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全职/韩张/高等教育]美人计(老韩生贺)

一个系列文,每篇可独立,前后也有关联。前文考试周与不眠夜

老韩生日快乐!爱你和新杰(づ ̄ 3 ̄)づ

 

美人计

韩张only

文/慕谨汐

第二天黄昏时分,夕阳染红半边天,血红中透着难言的悲壮。

林敬言从网上下载了一份资料,递给整装待发的张新杰:“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张新杰低头一看:知乎-如何才能抓住高富帅的心。

他推了推眼镜,“这个,不适合吧?”

明显是女追男的版本。

“就是!”张佳乐也跟着呼喝,“韩文清能算得上是高富帅吗?老林你要找也该是‘如何才能抓住老男人的心’才对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层吗,”林敬言叹气,“我上知乎搜了个遍,提这个问题的知乎用户都被回答问题的群嘲了个遍,老男人都抓不住,那种和我们新杰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吗。”

张佳乐几人一想,也有道理,便不再顾张新杰的反对,帮他把资料塞进背包里,美其名曰: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张新杰最后环顾了一眼宿舍,还有面前四个虎视眈眈面露精光聚精会神充满希冀的家伙,道别要离去。

“慢!”张佳乐向前猛跨一步,扯开张新杰的大衣,把里头扣到最顶上的衬衫解了三颗扣,那只手还要往下继续,结果被张新杰握住了。

“你干什么?”

“美人计啊张新杰,”张佳乐一副我是正义小天使你为啥要拦着我的表情,“待会你可千万要记得脱外套说好热啊。”遂又补充,“男人都吃这一套。”

他话音刚落寝室的门就“啪”得弹过来,几乎打肿了自己的脸。

 

张新杰抵达敌军碉堡前的时候,最后一片火烧云也掩藏在了湛蓝的夜幕深处。

他伸出冻得哆嗦到不行的手指,按响了门铃,两声之后里头有人开了房门。一股暖意扑面而来,张新杰刚觉得身体有些复苏,接着就看见了韩文清那张黑得不行的脸,跟他欠了人二五八万似的,瞬间又打了个哆嗦。

韩文清让他进来,指了沙发让张新杰坐过去,转头就在电磁炉上给人烧了姜汤。

张新杰想说我不喝,结果牙齿打颤得厉害什么都说不出来,直到韩文清端了姜茶给他送出来,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

时间就是金钱,速战速决哼哼哈嘿。

“韩……”

“喝完再说话。”他才说了一个字,就被对方无情地打断了。

张新杰一咬牙,一口气咕嘟咕嘟全喝完,嗓子里弥漫着生姜的辣味儿,这爽得,不敢相信。

“韩……”张新杰声音都被辣哑了,但是好歹身体是回了暖,他再一次开口准备说话,然后就见面前又递过来了一杯酸奶,吸管都插好了。

“喝完再说话。”

是他最喜欢的养乐多。

张新杰放弃抵抗,默默低头喝起来。

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喝东西的声音,这回他没有说话,韩文清先开口了。

“明天考高数,你都复习完了?”

张新杰点头,又觉得不对,自己都复习完了跑来找韩文清求个什么情呢,于是又摇摇头。

“没复习完,你到我这儿来做什么?”

张新杰心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韩教授。

他的养乐多喝完了,恋恋不舍地放下瓶子,韩文清看在眼里,又跟他说:“台子上放了一板,要喝自己去拿。”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张新杰觉得自己不能再喝了。

他坐正,从书包里掏出了一朵纸糊的玫瑰——白天的时候手工赶制的——灵感源自心灵鸡汤:每一个看似刚毅雄壮的硬汉,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花儿一样的少女。

韩文清看着对方送到自己面前的玫瑰花,没伸手接。

张新杰深深呼吸,一吸气嗓子里瞬间又辣得清凉,眼泪都要出来了。

韩文清就看着面前眼泪汪汪的张新杰跟自己说:“韩教授,我喜欢你。”

 

韩文清了然:“很遗憾,张新杰同学,即使你这么说我还是不能给你透题。”

那只拿着玫瑰的手收回去了,张新杰的目光里恢复了一片清冷,“为什么你觉得我是来要考题的?”

