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九)

第一章

上一章

一个王霸攻和禁欲人妻受的广告你真的不吃我萌萌哒韩张吗

九.

 

筛选结果是第二天一早公布的——令人吃惊的是,与以往胜者晋级败者淘汰的原则不符,留下的选手被控制在了十人左右。

这个结果也可以理解,毕竟这时候联盟也是刚刚起步,若每个战队都以比赛的名义招揽了大量青少年辍学网游——不论公关方面能怎么把这情况表述得天花乱坠,对于外头许多家长而言,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不学无术的另辟蹊径而已。

此刻的联盟还经不起这声势的讨伐。

 

张新杰同队里晋级的只有他本人和于天,然后名单上的熟人还有一位——尽管输了比赛,但白言飞也通过了选拔。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于天的嘴撇了一下,随后小小声地问张新杰:“我还能收回昨天晚上送给他的告别礼物吗?”

答案很显然。张新杰否定他的想法:“送都送过了。”不过在小家伙变脸之前又加了一句,“当然,你也可以借口他如此幸运要求请客吃饭,然后把礼物钱吃回来。”

于天叹服这果然是个好主意,于是蹦蹦跳跳跑去找白言飞蹭饭去了。

 

只不过这顿饭终究没能按时吃上——当晚季冷挨个挨个地敲了房门,走到张新杰这间的时候笑得最灿烂,“还是你们这屋好,留了三个,通知起来都方便。”

于天急忙道:“副队,那我们以后还这么住行不行?”

季冷摇摇头:“恐怕不行,后面你们都会搬到我们那边去,离训练室会议室也近,生活上更方便些。”

“那还是六人间吗?”

“是两人间哟。”

“啊……”于天一脸难掩的失望,左看看张新杰,右看看白言飞,大概是在抉择抛下哪个比较合适。

他这边还沉浸在两难中无法自拔,另一边张新杰就帮着季冷岔开话题了:“副队有事情要通知吗?”

“啊对!”季冷一拍脑袋,“战队休假的那群人都回来了,今晚我们来聚餐吧!”随后又充满诱惑力地眨眨眼:“老韩说,他出钱包场的。”

 

最后这句无疑是充满了振奋人心的力量的。

这群刚注入霸图的新血脉随着季冷去了韩文清包的场。

此刻他们还未表达完对自家豪放大气潇潇洒洒的队长可歌可泣溢于言表的赞美之情,然而已经有人意识到,歌颂,是自己言之过早。

所谓包场,不过是在俱乐部某个空旷宽敞的房间里架起一只锅往里头下蔬菜再放点肉炖火锅吃,而已——且材料现成,就连那锅,都是找食堂借的,没花他们豪放大气潇潇洒洒的队长一分钱。

抠门也能抠得这么走心,倒也是难得。这是群众的普遍心声。

“队长,感谢你请我们吃饭!”这是群众的普遍表达方式。

 

不过毕竟在心里吐槽不能当饭吃。

在季冷的牵线下新老成员互相做了自我介绍,同职业的小辈向着自个前辈划分统一阵营分享实战感受,一时间好不热闹。随着分针滴滴答答绕过半圈,众人关注点随着锅里扑腾翻滚的探出脑袋的家伙们而渐渐发生转移。

小辈们想的是:如何在不顶撞前辈的基础上填饱肚子?

战队人想的是:如何在保持形象的前提下吃好喝好?

就在两方还陷入僵局没人动手之时,朝着火锅的方向依次伸出了三双筷子。

第一双是韩文清的,抢先进攻,勇往直前,拳皇风范。

第二双是季冷的,敌不动我不动,枪打出头鸟,争做第二。

第三双来自张新杰,东西熟了为什么没人吃?出于规矩不做第一个下筷子的人就好。

于是在一片目瞪口呆的神情中,三人纷纷往嘴里送了一筷食。

 

韩文清皱眉:有点烫。

季冷皱眉:哎呀瞄准的那块肉被老韩抢走了。

张新杰皱眉:调味不够。松软程度不行。口感也不够好。

……

综上,还不如去吃食堂。张新杰如是想。

 

似乎是嫌不够尽兴,吃到一半季冷招呼着战队里的另外俩人又出去扛了一箱啤酒回来,因为今晚也算日子比较特殊,所以就连那几个还未成年的小辈也或多或少喝了几口。

当然,一人除外——纵使被季冷倒好了一杯酒送到了嘴边,张新杰还是一脸认真地拒绝了:“成年之前我不会喝酒的。”

“张新杰你怎么这么较真呢!”

“不是较真,是规矩。”

“哪来那么多规矩,你不喝我可灌了啊。”

季冷说着,作势要行动,结果被韩文清制止了:“他不想喝就算了,别欺负人年纪小。”

季冷回过味来,刚准备反驳韩文清怎么突然如此身正心直,就又听他下句说:“反正他又不可能永远不过十八岁。躲得过初一,还躲得了十五么。”

张新杰到了舌尖上的那句“谢谢”就这样硬生生又咽了回去。

 

酒过三巡,战队里石不转的操作者跌跌撞撞地晃到了季冷面前,大着舌头问:“副队,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儿吗?”

