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过新年(禁猎区番外)

一篇非常没有营养的《禁猎区》番外,因为太没有营养了所以还没想清楚要不要放特典里_(:з」∠)_。

过新年
韩张/双花/喻黄

韩张张小朋友在三岁之前都特别喜欢和乐乐叔叔以及烦烦叔叔家一起过春节。

六个大男人什么样的肉垫子都有,看春晚的时候坐在喻叔叔怀里最舒服,跟乐乐叔叔一起坐的话会很有趣,爸爸和大孙叔叔……也要冲着厚厚的红包到人怀里去拱一遍。

最不喜欢的大概是爸爸和烦烦叔叔。爸爸太安静了,看春晚也不说话,相比之下烦烦叔叔又真的很烦,吵得他都没法好好看节目。

但是不论怎么样,每年这一天晚上他都能收到特别特别多的压岁钱,再细细究一下,每次都是别人给自己,爸爸和爹爹都没有给过别人,怎么想自己都超赚。

 

结果这么幸福美满的小小韩就在某一年的春晚上眼睁睁看着灾难降临了:乐乐叔叔怀里抱着个小家伙,脸蛋肥嘟嘟的,很Q,很弹。看得小小韩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是不是比自己的手感还要好呢?他不知道。

结果烦烦叔叔告诉他答案了。一看到小家伙黄少天就跳起来扑了过去,一边摸一边跟他说:“小小韩你快点来,他的手感超级好喔我告诉你!”

黄少天?没错,就是黄少天。烦烦叔叔不可爱的时候就不喊他的爱称了。

韩张张小朋友气鼓鼓地把他打回原形,在心里默念一百遍黄少天。

结果没想到还有更糟糕的。

他眼睁睁看着爸爸从爹爹的钱包里头摸了很大的一个红包——反正至少比给他的要大,然后递到了乐乐叔叔手上。

完蛋了,爸爸也要开始给别人家的小朋友压岁钱了!

我们家要破产啦!

这是四岁的小小韩第一次感受到巨大的危机感。

 

乐乐叔叔家的小肉团子还没有取名。

韩张张小朋友仔细一想,如果他们也学着爹爹和爸爸的话,那这个小家伙就要叫孙张张了——连名字都要跟自己取得一样,一点都不开心!

韩张张小朋友眼神沉沉地盯着孙家的肉团子。

“怎么啦张张,你看弟弟干什么?弟弟脸上有花吗?没有花都要被你盯出花了哎。”黄少天看着小小韩抿着小嘴半天不说话,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小孩子终究还是没憋住,就把心里的恐惧给问出来了:“他、他叫什么名字哇。”

“还没有取名字哎,”乐乐叔叔摸摸下巴,把肉团子递到大孙叔叔手上然后蹲下来,摸摸小小韩的头,“要不你给他取一个小名吧,好不好?”

“那,”小家伙眼皮向上抬了抬,像是很认真地想了一遍:“小花可不可以?”

“小花?”乐乐叔叔一愣。

“嗯!”小小韩点点头。

花钱的花,不是开花的花。

“挺好听哒!”乐乐叔叔又揉了一把他的脑袋,“谢谢张张!”

小小韩嘟了嘟嘴,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

他又挪得离孙小花近了一些。

“你的名字可是我起的喔,孙小花。”韩张张伸出肉肉的小手捏了捏更加肉肉的孙小花的手。

孙小花咧开嘴角笑起来,眼睛闪闪的,就像在宠物店里见过刚出生的小奶猫一样。

好可爱喔……韩张张眨眨眼睛,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原本的立场正在逐渐崩塌。

就在这个时候大孙叔叔的红包晃到了自己面前,比爸爸给乐乐叔叔代收的那个还要厚!

小小韩下意识地歪着脖子看向爸爸,果然看见爸爸的眉头皱起来,像是要说些什么,结果被大孙叔叔阻止了:“张张帮小花取名字,这个是奖励。”

真的吗?这个是奖励!

韩张张小朋友欣喜地看了眼大孙叔叔,又看看大孙叔叔怀里的孙小花,看来孙小花也不是那么大的危害嘛!他这样想。

这年春晚的时候他背后靠着大孙叔叔的大肉垫子,怀里抱着个小小花的小肉丸子,口袋里还揣着一个无与伦比的大红包,感受到了非凡的幸福滋味。

 

韩张张小朋友六岁的时候迎接到了生命中的第二次巨大挑战。

这是他和孙小花一起度过的第三个新年,韩张张拿着一个赛车的遥控器在前面跑,后头孙小花身子一摇一晃地追,嘴里还指着韩张张吃着音地喊:“韩!呼!哥!饿!”

“你抓不到我喔!”韩张张在前头做了一个小鬼脸,然后嘭的一声,一头栽进了一个障碍物上,一张小脸被卡在黄少天两条大腿之间,痛得要命。

韩张张小嘴一撇,要哭。

“哇——”

结果他鼻子一吸,伤心了一会儿,蓦地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还没有哭出声哎……所以,“哇”的那个人……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后头吭叽吭叽喘着气儿跑过来的孙小花也到了,两个孩子呆呆地仰起头来往黄少天的怀里看,那个哭得伤心得不行的噪音源就在那里。

