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三十三)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画风魔性不OOC不用扣扣的江湖郎中汐汐子,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各种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
我们承诺:王不留行,我们只用最好的!
近期已开展“夸夸汐汐子”专题的用药反馈,请大家多多提供目前的疗效,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最后跟我一起大喊: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通贩戳我

三十三

 

兴欣医院四个字高悬在大楼中央。

张新杰抬起头望了那字迹许久,才缓缓回过头:“你跟我说的就是这里?”

韩文清“嗯”了一声。

两人也没挂号,韩文清拉着张新杰的手把他径直带去了产科,门口负责排好等待的小护士有点眼熟,仔细一想还是三个月前见过的那个。小护士看到韩文清也是全身一抖。

不好,又是来寻仇。

这回还拖了一个帮手!……虽然看起来是个弱不禁风的主。

小护士想起了叶医生之前的叮嘱,还没等韩文清张嘴呢就此地无银三百两,睁眼继续说瞎话:“叶医生他今天不值班。”

“别扯。”韩文清不为所动,眼皮往下压了压,整个人就多了几分危险气息,“知道他缩里面不出声呢。你以为上次我不知道?”

小护士一惊。

没道理被发现了啊?

再往人身后瞅两眼那个带着个眼镜儿的斯文人。

哦,大概是军师。

她正愁该怎么把这两人骗走呢,当事人却出现得那么及时。

“你就胡扯吧老韩,那时候你要是知道我在,还不得冲进去把我宰了?最多是事后发现的,我说的对不对?”叶修诊断了上个病人开了门,对着外头的黑面露出一个笑来,接着又看到了后头的张新杰,于是嘴角的那个笑又多了些不怀好意的成分。

张新杰的瞳孔本能地收缩了一下。

他被这笑容打量地有些不舒服,不过看在对方应该是韩文清朋友的份上,还是选择了缄默。

 

“说吧来找哥什么事儿?”把人丢进屋,关了门,叶修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还给点了一支烟。

韩文清指了指贴在墙上的四个大字:禁止吸烟。

“你瞎?”

叶医生满不在乎,“这不是,非工作情况特殊对待嘛。”

“说得跟你下班了似的。”韩文清嗤之以鼻。

“喔。嗯你说得很有道理提醒得非常对,工作时间是得按照规定来,”叶修想想,掐了烟,正襟危坐,“那么按照规定,你的挂号手续缴费单?”

“……”

看着对方一口恶气发不出的样子,叶医生很满意,把桌上那根刚被掐灭的烟又点了起来续上,一点不浪费:“呵呵哒老韩,你就这样还跟我斗呢,算了不欺负你了,说吧找哥什么事儿?”

韩文清在心里告诫自己:不犯怒,不生气,正事要经。

默念三遍,气血平缓。他紧了紧张新杰的手,说:“我和新杰想要孩子。”

叶修一脸“你一定是在逗我”的表情,掏了掏耳朵,“我嗅觉要是没问题的话,这小O你还没标记。”

“嗯。”

“没标记你跑来跟我说要孩子,老韩到底是你脑子秀逗了,还是我今儿没睡醒?”

 

是可忍孰不可忍。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我有没有跟你说很久之前我就想打你了?

结果他第一个字还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张新杰的声音就盖过来了,“是我不能生育。”

一如既往的冷静,陈述这个事实,就跟与自己毫无关系似的。就冲这一点,叶修抬起头来好好看了一眼韩文清带过来的人。

“检查过?原因呢?”他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神情同刚才比也是变了一副模样。

通常医生该有的模样,严肃而又事不关己的漠然。

张新杰恍惚了一下,理了理思路才开始说明:“简单的来说,七年前我做过一次流产和取消标记的手术。中间遇到了意外,被确诊为无法再进行生育。”

“具体原因呢?”

