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老爸

Warning:这是一篇很甜很温馨的虐文。

老爸

韩张Only 含林方

文/慕谨汐

 

[荣耀论坛生活版][求助]求收集霸图首任队长韩文清的所有剪报。

内容RT,现金交易。量多者还可赠霸图前任队长的签名周边若干。如果感兴趣可与本人私信。

 

*

 

我老爸今年五十岁了。

他是一个很凶、很严厉、很不讲理、很容易大发雷霆的人。

当着他的面我喊他“老爸”,背地里却喜欢叫他“老顽固”——这是我给他取得绰号,本来只有我知道,后来有一次跟林伯伯打游戏的时候忘了语音说漏了嘴。我记得当时那头本还在说话的人静默了一会儿,然后才道:“嗯,你爸这个人,年轻的时候也、挺有他那套的。”

我自动把这句话转化为:你爸年轻的时候也那么霸道专横独断专行。

这个瞬间我感觉自己找到了共鸣,找到了知己,退了副本跟林伯伯大肆诉苦起来。后来他家方锐听到了声音也跑过来和我们唠嗑。

共同吐我老爸的槽让我们三的友谊得到了质的飞跃量的升华。

因为他的槽点真是太好吐了,我随随便便就能列举出来。

 

十二岁那年我小学毕业。就在别人家孩子都兴致勃勃地交流规划全家带着去哪里毕业旅行的时候,我老爸一脚把我踹出家门:“霸图青训营的床位给你安排好了,滚过去吧。”

“老爸!我才十二岁!”我举着豆腐块似的包袱行李,站在家门口抗议。

“你都十二岁了,荣耀还玩得这么烂。”老爸站在玄关处,双手抱臂,一脸鄙夷嫌弃地看着我,“滚过去好好磨练吧!没进步就别回家见我。”

 

我就这样被赶出家门,失魂落魄悲痛欲绝地走到了霸图俱乐部门口登记入册。

我一个人去的,你看我老爸多么混蛋。

……就算我家所在的小区距离霸图俱乐部就隔了一条马路那又怎么了?

反正我是一个人去的。

 

到了报名那点儿,负责接待的是一张新面孔。他看看我,又看看我填好的信息资料,一脸为难:“小朋友,你这年纪太小了啊。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吧?父母知道你来这里参加集训没有啊?”

我眼珠咕噜咕噜转了两圈:“不瞒你说啊叔叔,就是我父亲逼我来的。他把我赶出家门说不玩出点名堂就不让我回去。”

“还能这样?”登记员错愕,感慨:“现在这些家长真有够不负责任异想天开的啊。”

听着别人埋汰我老爸,我这边一个人偷偷乐,正准备再讲上几句,结果身后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韩队两个小时以前就跟我打电话说你过来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儿我整个人一激灵,转过头去刚准备说话,就发现我身后排队的那群同龄人全都一激灵。

 

是宋叔叔,霸图战队现任队长。

一个比我怕老爸,还要让我害怕的人。

 

我老爸这个人虽然顽固又霸道,但是对付我无非就是两招——一招是上手,小时候我被他揪着衣领掀起来打了无数次,但这是犯了大错;如果情节不算严重,老爸就会威胁我:“你信不信我把你丢回垃圾桶?”——这是第二招。

通常情况下第二招比第一招管用。

因为被打不会被赶走,不会没有地方住;但是丢回垃圾桶那就不一样了。不会有人再打我、再威胁我……再关心我。

而且我老爸确实能这么做,因为,我确实是被捡回来的。

老爸说,我是在一个大清早,在垃圾桶旁拾回来的。

他没有仔细地说过这一段的前因后果,只单单告诉了我这么一句。然而我注意到,在他提及这个部分的时候,目光变得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

 

然而宋叔叔就不一样了,宋叔叔很严谨,很守规矩,做事十分有条理。

宋叔叔不如我爸,林伯伯,他家方锐,总能让我找到合适的相处方式。

简单得来说就是一个找不到突破点的人。

来之前我爸就给下达了指令,让我多跟宋叔叔学习。

但是这一点也让我非常困惑,确切的来说,我老爸给我安排的荣耀征途,整个都让我非常困惑。

 

