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你所不知道的50个秘密

你所不知道的50个秘密
韩张ONLY/原著背景/有私设,要慎重
文/慕谨汐

1. 张新杰在霸图训练营的时候,也曾经因为操作不当被韩文清骂过,不过有且只有一次。

2. 因为韩文清性格的缘故,在张新杰初当上副队的时候,也有许多不太了解他的小选手们跑来诉苦或者是承认自己犯的错误。只不过在同样被张新杰施以严惩之后,大家才明白了正副队长的区别:给予肉体和精神上的毁灭性是一样的,最多只是表达方式微有不同而已。

3. 张新杰每到一个城市打比赛,都会在闲暇时间逛夜市找符合自己口味的特色小吃。不过就算吃得再饱他也会打包带走一份,因为韩文清从来不会跟他一起去。

4. 韩文清总不喜欢在晚上开大灯,他的寝室一贯黑漆漆无法分辨主人是否进入睡眠状态。不过有队员注意到外出打比赛的夜晚,队长房间的灯总是敞亮。

5. 张新杰是唯一一个在荣耀联盟里酒量可以媲美叶修的人。第四赛季的庆功宴上他一杯即醉,是韩文清把他送回去的。

6. 最早是张新杰跟韩文清告白的,但是告白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然后韩文清黑着脸“嗯”了一声。

7. 他们两个人一直到第十赛季仍然没有做过,咳,你一定懂得的事。这倒不是因为韩文清太清心寡欲,而是每当他有意图的时候,张新杰就会拿出那张安排得满满的作息时间表告诉他:没空。

8. 早期的荣耀联盟里最被人同情的情侣个人排名,榜首一共是两个人:张新杰占据一个位置,还有一个是喻文州。后来有人表示这就是心太脏的报应。非常值得玩味的是,再后来又出了孙翔,然后……还有一个,他们都不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

9. 曾经有一段时间韩文清的作息也变得很没有规律,那是在他最早隐隐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开始下滑的时候。霸图的队长有些没日没夜地坐在屏幕前进行各种手速练习,面色阴翳,没有人敢上前来劝说什么。最后是张新杰解决了问题,他默不作声地走过去直接拔了训练室的总电源。

10. 有的时候霸图训练营的小队员们会想些有的没的。他们认为霸图战队正副队长职业的搭配,绝对是联盟中最般配的。韩文清是个拳法家,似乎天生就该是不断进攻,一往无前的,他以身作则,像是个严父;而张新杰是个牧师,照应大家,给予回血,策应起来无微不至,像是个慈母。当然这种说法他们并不常用,通常情况下他们会说,石不转是大漠孤烟的贤内……咳!

11. 霸图的正副队长都很严厉,但是没有人因为加入霸图而后悔过。

12. 韩文清其实有很严重的恐高症。张新杰得知这一点,是在有一次他们全队庆祝一起去游乐场玩时,在起哄集体上跳楼机的时候注意到的,那个时候他下意识地看韩文清,发现对方的脸黑中透着些青白。于是张新杰面不改色地撒谎承认自己有恐高症不太舒服,让韩文清陪他在下面等,其他人上去玩好了。

13. 有杂志做霸图专访的时候问过张新杰,能不能透露一个韩文清在队内的糗事。当时张新杰坚决否定,事后被记者们内传为最不能开玩笑的电竞选手。实际上他们不知道,张新杰可以配合他们完成对其他选手的爆料工作,他拒绝爆糗事的对象,只有韩文清一个而已。

14. 有几次在进行战术分析总结的时候,霸图的副队长会一口气发表一大段的长篇大论。每次进行到这种时候,韩文清总要对这一段话进行适时打断。没有办法,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自己的思绪不会神游,实际上张新杰很专注于一件事认认真真做分析的时候,会让韩文清不自主地就产生些想对着那张唇吻下去的冲动。

15. 有件事在霸图战队里只有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个人知道。每个赛季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无缘冠军的时候,韩文清都会在队内把犯了错误的队员骂得狗血淋头。但是到了俱乐部高层开会的时候,韩文清只会说:“这是我的责任。”

16. 张新杰独自外出的时候总会被各种各样的女孩子搭讪,不胜其烦。但是如果和韩文清一起的话,就省心多了。

17. 虽然是恋人,但是张新杰从来没有当面直呼过韩文清的名字。整整十年,他只喊了这一个人队长。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称呼发生在床上,那该是多么的令人丧失性趣啊。不过韩文清还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很遗憾,他们迄今为止并没有……

18. 张新杰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从他和韩文清在一起开始,他就专门拿出了一个本子,制定了一套如果他们分手,之后的应急预案,其中内容包含:和队长,和队友,和其他相关人士的相处上有什么注意事项、互赠礼物的分配、账目清算统计、新的作息计划安排等等等等。后来这个本子被韩文清看见了,后来被撕了。