“病历上并没有标明。”

叶修点点头,“知道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新杰。”

“这么写对么?”叶修指了指自己写在单子上的三个字。

“是这样的。”

“成,”他刷拉拉流水线生产似的在一溜排纸上抄下这个名字,单子一张张地撕,“把这几个检查先做了,老韩一楼缴费你懂的。”

张新杰接过单子,挨个看了一遍检查项目,有点困惑地看了一眼又恢复了原本懒散模样瘫在椅子上的叶修。

见他站在原地没动,韩文清想张新杰大概是有些紧张,便伸出手来搂住他的肩膀,把人往外带。

就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张新杰还是没忍住,转过身来开了口,“抱歉,虽然并不是医科专业,但是我有理由认为,你给的检查项目中有些纯属是多余的。”

“哎哟没想到还挺懂行啊,”被揭穿了叶修也没半点尴尬,摆摆手接着编,“不过小张你这情况多特殊啊,当年的病检情况又不明,谁知道是生殖系统问题,神经问题,还是心理问题啊?最重要的是,我这不是帮你测试老韩爱你有多深么?你看,让他去掏钱包,眼睛眨都不眨的。”

说完还冲韩文清扬扬眉,哥帮你说好话呢你怎么谢我?

韩文清懒得理他,推门带人就走了。

 

等一趟测完,韩文清就不只是想打叶修了。

到处都是人,排队着。小孩儿的哭声,老人的啰嗦,年轻的妇女为了鸡毛蒜皮点儿小事说得没完,等待的房间里热度不减,闷得乏人,还不时散发些怪臭。

等到张新杰终于拿了检查单走出来,韩文清已经在颅内脑补完了把叶修扒皮抽筋火里烤日里晒十大酷刑各走一遍的情形,他好容易才遏制了自己买凶杀人的冲动,黑着脸又回了叶修的老巢,带着老婆和那一沓子报告单,分量十足,抱在怀里。从远处咋一看,还真挺像是个一家三口。

叶修哗啦啦地把那报告页翻完,翻书比翻脸还快,看完了又仰回了自己那靠背椅,没理韩文清,却只对着张新杰说:“如果真的想要孩子,我还是建议你去领养。”

张新杰把手死死捏成一个拳,指甲陷进肉里去,勒得生疼,却浑然不觉。

韩文清在他身边,几乎能感受到那信息素中流泻出的宿主身上无声的悲鸣。他眸里映着张新杰有些苍白的脸色,眼底交织着一片黑暗,一片火。

然后就又听叶修说:“不然真生下来个,像你也就算了,要是像老韩,你这简直是报复社会的幼稚举动啊,知道吗?”

 

……那火转瞬即灭,接着原本被强压下去杀人的冲动又涌上来了。

韩文清咬牙切齿地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老韩你这问法不对啊,你该问我到底几个意思。”叶修冲他解释:“第一层是,小张要想要孩子,没问题;第二层是,我不建议他跟你生,我刚刚看了他的DNA检测报告,隐性基因数量不少啊,这孩子生下来像你多的可能性太大,哎我去太凶残了我都不敢想象。”

要孩子,没问题。

张新杰满脑子都是这六个字,别的什么都没听进。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在发热,轻飘飘的,身体因为激动而不受控制地晃动,但是另一边又虚得慌,这六个字听起来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就像是一个白日里很快就会醒来的美梦。

“不可能的。”

“跟你打包票呢有什么不可能的。”

“七年前我就是在你们医院做的,”张新杰低声说,“也是有人跟我这么确定地讲明,我不可能再生育。”

“我去你不相信我可以但你别不相信我的技术啊,”叶修道,“行吧你要是说七年前有人跟你说过这话,你告诉我他叫啥或者长什么样,我帮你看看人还在不在,让他对着报告再给你确认一回,打打脸。”

“叶修。”张新杰突然喊了他的名字。

“嗯?喊我干嘛呢。”

叶修是下意识反应,韩文清却觉得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他叫什么的?”

张新杰从口袋里拿出一本老病历,“本来以为会用上,我就带来了。”他平静地翻开到某一页,上头属着的日期已经是许久前的事儿了,钢笔写出来的字儿也有些褪色,“这是你,没错吧?”

房间里一片静默,一人对峙,一人目瞪口呆。

最后一人冷笑了一声:“怎么样叶修,打脸疼不疼?”

TBC.

后文戳我

评论(73)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