去年俱乐部给我做过手速测试,当时经理报着成绩表出来一脸惊喜地看着老爸,说:“韩队,小韩的手速和反应能力,甚至不比蓝雨队长卢翰文当初的成绩差。”

暗示的意思显而易见。

然而老爸只是目光淡淡地看着我,他甚至都不曾去瞄一眼那张出色的成绩单,然后老爸说:“别让他碰大漠孤烟。”

 

老爸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就在那天晚上。他跟宋叔叔说让公会那边把石不转的账号卡找出来,再过两年给我上手用。

我不清楚石不转是谁,但是从宋叔叔紧锁的眉头上我看得出来,这件事情他们并未达成一致。后来又有很多人来找老爸,林伯伯、俱乐部经理、甚至老板都给老爸打过电话,但是不论别人怎样讲,老爸都说:“他会成为最优秀的战术大师。”

跟林伯伯讲电话的时候,老爸又填了一句:“这是他说的。”

 

我可没说过这话。

我躲在墙角听完电话,咕哝。

老爸不让我碰酷酷的大漠孤烟,真不爽!

 

然而更加不爽地还在后头,自从从他嘴里吐出了“战术大师”四个字,他就真的在把我往这个方向培养。

十四岁的时候,《论持久战》、《孙子兵法》、《本草纲目》(注解1)堆满了我的房间的书橱。

我一脸苦恼地看着他:“为什么《本草纲目》也要看?”

老爸:“闭嘴。再逼逼就把你丢回垃圾桶去!”

《论持久战》好歹还是现代文。

《孙子兵法》就比较头疼了。看来看去我就看懂了两计。最感兴趣的是美人计。

 

美。人。啊。

初三那年我有点疯狂地迷上了追星,对snh48里的那个周小汐情有独钟。

后来老爸觉得我玩物丧志大发雷霆,一把撕了我房间里的所有海报周边手办。

我怒急攻心,一气之下毅然选择了我看懂的第二计——走为上计。

 

五个小时之后我坐在南京林伯伯家里跟方锐玩猜拳。

方锐这个人很有意思的,他不让我喊他叔叔,说那样把他喊老了,要我喊他锐哥。

我说那你和林伯伯在一起成何体统,岂不是乱伦了?

方锐眨眨眼睛看着我:“你不觉得年龄差很萌吗?”

……不是让我喊你锐哥你就真的变小了好吗?

 

“来来来小伙子,跟你锐哥说说,你爸把你咋了你要离家出走?”

“他不讲理!”那个时候我还不敢喊他老顽固,“他撕了我收集所有的周小汐海报和手办!”

“周小汐是谁啊……”林伯伯在旁边摸摸下巴,陷入沉思。

方锐鄙夷地瞅了一眼林伯伯,“周小汐你都不知道,林大大你真落伍。”

“不是,我觉得这个名儿挺熟的。”

“好了林大大,你就别装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呗,这么多年我都过来了早就不在意这个了。”

“不是,这个名儿真的挺熟的。”林伯伯还在那边掏心掏肺掏脑力,“啊,我想起来了,是上海人吧?姓周?长得还挺漂亮的,那不是……”

方锐也陷入沉思。

 

我迷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你俩在说啥呢?”

方锐:“我俩在说,你老爸,可能认识周小汐她爸……哎卧槽小伙子你干嘛?”

“收拾东西回青岛!”

跟林伯伯锐哥说白白进安检之前我还隐约听到人海里,林伯伯跟方锐说:“你别看,这小子鬼精鬼精的,没准真的能成玩战术的。”

“……看人的眼光不一直都挺好?”

 

谁的眼光,前面那个名字我没太听清。

不过,算了,管他呢!

 

我乐滋滋地扑回家里去跟老爸服软的时候,他还在捣鼓他那台Iphone17。

我翻了个白眼,距离这个机型出来都过去十几年了,我怀里装着的还是他前段时间送给我的Iphone30,然而他自己却从不肯换新的。坏了就拿去店里修,每次去都能看到店里成员为难的表情:“您这个,我们得送回上边看看,怎么替换零部件。”再后来店员都被我老爸的忠诚打动,劝:“要不,我们这边给您提供一个私人专享以旧换新的福利?”

