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三十)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画风魔性不OOC不用扣扣的江湖郎中汐汐子,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各种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
我们承诺:王不留行,我们只用最好的!
近期已开展“夸夸汐汐子”专题的用药反馈,请大家多多提供目前的疗效,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最后跟我一起大喊: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通贩戳我

三十

 

韩文清很是无语了一阵,才回:打错了。

张新杰:很困?

韩文清:有点。

他发上去之后那头没了声音,过会儿就看见慌张张的群里张新杰又说:我们重新沟通了一下,去唱歌吧。具体时间另约。

夜雨声烦:我凑张新杰你这样不行啊怎么着时间不定是想一直拖着吗?你快告诉我具体时间地点啊不然你们跑单了我找谁去?

张新杰:你要再废话,就不约。

然后世界清静了。

 

韩文清困得都快不省人事了,还拿着那放慢十倍的手速给张新杰编辑最后一句:早点睡,我也睡了。

然后在发出去的同一时刻收到了对方给自己的私信:没事了去睡吧。

不在同一处的两个人同时关了屏幕睡觉,契合得倒不像是才在一起了一天。

这一夜,全世界得以好梦安眠。

 

人逢喜事精神爽,第二天大早韩文清就醒了,穿衣洗漱的弄完,临出门前又从柜子里摸了一把红包纸——这个每年里原本只有小宋有,长辈送晚辈,规矩。不过再大的规矩也抵不过韩队长高兴,他一点儿也没犹豫地全包了个遍,然后揣着一笔巨款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路过早点铺的时候还特地买了豆浆油条,当年没尝出来各种滋味,如今……依然没尝出来。

等工地上工人陆陆续续到齐了,拿着瓦刀批刀木砧板准备开始干活了,却见韩队长站起来,挨个往怀里丢了一个红包。

这是啥?众人眨巴眨巴眼,工作不景气要裁员?提前发个慰问礼?

想到这一层都是一哆嗦,手里捏着的那几张软软纸片也像是历经三十年沧桑似的,瞬间从温软香玉美人在怀变成了泼妇骂街,谁都不太敢要。

“怎么了,”韩队长看人都不拿,也奇怪,“嫌少?”

“哪有哪有!”立刻有人开始睁眼说瞎话:“这不,平时韩队您对我们够照顾了,哪好意思要!”

“没事,不嫌少就行。都拿着吧。”

“额……”又有人想了好点子,反手红包一拿又给韩文清塞回去了,“哈哈韩队,去年您辛苦了,我也给你发个红包嘛!”

“啊对对对!”众人纷纷响应,不过半会儿,除了小宋的,其他那堆红包又回了自己手上。

韩文清看看手里又鼓囊囊的一大摞,点点头,也不客气,就收了。

回手又给宋奇英丢了一个,说:“这算你师父的。”

一语中的,小宋大喜:“我就说师傅今年怎么这么高兴,看来是有喜事!”

“嗯,”韩文清点点头,又看了一眼身边一群如梦初醒懊丧不已的工友,“没想到咱们工人素质杠杠,拾金不昧。那我也实在不好逼良为娼。”说完又火上浇油:“不过红包归红包,份子钱还得另交。”

众人纷纷如霜打茄子般蔫怂。

 

饭点的时候外头进来一个人,大家也没留意。从霸图家常菜取消了他们的所有订单开始,外卖一家换过一家,不好吃、没肉、贵,三样承包了他们每一次换馆子的理由。久而久之,他们也再没了原先领张新杰盒饭时候的热情。

“吃饭了。”声音有点耳熟。

韩文清正指点小宋贴砖,没空理会,对着身后摆摆手,“就放那吧。”

说完觉得哪里不对,瞧了眼自己手上还拿着的那根剔牙签,表情怪异,“我们吃过了吧?”

小宋下意识回头,瞧见了韩文清身后那人,忙唤:“师父!”才收了人家的红包,喊起来比谁都亲切。

这算是什么?

探班?查岗?秀恩爱?

韩队长的脑海里扫过一溜排弹幕,回过头来,就见张新杰弯着腰放好了几袋子的餐盒,抬起身子朝自己招招手:“你给他们分了吧。”

韩文清有点歉意,刚准备说他们已经吃过了,又听张新杰补充:“知道你们吃过饭了,这儿只有鸡腿,”又顿了顿,“每人两只。”

“嫂子你去跟韩队腻歪吧!这边交给我们就行了!”一屋子人各个像是果决断后,让伙伴先走的勇士,一小会儿就把那堆食盒淹没了。

 

张新杰走到韩文清身边,给他递了一罐水。

“我们这儿有。”韩文清没接。

“早凉了。”张新杰皱了皱眉。

韩文清看着执拗举着杯子的人,笑了一下,“还是你体贴。”然后接过杯子大口大口地灌下去。

不冷不热,温度合适。怕是装杯的时候都算好了一路过来要消耗多少热度。

张新杰被说得有些低了低头。

韩文清逗他,“那夏天,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罢?”

张新杰又说:“到时候我每天带点凉茶。自己泡的,没防腐剂。”

韩文清一愣,“你每天都要来么?”

张新杰点点头:“每天。”

“没必要这么辛苦。”韩文清反对。

张新杰弯弯嘴角:“就算你这么觉得,他们也不会同意吧?”示意了身后。

韩文清看着那群吃得如狼似虎嘴里冒油眼神发亮没得救的家伙,拧着眉毛摇着头。

恨铁不成钢。

 

两人就这么站了一会,张新杰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你周六晚上有空吗?”

“怎么了?”

“我和黄少天张佳乐约了这个时间,如果你有事的话,就再调整一下。”

韩文清点头:“有空,就这么办吧。”

“好。”张新杰回他,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眼带笑意地看着韩文清,“到时候我们肯德基见。”

韩文清面色黑了黑,不过不明显。

 

等那群人以风卷残云之势解决了所有的加餐,张新杰蹲在地上把餐盒往袋子里装,韩文清则跟在旁边帮他取放得有点儿远的盒子,AO搭配,干起活来有模有样。众人一边剔牙一边啧啧称奇:没捞到红包,不过看着韩队这个样子也是百年难遇了。

东西收好,韩文清一把全拎了,另一只手还空出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牵住了张新杰,“我先送他出去。”

眼风一扫众人纷纷道:“嫂子慢走!欢迎常来!”最好天天来。

 

韩文清帮他把餐盒固定好在电动车上,紧握的那只手还是没放。

“我要回去了。”张新杰提醒他。

“嗯。”韩队长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知道了那……“你怎么还不放手?”张新杰抬起胳膊,把两个人紧握的手放到韩文清面前晃了晃。

老韩没作声,放了手。然后又趁张新杰没点防备把人抱住狠狠亲了一下。

“路上小心。”他对着张新杰耳畔说。

“嗯。”后者耳根渐渐地有些发红。

 

等张新杰的车影都看不见了韩文清才回了里头,一进去就听人在讨论。

“说什么呢?”

“说朱自清有篇文章啊不知道韩队你听说过没有。”那边有人阴阳怪气挤眉弄眼。

“叫什么?”

“《背影》。”

哦。

偷窥是吧。

老韩笑笑,“本来周六说好补你们十五那个团圆饭的,再往后改改。”

“卧槽不是吧?”

“韩队你别迁怒大众啊我们都是无辜的!”

“韩队你这人咋这样?!”

“哪样?”老韩瞥人一眼,“男子汉大丈夫,老婆优先,天经地义。”

TBC.

后文戳我 

 

评论(3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