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有关季冷大大的那点事儿

一个短打,可以看做是《细火慢炖伴生缘》的一个番外,不过没看过也没关系。写这个主要是为了平复一下昨天评论栏里的统一口径,以及把我立的5月flag摇一摇_(:з」∠)_

有关季冷大大的那点事儿

文/慕谨汐

 

很多时候人们会遇到些名不副实,里表不合的状况。

比如,对于霸图的队员而言,他们的前副队长季冷,就是一个从头到尾都充斥着种种违和感的男人。

他的名字叫季冷,但他确实霸图战队里最平易近人,最笑容可掬的男人。

他的作战风格与霸图一样,正直,很正直,可他本人却是个腐男。

他皮肤偏白,但是相处久了的人都会发现,这人内里早就黑透了。

如果说对于张副队他们还能偶尔开开玩笑的话——不过绝大多数时刻张新杰都无法get笑点这事儿得另当别论——那么对于季冷,全霸图上下的唯一目标就是能避则避,绕道而行。

以至于后来韩张二人的关系公开,一队人畏畏缩缩地看看队长,私下里哭嚎着“我们又恢复到副队不能惹的年代啦!”

 

当然张新杰还是很感谢季冷的。毕竟,如果不是这位副队长当年对自己的改造再教育与知识输出,或许他一直到现在都意识不到,自己对于韩文清的那种自以为的尊重和崇敬,其实早就是另一种更深层次感情的表象罢了。

如果不是季冷,他不会发现自己正在恋爱。

但是这个季冷,把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事情分析得如此透彻的季冷,还是让他感觉到这个人实在是把深藏不露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

如果说把韩文清看做是虎王的话,那么季冷就应当是一只笑面虎——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凶神恶煞,但是老虎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笑面虎刚走的时候,霸图和新成员之间的磨合确实不大到位。这也是导致他们在新赛季连续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

张新杰跟韩文清的关系是在第七赛季结束的时候确定的。那时候整个霸图的人都沉浸在三度与冠军擦肩的沉郁中,直到蒋游跑来食堂找自己吃饭意思意思地表达了“希望今年夏天战队还能去网游里帮一把”的意愿的时候,张新杰才想起来了那件让他颇感好奇的事儿。

当天下午他就把蒋游的这点心思告知了韩文清,对方听了之后也没二话,晚上吃了饭就摸了那张躺在自己抽屉深处的账号卡上线了。

许久没碰过神之领域,好几处地图都不太熟悉。韩文清操纵着角色满地图地奔跑,张新杰就搬了个板凳坐在他身后,看他生生用抄近路的方式爬完了一座悬崖后才开口:“有个问题,我一直都很想问。”

韩文清手上的操作没停,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

“你这个账号卡……”张新杰把目光聚焦向屏幕上那个飞速前进的拳法家,视线从他足上的装备逐渐向上,直到越过头顶,停在了那个姓名的位置。

“大蘑菇烟”四个字闪着绿光照亮拳法家的头顶,生怕别人看不出这个名字有多么滑稽。

“你这个账号卡的名字,到底是怎么选的?”

话音刚落,屏幕上大蘑菇烟流畅的走位就卡顿了一下,韩文清的手僵直了那么一下,随后才又让大蘑菇烟又飞了起来。

“名字不是我起的。”韩文清依旧没有回头。

张新杰把自己刚来的时候俱乐部里的成员名单回忆了个遍,然后有了人选。他几乎是用确定的语气问了句:“季副队?”

然后果然看到韩文清点了点头。

……

哦。张新杰心想,那就能说得通了。

他侧了侧头,仔细想了一番,又发现了不通之处:“不过,为什么当初执意要用这张呢?”还是说不通啊。

这回韩文清的操作彻底停了下来。他半转过身子,目光直直地看着坐在自己身后半个身位距离的张新杰,说:“当初季冷抽筋,把整个战队所有购买的空白账号卡都取了名字。”

“……”

张新杰突然想到了初期石不转操作者的那个网游小号“陀螺也不转”,以及李艺博的“不易勃”,以及……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

“即便如此,当时就没有别的拳法家账号可以选了吗?”

韩文清沉默了一瞬,随后点点头:“还是有的。当时升到满级的拳法家空白账号一共有两张,除了大蘑菇烟,还有一个。”

“所以……?”为什么不用那张呢。

“那个账号的名字叫‘大馍孤烟’。”

“……”

“而我喜欢吃包子,肉馅的。”

“……”

 

这个选得不太好的话题让两个人之间冷了一会儿,韩文清看张新杰并不打算继续了,就又操作起了大蘑菇烟往前跑。

这时候张新杰就没再看了,他只是默默地盘算着改天没事做的时候和蒋游去仓库那边清理一下账号卡诸如此类云云。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又蓦地想起来季冷当年用过的那个小号——“季泠”。大概这个名字是初期那批账户卡里罕有能见光不死的了。

想到这儿他动了动唇角,说“不过季副队对自己还是不够狠啊。”

韩文清点点头,表示赞成:“所以季冷退役当天就收到了一排统一的信息‘老季,其实你就是个心机婊。’”

张新杰笑了,“这报应来得太快。”

“其实他真正黯然神伤的是,”韩文清回头看了张新杰一眼,撞见对方在笑,又不禁多望了几眼,目光顿在对方面上,说:“他对你的刻板作息感到绝望,觉得自己培养出来的霸图副队作风流派即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他话刚说完,适才张新杰脸上的那点儿笑就褪去了,对方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屏幕,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队长,你摔死了。”

韩文清这才对手指上按键的触感恢复了知觉,他回过头去看屏幕,只见黑白屏幕中上帝视角的他正对着大蘑菇烟的尸体——遇难者从他之前攀爬的山头另一端又摔了下去,活生生爆完了血。

 

又冷场了。

等韩文清回了起始点复活,重新找回奔跑的感觉的时候,张新杰才在他身后说:“如果是季副队在,现在肯定会落井下石。”

韩文清默然地操作界面,专心致志,心无旁骛,过了好长时间才回了句:“嗯。”

闷了一会儿又憋出来一句——

“还是你好。”

 

FIN

 

评论(41)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