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十三、十四)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画风魔性不OOC不用扣扣的江湖郎中汐汐子,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各种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
 我们承诺:王不留行,我们只用最好的。
 最后跟我一起大喊: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十三

 

又忙活了一会儿张佳乐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然后跑过去跟张新杰很严肃地讲:“虽然你跟韩文清到底怎么回事我还不太清楚,不过如果你们真没什么的话,你也注意点,昨天人来店里了,看你不在,脸黑得跟煤炭似的。”

张新杰听了点点头,手上的活却没有停下来。

他觉得那天晚上,确切点来说从那个吻和宣言之后,自己的态度就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他拒绝了韩文清送自己回去的提议,无视了一直跟在身后的男人散步回了家,然后跟韩文清发了短信说送餐的事情店里缺乏人手,可能得缓一缓,不过他友情附赠了另一个相熟饭馆老板的电话,表示推荐这家,好吃不贵。发完短信之后直接将韩文清的手机号拖入黑名单。

可惜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洗了澡出来的时候,手机上还是出现了新的未接来电,以及从那个号码发过来的短信:咱们谈谈。张新杰知道了对方是谁,再次拉黑。

然后在他看完当天新闻联播的回放又看了会儿书准备睡觉的时候,又出现了新的短信:张新杰你拉黑也没用,你黑名单内存有几个,够不够?

如此反复。

韩文清不知道从哪儿弄出来了源源不断的新号码,乐此不疲得跟他玩战术,逼得他最后关了机,又想起来自己这手机关机之后闹钟无效,等最终躺在床上再也不理的时候,已经过了固定睡觉的点。张新杰按摩了会儿眼睛,发现自己居然困不起来了。

他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上面又蹦出来了新短信:这会儿他的黑名单内存真的用完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短信一条条地蹦。前面的内容他根本没扫,就只见最后一条上面说:你要是不肯这样谈也行,明天我去店里。

他想了想,还是没理对方,转手给张佳乐发短信让带班,又为了防止张佳乐追着自己讨论八卦又发了一条别打电话,这才躺回去。

张新杰跟张佳乐说他睡了,实际上还是没睡着。满脑子都是韩文清那个汹涌而来又霸道的吻,他鼻息里淡淡的烟味,还有他后来说的那些话。

韩文清那么说的时候他很平静,很平静地拒绝了人再回家,就好像对方只是寻常慰问今天怎么样而他做了相应的回答似的。可到了这个时候,一切才翻山倒海般地涌进了脑海里,搅得一切混沌,天翻地覆。

他在张佳乐面前把一切都表现得很自然,可是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冷静。想了一早上如果韩文清真来了要怎么做,未果。菜单抄送错了两次,茶水打翻了一趟。

 

结果这天中午韩文清却没有来。

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半送走了大多数客人,张新杰看了看时间估计着韩文清他们装修队午休已经结束了,整个人才松了口气。可他刚拿起茶杯喝了口水,就见店里进来个送货员。

“请问张新杰先生在这儿吗?”对方笑眯眯的,也不说做什么。

张新杰心下困惑,却只不露声色点点头。

“这是送给您的花,请您签收。”对方递过来了张单子,还是笑眯眯的,没等张新杰开口又继续说:“本店经营理念是纵使顾客追不到心仪对象也绝对不退货不退货不退货,所以您不要妄想问是谁送的花或者直接退回去了。”

张新杰只好签收。

等人走了,早在一旁看得眼睛都直了的张佳乐和秦牧云赶紧围了上来凑热闹。

“我靠九朵红玫瑰,还一点装饰都没有就九朵!俗气!”张佳乐摆摆手表示鄙夷。

“红玫瑰一朵多少钱?”秦牧云就比较实际。

“不知道啊,又不是情人节,大概不贵。”张佳乐继续表示鄙夷,“才九朵,没诚意!”

张新杰倒也没说话,对着这束花打量了一会儿,拿了把剪刀把包装拆了,修修剪剪枝叶后每个桌子上插了一朵,刚刚好。

张佳乐一边啧啧两声表示对追人这位的同情,一边又说:“你这花里又没营养液,两天都放不了!”

