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漠石]孤单的召唤师

【一大波欧欧喜正在靠近/不并不我写的是漠石吖】
【画风有点魔性,对,根本没有标题的冷酷感。慎】

孤单的召唤师

韩张only/漠石

 

石不转醒过来的时候耐久值还未恢复完全,身体的虚弱不是什么大事儿,最重要的是,他脑仁疼得要死,堪比坊间传闻的失忆。

这么一想,他便去自己的历史记录中搜寻了一番,发现这原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真真落到了自己头上。

石不转失忆了——他的历史记录中只残存着几个还未删除的记忆碎片——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大事。

这样想着,他把自己仅存的操作记录翻来覆去地看,试图研究出一点儿头绪来:似乎……原本自己应当是一位牧师才对。

可现在,他微微抬起自己的双手望了望,完全看不到那儿有握着十字架的迹象;又翻了遍背包,依然找不到那武器的痕迹。

好吧,石不转抿了抿唇,决定接受这个有些荒谬的事实。

就在今天,就在他上线的时刻——

名叫石不转的牧师,变成了一个召唤师。

 

石不转查看了自己的技能条,一排空空如也的召唤师技能让他感觉到无比的遗憾。他已经35级了,却因为莫名其妙的系统bug清除了所有自己原本的技能而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就在别的召唤师都被各种各样可爱的雷精灵,火精灵,冰精灵,暗精灵包围着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可以讲那过去的故事的时候,石不转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千波湖旁,钓鱼。

可就连钓鱼都不得安生,尽管他已经尽量选择了地广怪稀的位置,却还是总在不经意间进入了小怪的仇恨值范围内。

望着那两个明显是比自己高等还急速冲过来的小怪,石不转不太保守地估算了一下自己死亡的概率。

嗯,可能性大约也就在99%,而已。

他迅速收好了渔具,恢复了耐久准备奔走。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石不转发现自己的肢体动作竟变得如此富有节奏和韵律,他躬身、弯腰、伸手、收竿、站直……每个动作清晰又标准,就像是在跳机械舞。

他的脑子转了转弯,明白了真相:大约是自己的操作者那台老式的台机又卡顿了吧。

 

被这CPU拖累,结局就变得如同株连九族那般凄惨。躲怪是不可能的了,石不转站直了身子立在原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宁折不弯。

就是死也要挺直了腰板。

召唤师的孤高。

……

他在心里默默这样想,闭上眼睛等待着千波湖里的家伙们在自己身上划出一道血线。

然而,就在小怪近身成功就要压过来之时,石不转听到一声召唤:按下F键可选用召唤技能。

他困惑地皱了皱眉,翻遍了脑海中的所有记忆也没寻出哪怕一丝一毫自己学过该项技能的片段。

可危急关头不容置喙,尽管还未调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石不转还是果决得选择了确认。

……好吧,果决中带着一点儿强迫症般地纠结。

万一又只是系统放出来的一只妖蛾子呢?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

石不转在亲身实践中,看到了这一技能的巨大作用。

没错,作为一个印象中一点儿召唤师职业没碰过的石不转,在那一卡一顿停得非常有节奏的技能读条完毕之后,清晰地看见自己面前一道白光闪过,白光中蹦出来了一个小人儿。小人带着红色的头巾,身着红色的马褂,下边是红色的灯笼裤,脚上是红色的鞋,整一个陕北飘来的淳朴汉子,就差腰间再别一只安塞腰鼓。

整个造型是如此的糟心和喜感,让白月光般好看的石不转忍不住地垂了垂眼。

然而陕北汉子并没有他表面看起来的那么不中用,甚至可以说是,与石不转心中所想大相径庭。他两只拳头挥舞地虎虎生风,一套霸王连拳打下来,两只小怪的血条下了大半。

石不转被陕北汉子护在身后,从他的角度看去,恰可以瞧见对方红色的发带在风中飒飒飘扬,两段绫带舞得威风凛凛,竟让他身上的喜感气质变得莫名顺眼了些。

就在石不转这样想的时候,陕北召唤兽已经打完了怪回到了自己身边。召唤兽只有石不转一半的身高,他仰着脑袋一言不发地瞧着自己,石不转也就静静看着他……顺便看了一眼他头顶上的属性条。

