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七)

第一章

上一章

广告专业户:一本交融王霸与禁欲人妻气质的《禁猎区》 (然而并没有什么卯用)

七.

 

月底将至。最后一轮考核就要到了,与此前那些小打小闹的不同,这次是真正意义上,决定着是进入霸图战队,或者离开的最终较量。与明月相隔的最后一道天堑,不得不加倍的重视,才不能让自己这两个月来的努力付之一炬。每个人都清楚这一点,正是如此,无形之中,训练室的气氛也变得尖锐起来。

张新杰的牧师战队进展得挺糟糕,出师不利的第一件就是在考核抽签中选了个强上强——许傲天,目前训练营里公认的最佳牧师,还有他们队那个白言飞……张新杰在这一轮的手气让众多成员不得不信服,传颂了多年的人品守恒定律是有其存在的根据的。

从大半个月前许傲天那组就传出话来,他们天赋异禀的牧师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研究各种作战地图了,为的就是最后那一场选到自己上手的图纸杀对方个措手不及——虽然地图是战队出题人选的,不过多学多增加经验这一点准没错。

这话放出来的时候许傲天大约已经掌握十几张不同种类的图纸了,别队就是此刻加练,也只是望尘莫及。因此从那个时候起,许多人就在心底默默许愿,最后一轮可别抽到他们队为好。

张新杰队里那三个孩子也是这么想的,合情合理。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偏偏就是这么幸运的体质,那么多的队伍,怎么就自己中标了呢?

 

然而这还不够糟。

魔道学者那位同学本来底子就算弱的,这时候人一紧张出错率也随之大大地上升。低等级刷高等级的怪固然有难度,不过毕竟他们都是训练营出生,本该也没有问题。可偏偏这位魔道学者事儿层出不穷,偶尔竟像是站到对面怪那边去了似的,打自家队员一个防不胜防。在他某次又释放错了修鲁鲁之后,队里积压了许久的不满情绪就全部爆发了。

神枪手停了手上的操作,身子往椅背上一靠,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表情,冷冰冰盯着魔道学者。

而拳法家就表达得更为激烈了。“你搞什么啊!”他一摔鼠标,从位子上站起来,指着魔道学者的鼻子就吼出来,音量也增了好几倍。

他的声音实在大得令人无法忽视,一时间整个训练室的动作都停下来了,一群人盯着这边,目光里带着讥嘲的,纯粹看热闹的,百不耐烦嫌他们动静大干扰自己训练的,面无表情的……各式各样的眼光纷至沓来。

于天红着脸拉了拉拳法的衣角想让他冷静一下,结果被狠狠一摔胳膊打回原位。

相比之下张新杰就显得异常冷静了,遇到这种情况,他就坐在原位默默看着,既没有因为自家队员的碰撞而插手做和事老的打算,也没对外人的目光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在意。

这个时候他心里还会想:霸图的拳法家或多或少都会继承一些韩文清的气质,当然,是技术,是作战风格,还是脾气,这就得另当别论了。

想到这里他伸手端来自己摆在边上的水杯,喝了口热水才抬头,看了看拳法家和神枪手,又看看憋得脸色紫红的魔道学者:“你们平复一下情绪,再继续训练。”

“练屁啊!老子不干了!”拳法家回得倒是很快,声音里带着火全撒在张新杰身上。

张新杰放下水杯,坐正了身子问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拳法家嘴角一歪,露出一个嘲笑来:“在这个破队伍里,练和不练,有什么区别啊?”

这句话的意有所指,可不仅仅是在抨击魔道学者那么简单了。

 

满室寂静无声。

张新杰垂下眼皮看着桌面上边角翘起的鼠标垫儿。

他静静地坐了十来秒,然后才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抬起头来,对着拳法家说:“这个队伍里,我是队长。”

拳法家仍旧一副我看你想要说什么的表情。

“我再确认一次,你刚刚是说,‘不练了’,对吗?”

“对啊。”

“你被驱逐出队了。”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

 

不知名的某处传来了低低的笑声,而后这闷笑感染似的蔓延,就连拳法家本人也像是听了个笑话似的,神情变了样。

“张新杰,你有什么权力啊?”

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们笑,不仅是笑张新杰拿着鸡毛当令箭,也是笑他异想天开——妄图拿四人战队赢过对手,怎么可能?

然而张新杰的表情丝毫没有动摇,就像是他根本不知道别人在笑些什么似的。他站起身来,挺直了脊背望着对方,张了嘴刚准备说话。却在这时候,被另一个声音抢先一步。

 

“他是队长,当然有权力。”那个声音这样说:“不练就滚。”

最后四个字声音并不大,可却强势得……只让人想到一个人。

有人不经意把目光投向门口的位置,而后便蓦地变了神色,起身对着那边打招呼:“韩队!”