可老爸从不曾动摇。

依旧用着他那个,又大又耗电,像素不清晰画质也不好的老古董。

 

“老爸!”我笑嘻嘻磨蹭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地拥抱,“我回来了。”

“你林伯伯家好玩么。”

“再好玩也是别人家。”我把头埋在他怀里蹭蹭,再抬起来的时候就看他已经不生气了。

其实我老爸有时候,也是个很容易被哄好的人。

此刻我觉得自己颇有成就感。

 

再后来我初中毕业,正式进了霸图战队打比赛。

不得不承认,虽然我之前一直抱怨老爸总让我看些没用的东西,但是书中有些思想的精髓,确实已经在潜移默化的影响我。

我见到了石不转。

那是一个穿得很白,很好看的牧师,装备也特厉害。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给我以一种无与伦比的熟悉感。

可我翻遍了脑海里所有的人,都想不到究竟是谁,让我产生这样的体会。

 

我和石不转配合默契,一战成名。

铺天盖地的报道卷杂着种种议论纷纷萦绕在我身边。

伴随着我的出现,他们开始频繁地提到一个人——一个我以前从无印象的存在。

“张新杰是谁?”我拿着报纸问老爸。

 

我问他的时候,恰好是吃饭时间。

老爸中规中矩坐在那儿,置若罔闻地继续一口饭三口菜,按着那个速率消灭了他面前所有的食物,随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

他这个人怪毛病可多了,吃饭的时候从不讲话,算是恪守了食不言,寝不语。

以前我也试图追随他的脚步,可试了几次就发现我还是憋不住,吃东西只挑自己喜欢的多吃,吃不完算了,也忍不住地要讲话。

只是很奇怪,一向对我要求严格的老爸这次却没有强求我这么做。只一意孤行地吃他自己的饭而已。

 

直到喝完汤,擦了嘴。老爸才开口:“他是我的牧师。”

我拧着眉毛。

这句话听着太别扭了。

老爸完全可以说:“他是我同事”,“他是我队友”,“他是我搭档”……然而,老爸说,“他是我的牧师。”

可虽然听着奇怪,我却也挑不出什么错误来。

 

我对报纸和论坛上开始频繁地拿我本人和张新杰做对比的事情感到很无趣,很厌烦,又很无奈。

从综述到战术详尽分析再到走向一应俱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但是大部分人还是表示:在荣耀的问题上,韩不疑和当年的张新杰是如出一辙,甚至在很多细节的构思上,两个人的想法也是惊人的相似。

“这种结果没有多年的训练室不可能完成的,看来霸图战队真是从很久以前就在准备着自己的这件秘密武器啊哈哈。”电视解说这样讲。

呸!

当年他们还想让我玩大漠孤烟呢。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我突然想起来,从最初就决定让我玩牧师账号并力排众议让我往这条路上走的人,是我老爸。

只有我老爸。

 

“知子莫若父。”我回家之后好好表扬了老韩同志。

在老爸开口前又赶紧补充:“捡回来的也是你儿子!”

直到听了我这句话,老爸才放下了他那只Iphone17,道:“你不是我捡回来的。”

“咦?”

“捡你回来的,是新杰。”老爸说,遂又补充:“就连你的名字也是他取的。”

灯光太亮,照得我晕乎乎的,唯一有记忆的就是老爸威严得一如往昔的声音里,透着点老年人才有的苍劲和沙哑。

我老爸终究是要老了。

 

再后来我当上了霸图队长。

带领着队伍拿到了几个冠军。

这个时代风云莫测,瞬息万变。一转眼此时的荣耀粉大多已经不记得,曾经的老将们有过怎样辉煌的过去。

我老爸也彻底卸下了曾经的光环,成了小区大院里打牌下棋摸麻将的众多老人之一。

只不过他年轻时耗眼过度,到了年纪大了终归眼神不太好,摸牌下棋什么的经常吃亏。老头子脾气暴躁,久了,乐得跟他玩的牌友也变得少之又少。

老爸索性待在家里,对着手机做自己的。

 

