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禁猎区》二宣+试阅(4.20补充通贩链接)

书名:禁猎区
原作: 全职高手
CP: 韩文清X张新杰
语言: 简体中文
页数: 
正文:160P(8w5 含2P彩插)
特典:32p(1w5-2w,含三个未公开番外与一个公开番外+老韩的检讨书+儿子日记(待定))
尺寸: A5
价格: 37
随书附赠3P明信片

 

STAFF

主催:慕谨汐

作者:慕谨汐

彩插:Chaud @人似春星 、宫舒

正文封面:Calypso  @有酒無詩 

特典封面:茶乐 @刷全职的茶乐 

排版:Kardos @青春萬歲 

绘图明信片:宫舒

排字明信片:Calypso

宣图:Calypso

校对:慕谨汐

 

天窗

通贩地址

 

试阅选段一

红瓶的三片,绿瓶一片……是那个正红色字体的瓶子不是边上这个。
张新杰还没指示完就被人用药一把堵了嘴。
“吃完了你再教育我。”韩文清的面色阴沉沉的,把药逼喂下去后又驾轻就熟地摸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了点儿水给人灌下去。
对方的呼吸慢慢平和下来,韩文清感到肩头一沉——餐厅小老板就这样歪在自己身上睡着了。他额上一拧总觉得哪里不对,这才又拿起那瓶儿被驳了用量的药。
哦。
……嗯,这瓶是用来安眠的。
没过多久就听见对方均匀的呼吸声,韩文清有点想挪动一下渐趋僵硬的身子,但是肩膀上的重量却好像某种名为不能动的暗示。他侧了侧头看向靠在自己肩上已然睡熟的男子,从这个角度看他的睫毛微微颤抖,像是扑闪翅膀的蝴蝶,柔软的发丝落在自己的肩膀上,有些钻进了衣领里头……有点痒。
韩文清看了一眼他摊开在桌上的记录簿,用右边那只可以自由活动的手翻到扉页,娟秀的字体写着三个字:张新杰。
原来是叫这个名字。
在一片狼藉的废墟中,男主角和男主角彼此相拥,渐渐西下的夕阳在二人身上披下一层红色的柔光。
简直像电影一样的罗曼蒂克!
秦牧云站在饭店门口,已惊呆。张佳乐醒过来之后整个人一副有点窘又不肯认蠢的样子实在是不忍直视,秦牧云想了想觉得最佳的解决办法还是抛下师兄自生自灭,自己回店里拿了包赶紧撤,结果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一幕就如此猝不及防地撞进眼底。
对于之前也曾窥视了张老板腰部那点肉而此刻就荣升为电影男主角的韩文清来说,恰恰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的典型案例。
窥见了这一幕,秦牧云的第一反应是激动:原来张师兄是有A的人了居然没告诉我看样子张佳乐师兄也不知道,不行我得诈他一顿封口饭。第二反应是疑惑:这两人就这么干坐着一点不像正常AO如胶似漆的黏着状啊,要是没记错的话张师兄不是正好在发情期放假吗?
想到这里,秦牧云眯了眯眼,开始发挥他工科生的逻辑推理能力。他仔细地盯着韩文清看了会。这一看到是让他整个人后退了一步,求生的本能让手比脑袋反应还快,没多想就从兜里掏出了钱包。
长成这样……莫不是来劫色的吧?
想到中午那事儿秦牧云还有些心有余悸(虽然更多是被张佳乐本人吓到的),结合了这再看看韩文清那张脸,秦牧云越发肯定自己得出的真相了,一时间心底的怒气值呈指数爆炸倍增长:这混混无赖居然乘张师兄睡着了来占便宜!还有更怒的事情是:知道真相的我却因为显然打不过而不敢贸然出手……怎么办?!
不过此刻的混混无赖还不晓得自己的境遇——秦牧云是个B,没啥信息素好出卖的。眼下他着力处理的问题关键所在是头部以下胸腔以上,身体的左半边——别误会,无关心脏。张新杰要再这么睡下去,他的肩膀就要废了。
可把人叫醒好像也不大合适。
正在韩文清的眉毛拧成了一股绳状也没找到个好的解决方案的时候,有人及时地出手相救了——
“啊啊啊啊啊,抓流氓啊!”
随着这样一声叫嚷,张新杰醒了,他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感觉到所处环境的特别,脑袋里“嘭”地响了一声,像是被个西瓜砸了一下。
韩文清的脑子里也“嘭”地响了一下,不过砸中他的不是西瓜,而是铁锤。因为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门外吵闹不停的那个小年轻口中所谓的流氓,好像就是自己。

