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八)

第一章

上一章

一个并没有什么卯用的《禁猎区》广告

八.

 

最后一轮作战地图的选择并非随机,而是季冷给各位逐一安排的。经历了两个多月的相处,大家对这位表面上和气但是肚子里一点儿“不干净”的副队长是有了些轻微的认识。

地图不会太容易——针对这一点,每个人都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就是这样,当到了比赛时刻,进入地图的瞬间,房间里多处还是传来了“卧槽”的声音。

“这张地图是什么鬼?你见过吗?”

“你见过吗?”

一屋子人在迷茫中摇头对视,许傲天更是郁闷得眉头都快皱成了一堵墙。

张新杰这边也没好到哪去,团队频道里敲出来的尽是抱怨。他当然没把心思放在安慰队友上,只是沿着自己刷新的方向走了一会儿,四处望望。

之所以说这张地图有些变态得惊人,是因为……这是一张水图,但又不完全是一张水图。

由于游戏官方的图址设定,荣耀的玩家对于水战的操作确实没有陆战那般熟悉。除却千波湖那样的少数情况外,大多数玩家根本不会在水中消耗过多的时间精力。就连第一赛季的比赛中,由于联盟刚起步,对作战地图的设计还未达到尽善尽美,水战比赛也是少之又少,坦白说就连张新杰自己面对突然刷出来的这一片汪洋也感觉到一瞬的无措。

况且这张图的陌生还不仅来自于此。

张新杰把自己牧师角色的视角向上调,空中正在飘雪,雪下得不算大,但贵在恒久,只消片刻功夫,水面上便凝结出了薄薄的一层冰膜,他随意迈出一步,脚下的冰花就碎成了许多小块,逐渐化开来。

 

便这么短短几秒,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张新杰这才把视线移回忽视了许久的团队频道,恰看到于天在里头唤人:“我在地图近中心的地方发现一片陆地!还是陆上打吧!”

这一说法得到了其他人的响应。毕竟,几乎没有人对水图有所研究,更何谈要在里头PK一个本就强过自己的对手。张新杰想了会儿,把鼠标挪上频道里开始打字。

“去。”一个字过后他又发了很长的一段话。

频道里静了很长一会,神枪手才发了一条消息:“可能吗?”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认为值得一试,毕竟这是我现在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因为团队频道里耽误了一些时间,张新杰他们终是比许傲天队慢了一步。自水面上掠过来,才刚刚看得清岸边崖上的一草一木时,一片刺射弹的光幕就打了过来——许傲天队里的唯一一个远程职业枪炮师已然发动了攻击,距离太远,实际射杀效果不算好,但只从场面来看确实让人觉得优下立断。

果不其然,张新杰的队伍被轰开了一个缺口,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团队内部混乱还是单单个人操作原因,于天手上的剑客居然朝着枪炮师开炮的方向撞过来,迎面轰上去,砸出了一滩血,场面跟喷泉似的。

许傲天那边对这个结果确很满意,招呼了队伍里的骑士和弹药专家去拖住对家的其他三人,自个儿带着白言飞的元素法师企图跟张新杰于天来个速战速决。

他这么想本身确实很合乎情理,于天冲过枪炮师那片攻击的时候遭了秧,生命值刷刷刷地往下掉,此刻他跟白言飞过去2V2,再加上一个远程的枪炮师两头呼应,很明显看得出哪方占优势。

与他想得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张新杰的牧师操作很优秀,也跟不过大环境注成的定局。张新杰的回复术一个接一个的刷,可于天的血量始终上不去,时间久了张新杰那边的操作也变慢。观察到这一细微的变化,许傲天很得意,他知道,张新杰这么做不是什么技巧或战术的变动,而是出于法术不多的无可奈何——毕竟,他队伍的另一头还有三个队友呢——尽管此刻那边三人凭着人数优势还没吃什么亏,不过往后就……不好说了。

想到这儿许傲天吩咐队里的元素法师加急输出,先把于天送出场外,接着张新杰这边也不会好办。

 

只是这些也就许傲天想想罢了,事实并没有这么轻巧,就在于天的血线已经第无数次在十分之一不到的边缘挣扎之时,那头对家的神枪手终于冲破了防线,从弹药专家漫天炮火的迷雾中冲了过来,一个暴射打断了元素法师一气呵成的攻击。

许傲天队伍里传来一阵惋惜,不过紧接着新的部署也在形成——枪炮师转移了部分火线去了对方被缠住的拳法和魔道学者那边,一边继续火力压制,一边把自家的弹药撤回许傲天身边。眼下许牧师最在意的便是在这段交互战地的过程中,于天的血线被存住了没有,他看了下对方剩余血量,还在死亡边缘徘徊,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多了一个人手帮扶,再加上远程的枪炮师时不时放两下锦上添花,他预估着胜利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许傲天一边加紧操作一边在团队频道里叫唤让那边的骑士再坚持一下——以一人之力盯住对方的拳法和魔道学者确实有些难度,不过如果只是拖延时间别让对手有机会跑开的话,骑士天生高防厚血,加上枪炮师那边偶尔当个帮手,应当没有太多的问题。

许傲天频道里“顶住”二字刚发完没多久,这边眼前一朵星就闪过去了。他愣了一会儿,下意识地去看队友生命值里骑士还在不在——人活得好好的。

没可能啊?如果骑士还活得好好的,张新杰家的魔道学者是怎么冲过来的?星星射线又是怎么发出来的?

