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禁猎区(三十四)

大家好这里依旧是画风魔性不OOC不用扣扣的江湖郎中汐汐子,专治由韩张匮乏带来各种月经不调和不孕不育。
我们承诺:王不留行,我们只用最好的!
近期已开展“夸夸汐汐子”专题的用药反馈,请大家多多提供目前的疗效,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最后跟我一起大喊:我爱张副队!

前文戳我

通贩戳我

三十四

 

“那什么,那天给你看病的可能是我弟啊,故意留我名字败坏名声来着。”叶修干咳了两声。

两双眼睛一致盯着他,不说表情了连站姿都一样。

我就静静看着你继续编。

“行了行了,名儿是我签的,”装不下去,叶修一改本性说实话,“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当年那医学状况,他这样的确实是不孕不育的典型。”转手他从那一堆检查报告里抽了一张,“喏,卵管堵塞,遇到这种情况就等同不能生育了。”

“那现在呢?”虽然对面前这位由内而外散发出不靠谱气质的产科大夫还是充满了不信任感,不过检查报告不会说谎,张新杰看了一眼,确实是这样的。

“你的输卵管虽然有堵塞,不过子宫没有受损,也就是说,受精卵着床是可以完成的。”说到这儿看面前两个人还是没反应,吃惊:“别告诉我你这么多年都不看新闻的啊,现在试管婴儿发展得这么好,一次付账,双管齐下,包你双胞胎,质优高产,男女搭配,”他一边说一边从零乱的办公桌上扒出来一张介绍单丢过去,“老韩你庆幸吧?赶上好时代啊。”

 

十分钟之后。

“不是吧老韩,还不信呢?当年的事儿是例外嘛,哪想到这几年这技术发展这么快嘛。”

“对,不怪你。”韩文清鲜少地开了嘲讽腔,“错的都是世界。”

张新杰没理开始打嘴仗的两人,仔细地想了想,又看了看检测报告的几张图,最后才开口:“如果只是从逻辑和检测报告上来看的话,这种理论说得通。但是,”他目光锁定叶修,“很抱歉,鉴于某些方面的原因,我还是保持怀疑态度。”

你就直说你觉着我不太靠谱不行么?眼神都那样的当我看不出来?

叶修一阵无语,对韩文清找到了这么个刻板严谨没有幽默感也不亲切可人的O感到深深的同情,不过既然他和韩文清还在打嘴炮没能化敌为友,叶修只决定在心里为人点根蜡。

“你们就直接说吧,试管婴儿做不做?”

又是一阵沉默。

叶修看着韩文清,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张新杰……看着自己的肚子。

神使鬼差般地,他伸出了一只手抚上去,就好像那儿已经有了一个生命的存在一样,温暖。

“做。”然后他听到自己这么说。

“做。”老韩紧随妻后。

“那我来给你们填预约单啊。”比起那些犹豫不决半天说不出一个准话的夫妻,这种行为就让叶修觉得非常爽快,真诚,简单粗暴得可爱。

“你等会!”

……叶修的手卡在半空中,然后他决定收回刚刚那段表扬。

“就这么简单?”韩队长皱皱眉,现在他也有点飘忽了,事情进展得顺利原本是好事儿,但是在叶修这儿吧……就总觉得藏着那么点阴谋。

叶修突然挺直了腰板端坐在办公桌前,又看一眼张新杰,问:“你这么多年,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一夜情?”

“也没有。”

这么禁欲,叶修微醺,情不自禁地点点头,“是不这么简单。”

韩文清挑眉,等他继续说。

“我靠老韩,你真不懂假不懂啊,”叶修恢复了一脸嫌弃,“准生证明我就不说了,你还打算弄个未婚先孕呢?就算你们两不介意,孩子也介意啊。你俩现在住一起么?需要不需要同个居增加依稀默契度,万一孩子出生了,以后这跟爹,还是跟妈啊?真是多大人了还要哥为你操心,你可长点心吧。”

 

这就是基本流程吧。

基本流程就是这样你给我填个什么预约单啊?

哎我说韩准爸爸,你知道现在试管婴儿有多火你知道么?我们医院的就算现在排队拿个预约号也能让你等到明年你信不信?

……

 

“还有什么注意事项吗?”看着楼要歪,张新杰赶紧筑堤防水。

叶修想了想,倒还真有一个,然后他正了正表情说了今天最像医生的一句话:“我说,你要是不想剖腹又不想难产,最好从现在开始能适当增加一些夫妻生活。”然后又补充强调,“我说的就是那个夫妻生活。”

医生总是有本事把一件听起来有点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说成伦理道德似的严谨正直。

韩文清瞥了一眼身边的张新杰,对方面色如常,如果是叶修的角度肯定看不出端倪。只不过从他的视线看,还是能看清对方耳根处细微的红丝儿。

他在心里暗暗骂了叶修一句:流氓。

 

事妥了,天晚了,该回家了。

韩文清没理会身后那个自愿做个照明灯的家伙一起去吃饭的邀约,拉着自家未来儿子母亲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给叶修一个冷清的背影。

出了医院张新杰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说,“我那边还有两瓶剑南春,以后有机会给叶医生送过来吧。毕竟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大忙。”

韩文清说:“他一喝就倒,送酒给他就像送废品。要送不如送烟。”

张新杰默然,半晌又说:“那就送酒吧。”

韩文清说好。

 

走着走着,沿路的景色渐渐熟悉起来,韩文清说:“我第一次去你那里吃饭,下大雨的那会,就是从这条路走过去的。”

张新杰点点头。

韩文清继续:“那天赶工忙了整个白天,晚上真饿了,当时我就在想,要是家里有个人,我也不用大晚上的不回去,沿着马路找餐馆。”

他这么一说,初次见面时对方那副穿着军大衣狼狈又凶残的模样倒是又清晰地映在了脑子里,张新杰忍俊不禁。

“现在我找到了个满意的人选,”看着对方露出笑容来,韩文清的目光也渐渐温柔,他停下脚步,看着张新杰嘴角的弧度,问:“你愿意,成为我家里的那个人么?”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张新杰蓦地抬起头来,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些细碎的光,亮得很好看,明如星辰。

“新杰,你搬到我那儿去吧。”

TBC.

后文戳我

 

 

评论(3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