试阅选段二

“你太夸大了。”张新杰摇摇头,看了一眼老老实实坐在原处,身上还系着个围裙的韩文清,后者的这造型着实是诡异中透着点好笑,他嘴角弯了弯。
“我夸张?你知道吗别人拿着茶壶走到饭桌上客人都会以为是服务生倒水,老韩拿着个茶壶往那一杵,那就是活生生携凶器寻仇啊!……张新杰你别低头啊,你以为你坑着头我就看不到你嘴角忍不住在笑吗。”
韩文清就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眼看着收银台那边儿两个老板在一起嘀嘀咕咕也不知道是在算计些什么。大概猜得到是和自己有关系,毕竟这几天最尴尬的人大概就是他了,也不知道是见了多少进来吃饭的客人在瞧见他之后二话不说就往外跑,跟他脸上写着“我是黑店”似的。
他探了探头往张新杰那边望,恰好看见张新杰抬起头来也看向自己,眉目如画,笑若春花。
韩文清一愣,他还没见过张新杰这么灿烂的笑,有些出神。目光没挪开呢,就看对方朝自己招招手,手指灵动,唤他过去。
他连忙站起来,走到张新杰对面。
“笑。”张新杰跟他说。
“?”韩文清没搞明白状况。
“服务业可不是板着脸工作到位就行了的,知道八颗牙齿的规矩吗?”张新杰解释。
“嗯。”韩文清还有点迷茫,只凭直觉点了头。
“那就笑吧。”
“……你认真的?”
韩文清发现……张新杰好像还真是认真的。对方两手交叉相握搭在收银台上,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
……
三十秒过后,韩文清微微的扯了扯嘴角。
“这样?”
“你这个表情叫嘲讽。”张新杰摇了摇头,“记得用上面部肌肉。”
又扯了一次,这次韩文清确实感觉脸上的肉也在抽。
“这样呢?”
“这个表情叫狰狞。”张新杰依旧不满意,“眉眼都是笑着的,试试看。”
韩文清听话地继续酝酿,这回他眼睛也弯起来了,差点眯成一条缝。
“这样?”
“……”张新杰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露出这个表情大概是因为火拼后的黑社会帮派成了大赢家,或者至少也是报了杀父之仇。”
韩文清还想试着笑一次。
这回在一旁坐了这么久的张佳乐终于憋不住了:“我说,你俩这在干嘛,到底是微笑教学还是花式虐狗啊?”这话一说完,他又一拍脑袋,“我知道怎么办了!”
张新杰和韩文清都看着他不明所以,就见张佳乐从台子上拿了个便签本撕了一张下来随便画了几个符,然后塞到张新杰手里,冲他俩眨眨眼:“你把这个念给老韩听,他准能找到笑的正确体验。”
张新杰刚准备松开拳心的纸条,又被张佳乐一把拦住:“别急!先让我走!”张佳乐抽出椅背上搭着的大衣跳出收银台:“你慢慢调教吧我们明天见!”
话音刚落人就不见影了,留下店里两人莫名其妙。
韩文清看了看握在人手心里的纸条,示意张新杰可以开始了。
后者摊开手掌,把被张佳乐捏皱成一团的便签打开,碾平,然后对着韩文清念了出来。
“我喜欢你。”
最后一个字还停留在舌尖上的时候张新杰愣住,又忽地抬起头眼睛睁得老大。
就这个瞬间他看清了站在自己对面的韩文清眼睛里露出点儿光来,嘴角也弯出一个弧度。
这个笑并不算很好看,但却确实是一个非常自然和真诚的笑容。
“我喜欢你。”
全世界好像就只剩下这一个声音了。
这句话大概不是真的——这一点韩文清明白,但却好像撞进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试阅选段三


等他最后被张新杰丢进浴室要求洗干净再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家里已然发生了细微却可以察觉的变化。
比如洗发水和肥皂被放在了淋喷头底下随手可够的位置,擦身体的毛巾摆在不会被淋湿却又很方便取得的地方,剃须刀被收入了底盘里头干燥放置,牙刷杯里多了一只新的软毛牙刷,还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铺在脚下的软毛小毯,牌子是张新杰要求的,质感很好,吸水也佳,就是颜色有点丑,关于这个对方没给强制命令,所以刚刚去超市是韩文清自己挑的。
他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一边擦头一边寻找张新杰的影子,后者坐在才被他们挪位到落地窗前的长条沙发上,看着外头夕阳西下,天际泛着一层由灰蓝到赤橙色渐变的瑰丽之光,火烧云大片大片,降在城市的高楼上空,给冰冷的钢筋水泥多添了一层柔软的外壳。
韩文清从未有想过从自家的视角可以看见这么美的景色。当然,即使再美他也并不热衷或欣赏。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夕阳妆点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韩文清走过去,挨着张新杰坐下。他伸出胳膊将对方搂入怀中,鼻尖上嗅得到与自己相同的发水香味,他把头轻轻埋在张新杰颈间。
韩文清跟张新杰说:“谢谢你。”
张新杰移过视线,微笑:“谢我什么?”
“谢谢你让我第一次觉得,”韩文清苦着脸想说出个美一点的形容,却以失败告终,他最后说了一句很普通,却很有真情实感的话:“谢谢你让我觉得,这儿这么像个家。”
张新杰抬手帮他擦去眉毛上凝结的小水珠,说:“我谢谢你才对。”
“谢我什么?”韩文清像张新杰一模一样地反问。
“谢谢你,给我一个家。”


以上ALL。

鞠躬感谢。

评论(4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