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三十二)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画风魔性不OOC不用扣扣的江湖郎中汐汐子,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各种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
我们承诺:王不留行,我们只用最好的!
近期已开展“夸夸汐汐子”专题的用药反馈,请大家多多提供目前的疗效,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最后跟我一起大喊: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通贩戳我

三十二

 

五月初。伴着春风拂面,Q市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暖适。

择了个逢双好日,韩家家长和张家爹妈,终于就这么见面了。

韩文清的爹和张新杰爸爸是全然不同的两个型,前者六十来岁的人了,骨头还硬朗,身形也矫健,只面上那种不怒自威也能叫人看出来他和韩文清之间的父子关系。张新杰爸爸却是个斯文人,戴着眼镜,同样是知识分子模样,笑起来显得分外慈祥。与两个爸爸不同的,大概是两家母亲了,都是热心肠的主,见了面人还没认熟就已经招呼起来了。

坐坐坐,喝茶喝茶,吃瓜子。

起初两个母亲间还有些拘束,聊了一阵儿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先提了一句,“我家这个,十来年都没谈过什么恋爱,可愁死我”,然后瞬间引起共鸣,两人像广场舞阿姨交流心得似的,把这些年因为儿子没动静而受的苦,撒的气,一股脑子吐完。说到愤愤处,还要扭头瞪两眼在一旁面无表情不干我事的始作俑者。

两个女人话家常,四个男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服务员看不下去,菜单往桌上一放,“请问谁点单?”

然后张新杰摸了菜单和韩文清坐一起看菜谱去了,一人指着什么问,另一人略加思索点头或摇头,颇有些指点江山,激昂文字的即视感。

好在这秀得恰到好处的恩爱终于让两个酸水没泼完的母亲消停了,看看这两人依在一起的模样,也是觉得赏心悦目得紧。

张新杰随着韩文清选了会儿,眉头轻微皱了皱。

“怎么了?”选了一个小炒,原本猜着张新杰必然会点头,身旁人却没了动静,韩文清停下动作,问他。

张新杰看着他的眼睛:“你今天没胃口?”

这问题问得莫名其妙,“不是。怎么这样想?”

“选的菜。”韩文清什么都没说,张新杰的表情就严肃起来了,“和以前你爱吃的都不一样。”

……

虽然说不出来,但是韩队长明确感受到了心上一暖。

“我觉得你爱吃。”

 

点完了菜没多会儿,从冷盘到热汤,就开始送上了。大概是两方家长第一次互相了解的缘故,除了张新杰低着头喝汤吃菜的动作一直没停下外,其他人倒是说得远比吃得多。

韩文清文化程度不算高,不过能力强,性子上也是独有魅力。

张新杰人是闷了点儿,不过人家标标准准的名牌大学生,身世也清白。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这两个眼界都不算低的孩子,终于是认准了一条路乐意往下走了。十年来就这么一回,是该贴心对待。

一餐饭吃下来,韩家爹妈对张新杰还是很满意的,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儿子带来的人,该有的礼貌都有,人也通透,至于话少安静这点,却也不是什么坏事儿,祸从口出的例子多了去了。至于张新杰父母这边,老两口见韩文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酒品见人品,张爸爸对韩队长那次炸雷子还记忆犹新。

都好。

都合。

在一起,就是百年好合。

为了免得夜长梦多,几个家长心里,倒也是都有了一分主意。

就要埋单的时候,张新杰母亲突然说,“你们两个孩子早点把婚事结了,也就圆了我们两家人这么多年来的心愿了。”

张新杰拿着账单的手突然僵硬了一下,大脑里空了一瞬,原本算到哪儿的账也记不清了。可这时候有一只手摸到了自己后背上,轻轻拍了拍,是叫他别紧张。不用看他也知道那是谁的手,表达的是什么意思,然后他听见手的主人说:“等新杰准备好了,我们就办。这事儿也不急。”

“你俩别拖太久,”韩文清母亲也跟道,“我们年纪也大了,看着你们过得好,最后才能走得放心。”

