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轮回/江周]有技术难度的色诱事件

 @夜歌Ako 点的 江周/白衬衣色诱。

warning:被我写成轮回全员憋打/还有一贯文风你们懂得我就不说慎重了。

 

有技术难度的色诱事件

文/慕谨汐

 

轮回战队作战实验室。

一二三四五六六把椅子团团坐。

杜明一个眼神一圈扫下来。

“今天晚上。”

“卡兹卡兹。”

“我们的任务是。”

“卡兹卡兹。”

“攻陷。”

“卡兹。”

“卧槽翔翔你能不能别吃了气氛都被你破坏了!”

孙翔的嘴巴瞬间不再动,有点内疚地巡视一圈,又有点惋惜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巧克力棒。

还剩四根。

“要不,你们分了吧。”

孙翔客气地请了余下四人一人一根。

杜明继续:“江波涛。”

“卡兹。”“卡兹。”“卡兹。”“卡兹。”

杜明突然觉得,与这群人合力办事,心好累。

 

他把无奈地目光抛向本次轮回特工团派出的王牌选手当家花旦种子一号枪王大大周泽楷,后者嘴里也是嚼成一团,无辜地冲着自己眨巴眨巴眼。

杜明像是个拉皮条的似的叹息一声,从屁股底下摸出了好厚一沓子的攻略计划,递过去:“楷神你自己选一个吧。”

吴启对着那一沓资料惊得嘴巴里吃的都不咬了:“卧槽杜明你从哪搞来的?”

“广大网民的智慧是无穷尽的。”杜明得意地拿着手机晃一晃,“我不过是发了个微博,说妹妹男朋友要过生日了,问有没有什么比较好攻陷对方的方法,就有粉丝给了我一堆私信和链接答案。”

“哦,”吕泊远呵呵哒地笑了一下,“你难道不知道,一般发这种微博的,大家都会惯常地把“妹妹”替换成发po本人吗?杜明你可真是牺牲够大的。”

“我知道啊,”杜明一副理所当然我不知道是傻逼的不屑样,“所以我没用自己的微博。”

“那你用的是谁的?”

四双眼睛紧紧盯着杜明。

杜明看向唯一在分神的那位——孙翔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后一根巧克力棒的最后一口消失在了方明华嘴里。

“翔翔。”

余下四人各舒了一口气。

“发生了啥?”回过神来的孙翔对上大家同情的目光,有点迷茫。

吕泊远:“翔翔你被评为年度感动轮回十大人物啦!”

方明华:“年轻人,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吴启:“翔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咱们一起等着看杜明倒霉吧,到时候巧克力棒随你怎么吃!”

周泽楷揉了把孙翔的头毛,以示默哀。

 

鉴于网友太给力,送来的资料信息量过大,一群人只好帮着周泽楷一起过审。

“看来网友的智慧整体上比较统一啊,”大概翻了一遍的方明华总了个结:“我手上的十八份,每份都是床上攻略计划,还不带重样的。”

“哎呦这个还描写了R18的细节可黄爆了,丢掉丢掉!”孙翔指着其中一页,一脸嫌弃。

一屋子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孙翔,盯得他脸蛋有点发热:“你们干嘛啊?”

“翔翔你居然反应这么大哎,不会是从来不看这些东西吧?”吕泊远逗他,“来来来让我问问,苍老师是谁你知道吗?”

“滚滚滚滚蛋!我为什么要知道什么苍老师啊,和战法很有关系吗?”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被嘲笑,孙翔掷地有声地反驳,但事实太苍白,反驳很无力。

“我们翔翔还是小处男呢你们别这样欺负他啊,”吴启火上浇油,“不过话说翔翔,自己解决过没有啊?找不到妹子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儿嘛!”

“……你们这群人真是太猥琐太没下限了!”脸红脖子粗的翔翔决定转移炮火,“明明就是杜明的粉丝太没下限,你们围攻我做什么?”

一排人的目光变幻莫测,辗转数轮之后回归了最初的同情与无奈。

“翔翔,”方明华摇摇头,“杜明用的是你的微博。”

“你骗……”反射弧慢半拍的孙翔两个字后才意识到了方明华说了啥,忙跑去开手机客户端查找被自己关闭的艾特记录。

……

“杜明!我们出去打一架!”