韩文清笑了一下,“你以为你是第一个?”

张新杰觉得自己感到了一些气愤,不仅仅是因为被韩文清看透了,不仅仅是因为韩文清的话让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被挫伤,还是因为,来告白的人居然很多,而他还以为这个点子只有自己会用!

自尊面前,一切都是浮云。张新杰决定先为自己挽回形象,至于考试题什么的,见鬼去吧。

他抬头看着韩文清,目光如炬:“韩教授,我认为我有必要告诉您,在过去的两年中我的平均绩点在4.7,专业课总排名全霸图第一,目前最低分的课程期末总分为92,您认为我有必要来找您透题吗?”

韩文清点点头,非常没重点地问:“你什么课程学得最差?”

张新杰眼睛也没眨:“伦理学。”

“哦。”韩文清玩味地笑笑,看着面前有点生气的家伙,点点头,“嗯,确实学得不好。”

张新杰调头就要走,结果被韩文清一把拉住了手,轻轻一扯,整个人就被拥进怀里了。

鼻子里闻得到张新杰身上淡淡的柠檬香气,韩文清深深吸口气,做总结陈词:“所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跟我告个白?”

张新杰安静地待在对方怀里,没动弹,好半天才说,“明天就要赴刑场了,我来跟你告个别,不是告个白。”

韩文清寻了个更舒服地姿势,继续抱着张新杰,“你不是复习完了么?”

“可我寝室里那些人没有,明天考完他们肯定把我干掉。”

韩文清恍然,“原来是这样,那么,”他话音一转,“明天考完你别回宿舍,来我这里吧。”

“教授,”张新杰这才有了动作,他从韩文清怀里出来,转过身看着对方,“我伦理学已经学得很差了,你还要火上浇油?”

韩文清耸肩:“这叫破罐子破摔。嗯,我觉得这句配你室友倒是合适,回头跟他们嘱咐一句,也算给他们念过往生咒了。”

张新杰嘴角微弯,没有接话。

“说起来,”这下两个人离得很近,韩文清目光顺着对方的脖颈往下看,然后一把拉开了张新杰大衣外套。

后者意识到怎么回事儿,要躲,显然没能藏住。

开了三颗扣的衬衫里,露出一片细嫩的白肉来,看得人眼中着火。

 

“张新杰同学,这是怎么回事儿?”

张新杰岔开话题:“我现在还能把扣子扣回去么?”

然后就被无情地拒绝了。

“不能。”

张新杰就没动,只说:“等我回家就跟韩爷爷告状,说他儿子为老不尊。”

韩文清不怒反笑,“那我也和你妈妈聊聊看,她儿子深更半夜衣衫不整跑来找我,是作何贵干?”

张新杰突然吻了对方一下。

“现在你还轻薄我。很不幸地告诉你,隔壁邻居韩叔叔,你完蛋了。”

韩文清就看着面前这个上了大学却还稚气未脱的家伙,琢磨着为什么外人都觉得这家伙冷静沉着严谨刻板呢,至少在自己面前,张新杰从来都不是这样的。

韩文清一把把人抱起来,往卧室里带。

“你做什么?”大惊过后,张新杰抗议。

“你不是说,我轻薄你么?”韩文清对着人耳畔呵气,瘙痒似的,惹得张新杰直埋头往他怀里躲,“我帮你制造证据去啊。”

 

第二天晚上考完试,张新杰特意上了知乎寻到那个“如何抓住老男人的心”的贴,留了答案。

“一做即好。”

两天之内点赞超过500,附评无数:确实有效,感谢分享。

 

FIN

 

评论(36)
热度(387)
  1. 高英杰的大小眼慕谨汐汐汐汐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