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三)

第一章

 

上一章

 

三.

 

张新杰还处在迟疑中,韩文清就已经合上了名册,并且绝对没有再念一遍的打算。

季冷这个时候才交接了韩文清不屑做的,后续收尾工作:“所以恭喜进入下一轮考核的小选手们,至于考核没有通过的孩子,现在跟我去领一下纪念物品,然后可以回去收拾行李了。”

 

场面顿时有些混乱,椅腿和地面摩擦的刺耳声音与悉悉索索的说话声交织在一起,隐约还能听到不知是哪个被淘汰的孩子啜泣的哭音。

在这片嘈杂中张新杰从恍惚的云端重归现实,此刻细细想想早上见到队长二人的时候季冷的反应,大概那个时候自己的去留就已经被做了决定。

季冷领队带走了一批人,房间里剩下的少年还沉浸在通关的喜悦中,没陶醉几下就被韩文清一棒子打醒:“那些个吊车尾留下来的你高兴个什么呢?”他只是一张口,就冻结了房间里所有欢欣,“后面的考核全通过,再露出你们现在的表情吧。”

他这话并没有针对谁,但却让张新杰垂下头去,面上也有些烧。毕竟,自己是吊车尾中的吊车尾,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结合韩文清平日里对待自己的态度,张新杰甚至有些怀疑,这些话是不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不过,不论是哪样……

张新杰把双手攥起,咬了咬下唇后倔强地抬起头,对向了韩文清的方向。

他再也不要失误,再也不要在意别人的态度了。

他要发挥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用让其他人再也挑不出刺儿来的能力,留下来,留到最后去。

 

随着这一轮的结束,来参训的孩子已经走了近一半,秉着省电省资源的原则,宿舍这边开始了三两合并,张新杰和于天房里其他四个全走了,于是季冷给了他俩另一间宿舍的钥匙。

张新杰收拾完东西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里头白言飞躺在下铺上,嘴里叼着一根冰棍正在看漫画,听到门口的响动对方也探出头来看了一眼,露出个笑容招呼:“是你来了啊!”

白言飞是个元素法师,尽管血少命薄,却也丝毫不能阻止他浑身洋溢的“向敌人开炮”的气质,游戏里头轰炸起来气势全然不输某些攻坚防厚的角色。张新杰对对方还是蛮有好感的,于是点点头:“我和于天搬到这边来。”

白言飞咂咂嘴,想了想最后还是说:“许傲天也是咱们屋的。”

 

大概同等角色之间总会存在些攀比意识,而牧师又与别的角色不同,比如说剑客这种职业,五个上场同样能打团队赛,但是若改成五个牧师,那就不亚于是在直接给对手送分,因此所有玩牧师号的少年都心知肚明,这一假期的训练结束,如果能留下三两人,那已经是战队破例了。经过后期的团队融合,真正能够上赛场的,就更是只有一个席位这样。

张新杰打心底里不接受许傲天的牧师风格,但也只是不接受而已。

而对方就不同了,第二轮开始的时候他摸清了几个竞争对手的能力,训练上总会有针对性地要和张新杰的各种通关率与进程做比较,动作起来也不掩饰,因此周围人都心知肚明,许傲天明显是和张新杰较上劲了。

只不过整个第二轮张新杰自己都处在被韩文清各种芥蒂的这样一个他认定的事实中挣扎,自然也无心去管其他人要怎样。

 

他听懂了白言飞的言下之意,冲对方笑了一下,说了声谢谢,然后便去收拾自己的行李,收拾完又没忍住,把整间屋子都打扫了一番,地板也拖了两遍。

晚点于天缠着他研究一场竞技场里私下和人约的比赛,小孩子原本对游戏就是兴趣驱使大过比赛渴望,在游戏里,尽管也对一决雌雄斗志昂扬,却更多都愿意把时间花在锻炼手速这样的部分,而对于研究比赛中的套路、打法、走势并无兴趣。

换言之,他们只关注赢,却不关注如何赢。

于天也是有一日战绩不佳,苦着脸不肯吃饭,被张新杰问明了缘由之后带着他把问题指了一通以后,才发现了张新杰身上这个开外挂一样的能力——他可以看出自己的不足,也可以看出,在什么地方做出什么样的招式才是最好的方案。

从那以后,好胜心极强的小孩就缠上了张新杰让他帮忙分析前一天自己落败的原因,事后又跟人竞技场再约一次,誓要把人打回去才甘心。张新杰理解对方少年心性,笑笑也就帮他这么做了。

 

于天这晚竞技场上的对手……实在是强得有些骇人。

张新杰眉头蹙起,好半天才摇摇头。

“什么意思啊?”

“对方很强大,这是实力的问题。”

“可是新杰你之前说过,每个人的操作都会或多或少有漏洞啊,”于天还是不死心,“只要把他的漏洞揪出来……”

“他确实有漏洞,可是他操作的速度太快,把这些漏洞全部弥补了。”张新杰否决,想了想又补充:“而且,你这次的表现很急躁,场上有很多破绽。”

于天撇撇嘴:“那真的是因为,对方太吵了啊。”

 

张新杰刚准备问他是什么意思,这时候宿舍的门被打开了,他的另外三个新舍友从外面回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一进门就笑:“哎呦白哥你今天这么勤奋还打扫卫生啦?”

