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一)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一

 

最后这场比赛以蓝溪阁取胜告终。一排人退了竞技场摘了耳机往后一靠面面相觑,脸上苦逼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

“那个剑客,太变态了啊!”

“真的好贱!好贱!”

张新杰倒是没在意这些他早就了然的信息,转手加了那个术士好友,问道:“你是刚刚的指挥?”

大概过了一会儿,他看到那边细条慢理的回复:“没错,是我。你的指挥也很精彩。”

张新杰注意到了对方的措辞,于是给人强调回去:“也?”

“呵呵,”对方笑笑,“毕竟我们才是赢家啊。”

 

两个人的话题到这里结束,张新杰也暂时搁置了游戏,取出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记些什么。身边公会里的人见他这样,又怕小孩有什么心理负担,赶紧安慰:“小张你也别气馁啊,其实你刚刚指挥挺好的,就是隔壁那个剑客太吵了,我靠不能提,一提他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垃圾话!”

张新杰这才停了手上的动作,抬头来看着对方,说:“不,我觉得受益很多,也感谢你们的配合。”

 

这场败下阵来的比赛被霸气雄图公会那边念叨了一整个礼拜,参与比赛的那几位甚至到了见到蓝溪阁的剑客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先红名仇杀一顿解气的程度。直到下周战队的比赛,霸图对阵蓝雨客场取胜,俱乐部这边才换了新话题。

竞技场失意,战场得意。也算是舍了小我为大我了。

韩文清从广州回来的时候张新杰正坐在房间里看电影。与其他人放松时候的模样不同,就连看这种休闲娱乐片的时候,张新杰也不会躺在床上边往嘴里塞薯片爆米花边看剧,而是笔直地坐在书桌前,双手叠搭在桌面上,表情严肃,神情专注。

余光看到有人开了房门,张新杰才站起身。

霸图客场获胜,然而韩文清的脸上还是不见喜色,反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皱了皱眉,问:“我听老魏说,公会上周跟人pk,你知道这事儿么。”张新杰没事的时候经常去那边走动,这一点韩文清还是知道的。

“嗯,知道。”提及这事儿,张新杰倒也不觉得尴尬,平静地说:“指挥是我。”

“结果呢。”韩文清也不诧异,追问。

“输了。”

“他们?”

“我们。”

“你们也是够可以了。”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的眼睛,发表评价。

 

张新杰没理会这句嘲讽,微微低了一下头像是思索了些头绪,随后问道:“魏前辈提到那个术士了吗?”凭他的猜测,韩文清回来前这些讯息大概也都是心知肚明,只是随口再问自己一番而已,因此也不做过多解释。

“他只说蓝雨青训营里出了个能以一敌百的小崽子。”韩文清说。

张新杰为这个不严谨不真实的说法感到别扭,皱眉道:“太夸张了。”

 “那小孩第四赛季出道。”韩文清说,“觉得人家夸大其词,就到时候用成绩说话吧。”

张新杰微微怔了一下,显然是捕捉到这句话里的隐藏信息了,过了一会儿他点点头,说:“好。”

 

这天晚上张新杰没去公会那边帮忙,他和于天、白言飞吃了晚饭便回了房,果然看到韩文清就在屋里,戴着耳机,手下操作哗啦啦一片,键盘上手指动作飞快,都快要看出重影。

张新杰走进来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分毫,直到他走到距离韩文清仅有一个身位,并且就要成功挡住韩文清余光里全部光源的时候,后者才意识到张新杰大概是找自己有事。

他抬头,看了对方一眼:“有事?”

他原本以为张新杰大概也就是来简单说两句,却没想到后者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有。”接着又看了眼韩文清身后亮着的电脑屏幕,意思显而易见。

 

韩文清退了游戏。

他从里头交代一番再出来的闲档,张新杰已然把桌子又收拾了一番,丢了韩文清拿来当晚饭的方便面桶和火腿肠包装袋,又把桌面上的油渍擦干净。都做完,又去洗了个手,才回来,在韩文清对面坐好,想了想才说:“队长,我今天只想跟你谈一谈生活作风的问题。”

“……”韩文清一听这话,头就有点大,对方搬来宿舍的第一天就试图染指自己内裤的那一幕情不自禁就又浮现于脑海中,印象太深刻,想忘都忘不掉。

可看他不做声,张新杰那边就继续说下去了:“良好的作息习惯和生活方式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虽然职业选择的特殊性可能会对大部分电竞选手的日程安排造成一定量的影响,但是,我还是坚持认为,良好的生活习惯需要保持。”

韩文清的眉头拧起来。

张新杰又说:“今天我所有的建议,只是单纯从舍友角度发言的,在这个方面我们两个绝对平等,所以请你端正态度,如果你觉得我哪里有不对的地方,也欢迎你跟我指出。毕竟以后还有很长的日子要相处。”

“你直接进入正题吧。”

“嗯,好的。”

