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

第一章

上一章

没有卵用也要打广告

十.

 

不得不承认张新杰办事的确很有效率,韩文清只开机随手翻些资料看了没多久,宿舍的门便再次被人打开,他下意识眼神瞥过去,就见张新杰手里抱着一摞盆,盆里堆得满满的日用品,回来了。

“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韩文清皱眉,看着进屋的少年。

张新杰蹲下来把东西放好,而后起身擦了擦前额的汗珠,才指着那一堆跟韩文清一一介绍:“这边的三个盆,分别用来洗脸、洗脚、洗衣服,我按照大小排序买的。刚刚打扫卫生的时候顺便做了一个日用品统计,缺漏的东西就顺便一并买了,嗯,日用品的话我不介意合用,所以……如果你介意的话没关系,就当那些都是我买给自己的库存好了。”

韩文清正了身子看看地上的杂货,再看看张新杰,大晌午跑出去买了这么多东西,还有自己一半的份,这么一想到让他觉得自己适才也有点过分。

不论是以大欺小还是持强凌弱哪个层面上。

 

韩文清嘴唇动了动,最后却只问:“多少钱?”说着边掏出钱包。

关于这一点张新杰倒没客气,顺手从盆里抄出一张发票:“除了盆以外全款共计……两人均摊之后再加上你的盆……再减去我报废了你一个盆的补偿……再……”

听着面前的少年连停顿都不带地就报出一串串数字,像是个活的计算器,韩文清对着那些数学元素不能自制地拧紧了眉头,一把抓过了张新杰手里捏着的发票,看了眼最底下的数,直接给了全款,最后还不忘补充,“零头不必找了。”

他自认找到了不错的解决方案,然而张新杰并不这么想。他垂下头看了看手上的钞票,转又看向韩文清:“我觉得这样并不合适。”

“我不该给你钱?”

“你给的多了。”

“没关系。”

“有关系,无功不受禄,我不应该多收你的钱。”

“就当是你的跑腿费。”

“去超市是我自愿的。”

“……”韩文清懒得和他再纠缠,最终说:“你要是不乐意就找钱吧。”

张新杰果真点点头,从口袋的钱夹里翻出了两张二十,一张十块,一张五块……最后手上的动作定格在了两个一角的钢镚,眼看就要再朝着分的单位进化,韩文清眼疾手快一把把钱卷进口袋里,“就这样了。”

 

这边刚解决了执拗室友的问题,那边肚子也开始跟着放烟花庆贺了。韩文清随之感受到一阵饿意,于是跟张新杰说,“去吃饭吧。”

他刚说完就看见对方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蹲回了刚刚那一堆杂物中间,从盆里抽走了三联包的抽纸,又拿走了一瓶洗衣液,而后从地下掏出了一个白色的纸饭盒递到韩文清面前:“我吃过了,这是给你带的午饭。”

韩文清眉头一挑,“无功不受禄?”

没想到张新杰竟真的应了,“对。”少年把餐盒给他放在桌上,然后说,“我是有事情想和你商量。”

“什么?”

张新杰抬手推了推眼镜,目光扫向上下铺的方向,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我想,跟你换个铺。我想睡下面。”

“为什么?”

“可能我睡觉的时候比较不受控制,”张新杰琢磨了一下措辞,“简单得来说,如果我睡上铺的话,有比较高掉下来的风险。”

 

韩文清在这天晚上见证了张新杰这句话并不是夸张来危言耸听的。

十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他还在做复盘和新赛季的规划,张新杰已然换好了睡衣坐在床边,咕噜咕噜喝完了一整杯牛奶。他把杯子放回桌上,随后跟韩文清打了招呼:“队长,那我先睡了。”

“这么早?”韩文清看了看时间,有些诧异。

“不早了。”张新杰否定。

“嗯,那你睡吧。”实际上韩文清入了网游以来这些年,从来没有见过睡眠时间如此健康的电竞选手。简单地招呼过后,他回头又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半个小时过后下铺上躺着的那人就成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韩文清只是想出去趟洗手间,结果就看见张新杰带着个“我很萌”的黑底白字眼罩,睡在床沿旁,似乎再稍微翻身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被子已经给他丢到里头去了。韩文清怕热,这样的夏天房间里空调温度打得挺低,就见没盖被子的少年一边睡一边蜷成一团瑟瑟发抖。

……

还真是,比较不受控制。

边想着,韩文清边伸长了胳膊够进张新杰床里,拉出了那床被子,又顺便把人往床中央推了推。对方也很配合,往里一滚咂了砸嘴又睡熟了。韩文清帮他把被子盖好,又回了桌边把遥控器上的温度调高几度。

在一片沁凉的氛围中,开启了和新室友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然而,这毕竟只是一个开始。

对于他们而言,还有许许多多,需要磨合与成长的地方。

 

九月的到来为第二赛季拉开序幕。

在这一轮的较量中,除了一路领跑的嘉世外,也有两队的发挥异常出色。霸图在队长韩文清的带领下前几轮比赛纷纷获胜,占据目前积分榜第三的位置。不过相比此前的实力排位,另有一支队伍的发挥更加夺人眼球。