19. 韩文清跟张新杰出去约会一般都不会选择饭点,实际上他是霸图战队里最不愿意和张新杰共进午餐的人,但是偏偏身边总有队员会献殷勤似的说:知道队长你想和副队一起吃,我们不留你。

20. 后来有一个偶然的机会韩文清跟张新杰说了关于吃饭的苦恼。张新杰点点头表示分开吃完全没有问题不用介意。实际上他心里想的是:队员们把你往我这里推并不是献殷勤,他们只是单纯地不愿意和你一起吃饭而已。

21. 韩文清唱歌跑调。有一年他们一起去KTV唱歌,众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忽悠了韩文清点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结果韩文清一开口,所有人条件反射地立刻捂上耳朵,动作同步相当有默契。张新杰是唯一一个认认真真把那首歌听完的人。

22. 张新杰每个礼拜都会往家里打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的长途电话,从比赛战绩到吃喝拉撒汇报得事无巨细。韩文清自认绝对不会这样做,但是他挺佩服张新杰的。

23. 在“土豪”这个词刚出来的时候,张新杰曾冷不丁地这么喊过他。当时韩文清全身僵了一下,面色古怪地看过来,才见张新杰手里拿了个笔记本在那儿记录,还跟自己解释:就想看看你的反应,没别的意思。

24. 霸图战队里有人看动漫,看动漫的都说张副队和网球王子里的乾贞治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韩文清为此曾经在空暇时补了几集网球王子,不过只补了几集,他就弃番了。哪里像了呢?一点都不像好吗?就不说性格了,光看长相,自家的张新杰也甩了人十万八千里。

25. 辉煌的第四赛季结束之后,霸图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次败北。忘记了是哪一次,韩文清把自己反锁在漆黑的宿舍里自省的时候,门缝处突然迸进了许多光,光芒里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张新杰拿备用钥匙开了队长的门。他走进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抱住了韩文清,吻他。

26. 有一年韩文清过生日的时候,一个在美国的朋友给他寄了一个iPhone回来做生日礼物。韩文清收着一直没用,他不好意思说自己看不懂英语,特别是对张新杰。

27. 有的时候张新杰会想,如果不做电竞选手,自己会去做什么,可能是好好上大学,商科或者法律,以后做一个白领或者律师。后来他拿这个问题问过韩文清,后者仔细想了一会儿面不改色地说:搬砖。

28. 比起有的人玩荣耀十年也不会腻,张新杰对这个游戏感到更多的,却是感谢。如果没有荣耀,他肯定不会认识这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至少他不会认识韩文清。

29. 韩文清唯一一次利用队长职权假公济私,是那天食堂居然做了酸辣粉,但是分量不够。韩文清在众人眼巴巴地看望下拿走了最后一份。但是张新杰那天吃得并不愉快,因为韩文清非常自作多情地放了三勺醋。

30. 张新杰睡觉的时候……非常不老实。最早俱乐部条件没那么好的时候他和韩文清住上下铺,每晚韩文清上床之前,都能看见下铺里睡熟的那人光着个脊背蜷成虾米状,边睡边瑟瑟发抖。韩文清帮他压好被子,过会儿张新杰再蹬了,继续发抖,如此反复。韩文清每天睡觉前都觉得特别累。

31. 他们从未有过争吵,不仅仅是在工作方面。其中虽然绝大数的原因是在于张新杰天生就能够配合好别人的心意,但是开口跪的韩文清也是非常注意地克制了自己的一切坏习惯。

32. 十年间韩文清从未跟张新杰说过我爱你。“你知道花样滑冰演员最适合的状态是什么吗?”在别人不解的时候张新杰反问,“不过分亲密有利于更好的工作状态。”他推了推眼镜,“当然,退役之后我会让他尽数补回来的。”

33. 俱乐部发展起来接了广告逐渐变有钱的时候,给选手们改善了住宿条件。作为战队的队长和副队长,他们各自被分到了一件宽敞明亮的单间。在各位队员羡慕的目光中,不情不愿地搬了进去。

34. 张新杰第一次听说了“钱包脸”这个形容词的时候,对着韩文清多打量了几眼,后者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刚准备开口问,就听张新杰暗自点头:“挺具象的。”末了又说:“确实像钱包一样鼓囊囊的,蛮可爱。”韩文清很想跟他说你理解错了,但是又琢磨不论怎么说好像都是自黑,遂闭口。

35.张新杰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因为外遇和母亲离婚了,他从小被母亲拉扯长大,因为缺了许多呵护,所以成长起来有种比同龄人显而易见的早熟。从很小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有责任,敢担当的人,和恋人在一起永远不要轻易伤害对方。

