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霸图中心]张副说要增加霸图的团队归属感

张副说要增加霸图的团队归属感

霸图中心/韩张/林方

 

 

夜十一时五十分。

“林敬言准备就绪。”

“收到。”

“秦牧云准备就绪。”

“收到。”

“白言飞准备就绪。”

“收到。”

“张佳乐准备……我擦?系统崩溃了?后台怎么在运行快播啊你们谁拿我电脑看片了!”

“张佳乐请迅速就位,不要辜负组织上对你的信任。”

“张佳乐收到。”

“韩文清一切准备就绪了吗?收到请回复。”

“韩文清一切准备就绪了吗?收到请回复。”

“韩文清……”

“新杰,我就坐在你旁边。”

“……”

 

隔壁宿舍的张佳乐摘了麦跟林敬言咬耳朵:“怎么说,我感觉今晚的张新杰有点中二,是本人?”

林敬言叹了口气:“都快十二点了,小张生物钟紊乱的时候,就这样。”

“不是吧?”张佳乐一脸大大的不可思议,转而又发现新疑点:“不对啊。你来霸图,也不过比我早那么几天时间,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去年就开始跟着他们干了?老林,看不出来水很深啊。”

林敬言默默擦了把额上的汗。

 

那还得追溯到八月份的时候,他刚转会来到青岛,跟方锐那场不分手的恋爱终于从秀恩爱转型为苦逼异地恋,一时之间诸多问题难以适应,两人之间无形中积累了一些无法言明的隔阂与误会,最终导致了一场硝烟弥漫的谈判对话。

简称:吵架。

 

被方锐拉进黑名单的林大大内心异常苦闷,想找个人聊聊天平复一下心情,奈何才转会没多久,举目四望熟人只有仨:张佳乐那种嘻哈乐天派肯定是指望不上的;张新杰的话,林敬言就想了想他俩往那一坐八只眼睛相互对望的架势,他有点担心张新杰能把一次充满友爱的倾诉行动转变为思想再教育;在没得选的情况下,他向韩文清发出了“门口烧烤摊见”的邀请,最末还不忘补充:AA制。

可能是酒喝得有点多,也有可能是出于气氛渲染得太好。试想,两个顶天立地的大龄青年街头聚首:聊人生聊事业聊伴侣,不免就生出了些惺惺相惜的情愫来。酒过三巡,林敬言就知道了张新杰那个一生物钟紊乱就有点中二的毛病。再往后,就不免一致感慨起来:这年头,做老公,难;做老攻,更是难上加难。

韩文清说:“方锐任性的时候,你也不能总惯着他。”

林敬言说:“说得对!”

一边抹了把被辣出来的眼泪,一边暗暗的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锐锐我错了。”

 

都是黑历史了,不提也罢。林敬言把思绪从回忆中拉回来,轻拍张佳乐的肩膀:“知道得太多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他当然没忘记就在哥俩互诉衷肠的第二天,韩文清就翻脸不认人地走过来要挟:“昨天的事情……”

“你放心我肯定不告诉别人。”

……

于是张佳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接着又想想起来什么似的:“靠!生物钟紊乱了就中二,这是什么鬼设定!”

林敬言叹了口气:“作者说了,像张副这样中规中矩的角色,添加一些二次人设有利于激增人物萌点,更有利于吸粉。都是小说,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张佳乐:“哦。对了,你把链接再给我发一次,刚刚群聊刷上去我找不到了。”

 

他打开林敬言传过来的链接,再次确认了一遍标题:1111酬宾大特惠!0元秒杀超值豪享餐!

然后才开了麦回:“张佳乐准备就绪。”

然后就听耳机那头传来一个机械式的棒读声音:“下面进入第三次倒计时提示:距离整点限时秒杀,还剩7分钟。请校对好自己的时间,完毕。”

“这……这尼玛这声音是谁的?”张佳乐一脸难以置信。

然后耳麦里静默了许久,传来韩文清的声音:“是新杰的,他刚刚觉得不够专业,跑去下了个变声器。”

林敬言:“……你们霸图人真会玩。”

张佳乐:“好嘛,是在下输了。”

张新杰:“是我们霸图,林前辈,要有团队归属感。”

 

林敬言在心底默默地想:天煞的团队归属感。

他刚到霸图那会儿,就感受到了这充满浓浓尴尬气息的团队归属感。

那还是张佳乐还没宣布复出那会儿,新人老林虽然凭借和善的外形和温厚的性格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喜爱,却总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训练,一个人坐在街边烧烤摊撸串。

这种情况对于增强团队合作能力培养默契度并没有什么好处,于是,那一天终于来临——

就在林敬言端着自己的餐盘坐下来刚抄起家伙准备下口的时候,一个高大的黑影从上方压下来,他抬头,就迎面撞上了韩文清那张钱包脸:“嗨。队长,有事吗?”