话说到这份上,俩年轻人要是再不说点什么表个态,便有些不该了,张新杰略一思索,刚准备说点儿什么,却又听见自家妈妈开了口,“知道你们俩都忙,忙工作有负担,不就是怕以后没空陪孩子嘛,没事儿,等过两年孩子出来了,我们帮你俩带啊。”

捕捉到了两个字,韩文清条件反射般得侧头去看张新杰,果然见那人启开的嘴唇轻微翕动,似乎是原本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再而双唇终是紧紧闭上了,一切都化为一阵乏力的颤抖。

心上莫名地一抽。

可韩文清没法给予张新杰有效的安慰,他只能以更加轻柔地抚着张新杰的脊背。那只手,就像是张新杰背后的依靠。

席面上的气氛变得稍显古怪,四位长辈看着一个比一个沉默的小两口,眼神也变得深邃起来。

张新杰一个人也没有去看,他低着头看着桌布上素白的花纹。

现在是再好看,待会儿吃着吃着,油水滴上去也就不像样了。

……就跟自己似的。

检验这一切的,都是时间。

他下定了决心是要交代清楚,目光也渐渐变得果决起来。

可就在他陷入沉思的这会儿背后的那只手挪开了,韩文清把他的手攥进了掌心里头,说:“都会等到的。”

 

是对两家父母说的。

也是对张新杰说的。

像是一个明知道实现不了,却还执拗着要善意欺骗的谎言。

可这个谎言,却是带着不可抗的安慰力量。

早就跟你说过未来我不会让你再受一星半点的委屈,我会说到做到的。

韩文清,是这个意思。

这个谎言像是被沾了术法的咒语,极有魔力。就让张新杰觉得明明面前是一条长不见底满是黑暗的深海隧道,他也心甘情愿地走下去。

 

最末在四位老人十分传统的埋单纠纷中,韩文清和张新杰默默递过去把卡刷了。

再没有一切阻碍。

送了爹妈上车之后,韩文清惯例地陪张新杰回去,与寻常别无二样。

夜里的小风一吹,整个人也清爽许多。张新杰走了没多大会儿就在脑海里理清了思路,“你真的不介意?”

“孩子?”

张新杰点头,眼睛眨也不眨,“我希望你能跟我说实话。”

“想。”

一个字,干脆利落。

砸在张新杰心上。

就这么一件事,他却给不起。

“但是只限于是个像你又像我,我们的孩子。”然后又听见韩文清这么说,“所以,拿这个理由让我再找别人去,张新杰你休想。”

夜幕蓝得就要融化开来,唯一明亮的只有韩文清说这话时候的眼,还有点点星光。

“我没那么想。”张新杰说,“其实我是很自私的,下定决心得到的东西我不会拱手送人,”他的指尖轻轻抹去韩文清头发上沾到的绒絮,“比如你。”

 

把人送到了家门口,道别之后张新杰转身正准备进去,却又被韩文清拉住了胳膊。

“你呢,你想要个孩子么?”

这个问题今天他问过韩文清,可是从对方嘴里吐出来被反问过来的时候,那感觉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了。

满满的诱惑力让人难以自持,可偏偏压根得不到。

痛就在这儿。

张新杰喉咙里发出了点儿轻微的摩擦,却调不成声。

韩文清却已经得到答案了,他又说:“我有个朋友,是个医生,产科的。”

TBC.

在持续开脑洞,不更文,逼着女神不断创新和调试之后,我的封面终于做出来啦!
目前支持从天窗观看!嘿嘿嘿!

还有你们有没有看到好灯灯  @夏灯秋雨  画的推广图哇没看到的快戳这里!萌你一脸喔!
最后我的问题出现了_(:з」∠)_
因为小宋被我拿来助攻了,快告诉我生娃叫啥比较合适!
#帮帮这个老韩和新杰 征名活动现在开始。

对了……其实我真的想取韩不转的……………………但是……我怕被打。所以我来问问意见_(:з」∠)_QUQ

后文戳我

 

评论(6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