36.韩文清他爹和韩文清两个人在一起一放,绝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倒不是在于长相上多么相似,而是那股子随时开口对骂的气质令人无法忽视。他爹是退伍军人,骨子里就有一种循规蹈矩说一不二的肃杀气质,小时候韩文清也是被这样的父亲一点一点打大的。后来他长大了,足够能跟着老爹叫板的时候,韩妈妈还在头痛,这要是再生个小小韩出来,这家就没个消停了。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倒是可以不用做考虑了。

37.张新杰偶尔会有一周请两天假回家陪陪母亲的情况。副队不在的这一两天,全队都处于一种异样低气压的状态,所有人跟队长说话,都显得小心谨慎的,谈了恋爱的几个队员就更会克制。不过韩文清知道,这群人露出这种样子,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体贴不给队长惹不愉快,而是害怕万一犯了点啥事,会被几倍集聚地骂回来。

38.张新杰没有跟母亲说过他的恋人是一个男性,毕竟社会上并不大接受这种风气,而他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守旧的人。只是他不知道,没有哪一个母亲会真正不清楚孩子在想些什么。他饱经风霜的母亲其实隐隐已经猜到,却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从儿子偶尔的出神和沉默里,她早已察觉了无法言明的深情。

39.逢年过节时候张新杰都会准备两套不同的祝福短信辞,一套用自己的手机群发出去,另一套只发送给韩文清,再由韩文清的手机群发送出去。这两件事都是他完成的,实际上韩文清每逢假日需要发送祝福短信的对象就只有张新杰一个而已。

40.张新杰的内裤袜子一定会每日更换并且及时清洗,韩文清则习惯堆个三五天再做一次大工程。原先在一个宿舍的时候,张新杰进进出出的,目光里那团内裤堆叠的影子总是挥之不去,好容易忍到了他和韩文清在一起,张新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韩文清换下来的内裤袜子全洗了。这个习惯得以保持,即便是后来两人分到了不同的宿舍。

41.张新杰有一定的强迫症,指甲修剪得一定要整整齐齐还要再打磨干净。曾经有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他目睹了韩文清剪指甲的时候不走心的动作,后来,韩文清的指甲也被他承包了。

42.韩文清一直恪守着“家务活不是某一个人的责任”这样的原则,就算这种东西无法完全平均分配,至少也应该是你做菜我洗碗这样的概念。韩文清在某一个春节假期回去好好地练习了烧菜,但是在糊了五次锅以后,他琢磨着,自己还是去洗碗吧。

43.张新杰有一张Q市图书馆的借书证,每个月他都会去借回五本书,看完还附写读书心得。韩文清在张新杰的要求下也去办了一张Q市图书馆的借阅证,但是这张卡……只能证明他活过。

44.宋奇英出现在队里的时候,正副队长表面上没说什么,其实眼睛都微微地亮了一下。那天晚上韩文清跟张新杰说:“总算是看到霸图的未来了。”张新杰点点头。实际上韩文清想说的是:我们的未来也要到来了。但是话到嘴边他突然就那么一怂了。

45.每年的春晚韩文清和张新杰都会错过主持人倒计时。因为快到十二点的时候Q市的韩文清总会给自己异地的恋人打个电话,祝新年快乐,然后两个人隔着手机一起听对方那边盛放的烟花。

46.张新杰吃包子只吃皮不吃馅,吃披萨只吃馅不吃皮。韩文清承包了他所有不爱吃的另一样。也不是他喜欢吃,只是长年累月长此以往早就吃习惯了。

47.有的时候韩文清挺庆幸的,他和张新杰都不是南方人。不用参与豆腐脑甜咸之战,西红柿炒鸡蛋甜咸之战,粽子加肉还是加枣泥豆沙之战,红薯到底叫什么之战,白菜是个啥之战。不然以张新杰的战斗力和对食物的执着,自己该是输的很惨。

48.张新杰退役之后想去尝试一切的新鲜事物,这大概是他和退役之后决定留任教练和霸图死磕一辈子的韩文清之间分歧最盛的一件事。

49.其实张新杰喜欢上韩文清,大概比后者对自己逐渐重视起来的时间要早。那个时候他并没有告白的打算,张新杰的信条是不要让自己的喜欢给对方带来哪怕一点的苦恼,这种心情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50.韩文清一直想在微博上公开跟张新杰告个白。他喜欢上张新杰这件事情,自己还没有等到合适的时机说出来,就被对方一语道破了,这一点一直是韩队长心里的一个疙瘩。倒不是真的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攻太被动了,他只是想让张新杰明白,自己非常乐意做支撑他一辈子的天空,庇护他一生一世。所以他想在微博上当着所有网民的面对张新杰告白,告诉全世界:霸图的张副队,已经被我承包了。

FIN

评论(48)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