韩文清没有作声,他放下手上的餐具,坐下来,拿起筷子之后才说:“吃吧。”

林敬言,愣了十秒钟,都没有搞清楚状况。

 

就在情况变得越来越诡异的时候,张新杰揣着个饭盒悠悠而至,看到他们二人坐在一起,欣慰地点了点头,还打招呼:“队长,林前辈。”

林敬言呆呆地看着张新杰,指了指韩文清:“什么意思?”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我们觉得,一起吃饭,可以短时间内促进感情,让林前辈迅速适应霸图的环境,更好地为下个赛季的比赛做准备。”

……那为什么是他坐这不是你坐这?

看出了林敬言的困惑,张新杰解释道:“本来确实是我想承担这份责任的。不过队长说,我跟人一起吃饭,可能会起到负面效果。所以就换他来了。”

……你们真的就是打算跟我一起吃个饭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们是抱着英勇就义的心态挺身而出的?

林敬言扶额。

不过这个问题他没有问出口,毕竟,还是怕辜负了上级的一片好意。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张新杰一定会说:林前辈,要有团队归属感。

 

可能是看出了老林的尴尬,于是张新杰又对韩文清说:“队长,你表示一下。”

韩文清停下了筷子,静思五秒后,把自己的餐盘往前推了推:“牛肉不错,来一块?”

林敬言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这种煎熬的日子,直到张佳乐复出,才告一段落。就在张佳乐抵达霸图的第一天,就被殷勤的林敬言张罗着住宿舍,吃食堂,乃至是一起约澡。

再后来林敬言收到了孙哲平一段意有所指的QQ消息,再后来张新杰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事儿,跑去单戳孙哲平:不要影响我们霸图的成员增加团队归属感。

孙哲平:你妹的这是增加团队归属感吗?这尼玛是在撬老子墙角啊这能忍?

义斩仇恨达成。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就在今天,林敬言跟张佳乐吃得真开心,就眼见着俩黑影压了下来。

山雨欲来风满楼。

难怪今天的风儿如此喧嚣。

站在他俩桌边的张新杰说:“为了增加霸图的默契度和团队归属感……”

林敬言:“小张你就直说吧。”

“今天晚上,0元秒杀,抢到才是真男人。”

……

 

倒计时还有三分钟,张佳乐愉悦地转笔,精神奕奕,神采飞扬。他看了眼一旁有些萎靡不振的林敬言,宽慰道:“老林,凡事要往好处想。”

“愿闻其详。”

张佳乐一巴掌拍向大腿:“你看啊,双11特惠有那么多东西,老韩小张他们,却独独拜托我们帮忙抢这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小张是吃货?”

“错。”张佳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小小声说:“这意味着,老韩他们要请我们吃饭啊。”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想啊,他们要是让我们代抢别的东西,可能我们还没发分杯羹,但是特地选了这个餐券,摆明不是要带着霸图出去嗨嘛!”

林敬言看了他一眼,摇头:“我觉得你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嘿你还不相信我!你看看张新杰那种人,像是会利用完队友就抛下我们弃之不顾的人吗?你想想他那句话!”

 

……为了加强霸图的团队归属感。

这样一想,似乎还真有点道理。

林敬言信服地点点头:“乐乐你真棒。”

 

机械棒读的声音再次响起:“下面进入最后一次倒计时提示:距离整点限时秒杀,还剩1分钟。请校对好自己的时间,完毕。”

林张二人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着秒杀页面开始了无限次刷新的操作。

 

经过一行人长达十五分钟的努力,订单成功完成,结局皆大欢喜。

“今天辛苦大家了。”最后张新杰做总结陈词。

“哈哈,没事儿没事儿,回头吃饭记得提前约啊,要年末了,想约哥的人还挺多。”张佳乐欢快的语调就要哼出一首歌。

“嗯?”隔着耳机就能听见张新杰挑眉的一声笑,“张佳乐前辈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哈哈哈哈张新杰你最好现在就跟我说清楚你不是要请我们吃饭吗?”

“这是白天我和队长准备去尝试的饭店,确实没在请客范围内。”

“我勒个去你真的好意思这么不要脸吗?你摸摸自己的心告诉我它还干净吗?”

耳机那头沉默了片刻:“玩战术的,习惯了。”

 

“张新杰你出来我要跟你正面决斗!”

“乐乐,注意风度,你一个DPS跟奶妈较什么劲?”

“他是奶妈吗!他明明就是即将接受万民唾弃和烧烧烧的恩爱党!”

然后他听到了韩文清的声音:“新杰睡了,你有问题冲我来。”

“……”

林敬言抬头看了眼身边眼中含泪的张佳乐,已全然无了刚才义愤填膺的气势。就见他亲爱的室友哆嗦着嘴唇,道:“不,我没事了。我去洗洗睡了。”

“早点睡吧,明天要有训练。”韩文清最后如是补刀道。

 

后来,张新杰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们霸图致力于开展各项有利于培养成员团队归属感的活动,希望广大粉丝和希望加入霸图的朋友对我们充满信心。

翻着那纸杂志页,林敬言笑着含泪,默默不语。

张佳乐说:老林,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公群里揭发他们的恶劣行径。

林敬言说:不要急,我还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体会到人生的这次寒冷。

 

FIN

评论(89)
热度(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