这位队员名叫石磊,四个石头摞一块,可不是转不动么,这才给霸图家的牧师取了这么个名字。此刻季冷也喝得不少,晕晕转转地问:“什么事啊?”摆摆手一副你讲我听的模样。

“换、换房间啊!”说到正事,石磊的眼睛都亮了,“去年我运气不好抽错了室友,当时你可是跟我说好的,等今年进了新人就同意我调宿舍的啊!”

季冷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而后笑起来,“对!有这事!我给你调!……我想想啊……”

想到适才被人拒绝得如此干脆,季冷也是觉得此仇不报非君子。食指伸着老长沿着几个新人的方向转了一圈儿,最后停在了端着碗正在喝汤的张新杰身上。

感觉到被人聚焦在自个身上,后者也条件反射般地转过身来,恰就听见季冷大着声儿指着自己说:“就、调、他!”

 

张新杰在房里收拾箱子,于天一只手抓在床栏上眼巴巴地看。

“这下你不用纠结跟谁住了,不是好事吗?”张新杰边收拾边问他。

“我只是想表示一下同情而已。”于天说,“你感受到了吗?”

张新杰回头望了他一眼:“是对你自己吗?毕竟这次没人帮你收拾床铺了。”

“我错了!”于天在床上怪叫。

然而这种程度的威胁,并没有什么卯用。

一个小时之后张新杰提着他的大包小包,出现在了战队宿舍区的某间宿舍门口。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跋山涉水而来的喘儿,随后才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慢吞吞地开了门锁。

 

房间里有人,但是显然还处在宿醉而导致的深度睡眠状态,呼噜打得震天响。眼下的情况倒是让张新杰情不自禁想,和这人共处一室是有多可怕——明明石磊前辈也醉得厉害,却还是强撑着早把屋子腾出来欢迎新人了,简直堪称一分钟都不想多呆。

接着他把目光投向了房间的构造布局,看着看着,眉头就锁起来了。地面上一片狼藉,不知从哪飘来的绒絮、饼干碎屑以及奇怪的外卖塑料袋摊得到处都是,活像是在烙大饼。就算是桌上堆着的泡面盒和用过的纸巾可以理解,那椅子上搭着的两条内裤又是怎么回事?

张新杰把行李踢向角落,又深深地看了一眼睡死过去的未来室友,心上一片透凉。他从对方的床下找到了拖把和扫帚,顺手抄起了一旁一个脏得不像样的盆——盆垢已经给它换了色,大概也是许久不清理所致——去水房做足了准备工作又回来,就在这片异样待着节奏感的呼噜声中,开始了新宿舍的打扫计划。

 

韩文清是被自个肚子给饿醒的。他睁了眼下意识地侧头去看看房间,这一看,却让他才睡醒的眼睛蓦地就睁大了。房间里整个变了样,桌面理干净,垃圾收拾了,地面焕然一新就差能反光当镜子使……他拧着张脸在脑海里回忆昨晚的状况,余光就瞧见张新杰正半蹲在地上对着自己的椅子反复研究,一副有些犹豫的模样。

那小孩微微歪着脑袋,似乎是在脑海里挣扎了许久,终于缓缓伸出一只手,对着自己的椅子方向伸了过去。

……!

韩文清瞳孔一缩,显然是已经想明白那是怎么回事儿了。一把从床上爬起来,鞋也没穿,就两步并到人身边一把扯起张新杰往后拉一把。

差那么一丁点儿,张新杰没能抓住那两条内裤。趁人还没反应过来韩文清赶紧一把把那两块遮羞布攥成一团,下意识就要往自己床下的盆里抛。

盆……盆呢?

不见了。

反应过来的张新杰抬头望了一眼在自己身后张望的男人。在看清了他手握内裤的模样之后心里也有了一份判断。

张新杰轻微咳嗽了一声,想了想才开口说,“那个,如果你是在找它的话……”他话没说下去,只抬起手臂指了一个方向。

韩文清随之望过去,就看见自己熟悉的那盆里汇着一汪污水,一只拖把直挺挺地插在里头,好不愉悦。

 

“抱歉,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洗衣盆,”意识到自己办了不太合适的事儿,张新杰也有些尴尬地低了低头,拘束地用手捏裤缝线,“我待会出去给你买新的吧。”

韩文清看了面前的少年一会儿,刚想说“不用了”,就又听他道:“不过你那个盆,洗衣服本来就不合适,不卫生。”

韩文清:“离这边最近的超市,出了巷子右转200米。”他看了眼屋外盛夏正午的太阳,日光明晃晃的,照得人眼晕,又补充:“你最好现在就去。”

TBC.

不行,越写越有病………………………………(。

下一章

评论(52)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