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全职/多西皮/高等教育]考试周与不眠夜

最近忙着搞《禁猎区》的实体,文章断得好厉害果咩纳塞。没事干写个这个系列,内里每个故事分开包装(?)
从不同叙述视角,带你体验/温存/回忆高等教育期间的苦与乐。
十八岁以下/中小学生请慎重,如果对高等教育产生任何心理阴影,本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考试周与不眠夜

文/慕谨汐

韩张/秦白秦/双花/喻黄

三更半夜,鸡犬不宁。

荣耀大学霸图理学院男生宿舍,灯火通明。

“难怪人家说韩文清就是霸图形象的代表,太他妈说得好了!”张佳乐拿着个笔,低着头和书上蚂蚁爬似的小字抗争,屡攻不下愤愤然骂道:“我霸图,BT!变态!韩文清!”

林敬言揉了揉酸痛得不行的眼睛,还得劝,“别埋怨了。过两天就考高数了,你还想不想回家过个好年?”

“我日啊我也想骂!”一旁没坐住的秦牧云直接摔了笔,“有他那样的教授吗?考试前划重点,就说了那一句:‘我上课期间说过的每个字,都是重点’,我真想把课本直接甩他脸上啊!”

“真见面的时候你敢吗?”一旁的白言飞鄙视地看他,“呵呵哒。”

 

一间宿舍五个人,还有一位迄今为止一言不发的,默默地坐在台灯下,刷题。

坐得离他最近的张佳乐戳了戳人,“张新杰,心脏杰,学霸,哥们,这个点你不是应该去睡了么?今天怎么改作息啦?是不是也复习不完了啊?哎卧槽韩文清这个老变态,简直是欺压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啊,你看看连张新杰都不睡了。”

“你误会了,”被人骚扰了会儿张新杰这才放下笔,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室友,“上学年的两次期末,平均我每天夜里能被吵醒至少三次。反正都是睡不好,不如起来看看书。”

“……靠!”X4

 

“还有张佳乐,”在对方还未开口跟他抬杠之前张新杰又抢先张了嘴,“我建议你先去看孙哲平的金融数学,孙老师的这门讲得深,内容杂,需要归纳整理计算的内容非常之多,就我的估计得分难度不亚于韩文清的高数。当然更重要的是,这门是明天下午考,你再不抓紧就真得挂科了。”

“我们还有这门课?”秦牧云整个人往白言飞怀里一钻,“老白完蛋了!我连课表上有这门都不知道!我一次都没有去过!”

“别怕抱紧我。”白言飞拍拍怀里人,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我也不知道有这门,咱们同生共死!”

“你们两个……”林敬言无奈地摇头,“那是张佳乐的选修课,跟你们没关系。”

“喔,原来这样。”吃了定心丸,秦牧云忙从白言飞怀里钻出来,眨巴眨巴眼睛,“乐乐你为什么要选这么血腥暴力的选修?”

“我……”张佳乐面色惨白,恍若刚被五雷轰顶。

“我完全有理由相信,张佳乐选孙哲平的课,只是因为幼稚无知而作的大死。”张新杰面无表情地做出最终宣判。

寝室里其他三人在心底给张佳乐点了根蜡。

 

就这个时候张佳乐的手机响了。

“卧槽这个点还打骚扰电话,太缺德了吧!”张佳乐满心的不爽,不打算理会。

“乐乐你蠢不蠢!这时候打电话来的,明显是战友啊。”白言飞鄙夷道。

“是吗我看看啊……嘿还真是!”看到屏幕上黄少天三个字,张佳乐眼睛就亮了一下。

大概是来比今年谁更惨的。

今年我肯定能赢了。

可恶!为什么即使是即将胜利,也体会不到丝毫的愉悦!

……

“喂?你搞啥呢!”

“张佳乐,乐乐!我不行了!我刚刚才想起来我跟你报了同一门金融数学啊!卧槽孙哲平是谁长什么样子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那是因为你每次上课都在跟我叽叽喳喳你们院的喻教授有多好啊。”张佳乐一脸你活该的表情,然后想到这是在电话对方又看不到,瞬间脸耷下来了。

“靠你别跟我提那个喻文州啊!他的微经我已经累觉不爱了!我曾经多么信赖他啊,BBS上那个全校最受欢迎的老师投票,我收缴了多少人的账户密码就为了帮他拿第一啊!结果呢到了考试周他就翻脸不认人了!”