 

男,20级银武召唤兽。

才20级,难怪这么矮。

不过,这可真真是个宝贝。

石不转在心里称奇,尽管他还不清楚这只陕北汉子的来源,不过拥有这样一只大杀伤性的召唤兽,一定不是一件坏事儿。

这样想着,石不转再次催动召唤技能,要把汉子收回包里。

……没想到竟然被拒绝了。

“……”石不转锁眉望着不听话的召唤兽,准备开口以主人的名义说两句狠话。

“名字。”没想到傲居的召唤兽居然像个大爷似的抢先开口。

“嗯?”石不转微微眯着眼睛,有些琢磨不透。

“你还没给我取名字。”陕北汉子站得笔直,双手环胸,几分不满。

……

作为一只召唤兽,不仅对主人不依不附,不嬉笑讨好,还这般没有好脸色。

石不转适才才建立起对召唤兽的丁点儿好感就尽数消失了。

他自上而下把陕北汉子看了个遍,在心里想:站得这么直,偏要让你弯。

“大漠孤烟吧。”随后他对召唤兽这样说。

“好。”

两秒钟过去,石不转看见汉子的属性条上多了几个小字。

大漠孤烟吧,男,20级银武召唤兽。

“……把那个‘吧’字去掉。”

石不转突然明白,试图用诗文的方式嘲讽这只召唤兽,本身就是在对牛弹琴。

 

两天过去了。

在这两天时间里石不转依然坐在千波湖边独钓寒江雪。

而大漠孤烟就在被吸引了仇恨值的小怪出现的瞬息蹦出来一通拳法打得飞起。

“啪!”一只小怪被活生生摔进湖里,迸出的巨大水花溅了石不转一头一脸。

从头到脚湿了个遍的石不转站起身,肃容望向身后不远站着的大漠孤烟。

“我这是在救你。”大漠孤烟冷硬地申辩道。

石不转点点头,蓦地一挥手中钓竿,借着竿长的攻击范围把大漠孤烟也丢进了千波湖里。

“我这是帮你洗洗身上的血迹。”石不转对着在水里挣扎的大漠孤烟如此道。

然而大漠孤烟根本无心留意主人的报复,只还在水里扑腾。

石不转隐约觉察到些许不对劲,他歪了歪脑袋望着那水波中一荡一荡的红头巾,问:“你……不会水?”

回应他的是一串更为激烈的扑腾。

石不转放下鱼竿,跳进水里。

顺便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毕竟只是20级,不能对他要求太高。

 

被石不转捞上来的大漠孤烟坐在篝火边,盯着自家主人凶狠狠地看。

“你盯不出洞的,快放弃吧。”石不转一边摆弄篝火,一边淡淡回他。

大漠孤烟说:“我有一个问题。”

“问。”

“你为什么不给我升级?”

石不转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因为我不会。”

“你为什么不学?”

“因为我以前不是这个职业。”

“可是你现在是了。”

石不转的动作彻底停了下来:“嗯。”

他钓了两天的鱼,在这两天时间里,每分每秒都试图等待着错乱的系统恢复正常,把自己的职业变回去。

只是这两天时间里,他没能等到奇迹,只钓来了整筐整筐的鱼。

“我要升级。”大漠孤烟再次说。

“好。”

 

石不转终于认可了自己的召唤师身份,尽管——自始至终他所能召唤的,只有大漠孤烟一只而已。

百试不灵,他有点抑郁。

石不转坐在枯草垛上,看着谷堆旁围绕一圈的召唤师挨个挨个数着他们家的忠诚卫士,而后只能扭过头去百无聊赖地清点大漠孤烟有多少根头发。

大漠孤烟上翻眼皮儿看着在自个头顶研究的石不转,下定论:“你不高兴。”

“没有。”石不转继续在他头顶清点,心无旁骛。

“为什么?”

