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六)

第一章

上一章

一个《禁猎区》的广告不要嫌弃嘛!

六.

 

张新杰所说的那句能吃完,果真不假。

自己点的东西,含着泪也要吃完,大概形容的就是张新杰现在的状况。韩文清一边扎着啤酒,一边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少年眼泪汪汪地大快朵颐。他伸手从一旁的抽纸盒里抓了两把递过去,“不能吃辣椒还作死。”

张新杰放下手里的串儿把纸巾接过来,他辣得连话都说不清楚,还要争着辩驳:“不放辣椒的烤串还是烤串吗?”

韩文清没理会他这些歪理,招来服务生给张新杰送了一瓶冰雪碧,拧了瓶盖让他喝着解解辣。

张新杰咕噜咕噜吞咽了一大口,放下雪碧瓶子之后才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憋了憋,最终没忍住地还是跟韩文清讲:“其实,解辣最好还是不要喝冰汽水的。”

少年还准备上一些科学原理做观点的支撑,结果被韩文清一个技能打断:“你不喝就给我。”

姜还是老的辣。

张新杰就这样被压制住了。

 

等他俩吃完回去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很晚,十点半,距离张新杰洗漱上床还剩整好半个小时。

他拿着牙刷牙膏毛巾去水房洗漱,一抬头就对上一旁的于天转着一双大眼盯着自己看。

“怎么了?”

“你和韩队去做什么啦?”于天倒是一点儿不避讳,就直接问了出来。

因为并不涉及什么机密大事,张新杰便坦诚布公:“只是出去吃了点东西。”

“不是吧?”于天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你?和韩队?”

“有什么问题吗?”

于天立刻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问题可大了!你们两个一个凶巴巴吓得人不能坐下来好好吃饭,一个冷冰冰无聊得让人吃东西都能失去兴致,到底是怎么做到一桌吃夜宵吃到这个点的嘛?

但是这个问题很快就被另一个覆盖了:“不对,新杰你出去撸串为什么不给我带夜宵?”

“……”

 

很快新的考核日就到来了。与所有人预想的一样,抽签组团战。张新杰的手气颇好,帮队伍抽中了一个实力中下的对手。也许是觉得自己胜利在望信心增了许多,全队超水平发挥,竟然让对方吃了零蛋。

考虑到对阵方的水平,这个结局本并不让人太显意外。不过让他们吃零蛋的是张新杰的牧师战队,这就令很多人深觉匪夷所思了。

“不是吧,你们故意放水想捧牧师战队吗?那也没必要这么糟蹋自己吧?”

“张新杰他运气真好啊。”

一时间,青训营里弥漫的都是这样的声音。甚至没有人考虑过,让对手吃零蛋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至少是牧师的发挥达到了一定水平。当然,像战术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就更加不可能在此刻他们的认知领域内了。

甚至连张新杰本人自己,都对在这场比赛中,自己的指挥与操作究竟起到多大作用这件事,感到无比的茫然。在战场布置的某几处,他确实体会到了如鱼得水的感觉,但绝大多数时刻他并不能下定论,自己的预判是否已经达成了该情况下的最佳方案水准。也是因为这一点,比赛的途中他有过好几次犹豫与手抖,虽然对最终比赛结果并没有造成大的影响,但是他知道,这一成绩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优化。

可知道归知道,操作是另一回事。

未来的第一牧师并不乏头脑,却缺少经验。

 

这天晚上韩文清带他把白天各组之间的团队赛视频看了个遍,张新杰如往常一样发表了些自己的想法,却唯独在对方打开自己组PK视频的时候保持了缄默。

“怎么不说了?”见人半晌没动静,一直只听不说话的韩文清问他。

张新杰又坐了一会儿,坦诚道:“我不知道。”他对上韩文清疑惑拧起的眉,解释,“可能是当局者迷,我不知道我的操作是否妥当。”

决定这样说的时候,张新杰也没想到韩文清会有如何的反应,是否会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失望。但是事实是如此,他便这么说了。

坦诚而言,或许在他内心里还深藏着一些小小的期许。如果他做得是错的,他希望能得到指责与批评,哪怕是一顿痛骂也好;如果……如果他做得是对的,如果韩文清可以给予他一两句肯定,如果……

张新杰闭了闭眼睛,握紧了拳头。

然后他听见韩文清说:“你走吧,今天就到这了。”

 

勉强只能算作是一句回应。

张新杰心中的石头悬了晌久,终于落地。

但并不只是完全意义上对没有挨骂感到松了气儿,反而,更多的是一份沮丧的心情——毕竟韩文清什么都没有说,而张新杰是那么迫切地希望等到对方的一句评价。

他微微低了低头,一瞬之后终是缓慢地起身,一样一样地收好他摊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盖好笔帽将之卡在本子扉页,又把其他准备的资料捋齐整,全都抱进怀里。

直到快走到门口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跟人道别,张新杰停了下来,他动了动嘴角,刚准备说点什么,却在这个时候听见韩文清的声音。

“如果已经有了判断,就去行动。”

张新杰怔了一下。

随后韩文清继续说:“谨慎和犹疑不决,是两回事。”

 

临近八月下旬的最后一个周日,本周的一个野图还没刷新。秉着自愿报名参加的原则,季冷开始组织青训营的孩子参与到公会角逐的boss争夺战中。

待到把人拉到团队里去之后,青训室一片轰动。

这是谁?季泠、陀螺也不转、不易勃……这是霸图战队队员的阵容啊!我们是要和他们一起合作打副本吗?