张佳乐眯了眯眼睛回忆往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给他投票并不是出于好心,只是因为你跟我打了个赌吧?”

“张佳乐!还能不能一起战斗充当彼此的天使了!”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咆哮在整件寝室里炸开锅。

“好好好,你说,怎么办。”

“我有了一个想法……”

 

“简单得来说,就是你们想集体作弊?”听完了张佳乐从黄少天那儿吸取来的经验,张新杰沉默片刻,做了一个简单粗暴的总结。

“张新杰同学,你这句话里有两点说的非常不对。”张佳乐表情严肃,煞有介事:“第一,我们这不是作弊,只是找相熟的同学去跟各位任课老师探探口风;第二,不是‘你们’,是‘我们’。张新杰同学,作为在同一个寝室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现在只能选择和我们穿同一条裤子。”

“我反对。”张新杰平静迅捷地回复他。

“我这么问你吧张新杰,你明天后天大后天,考试周的每一天,是不是都不想睡觉了?”

“……”

四双眼睛一副眼镜儿聚焦在同一个点上。

局势紧张,一触即发。

“下不为例。”

最后张新杰妥协了。

 

“哦耶!”寝室里传来一片欢歌笑语。

“你们别激动,”张新杰的声音还是那么淡淡的,“我的问题是,谁是跟韩文清教授相熟的同学?”

“……”

适才的四张洋溢着难以言表的喜悦之情的笑脸,瞬间化为霜打的茄子。

“感觉我又被黄少天驴了。”张佳乐闷闷道。

林敬言思索再三,然后说:“这样吧,我给每个人编个号挨个告诉你们,然后你们都在纸上随机写一个数字,哪个数字被选的最多,对应的那个人,就挑起这个重梁。”

 

听起来是个蛮不错的方法。

五张纸一排摊开,字体最好看的那张写的是“1”,其他都是“3”。

张佳乐一拍大腿:“哪个是3?”

秦牧云开心蹦起来:“反正不是我。”

“别装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老林不是都告诉你们了么。”

一阵寒风吹过,四人冷得很哆嗦,很尴尬。

 

“呵呵,”老林干笑,“出此下策,实在是因为,只有你才能抵抗韩教授三伏天都挡不住的寒冷。”

“张新杰,你要是搞定了韩文清,你就是我男神啊!下学期我整整一年都帮你买早饭!”张佳乐跟风抱大腿。

“下学期只有半年,还有,说到早饭,你什么时候在供应早饭的时间起床过?”

被真相击败的张佳乐还要逞强:“胡说!还是有的!”

“嗯,”张新杰想了想,点头,“那次是因为韩教授突然课前点名,而你那个学期的考勤分再丢,期末就真的不及格了。”

张佳乐哑口无言,泪流满面。

秦牧云和白言飞抱作一团,相看两厌。

 

气氛变得有些凝重。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妥协,“算了,我去就我去。”

“男神你最帅!”

“不过先说好,”张新杰补刀,“如果可得范围内的讯息全盘错误导致你们出现了什么难以预估的突发状况或者悲惨结局,我不负任何民事或刑事责任。”

“尽力就好。”林敬言拍拍友人的肩膀,“霸图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问题解决。

瞬间让人丧失了学习的欲望。

五个人争先恐后地爬上了床,张新杰关灯,“啪”。

随着房间陷入一片黑暗,林敬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乐乐你怎么上床了?”

张佳乐不爽:“我怎么就不能上床了?”

“你是不是忘记了韩文清只是你目前需要攻克的二号boss?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孙哲平啊。”

“我日!”

然后是一片窸窸窣窣爬起来穿衣服的声音。

 

张新杰眉头皱起,到底能不能好好睡觉了?

“乐乐你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攻略孙哲平,相信我。”到了生死存亡睡觉最大的关头,心脏杰终于昧着良心说了鬼话。

张佳乐一愣:“真的假的?”

“真的。”张新杰的声音很清晰,很笃定。

 

“啪。”是一整个人又栽回被子里的声音。

不久之后房间里传出相当富有节奏韵律与快感的呼噜三重奏,层出不穷。

 

三十分钟之后。

张新杰一脸面无表情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走下去开了自己的小灯。

在这雷鸣般的交响乐中,重新捧回了那本高等数学。

 

FIN

 

 

评论(5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