石不转停下了无聊的举动,拧眉思索:“为什么,我只能召唤一个你呢?”

大漠孤烟十分莫名其妙:“不够吗?”

“嗯?”

“一个我比他们加起来都要厉害。”

石不转想,果然他的脑子里只有战斗。

“召唤师应该能召唤出很多品级的召唤兽,这才符合道理。”

“可是他们召唤出来的都是一样的废物。”大漠孤烟冷哼,“但你召唤出来的却是我。”

石不转抬起头来,眼神有些微妙地看着面前的陕北汉子,嘴角微微地抬了抬。

 

40级的石不转带着被他升到35级的大漠孤烟满世界地转。

石不转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但凡落在大漠孤烟攻击范围内的小怪,不等他发出指令,自家的召唤兽就已然冲上去跟人血拼了。

大漠孤烟美其名曰:“我要去除所有危急你安全的可能性。”

石不转点点头,然而他知道,真正的原因,只是大漠孤烟好战而已。

然而大漠孤烟会再跟他强调一遍:“我是为了你的安全。”

石不转凝视着大漠孤烟的眼睛。35级的召唤兽已经快和他一样高了,骨子里却是和最初瞧见那个半人高的小不点如出一辙的纯净。

石不转笑了笑,没说话。他伸出手臂牵住了大漠孤烟还在流血的胳膊,仔仔细细帮他包扎干净。

他专心埋头伤口处理,自然没看见,站直了身子的大漠孤烟有些僵硬的表情,以及,有些升温的脸。

 

有别的召唤师发现了大漠孤烟的存在,携带着一堆60级的召唤兽来跟石不转做交易。

还没等石不转拒绝别人的要求,大漠孤烟就已经进入仇恨值飙升的状态,把对方准备交易的召唤兽一个不留地消灭干净,看得对方目瞪口呆。

“他们没有威胁我的安全。”石不转试图跟大漠孤烟讲道理。

“打都打了。”大漠孤烟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实际上他是在帮自己清除威胁,这样而已。

 

大漠孤烟一战成名,还被人封了“神兽”的名号,也算是召唤兽各中佼佼了。

跑来石不转附近围观这只神兽的人不在少数,不过介于这只神兽不定时发作的乱点仇恨,众人只敢远远围观,却不可亵玩。

可毕竟周边的人是多了起来,鱼也没有之前那么好钓了。石不转有些头疼,只好换了新的生活技能——他去学了缝纫,然后给大漠孤烟做了一套新衣裳。

玄色的布料上烫金线绣着大漠孤烟的名字,红色的虎头图案印在后背,看起来霎时威武。

大漠孤烟换上新衣服之后便迫不及待打了套拳给石不转看。

“帅吗?”末了他问。

夕阳的余晖下,满级的大漠孤烟逆光笔挺在石不转身前,侧脸刚毅的线条落在石不转眼底。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大漠孤烟比石不转还要高出些许来。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孩儿了。

石不转抬起衣袖帮他擦了擦脸颊上凝结出的小汗珠,随后点点头。

 

大漠孤烟被主人的这个动作搅得脑子里发蒙。

模模糊糊间只觉得眼底看见的尽是石不转那洁白的绢布衣衫和指间似有若无的香气。

他慢慢蹭下头去,贴近了对方的侧脸。

石不转亦没有移动分毫。

最终,他成功地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对方的前额上。

这是一个干净而又充满深情的吻。

两个人的身影在草地上被拉得老长。

 

在被大漠孤烟吻到的这个瞬间,石不转想——

或许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孤单的召唤师。

可是他注定不孤独。

 

FIN

Freetalk

上班路上偶然开脑洞想出来的。

其实想法本身很萌,大概是个护妻狂魔韩文清(等等)的设定吧,所以就用了召唤师和召唤兽。

可能文力不足不能让人感觉到这种萌点,嘛,那就请自行脑补吧=w=

啊对了,补充一下我认为仅看颜色的话,这是故事的别名叫 红玫瑰与白月光(喂)

 

评论(37)
热度(310)
  1. 古今春慕谨汐汐汐汐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