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四)

第一章

上一章

四.

 

次日清早,张新杰刚迈过训练室的门,就明显感觉到里头的喧嚷声降了些。屋里的排位有了新的变动,以各家五人的队伍为团地坐到了一起。

于天在后面的某个位置上跟自己招手。

走过去坐定了,张新杰出于礼貌地跟其他三位队友打了声招呼,只得到了潦草的回应。

 

昨天晚上他回了宿舍之后就跟于天说了白言飞的事,气得小家伙控制不住地要去跟许傲天理论,后来还是被张新杰劝住了。

“你现在去说这个也于事无补。”

“可是许傲天太过分了!”

“白言飞的处境会很尴尬。”

于天气鼓鼓地看着他说不出话。

张新杰沉默地捏着手里的一叠资料,过了一会儿才拍拍于天:“走吧,我们去跟队友磨合一下。”

 

和他们同组的仨人分别是神枪手,拳法家以及魔道学者。一听说这个队伍里的队长申报居然是张新杰,一瞬间三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他们五个人里论成绩最好的是于天,神枪手和拳法家虽然分别是被宿舍组队踢出来的,不过也算是矮个里面挑出的高个,就连排名在倒数第二的魔道学者心里想得也是至少我比你这个牧师要强啊。

张新杰说季副队当时急着要最终结果,出于时间问题没能商量,就暂时定为自己了,如果有人对指挥不满意,到时候游戏里也可以更换。

他把韩文清亲自指派的这个秘密压在了肚子里,就连于天也没告诉。

神枪手和拳法家开始想撺掇于天把队长的位置替换了,结果没想到这小孩对张新杰指挥这件事毫无异议,反而在张新杰发言完毕后就表现出了强烈的簇拥意思,气得两人心里直呕血,表面上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昨晚就这样平静地过去,可到了今天,一切又变得有些不一样。

 

大清早第一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训练室正门里侧被贴了各只小分队的队长和成员名单,出于了解对手分析敌人,当然顺便也好奇好奇谁和谁关系比较好这样的心理,很快门前就集聚了一群少年,再很快,就有眼尖的人发现,名单里头有一队的队长,居然是个牧师。

“是张新杰啊。”

“他不是上一轮考核垫底吗他当队长?”

“不过他们组整体实力就那样吧,最强的就于天了。没人啊。”

“哈哈哈他们是对自己绝望了吧?不想混可以直接说嘛,干嘛还要占据训练室的位置。”

就如同女性在职场中总是显得处于弱势那样,治疗职业在游戏里也终归是被打上了“劣势”的标签。传说嘉世战队的队长叶秋带俱乐部新区开荒的时候就曾经很明确地打出过四字标语“不要牧师”,当时被嘉世的人传到论坛上,还引起了一堆叶秋粉的牧师哭嚎并转职。

在荣耀早期,想以牧师的身份凌驾到队长的位置上,就更加是一件闻所未闻的事。而张新杰日后以一己之力重新书写了这种延续多年根深蒂固传统般的观点,那都是后话了。

此刻,摆在将来的第一牧师面前的,只有一整个青训营的不理解和奚落——他们的队伍原本就不强,不够以竞争者的身份出现在其他队伍面前,现在更是被冠以“牧师战队”的绰号,成为了一个笑料。

 

张新杰在坐定后没多久就从周旁人压低了声音却又控制到能被他听见的讨论中认识到了这一点。

于天在旁边有点担心地碰了碰他的臂肘,而张新杰却陷入了沉思,那个时候他想的是:如何才能让拳法家和神枪手没有后顾之忧地跟着团队的节奏发挥。

 

季冷和韩文清到场的时候带来了一堆全新的账号卡,让所有的队员转到三区的公会去从零做起。

这一天的成果还是很让人满意的,蜘蛛洞穴的副本记录被一个输出很强的队伍打破,虽然这时候刷个小本的世界通告已经不那么有意义了,世界频道里公会还被人用“霸气雄图的兄弟们冷饭炒得好吃吗”问候了一番。

张新杰的五人组磨合得比较慢,毕竟队伍里头有三人心都不太合,但凡张新杰的某些指挥与之前的副本攻略有一定出入,那边游戏就会有人提出质疑或者拒绝执行。

如此一来,尽管通关也还算顺利,但是张新杰在脑海中模拟了很久的战术打法还是没能被实现出来。

 

晚上吃过饭,他和于天都没回宿舍,从前两天被许傲天吼了那一次之后,他俩就习惯性地跑到训练室来研究游戏。今晚于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张新杰喊了他好几遍都没得到回应,最后才叹了口气,退出游戏问他:“有心事?”

小剑客犹犹豫豫,半天才吞吐道:“新杰,你觉得我们会被淘汰吗?”

他这么问,张新杰也沉默了,他低着头看向暗下去的电脑界面,过了好一会儿才答非所问地说:“我们队伍的输出其实不差,操作虽然不够顶尖水平,不过我已经在指挥的时候尽量控制到每个人可以发挥出的程度了,更重要的,是要培养默契吧。”

“那就是还有希望咯?”

张新杰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摇摇头:“我不知道。”

不能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乱说。但是张新杰想尽自己所能让于天了解到,他们的队伍也不是完全的失败品。

“有一点我能够保证的是,”又过了一会儿,张新杰像是坚定了什么想法似的面向于天,看着他的眼睛说:“以后‘牧师战队’一定不会只是一个笑话,我会让它变成荣耀里一种被人尊重的队伍风格,你相不相信?”