白言飞笑嘻嘻回他:“不是我,是张新杰。”

随着这个名字的报出,原本脸上笑得很灿烂的人突然就僵了一下,扭过头来看到张新杰和于天,撅了撅嘴,没说话,就回了自己的位置。

后头进来的两个人跟张新杰更加不熟,就简单地嗨了一下,接着也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于天凑到张新杰耳畔说悄悄话:“我觉得许傲天一点都不友好。”

张新杰就弯了弯嘴角,没接这个茬,只道:“你刚刚想跟我说什么,那个剑客。”

他点醒了刚被打岔的于天,十四岁的少年难得地变了面色,特别激愤地向张新杰控诉:“你都不知道那个人有多吵!从头到尾一直在听他巴拉巴拉地吐垃圾话,说的内容还超级不文明!我听得都……”

“吵死了你们能不能别在房间里这么大声啊?”

于天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猛地被人凶了一下把他吓得不清,有点无措地半躲在张新杰身后,喉咙一鼓一鼓地,说不出话。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沉了下来。

许傲天目光凶凶地瞪过来,其余三人也被吸引了动静看着这边,张新杰伸手拍了拍于天的后背,然后从下铺上起身站出来,与许傲天对视。

“干嘛?本来就是你们吵!”许傲天抬高了下巴看他。

张新杰眼睫向下眨了一下,又看向对方,这才开口:“抱歉。”

他的声音平平淡淡,不存在火气,却也听不出歉意,就好像刚刚说的只是一句最寻常不过的废话一样,然后他扭头,抱着电脑招呼于天,“我们去训练室。”

合上宿舍门的时候还能听见里面被关了一半的声音:“拽什么拽啊!”

张新杰还是那副模样,脸上一点异常也没有,一手牵着于天,一手提着电脑向前走。

 

走到训练室,又把那段录像看了两遍,才勉强找出两处可以短暂压制一下对手的解决方案,张新杰整理了一下思路,一点一点跟于天分析。

“听懂了吗?”都说完,他喘了口气,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你为什么不生气?”于天的思维还停留在刚刚那一幕。

“生什么气?”张新杰反问他。

“许傲天他那样……”于天很着急,但是具体说起来,他又缺乏表达能力,只气得跺脚。

张新杰想了想,跟于天说:“不要为不重要的事情分心。”

 

第三轮的筛选中被加入了新的锻炼项目:五人副本。

韩文清和季冷都没有插手组合的分配,只让他们自己解决,随后把名单上报就可以。话是这么说,基本上却也都是熟悉的一宿舍一个集体这样报名的颇多,张新杰他们宿舍的状况显然是要拆成两队,跟许傲天玩在一起的那两个人不具备可能性,于是中午吃完饭趁着许傲天他们几个还没回来,于天跑去白言飞那里问:“白言飞你可以到我们组来吗?”

白言飞又在看漫画,他放下书本盘着腿看看于天,又看看张新杰,允:“好啊!”

于是张新杰又从别的宿舍找了两个被踢出来的成员,合起来组了个队。

下午训练结束,他拿着名单独自一人去了季冷办公室,敲门走进去的时候韩文清也在。

 

这段时间张新杰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算是勉强克服了队长的心理魔障,他不再死纠缠着对方的意见不放,只是从中找出自己认为确实是缺点的部分加以改正,而有些根深蒂固也无伤大雅的习惯,就暂时搁置——譬如,强迫症。

不过此刻房间里只有三人,而且明显其余两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这还是让他感觉压力大了些。

张新杰握紧了手里的名单纸,走进去,先跟两人问了声好,然后才递交了名单:“这是我们组的成员。”

有韩文清在场,张新杰反而有些犹豫给谁比较合适,按理说应该先给队长过目比较符合礼貌,但是这种事情韩文清会在意吗?

他还没做出决定,手上的纸就被韩文清抓去了,对方只是轻轻扫一眼五个名字,就蛮不在乎地放到季冷桌上了。

季冷一边准备录入,一边笑问他:“怎么这么迟,别的组中午就递交了。”

实际上是因为张新杰必须等到别的宿舍都挑完了自个房间里最强的五人阵容,才能在矮子里面选将军的找出余下两个实力还行的队友,但是这个理由实在不登大雅之堂,他沉默了一会儿,只说了声抱歉。

季冷也不接话,只是录入信息,录着录着突然“呀”了一声,“白言飞是你们队的?中午许傲天来告诉我队友的时候明明报过了啊。”

“……”

 

饶是张新杰这时候也有些不知应对,白言飞之前答应的好好的,不可能是临时变卦,大概许傲天他们中午之前没经过人同意,就擅自组队报名单上去了,这里面多多少少,也有故意孤立自己和于天的成分。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季冷也没催他做决定,反倒是在一旁悠悠坐着的韩文清出了声:“多大的事情,犹豫什么。”他转头看季冷,“名单里应该还有一个人空出来吧?”他们这一轮审核留下的人数为整,应该还有一人掉队。

季冷对着表格看了一遍,点点头,说了一个名字。

 

这个人张新杰有印象,但并不是对方实力不错,而是因为,在第二轮考核结束韩文清报出的通过名单里,这个名字就出现在自己上方。换言之,他是排名在张新杰之上的,倒数第二。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张新杰看了看韩文清,又看看季冷,说:“麻烦您先登记了,我回头再告诉那位同学。”

季冷神情变得有些复杂,不过也点点头,开始录入。

“你们组的队长呢?”听着键盘噼里啪啦打字的声音,张新杰耐心等候,却没想到韩文清这时候又问了话。

他转过去,说:“还没有做出决定,本来准备晚上再商量一下。”

韩文清看着他,右手摸了只圆珠笔在桌面上点了几下,下结论似地说:“就你吧。”

“嗯?”

“你来当队长。”

“可是我们还没有……”不太合适,张新杰拧着眉头反对。

“就说我定的。”韩文清把他的话挡了回去。

TBC.

下一章 

弱气地给《禁猎区》打个通贩广告(戳我)

评论(33)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