“别气啊翔翔,用你的账户真的是我被逼无奈。”杜明赶紧求饶,“斗神大人你大人有大量,放我一条生路吧。”

吕泊远在一旁鄙视他:“杜明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一遇到危险就满嘴谎言,太羞耻了。”

“谁说我在撒谎的?”杜明反驳他,“用翔翔的微博真是被逼无奈。”随后补充:“他的微博密码就是生日,可好破译了。”

 

孙翔掏出手机就要换密码。

“翔翔你别以为你把密码顺序从年月日换成月日年我就不知道了啊。”

“靠!”

孙翔郁闷,继续换。

“换成日年月你以后记得住么?”

“……”

小宇宙就在喷发的边缘,这时候周雨神开始及时地降温了。

“不。”半天之后又加了一个字,“都。”

五个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小周在说啥?”

然后他们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试图以这样开会的方式配合周泽楷攻略江波涛,本身就是不具备可操作性的。

失去了江波涛的周泽楷,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周泽楷。

尼玛到底要怎样跟他沟通啊?

 

“楷神你听我说,”思索万千之后杜明灵机一动,“从现在开始我们筛选,报方法给你,同意你就点头,不同意就摇头,行吗?”

周泽楷说:“行。”

说完之后意识到这不是正确的回答方式,于是改点点头。

孺子可教也,看来队长也不是这么难搞定嘛。

众人很满意。

 

“队长你觉得,灌醉了用强直接上的方法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比较帅。”孙翔第一个提主意。

“翔翔拜托你没有实战经验就不要说瞎话好吗?”吴启看他,“灌醉了那玩意怎么立起来喔,笨蛋。”

“……”好心提意见却被讽刺的翔翔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怒从中来的时候,往往带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事故:“你总是说我,你有实战经验吗?!”

一屋子人愣住。

吕泊远:“而我竟然无法反驳。”

方明华:“翔翔,智商见长啊。”

吴启反应了两秒,随后眼睫有些发湿。

杜明感慨:“报应来得太突然。”

周泽楷:“嗯。”

 

“小周啊,”方明华扫完了自己手上的攻略教程,给他提意见,“你觉得男朋友衬衫这个主意怎么样?穿着对方的衬衣会对对方造成一种非常特别的刺激喔。”

他话音刚落就被其他几个人排斥了:“老方你这种上个世纪的色诱教程就别拿出来了成吗?留家里陪嫂子玩吧么么哒。”

 

“小周你看我这个啊,动物装扮可以使得恋人生活中体会到更多的情趣,要不要试试看?”吕泊远眼睛普利普利发亮。

周泽楷还在凝神思索。

吴启:“吕泊远你这个猥琐!变态!”

“让我想想穿什么啊,”吕泊远还陶醉在自己的脑洞中,“我觉得企鹅就不错喔。”

孙翔:“闭嘴啦这个主意太烂了!简直是三俗产品!”

吵得不可开交之际,杜明惊呼:“等等卧槽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方明华艰难地咽了口吐沫:“你没看错,我也看到了。”

“发生了啥?”刚刚陷入激战的三人忙过来问。

方明华:“小周他,点头了。”

“卧槽?”X5

集聚众人视线焦点的周泽楷眼睛亮闪闪地看着面前目瞪口呆的五队友,再次点点头。

 

“不是吧……小周你口味……好奇怪喔。”

“居然和吕泊远一样”恶心兮兮的。最后五个字孙翔只敢脑补,没说出来。为了表示他对周泽楷的不屑,孙翔特地用鼻孔出气对着他哼了一声。

“楷神你确定?”杜明脸上的表情纠结得无法形容。

周泽楷再次点点头。

“小周啊,你……”方明华还想再劝劝,结果就听周泽楷开口。

“白衬衫,可以。”

“……”X5

既然主角都决定了,再老气的方法也就随他吧。

几人开始草拟计划方案:先看江波涛在不在宿舍,不在最好,在就把他支开;然后从保管员那里拿钥匙;然后溜进去,换衣服,把小周丢上床,关灯,出去,锁门,还钥匙,万事大吉!

方案决定之后就只剩速战速决。

三个人在前头开路,方明华和吴启断后。

方明华:“小周的反射弧,长得有点吓人啊。”

吴启:“我咋以前没看出来呢。”

 

行凶团伙的方明华和吴启从保管室摸到钥匙,那头派出的侦察兵孙翔就垫着脚尖溜回来了,“报告组织!没人没人!房间是黑的,听不到动静!”