我常常劝他少碰点电子产品。

可老顽固毕竟是老顽固,不论我说再多遍也捧着他的那些装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Iphone17终究是坏掉了,老爸把卡里所有的东西拷出来,买了个新机子又一股脑全装了回去。之后小心翼翼地收起了他老古董的遗体,放在枕边夜夜陪伴。

我搞不懂他究竟是怎样想的,只是知道了一些关于那只Iphone17的事儿。

那是在帮他拷资料的时候,我发现,老爸捧着看着年年不忘的,只有几个录像视频,照片截图尔尔。

 

我趁老爸出去上厕所不备时偷摸点开过其中两样,第一张图片是一张纸条扫描出的一段话,大意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希望新手机你用得习惯。

第二样则是一则录像,那是大约黄昏时分拍的,地点大约是整修之前的霸图训练室,一个人侧着脑袋趴在桌上睡觉,黑色的发丝垂在脸上,看不清他的样貌。只能看得清他睡得很熟,大约是真的困倦了。

整个录像一抖一抖,拍得不大清晰,大概是趁人睡觉时段偷录,又时刻担心人醒来的原因。

后来录像突然转向不知名的视角,屏幕可见处什么都瞧不见,只听到有细微的声音传出:“队长?……我睡着了,不好意思。”

 

那个人我没有见过。

那个声音我没有听过。

但是,我想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我关了视频,感觉到自己心脏还在砰砰跳。我从口袋里掏出石不转的账号卡。

韩不疑。

不移。

不转移。

石不转。

 

“拷完了?”老爸上厕所回来,问我。

我抬起头,看着他脸上出现的那些皱纹,看着他不再年轻的面容,看着他的眼。

那一瞬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

想明白了老爸对我的所有期待,老爸对我的古怪要求,老爸怀旧的缘由,甚至他奇怪的吃饭理念……

然而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站起来,给我最最亲爱的老爸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能感觉到老爸的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又嘴硬地说:“多大人了,成何体统。”

可声音里没有斥责的意味。

 

老爸我爱你。

尽管有些爱我真的给不了。

 

关于张新杰成摞成摞的资料,我是在整理老爸遗物的时候发现的。

在他的床底下拉出来的大箱子中,我看到了几十年前电竞之家的杂志页,还有别的现在甚至不存在的媒体的剪报。

那些纸页大多已经发黄,发皱,油墨染得看不清原本模样,只能从大标题里看出,是和张新杰有关系的。

身边的律师问我这些物品如何处理,是否需要火化时陪同烧掉。我想了想,最终摇摇头,登陆小马甲上了荣耀论坛,发了一个求助帖。

 

许多天后我开始陆续收到各种装载着旧报纸的信件和快递,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事先并未与我联系,也没有索要交易金,只在快件中附赠只言片语,说:“还有人记得当年的韩队,真是太感动了”云云。

我把收到的剪报和杂志页整理好,也叠出一摞,放在了老爸床下的那个箱子里面。

 

生的时候老爸不曾等到他。

那么至少现在,我想让他们在一起。

 

我把箱子合起来,上了锁,放在了它原本的位置。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个,或许是我的孩子,或许是我的爱人,发现这个秘密,但是我在箱子上贴了小纸条——

这是我两位父亲的东西。

 

FIN

 

写完了,写得我好难受。

最初只是想通过一个第三人称,展示给你们看,他们两个人已经互相融入了对方的生命,就算其中一方不在,另一人的生活中也处处是他的影子。

并且文中的儿子,也是一种传承的体现——不仅是韩张之间,也是霸图,也是许许多多其他精神的延续。当然,表现不出来,就只能后记里告诉你们我的意思了(喂。

 

然后,有个地方解释一下。

注解1:《论持久战》和《本草纲目》都是张副作息表中提及的读物。因为可能有人不知道官方周边上的内容,所以这里单独拿出来说一下。

 

就这样,希望阅读愉快(……?)

 

评论(139)
热度(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