面对着魔道学者一个接一个技能甩过来,许傲天这边一边忙着躲闪一边在频道里敲字:“怎么跑了一个?”

可惜他话音未落,就发现:不是跑了一个,或者说,不只是跑了一个——张新杰家的拳法家一个崩拳也跟着冲过来了。

这下许傲天有点儿不爽了,一个没看住也就算了,另一个也跑了?骑士那边怎么回事儿?他这回没在频道里发声,转头过去看向原本骑士那边的战场,接着便傻了。

他又一次看向自家各位的血条,都还活着,没死。

但问题是——

原本派出去缠住对手的骑士,居然消失了。

 

这个情况真是太诡异了。

许傲天频道里赶紧问:“人呢?”

身边的几个队友也很是茫然,几个问号队形摆开,而后才看见那骑士苦逼地回复了一句:“我他妈被冻在湖里了!”

……

 

看到拳法家和魔道学者完成了任务赶过来汇合,张新杰这边也没多说话,只点点头下了新的指令,顺便开始真正帮着于天把血量拉上来。

之前为了营造出“他和于天完全处于劣势”的氛围,张新杰刻意只把回复率刷到最低,以保证对手前期能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和于天身上。而后在用这种看似不敌对家的情况招来神枪手帮忙,显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实际上,张新杰从最初的计划便是孤立对方家的骑士——

“防高血厚的角色,打起来太费时间。冰冻住就好了。”

“什么冰冻?”

“这张地图,这片水域,会随着降雪结冰的。拳法家和魔道,二对一。拳法家把冰面凿开,人送进去之后再用魔道的寒冰粉……”

“可能吗?”

“刚刚走地图的时候我测试了一下结冰的时间。我认为值得一试,毕竟这是我现在能想到最好的办法。”

 

在五对四的情况下,双方的优劣对比出现了逆转,更有甚者,于天那一直扶不起阿斗般的血量居然开始蹭蹭蹭往上冒,这也是令人此前完全没有想到。

许傲天在这全然被改写的脚本中,目瞪口呆地看着身边队友一个个倒下,这个时候他也意识到了,原本张新杰和于天那放给自己看的劣势,原本就是策划好的计谋。

四个人接二连三地倒下。

最后一队人又回了适才速冻骑士的地方,一拳轰开岩石般厚重的冰层,牧师毫无压力地放了一个神圣之火,而后其余四人同时上手,很快就把那原本也就被冷得只剩半条命的家伙干掉了。

荣耀两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

张新杰把手从键盘上撤回来,握拳再张开,动了动关节。一旁的于天也从电脑桌旁扭过头来,一脸兴奋地望着自己。他冲对方露出了一个笑,转瞬去想自己的事儿了。

比起几个队友此刻赢了比赛的激动,张新杰更为在意的倒是适才捕捉到胜机时候的感觉,像是能把什么抓在手中,一步一步看着它走进自己预设的轨道时候,那种简简单单却无比牢靠的控制感。

那是属于他的,荣耀的方式。

 

张新杰这边比赛爆冷,这是所有青训营的选手都没有想到的。

先不说许傲天白言飞那边实力如何,光看昨天张新杰自己队伍的内讧,就没有人对他们的胜利抱有希望。

只不过私下里的窃窃私语归私下,待众人把目光投向张新杰时,却意外地发现他依旧是那副模样。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丝毫欣喜愉悦,也没有骄傲自满,就连午餐吃饭也没因为胜利而多打道菜做个庆祝。

这人真怪。

大部分成员此刻心里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或许这人也很牛逼呢?真人不露相吧——

怀揣着这种心理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天晚上,张新杰从韩文清打开的录像里看到了自己这一组的复盘。录像放到骑士被冻住之后就被韩文清点了关闭。

两个人在一片静谧中坐了一会儿,韩文清问他:“于天的血量,是你故意控制的,还是出于巧合?”

张新杰两手交握,想了想,回复道:“两者都有。”

“嗯?”

“确实在控制,但也要防止出现意外,如果于天救不回来,至少法力还在,其他人的命要尽力争取。”

“你对自己想出的计划还不够自信?”韩文清皱眉。

张新杰摇摇头:“凡事都要留另一个选择的可能性,我只是想把失误的概率缩小到最低。”

 

他们说到这儿的时候,恰好季冷从外面走进来。见到张新杰对方也是很不吝啬自己的表扬,“今天很酷啊,小牧师。”

蓦地被前辈这么夸,张新杰轻轻的挪了挪坐姿,明显是有些拘束,他张了张嘴,刚准备说点什么,就又听见韩文清接了下文:“嗯。”

对方轻轻一声“嗯”拉回了张新杰的视线。

张新杰转过头去,嘴唇微张,眼神里有些吃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然后他遇上了对方也注视着自己的目光。

韩文清跟他说:“欢迎你,霸图人。”

TBC.

下一章

话说,我一直觉得吧,一个作者的文风,品行,应该是和ta行文的内容乃至标题相互呼应的,我也一直在这么做。所以,为了贴合标题的那个“慢”,我也一直在放缓更新速度。这种良苦用心你们感受到了吗?

还有……这一章真是写的太吐血了。如果比赛部分显得很雷欢迎吐槽。但是关于这个战术真是纠结了我一个礼拜,然后为了写得交代清楚又是一个礼拜……总之希望能看懂吧TVT

评论(44)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