“组织收到!组织收到!”天助我也,简直喜上心头,杜明领队带着人浩浩荡荡张牙舞爪地就往里头冲,一觉踢开江波涛的房门两手叉腰鬼子进村似的几个人站在门口浪笑。

“怎么着副队,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哈哈哈哈哈。”

黑漆漆一片的房间里传来交响的回声。

无人应答。

得意一番之后几人才进去,开始翻箱倒柜各自为阵地找衬衫。

周泽楷安静地坐在床上,听方明华跟他总结夫妻情趣上的重要注意点,你的眼神要到位,声音要性感,穿着衣服不该遮的地方别遮,该遮的地方更要暴露,等等等等。

他刚交代完就听那边吕泊远叫起来:“我找到啦!”双手捧住那衬衣,表情兴奋得活像红军会师。

好好好!

换换换!

 

三分钟之后。

本次色诱事件最大的技术难度出现了。

“没看出来啊……小江看着人不小,咋穿衣服的码还没有小周大呢。”

周泽楷身上紧贴着一件男式衬衣,因为尺码不对,锁骨和肩膀的位置被映得棱角分明,与之前想象中的那种小小人儿依偎在一件衬衣中的模样完全不相符。

“我有办法!”危急时刻,杜明急中生智,从口袋里摸出个指甲套装,里头又掏出了一把小剪刀,卡擦卡擦上手就开始剪,流畅度高得惊人。

“杜明你深藏不露啊,”吴启赞叹,“好手艺!”

“嘿嘿,”完成了自己作品的杜明像所有大牌一样,满意地对着手上吹了口气儿,我爸以前开裁缝店的,这点儿事,小意思!”

 

在腰,肩,背等几个地方都开了若干口子,瞬间就把周泽楷显得清凉了很多。

计划很顺利,接下来就剩最后一步——锁门,撤退了。

五人视线里饱含希望。

小周啊,今年夏休期咱几个能不能弄个公费出国游,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啊。

伺候好小江,让他跟上边反映反映群众心声,我们一队人都有甜头啊。

周泽楷在一片炙热的目光中点点头,还附带了马桶冲水声效的。

 

马桶冲水?

你们谁刚刚溜进小江厕所了?

余下五人面面相觑,一个人都没少啊?

等等……!

卧槽……?

好想尖叫,好想逃跑。

如果时光能够从头来过。

翔翔你这个弱智,江波涛他在卫生间蹲坑呢谁说他不在房间里了!

 

厕所门被打开。

五个人同时转过身去,对着从里头微笑走出来的江波涛颤巍巍伸出右手,整齐划一地打招呼:“嗨。”

“副队拉屎?”

“好巧,我也来借洗手间哒哈哈。”

 

“你们几个,”江波涛一个没理,拨开众人特仔细地看了眼窝在自己床头的周泽楷身上那件支离破碎的衣物,笑得特别温柔特别灿烂,“这件是去年一枪穿云纪念衬衫的典藏版,在杜明的鬼斧神工之下可变得真好看啊。”

“副队!你要罚我可以!”杜明赶紧投降,声泪俱下,“但是他们也都是从犯,你可一个别放过啊!”

我们轮回好兄弟,死也要死在一起。

 

五分钟以后他们五个被手握扫帚的江波涛赶出去了,后者关上房间门,从里头落了锁,为了防止外头人再拿钥匙开,又把自己的钥匙拿出来插进锁眼。

等他做完了这些全部才转过来,回到床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还无辜看着自己的周泽楷——后者眼神里充满歉疚,江波涛就决定原谅他了。

……

好吧,后者的眼神里连歉疚都没有。

但是!我们荣耀第一颜!在噼里啪啦地放电啊!

 

“把被子盖上,穿成这样小心着凉。”江波涛边说边伸手掀开被套,周泽楷就乖乖钻进去了。

“你陪他们,折腾什么呢?”

“夏。公费。”钻进被子里的周泽楷感受到通体一暖,舒坦地说。

“他们想出去玩?”

“嗯。”

江波涛哭笑不得。

 

你们几个,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么。

跑来玩出什么幺蛾子。

小周被你们搞成这样,生病了怎么办。

真是不知轻重。

 

“对不起。”周泽楷的道歉打断了他的思路。

“嗯?”江波涛看他,笑着刮了一下他的鼻子,“道什么歉?”

“衬衫,坏了。”

感受到恋人真正的笑意,周泽楷这才松口气,语气相当真诚。

江波涛偏了偏头,想想,才又道:“没事儿。一枪穿云的衬衣再限量,也都只是你的替代品之一,仅此而已。”

而小周,只要有你在,我就会一直一直很开心。

 

FIN

 

评论(35)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