点凉,甚至都没有喻文州的腿热。不过摸了一下,又一下,很用心。

太阳晒在两个人身上,暖融融的,空气里尽是青草香。

 

森林里又要开运动会了,冯主席带着组委会紧锣密鼓地布置了起来。

小喜鹊郑轩带着通知来找黄少天:“我跟你说哦今年出了一个新的项目:马拉松!”

“马拉松?是什么是什么?”黄少天听到新鲜事,蹦跶地跑过来问。

“就是沿着荣耀森林跑一圈!很累,但是好像是……一种很有精神的运动。”小喜鹊自己解释不清楚,顿觉压力山大。

小松鼠震惊:“什么什么沿着荣耀森林跑一圈?那得多累啊靠靠靠谁乐意报名啊!”

“报名的人还挺多的啊,”郑轩继续,“我听说猎豹周泽楷,狐狸叶修,狮子韩文清,老虎孙哲平,猴子孙翔他们都报名了!啊对了,还有你那个好朋友喻文州。”

“什么?”小松鼠惊讶到飞起来,“文州居然也报名了吗了吗了吗?”

小喜鹊对字没脱口,就见黄少天嗖地一下下树不见了,速度颇有些森林冠军的风范。

 

晚上喻文州拖着肉来老地方的时候发现黄少天并没有带松果,只是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子。

“文州你怎么可以去报名马拉松啊你知不知道你的那个腿跑那么长会断掉的你知道吗知道吗?!”

黄少天是个机会主义者,同样情况下的森林冠军,他当然会选择用少少力气的十米上树比赛冠军,而不是马拉松冠军。但是他反对喻文州参赛却不是因为这个,他是真的在为对方的腿担心。

喻文州怔了怔,看着对方一张脸气鼓鼓的表情,就笑了:“少天知道马拉松精神是什么吗?”

“欸?”黄少天一呆。

喻文州嘴角弯的弧度很好看:“简单得来说,只要跑到终点,我就是自己的冠军了。所以,我不会放弃的。”

黄昏后的风里带着淡淡的泥土味道,喻文州的声音随着风吹进小松鼠的耳朵。

他的耳朵里痒痒的,酥酥的。

我不会放弃的。

这是多么有精神的话啊!

 

马拉松比赛开始的时候,全森林的动物们都去看热闹了。喻文州在跑道上的人群里看到了黄少天,明显错愕。

黄少天很满意朋友的这个表情:“哈哈哈哈怎么样没想到吧文州我也会报名喔!我一定会跑到终点的我告诉你啊!我们来PKPKPKPK怎么样!”

然后这副表情终结于比赛进程到三分之一处:“怎么还没到……终点……啊……文州……好累,你……怎么没……没反应啊,早知道……我才……不报名……陪你……跑了。”

累得再也说不出装牛的话,小松鼠脚脖子一软道出了实情。

“上来。”喻文州看着快趴到地上去的黄少天。

“欸?那不是算……”

他“作弊”两个字都没说出口,就被喻文州用前爪一抬扔到背上去:“我们一起到终点。”

 

喻文州的速度其实并不快,只是贵在长久。他到达终点的时候第一名已经不知道被欢迎的人群抬到哪里去表彰庆祝了,终点处零零碎碎落着几个还在看热闹的小动物,不过对于这种脸上没什么痛苦表情的喻文州他们并不感兴趣。

喻文州笑笑,也没有在意,就驼着背上的黄少天把人带回了平时一起玩耍的地方。小松鼠早就累得在他背上呼呼大睡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了终点。

 

到了目的地之后喻文州小心翼翼地把黄少天从尾巴处滑下来,小家伙可能是太疲惫了,落地也一点儿没感觉地继续睡,还打起了呼噜。

喻文州仔细地盯着小家伙的脸,他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观察过黄少天,这时候发现对方有着非常细密的睫毛,搭在眼睛上,扑闪扑闪的,小嘴一张一合,露出两颗长长的门牙,很可爱。

喻文州张开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黄少天肚皮上软软的毛,然后舌头逐渐上移,滑到了对方的脖子。

这个地方他垂涎已久了。

从最初见到这只小松鼠的时候,喻文州就觉得眼睛里的光炙热地都能把人烤熟了:这么饱满的小家伙,吃起来一定很美味吧。

不过小家伙很有警觉性,离他太远了,他的腿爆发力不足,真不好行动。

小松鼠跟他说,要和他做朋友。说得信誓旦旦。

喻文州心里其实一点都不相信黄少天,觉得他只是无聊来看自己的热闹罢了。这样的家伙其实并不只黄少天一个,其他那些傻气的家伙,都成了后来他当着黄少天的面享用的美味。不过他还是点点头答应了,想看看小松鼠能玩什么把戏。

等到小松鼠对他放松了警戒,他就……

 

可是喻文州没想到,小松鼠居然真的天天都来跟他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他每天都要听小松鼠叽叽喳喳:今天是狮子韩文清和斑马张新杰在一起了,明天是有一只名叫压力山大的喜鹊很有趣,再后来是老狐狸叶修可狡猾了……他每天都听小松鼠跟他唠叨,一开始觉得很吵,非常吵,恨不得堵上耳朵,可是后来听得习惯了,没有黄少天在的时候,他还会觉得有一点想念。

他在心里暗暗惧怕着小松鼠有朝一日会发现他的真面目逃走,于是他一直没有靠小松鼠太近,生怕吓到对方,没想到小松鼠却主动提出要摸一摸他受伤的腿。

小松鼠的手凉凉的,其实摸起来并不舒服,可是喻文州却觉得在那个瞬间,自己是感觉到某种强烈的幸福的。

他看着小松鼠专注抚摸自己的样子,咽下了那个故事的后半句:“他咬死了弄伤自己腿的同伴,并且吃了对方。这是狼的报复。”

可是他没有说,他怕小松鼠会以为自己将来也会吃了他——曾经是这样,可是现在,他已经不想吃他了。

 

喻文州温柔地抚了抚小家伙的身体,给他挠了挠痒痒,黄少天在梦里满足地翻了个身子。

喻文州想告诉黄少天,今天小松鼠说出自己报名马拉松真正原因的时候,他真的很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

可是小松鼠睡得这么熟,喻文州不忍心唤醒他。

他的心里住进了一只小小的松鼠,却占据了满满的位置。

 

太阳公公落下了,月亮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银霜。

“晚安,少天。”喻文州轻轻在他的小松鼠耳边呢喃,“做个好梦。”

 

FIN

 

freetalk:

 

救命啊我真是太喜欢这个故事了TUT喻队就算变成一只狼你也是苏苏苏啊救命TUT!

不过自己写的东西自己这样夸真的好吗→←

嗯,总的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温暖的故事,简直是个超级温暖的童话!然后我韩张依旧打个酱油(喂。

希望能温暖到你。

今天也请跟着我大声告白:喻队我爱你少天我爱你我要给你们俩生孩子!

最后祝我亲爱的喻队生日快乐!和少天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评论(18)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