结果第二天,解决方案就出现了:下午差不多的时间同一位送货员依旧笑眯眯地进来,又给人送了一束花,还是很豪气的单单九朵玫瑰,啥都不添加,表意不要太明显。

这天张佳乐没再吐槽了,摸摸自己的小辫儿看张新杰继续拿把剪刀修修整整,然后给每张桌子挨个换了新的,把昨天那有些枯的取走,丢进垃圾桶。

接着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每天都是九朵玫瑰。最初看到这些话,还有客人调侃怎么店里突然上格调了,再到后来花送得多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不说什么了。只有秦牧云,有点惋惜地敲着计算器给张佳乐展示韩文清这个月掏腰包花了多少钱,同理被张新杰浪费了多少钱。看了那数字张佳乐摇头直叹息,“这简直是在造孽!”张新杰就默默看着那庞大的数据不说话。

 

其实韩文清花在张新杰身上的钱远不止这个数——大概只有当事人自己猜知道韩文清这个月的电话费上升到了几位数——张新杰每天都在重复着电话接通,听到声音判断是谁,挂掉,从黑名单中拖出前一个号码,再把新号码加进去的步骤。可是韩文清居然还能坚持每天给他发冗长的短信,不胜其烦。

再这样下去害人害己,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自己大概是应该和韩文清好好谈一谈,试图用逃避和推拒解决问题的手段本身确实是错误的。

他在连续收了一个多月玫瑰花之后的某一个中午离了霸图家常菜,又去了趟韩文清他们干活的地方。

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来,掏出手机,正在琢磨着韩文清的哪个号码会随身携带使用,还是自己挨个号码打个遍试试看总有一个可以,就见从远处有个身影飞奔而来,跑近了看眼底还闪着泪花。

“师父!你可算回来了!”宋奇英一把扑上眼前人的电动车,“徒儿好想你!”遂咽了口口水,又说,“和你的鸡腿。”

 

十四

 

宋奇英两手沿着电动车摸阿摸,然后突然站直了身子,眼角的泪花也不见了:“师父,你没给我们送饭来啊?”

张新杰还在考虑是先纠正这个已经给双方造成了严重困扰的称呼,还是先跟宋奇英说自己以后都不会给他们来送鸡腿了,还没得出答案,对方显然已经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对他咧开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师父,你是不是看到师傅给你发的短信被感动到所以终于原谅我师傅了?师父我跟你说啊,我师傅虽然人看起来是凶了一点,不过真的是个很有责任感的真汉子啊师父。”

张新杰眉头死死地蹙起来。

“师父你怎么了?”宋奇英见状赶忙关心。

“头疼。”

“诶?”

“小宋你能,换个称呼吗?”根本分不清楚你每句话里在说谁好吗?

“师父……你还在生气啊?”宋奇英显然是没能理解张新杰的意思,“你就是再生气,也不能跟我师傅断绝关系啊!”

张新杰捶了捶前额,不想说话。

宋奇英不死心:“师父那玫瑰花你收到了吧?还有啊你看了我师傅给你发了那么多短信你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

张新杰问:“你怎么知道玫瑰花还有短信的事情?”

宋奇英得意洋洋:“那是我们队里开大会批斗师傅的时候顺带给他出的主意我怎么会不知道?师傅虽然糊墙装修技术一流不过谈到这种事情连我都不如呢!”

张新杰了然,推了下眼睛:“辛苦你们了。”

他话说到这里就看见宋奇英眼睛一亮,张嘴就想说点什么客气话,赶忙干净利落打断:“不过我和你师父之间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既然只是你们出的主意那么我就放心了。请你转告,麻烦以后不必再做这些事情了。”

话听到最后,刚刚才出现在宋奇英眼睛里的那抹亮就又暗下去了,张新杰看着面前的小青年嘴角一撇,有些畅然地想终于解释清楚了,刚准备调头离开,就又被拉住了手。宋奇英可怜兮兮地看着张新杰似乎就要哭出来了:“师父,你怎么还尽说气话不肯原谅我师傅啊?”