“那、那靠得是什么呢?”于天望着此刻有些不寻常的张新杰,如果说平日里他认识的这个人只能说是认真严谨,那么此刻这里头还要掺杂上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热忱与执着。

张新杰深吸一口气,公开了这个他藏在笔记本上很久很久的秘密:“光靠操作是不够的,我想,我觉得,未来的荣耀竞赛致胜的另一个关键是:战术。”

 

他话刚说到这里,就听见训练室门口传来了一个男人的笑声。两个人扭头看过去,就见到韩文清和季冷从走廊的阴影里渐渐露出半张脸来。

“队长好,副队好。”两人都没意识到这时候他们会来,连忙站起来打招呼。

“哈哈,不好意思偷听到了你们的对话,不是有意的。”季冷笑着回复他俩,“张新杰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致胜的关键,‘战术’吗?”

被人知晓了自己埋藏了很久的那些雄心壮志,还是在它们成真之前,这让张新杰有些不好意思,他垂下头去,只觉得耳根有些发红发热,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不说话,有人就说话了,一直站在门边的韩文清用手背扣了扣自己身边的第一张电脑桌,对张新杰命令道:“你过来。”

 

他这个命令下得有些出乎意料,张新杰和于天面面相觑,后者嘴巴都张大了。季冷走到张新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和颜悦色地说:“去吧。”然后转身掏出了两张账号卡招呼于天,“比一场?”

小剑客万万没想到自己有这个荣幸,直把头点得如捣蒜,再也关心不到队友的情况。

张新杰又看了眼季冷,对方温和的目光让他镇定下来,他一步一步迈着同样频率的步子走到了韩文清身边。

只走到韩文清身侧,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就让张新杰方才平复下来的心绪又变了些许。他努力抑制了所有可能影响自己发挥的情绪,然后才抬头看向韩文清:“队长,什么事?”

他走过来的时候韩文清已然把临近的这台电脑开了机,此时见人走到自己身边,又从旁边拉了一只凳子过来:“坐下。”

张新杰中规中矩地坐好,然后就看见韩文清登陆了一个霸图官方数据库,从里面调动出了一叠游戏资料。

全部是今天白天各队伍开副本的视频录像。

 

韩文清先开了刷新副本记录的蜘蛛洞穴的视频,随后就坐在那儿默不作声地看。

从他对张新杰说了一声“坐下”之后再也没有别的言语或者指令,直到播放这个文件之后张新杰才领会到了对方的意图,也没说话,只推了推眼镜就安心坐在那里看了。

视频看到红血后的一个固定套路形成,大局已定,张新杰还在边看边估算最终用时和目前局面的匹配度,就见韩文清把视频关闭,问他:“什么想法?”

等对方问出口之后张新杰那边也算出了自己的结论:保持当前的阵型和输出模式拼到最后,差不多就是杀死boss的用时,后续这一段确实不用再看了。

他细细思索了一会儿,说:“整体把握没有问题,不过我认为在过三毒四网的时候,如果忍者能不要那么着急,可能后面团队配合的节奏不会混乱。”

“也就是说,你觉得这支队伍还有上升空间?”

张新杰抿了抿双唇,有些遗憾地摇摇头:“已经发挥到最强水平了。”

“嗯?”

“这只队伍的MT,已经把仇恨控制到他所能做到的最好发挥了。”他说,“如果换人的话,或许还会有提升空间。”

“你研究过这个MT?”

“所有人我都有观察过。”

“为了抓别人的短臂然后从训练营胜出?”

“不是,”张新杰否认,“因为以后都属于一个团队。不了解队友的实力,就没有办法做最好的指挥。”

 

韩文清没接话,开了下一组的视频。张新杰跟着他看完,又被问了相似的问题。

等到第三个文件要被点开的之前,张新杰忍不住地追了一句:“我能回去拿一样东西吗?”

韩文清的手停下了动作,眼睛却仍旧只盯着屏幕:“拿什么?”

“我的笔记本,研究比赛的时候我习惯记一点。”

韩文清这才转过头来看了张新杰。

“去吧。”随后他说。

 

等他俩把每队的副本录像都看了一遍之后,韩文清才关了电脑:“回去以后做两轮眼保操休息一下。”

“好。”张新杰说。

“今天就到这里吧。”

这句话让张新杰愣了一下,如果他没有理解错的话,韩文清的言下之意是,明天还要继续……吗?

他没敢给这种猜测下定论,正在犹疑要不要问一下的时候,听见那边和季冷不知大战过多少轮的于天兴致冲冲地对着自己大喊:“新杰!快来帮忙我不行啦!”

他下意识地抬眼去征求韩文清的意见,后者只是对他摆摆手示意并没有任何反对,于是这才起身走到训练室那边去。

就算有张新杰作为军师一样的指导,两人的实力摆在那里,于天挨了比之前长个两三分钟,却还是又输了一轮。

“季副队我们再来一轮!”于天双手握拳继续邀战。

“哈哈哈不了不了,年纪大了,再玩可能真的要输啦。”季冷笑眯眯拒绝他,“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俩个快点回去休息吧,明早还要训练呢。”

于天虽然年纪小,但也不是全然无分寸的,况且今晚的情况,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已经是惊中之喜了。

于是二人跟季冷告别,随后走出了训练室,临出门前张新杰想起来自己的笔记本还落在原处,走过去拿的时候看见那本子被摊开在桌上,翻到了某处。

张新杰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那是他记录今年季后赛霸图对嘉世的团队赛的部分。

纸面上海赫然留着自己当初的判断:大漠孤烟冲太过,心态需要调整。

TBC. 

下一章 

继续给《禁猎区》打个通贩广告(戳我)

评论(48)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