 

张新杰吃完饭回宿舍的时候就看见韩文清还坐在那儿,带着耳机,一手覆在鼠标上,神情专注盯着屏幕。他走之前韩文清就保持着这样的坐姿,不想回来时仍旧如此。

他想了想,走到韩文清身边去,眼看着人把这场比赛的复盘看完,就在要点进下一个文件的时候开了口:“该吃饭了。”

听到说话声音韩文清的手下意识地停了半刻,然而却并未放在心上,鼠标一滑点开了下一个视频。张新杰的视线也跟随着移过去,这场比赛,是上周各家媒体论坛广大网友津津乐道的关注焦点——蓝雨对百花,后者从上赛季一不起眼的弱势小队突然爆冷,如开了外挂似的连胜数场,上周的比赛还以高比分优势击败了上赛季的八强之一蓝雨,坐稳了积分榜第二。

“说说看。”韩文清道。

张新杰抿了抿下唇,却没有开口。

“嗯?”没如预料般地听见张新杰的分析,韩文清微微侧脸,“怎么?这场还没看?”

张新杰低下头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建议:“或者你可以吃饭的时候听我说。”

韩文清仍旧坐在原处,没有起身的动作。

张新杰也坚持着重复:“该吃饭了。”

 

韩文清没再点击鼠标,张新杰也不再说话。房间里一片空荡荡的寂静,只听见空调和电脑启动时的响声。

久到张新杰以为对方已经完全漠视他的话的时候,韩文清关了视频,起身朝外走去。

 

晚上张新杰去了公会那边。

从正式进入训练营半只脚踏进职业队伍开始,他便不时到公会这边来发光发热。

毕竟牧师与其他职业不同,相比于天和白言飞那些互相之间打打杀杀都能得到提升的职业,张新杰的能力与价值更多还是体现在队伍中。更何况,向他这样原本就打算主攻战术的选手,团队就更是成了张新杰的荣耀标配。

 

“哟!来啦!”张新杰前脚才迈进公会这边工作室的门,那边就有人跟他打起了招呼,“小张我们今晚准备刷个本,你来不来?”

对于训练营那边跑来了个少年主动请缨打副本,起初公会这边也没多大喜悦之情,期间甚至有人暗暗吐槽担忧就怕来了个没副本经验还趾高气扬臭显摆的小孩拖慢团队进度。然而这一印象在张新杰来后的几天内有了大大改观——小牧师不仅技术操作到位,人也有礼貌,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少年确实拥有很高水平的指挥能力,他来的第二天,霸气雄图从嘉王朝手里夺走了一个野图,过程艰难,但结果毕竟可喜可贺。

张新杰在这次行动中功不可没,还未抵达野图现场前,他便跟公会的几个主力提了一个建议:“请往下通知,不论谁发现了叶秋,都不要上报。”

“小张你这说法可不对啊,对于叶秋咱们霸气雄图的人见一次杀一次,这是列在公会条例里的。”

“这是网游,”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叶秋完全可以用换电脑的方式选择任何一个他想去的战斗位置,追着一个ID跑本身只是在浪费时间。而且,我们的目标难道不应该是野图吗?”

众人一愣,张新杰垂了垂目光,又说:“何况,说到底叶秋的诡计都只是为了带走boss而已。守在boss身边,叶秋会自己送上门来的,根本不需要我们追着他打。”

 

张新杰跟屋子里的众人一一招呼过后才挑了个没人的位子坐过去,开机组队到了副本门口,意外地发现蓝溪阁也带了一只队伍打算刷这个本。

张新杰眼睛眯了眯,在那片乱嘈嘈的玩家人海中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恰是当初把于天虐得够呛的那个剑客。

张新杰手上一抖。坦白说他心上痒了起来,自己身边有团队,剑客身边也有,恰好是一场五五对决的好机会。然而公会这边说了刷本,自己半途中跑出来提一句约战,似乎并不合适。

可他这里还不曾行动,那边,蓝溪阁的小剑客竟然朝着自家队伍的方向跑过来了。

“嘿哎说你们呢!打副本有什么意思啊当然比不上真人PK啊对不对?听说你们几个很厉害霸气雄图最厉害的就是你们是不是啊?咱们来比一场比一场怎么样?敢不敢?”

公会这边几个人三俩相望,其中一人开口道:“别理他,蓝雨上周输了比赛,连带着蓝溪阁都不正常了。”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正准备进本杀人,却又看见蓝溪阁队伍里另一个人开了近聊:“少天我跟你说过,蓝溪阁还是会让别家公会害怕的,一场比赛根本不代表什么。”

过了一会儿又添了一句:“抱歉,开错频道了^^。无意冒犯。”

“靠!”张新杰听见身边有人骂出来,“谁怕了啊!打打打!装备法力都没问题吧?”

张新杰一边跟着检查装备,一边暗暗也记住了对家这位“滋事之人”的ID——

一个术士。

一个有点问题的术士。

 

“我能拿一次队长的指挥权吗?”竞技场开始前,张新杰突然问道。

TBC.

下一章

评论(71)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