……

 

晚上吃了饭,张新杰还是习惯性地去了训练室等着看视频,他坐下来翻了会儿之前记过的笔记,而后看了看表,已经过了寻常碰面的时间二十分钟有余,韩文清还是没有来。

头脑已经率先给出了反应,大概对方今天是不会过来了,可是身体却还坐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走的迹象。

张新杰确实不想走。

出自本能地不想走,心底悄悄的声音也是这样说的。

 

他不想回去,谁都不想见,哪怕是于天。

白天拳法家的所为虽然被及时出现的韩文清压了回去,但是张新杰心里知道,作为队长,作为指挥,他是失败的。

也许上一轮考核的较量中确实有他的功劳存在,可是他的队员不信任他,甚至对他丝毫不抱有期待。

他就像一个曲高和寡的世外人,一个不曾拥有军心的统帅。

最早被许傲天的气势凌人压制也好,被嘲笑牧师战队也好,张新杰从没把这些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是发挥自己的能力把队伍带到最好。这一点,甚至不是进训练营组小队,而是在他选择牧师这个职业的时候就怀揣的梦想和期待。

他要做牧师,他要凭借战术,他有实力把队伍的最强水平发挥到极致。

 

可是现实面前,口上说说心里想想的那些期期艾艾,终究都只是泡影。

星星不仅没有发出耀眼的光,还被说成是宇宙间最不值钱的冷冰冰的大石头——而说出这话的,恰恰是他的同伴。

小小的张新杰咬紧了牙齿。

在白天那严肃的表情之下的柔软内心,终于还是如洋葱剥皮似的暴露了出来。

这个瞬间张新杰承认,他确实明确而又后知后觉地体会到了一些被压抑很久的失落与悲伤。

那是一种很无助,很无助的孤独感。

 

“还没走?”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门边有人这样说,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甚至不用抬头他就已经猜到了是谁。

最重要的是,这声音像是开启了最后一道阀门的钥匙。

张新杰眨了眨眼睛,倔强地看向来人的方向回应他:“嗯,打算再等一会的。”

韩文清站在门边,分毫未动。他盯着张新杰看了一会儿,才说:“把脸擦擦。”

小牧师边抬起手臂边张嘴反驳“我没哭”。

可在他对上韩文清的眼睛的刹那,却有无数滚烫的液体从眼眶里汹涌地溢出,泛滥般地挥洒开来。

“我真的没哭。”张新杰伸出胳膊狠狠从眼皮上抹过去,又强调般地重复了一遍。

韩文清看着面前的少年在胳膊上拉出一条条长长的水渍,他没有走进,没有安慰,甚至没有递过一张餐巾纸。

等到那双眼睛终于不再开出水花,只红通通地望着自己,他才说:“我知道。”

 

也许是哭过之后的眼睛要比寻常疲乏得更快,韩文清专注着比赛里的镜头时猛然听见“啪”的一声,是笔记本落地的声音。他侧头看了眼身边中规中矩坐着的小孩,坐姿一成不变的还是那模样,可眼睛却早已闭起,头还一点一点地往下晃,活像是很多年前私家车里时兴的那种小狗点头的吉祥物。

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也能睡着,确实不大容易。

韩文清没叫他,多看了身边这孩子两眼,随后退了界面关了机。

等他做完这些的时候一旁睡得正香的张新杰居然又醒过来了,睁着双迷蒙的双眼看着自己,眼底是一片饱满的雾气:“好像还没结束,队长。”

韩文清懒得吐槽,只跟他说:“困了就别在这死撑,浪费时间,毫无意义。”

大抵是才睡醒,张新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弯腰捡了自己的本子,然后慢吞吞地起身往外走。

“张新杰。”

就在他快要走出去的时候韩文清在后头叫住他。

少年转过身,静静看着喊他的人。

“一直往前,你还可以走很远。”

“不要慢下来。”

TBC.

下一章 

这一章写得我自己都OOC了(……)忍不住地想小新杰在霸图真的是一路顺风顺水走过来的吗,大概不是,从他的战术到他的人,和霸图的风格和适合团队协作的对象而言都不是什么最佳选择。

大概小小的张新杰也会有很无奈,很无助,很悲伤的时候吧。

但是!!!!!只可以哭给一个人看!!!!!

这周是真的很忙……不是故意拖延症的。 

评论(60)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