一群孩子眼睛闪亮亮地盯着季冷,正在前头操纵着自己的“山寨账号”的季冷没有说话,他笑着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少年以示默认。

自有战队分析出一叶之秋的银武为角色整体实力提升起到了怎样重大的作用之后,在各家战队里也掀起了一阵“开发银武促生产,共创繁荣夺冠军”的热潮。俱乐部里的技术成员绞尽了脑汁儿思索武器构造,这边作为银武的使用者,各位战队队员也总不好意思空手吃白饭。趁着夏休期来到网游里帮着公会一起打boss抢材料成了他们的日常。当然,作为战队队长,纵使已经身披一身高级别装备,韩文清也不会亦不可能对这些重要活动置之不理。

于是一排排鼠标分别在杂乱的列表里寻找那个最有可能是霸图队长的拳法家。

嗯,还蛮好找的。

毕竟这个大蘑菇烟,也是如此的显眼。

在看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从青训营这边爆发出了一阵地崩山摧般的哄笑声。孩子就是孩子,这时候已经彻底忘记了韩文清那肃杀的表情和骂人时候强大的气场。就连张新杰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三分钟之后,这巨大的声潮才渐渐平息。大家把目光重新投回电脑界面,便看到团队频道里蹦出了他们组队以来的第一句发言。

[玩家]大蘑菇烟:听说你们笑够了?

随后又是一阵爆笑。

[玩家]大蘑菇烟:明天早上训练量翻倍,做不完不准离开。

“啊……卧槽!”片刻功夫满堂笑语就变成了灾难降临的哀悼。

他们把怨念的目光投向坐在前头的告密奸细季副队,后者十分无辜地摊手:“我这是工作,是工作。”

 

不过笑归笑,真到了要拼操作杀人越货的时候,大家还是很严肃的。毕竟想到拿职业选手来“当外挂”的公会并不只霸图一家。一团的人东边追着嘉世暴打,西边还要防着蓝雨队长那个老猥琐,忙得不亦乐乎。再加上随后奔过来的几家公会,场面一度杀进白热化,无数的身形不断在倒下,这也就苦了队里零星的几个牧师:毕竟这时候与正规比赛不同,关键时刻谁也不想回到重生点再来一轮。

张新杰一度手速快到看得见手指在键盘上敲击落下的残影,可就是忙成这样也还是能听到周边传来队友的呼嚎:“救救救救救!”

声音同时从耳麦和空气里传到自己耳朵里,刺得生疼。他一边小心走位避免被对家击杀的可能,一边在这一团彩色浆糊般的人潮中寻找队友的身影,刷回复,还顺便暗算几下别家的公会成员。

也许只是不经意间的巧合,也许是那个大蘑菇烟的名字太过显眼,走位移动中张新杰瞥到了那个正在向野图身边发起冲击的身影,迟疑了一下,张新杰放弃了继续原本救人的打算,找了个相对安全的角度开始施展技能,随后在韩文清身周便环出了一阵白光。做完这些之后张新杰才回了刚刚的方向救队友。他并未走远,视线方向挪移到韩文清那边的战局,却也不忘时时刷几个回复给周遭的霸图人。

 

新兵入阵,士气高昂。

这晚野图终于是落进了自家口袋,待到boss倒下之时,一屋子都是欢声笑语。还有人起哄说着首战告捷得出去庆祝云云。这说法一呼百应,瞬间房间里呼朋唤友一片。

张新杰没凑这个热闹,他瞄了眼时间,已经是十点多了,他侧过头跟身边同样兴奋的于天说自己不去了,让他吃好,注意安全。于天是最清楚他雷打不动的作息的人,于是也没有勉强。

一群孩子都是行动力超强的,也不过多久就走得连声儿都听不见了。张新杰一个人坐在游戏界面前,小牧师身边原本团簇的队友们都不见了,霎时一个身影立在树下,显得有些孤零零。

就在这个时候张新杰接到了一个好友申请,他打开来看,居然是韩文清的大蘑菇烟。

忙碌过后又会想起刚刚训练室里的那幕,张新杰忍不住嘴角又扬了起来,就笑着点了同意。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那边有什么动静,张新杰心想对方可能只是把新队友加了好友以方便之后的活动,时间也不早了,他点开对方仍旧亮着的头像,准备打个招呼就下线,结果在他点开密聊界面的时刻,对方的消息却先一步弹了出来:“表现不错,早点睡。”

这句话让张新杰莫名地感到心跳加速。

也许是第一次听到自己被表扬的缘故,他觉得自己面上都开始发热,一时间竟不知道回复什么好。

恍恍惚惚中他想,原来对方也是有观察到自己的……吗?

而且还仅仅是凭操作,猜测到的?

TBC.

关于这一章你不得不看的一个番外 

下一章

恍恍惚惚发现我整个五月都没有产出才垂死病中惊坐起||||……我错了我不该实习不该懒癌晚期不该渣基三呜呜呜。

评论(52)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