这一次寝室会议时长约持续半小时之久,然对于韩文清而言,却有如世纪那么长。到了最后他手里攥着那份张新杰一笔一划抄录完的约法三章,还得听那未成年孜孜不倦道:“你要是觉得哪里有问题,我们可以再更正。”

 

韩文清低头看了眼纸上的字,字迹清晰好看,就连字间距和行间距都列的整整齐齐,远远看去不亚于是某种钢笔字体的打印版本。只是上头的内容一条烈过一条,譬如吃完的瓜果需要及时处理避免生虫、内衣物请及时清洗维护良好寝室形象、每周进行一次大扫除、宿舍内禁止吸烟、睡醒需及时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流通等等等等,大事小事,事无巨细,条条框框分好栏罗列纸上。末了还要添加一句:一切是为了更高水平的生活质量。

自律成这样,难道不是在降低生活品质吗?

当然,这话韩文清只放在心里想想,依着张新杰现在的状况,如果他真的提出异议,大概也只是获得将寝室会议延时的成就而已。

换言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就这样吧。”韩文清黑着脸应下来。

听到这样的回复,对面的张新杰也点点头,轻声说了句“感谢理解”,而后将这纸贴在了宿舍门后。

他做这个的时候韩文清没多言,端着自己的盆进卫生间搓衣服去了,也是即刻履行章程规定,带头作用做得极好,看得张新杰在心里暗暗思忖,果然沟通是人际交往过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寝室会议,还是很有用的嘛。

 

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随着日积月累,也会造成巨大反响。

最早意识到韩文清他们屋沧海桑田迅速变迁的人是季冷。

新赛季的百花攻击起来势如破竹,迄今为止未遇新人墙,眼看着秋末的这一场就要轮到对阵霸图主场,战队这边是不能掉以轻心。

客场作战没优势也就罢了,主场再输,那像什么样?就是战队里无所谓,粉丝也不能接受这一事实。毕竟在很多人心中,霸图是从开赛以来就一直在前方领跑的传统意义上的强队,而百花,一夜成名的即视感满满,至今在论坛上仍被不少战队的粉丝以“暴发户”蔑称。

俱乐部上层发来指令:这场比赛不能输,丢脸是小,溜粉可就不能忍了。

比赛前这一晚,为了不给战队太多压力,按照季冷的意思,战队整个的会议并没有持续太久,复盘观看了几份之前百花颇具代表性的比赛录像,又划重点似的圈出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的几个注意事项,战队这边就自省解散了。

季冷抱着自己的笔记本,随着韩文清又去了他宿舍,再看几场查漏补缺。

 

推开宿舍门的时候里头黑漆漆一片,季冷惊叹道:“小牧师还没回来呢?”

韩文清在门口驻扎了一会儿,动了动嘴唇,问:“很晚了?”

“不晚啊,”季冷嘟囔着,低头看了眼手表,“你看,刚十一点呢。”

韩文清干脆地说:“换个地方吧。”

“就你这最不容易被人发现啊,换哪儿去?”季冷疑惑,“你房里不是没人吗?”

“不是没人。”韩文清又朝里看了一眼,“那小孩已经睡了。”

“这么早?”季冷大吃一惊。

然而话音未落就听见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翻被子的声音,接着有一束也不知是手机还是电筒的光直打向门口,张新杰从床上坐直了身子,说:“没事,你们进来说吧,我有眼罩和耳塞。”

 

韩文清开了大灯,季冷跟着他身后走进来,边左顾右盼啧啧称奇:“你们屋整洁得简直不像是人住的,我都不忍心落脚。老韩,之前我以为是你不讲究这些,看来我对你误会颇深啊。”

韩文清对这褒奖避之不及:“功劳都归张新杰。”

没想到被提及大名的人在床上躺平了又追加一句:“队长也改了许多。”

“噗。”这种幼儿园老师夸小朋友的语气终归没能让季冷憋住,笑完又感受到身边凌厉的眼风,干咳了一下嗓子才说,“嗯那咱们开始吧。”

“你快睡。”韩文清却对着“我很萌”发号施令。

 

等他俩这边聊完,钟表指针已经快走向二了。季冷给笔记本关机的时候韩文清又走到了张新杰床边去——这三两个月来,睡前帮对方重新盖被已经变成了习惯。青岛还没供暖,当下恰是室温最冷的时候。

韩文清帮他压实了被子,转过身去就对上季冷表情微妙地盯着自己。

“看什么呢?”

“看你父爱如山啊老韩。”

“滚!”

季冷耸肩,“你要是不认,那就只能是铁汉柔情了。”

“嘴上这么闲,周六的记者发布会你去。”

“老韩你这是公报私仇取不得,霸图的风气都坏完了!”

“我看霸图最大的毒瘤只有一个,那就是你。”

 

至于这颗大毒瘤在日后做了一件影响了韩文清大半辈子的事儿,那就是后话了。

TBC.

后一章

评论(95)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