好吵。

这是韩张张和孙小花对喻叔叔家的小贝比的第一印象。

这天晚上韩张张没能好好看春晚,因为喻叔叔家的烦人精比他爸爸还要烦,一直发出声音不说,还超大声的。

就算是烦烦叔叔也不会持续四个小时一直在一边吸鼻子一边哇哇叫啊。

韩张张小朋友在心里给烦人精取了一个外号——喻话话。

大概是感受到了房间里有人对自己充满着敌意,喻话话哭得更凶了。缩在喻叔叔怀里小手还在噗哒噗哒地乱打,怎么哄都不行。

就在一屋子的大男人和小男子汉们都手足无措的时候,韩张张发现爸爸站起来了。

张新杰走到喻文州面前说:“给我试试吧。”然后就把喻话话抱进了以前只属于韩张张的专属宝座。

韩张张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喻话话在爸爸怀里居然真的渐渐安静下来了,爸爸的表情好温柔,拍着喻话话的大手一抚一抚的。

韩张张的小心脏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

痛痛的。

一屋子人注意到他的小表情的却只有坐在他旁边安安静静全程盯着哥哥不看电视的孙小花。

孙小花伸出他进化了两年却依旧像个小团子的小手,费力地抬起来摸到张张哥哥的脸上。

“擦——水——水。”

一边擦还一边说。

韩张张低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孙小花,眼泪像是慢动作般地砸下来。

就在一屋子人看着喻话话哭累在张新杰怀里睡着了,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从沙发的另一边又传来了一声啼哭。

“哇!”韩张张终于没忍住也哭出来了。

六个大人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啥。

“哇!”敏捷的孙小花秉着“哥哥哭我也哭”“哥哥难过我也难过”的信仰,紧随其后不甘落后地也扯开嗓子哭起来。

 

六个大人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小花平时不爱哭的,这是怎么了?”孙哲平望了眼坐在张佳乐另一边伤心得不能自己的儿子,眉头微微皱起。

“不知道,”张佳乐心死如灰,连儿子都不肯再看了,“我只知道他们要是再发出那种声音,我也要哭了……大孙抱紧我!”

喻文州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大概是小孩子情绪之间比较容易受感染吧,小烦确实有点吵。”

听到这个名字黄少天不满地抗议:“喻文州你能不能别这么说你儿子啊,谁说他是小烦了你这么喊儿子经过他允许了吗?”

张新杰把手上的小家伙交还给他火箭炮似的爸爸,填了那人那张满是话的嘴,“儿子随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然后他转过身来,有点无奈地看着自己哭得一抽一抽的儿子。

这一屋子人里头,大概只有他明白小孩子哭成这样真正的原因。

终于,他还是蹲下身子来,像适才抱喻话话的那样把韩张张抱进了怀里,手掌在他背后按着节奏轻拍着。

“不哭了,乖。”

韩张张伸出两只胳膊裹住了爸爸的脖子,“爸爸,爸爸是我的,呜呜。”

“当然是你的。”

“那爸爸还去抱别人不抱张张,呜呜。”小孩子撒起娇来没完没了,整个头贴在张新杰肩膀上拱阿拱。

“爸爸不是在抱你吗?”张新杰依旧保持着原有的节奏轻轻摸着儿子的后背。

“那爸爸刚刚还去抱喻话话,呜。”

“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外号。”张新杰一板一眼地纠正儿子。

爸爸果然偏袒喻话话!

这么一想,韩张张简直要哭晕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另一双大手从自己胳肢窝的地方掏进去,一把把自己从爸爸怀里揪了出来,像老鹰抓小鸡那样的轻松。

韩文清把一直抽泣没完的儿子抱进了自己怀里,“你觉得喻叔叔家的弟弟烦么?”

“嗯。呜。”爸爸不喜欢自己了,还是爹爹对自己好。韩张张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抱住了韩文清。

“你爸爸之所以去抱他,是想把他早点哄睡着。哄睡着就不吵你了。你说爸爸是不是在为你着想?”韩文清给儿子瞎扯道理。

“真、的、吗?”小小韩从爹爹怀里探出脑袋,望着爹爹的眼睛。

“我骗过你吗?”韩文清沉着张脸反问。

小小韩又扭头去看张新杰,“爸爸、真的、吗?”

张新杰坐在沙发上,望着被站起来的韩文清抱住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点点头。

“是这样。”

爸爸还是最爱我的。

小小韩迷茫地眨了眨红红的眼睛,终于止住了哭声。

 

奇迹般的,那头张佳乐手忙脚乱都哄不好孙小花一看哥哥不哭了,也是瞬间就止住了哭声,无辜地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各种扮鬼脸的爸爸,然后往孙哲平身后缩了一点。

张佳乐深感自己被嫌弃,阴翳地看了一眼罪魁祸首,郁闷地“靠”了一声。

 

因为这场闹剧,几个人连电视里头新年倒计时都没听见,直到外头噼里啪啦地升起了五颜六色的烟火,才明白新的一年已经到来了。

“我觉得这一年肯定会很水,非常水,水得无以复加。”张佳乐还沉浸在刚才的哭声中无法自拔。

“靠,真正应该哭的人是我好吗!我感觉孙小花和韩张张小时候都没那么能哭啊。”黄少天也很郁闷。

“你那是自作自受。”

“嘿你这张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小花喜欢大孙多一点了!”

……

 

零点之前是小孩子在哭,零点之后是俩大人在吵。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沉默地盘算着明年开始是不是把家里人吃饭改到晚上,和他们几个随便找个大年初二三四五不重要的日子解决算了。

他正想着的时候有一只温热的大手从后头把自己揽进怀里。

“其实你心里也觉得这么热热闹闹挺好的吧。”

韩文清瞧着身边口是心非的好媳妇儿,笑:“新杰,新年快乐。”

FIN

评论(49)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