张新杰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这才平复了心情看着宋奇英:“好吧,那么,让你师傅出来,我和他谈就可以了。”

宋奇英一溜烟跑没影了。

 

韩文清从工地里走出来的时候还背负着身后一窝人的视线和希望。

“韩队!能不能吃上鸡腿,成败在此一举啊韩队!”有工友泪眼婆娑给他鼓劲助威。

“能不能别把你那点出息写脸上?”韩文清鄙夷。

“你最有出息!”一个多月没吃好的群众终于克服了韩队面部技能和气场的大关群起暴动了,“你最有出息连老婆都哄不回来!”

这句话脱口而出的瞬间实在是太爽了,痛快……又有点儿后怕。果然,韩文清眼刀已经刷过来了。

“师傅,你快去哄哄师父吧再不去人家要走了。”就在他怒气值上涨的过程中宋奇英一语道破重点,这才解救了一旁众工友。

 

韩文清走到外面的时候张新杰抬着个左臂,大概是在看时间。

他三步并两步地跑过去,直到在对方跟前站定了,张新杰才缓缓地抬起头,看向他。

“韩先生,”韩文清注意到这人对他的称呼又生疏了一步,连“韩队”都不再用了,“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跟你说清楚,之前的事情可能让你产生了某些不必要的误会,我认为……”

这人又来了,韩文清这回是真头疼。“什么误会?”

张新杰一愣,心里想什么误会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心里还不清楚吗,不过他平铺直叙了前面一大段纯属是为了把最后那句“别再送花别发短信”说出来,这会儿韩文清冷不防这么一问,他还确实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形容清楚这段时间的这件事儿。

他看着韩文清,此人面部线条刚毅,此刻穿着个工作服身上还沾了不少泥灰,看起来就莫名有了点儿新时代的匪气,张新杰想了想这个月来韩文清的举动,也觉得跟人委婉表达没意思,干脆直接说了:“我并没有想过我们两个人长远发展。”

“这我知道,你那天就说清楚了。”韩文清点点头,“然后呢?”

然后?

张新杰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然后就好聚好散大家各做各的事情井水不犯河水了不是吗?

见人愣住一句话都说不出,韩文清又说:“你要是今天特意来就为了告诉我这个,那就有点多此一举了。”

“我的意思是,韩先生请你不必再往我的那里送玫瑰还有发短信了。”张新杰心里确实冒了点火气,他表情严肃,干净利落地说。

韩文清也盯着他:“我之前也跟你说过,我在追你。”

张新杰突然感受到了身遭强烈起来带着极强攻击性的信息素味儿,他抿着嘴巴没说话。

“给你送花发短信应该是我的自由,你应该没有权利阻止我这么做吧?”

你应该没有权利。

没有权利。

脑袋里萦绕着这句话,张新杰有点儿晕。他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去研究对方话里的漏洞。

这么霸王似的句子从逻辑到内容没有一样是对的,可是他仔细琢磨了一下,好像不论是从法还是从理的角度,自己居然都挑不出什么错来。

张新杰确实没有权利组织韩文清追张新杰啊。

 

眼神里透着迷茫,眉毛却凝得很紧,整个人处在一副出神的状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答他的话,韩文清却也就这样好整以暇耐心待着。

坦白说他一点儿也不想这样欺负张新杰,不过对方那脾气实在是有些欠调教。韩文清默默想,大概媳妇儿是用来哄得这招,并不大适合用在张新杰身上。等他攻略成功了,再一锤子砸在工地那群家伙脸上——居然还开批斗会一起指责他的不是,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至于鸡腿,韩文清早就打算好了,按他现在这进程,追到手之前张新杰怕是不乐意往他们这儿送餐了;要是真追到了人,韩文清也肯定不会让张新杰的手给别人做饭了。

梦里吃吧你们就!

 

TBC.

后文戳我

评论(1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