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三)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三

 

随着常规赛进入到倒数几场,韩文清的工作也逐渐忙了起来,虽然霸图进入季后赛大局已定,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霸图的目标,远远不旨在于此。

三月末的这晚,他和季冷商量着对付嘉世的作战方针,回来的有些晚,到了宿舍门口却意外地发现灯还亮着。

韩文清推门进去,就看见张新杰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桌前,两手合握搭在桌上,一副好学生的模样。见他回来便立刻抬起头,倒像是就在等着自己似的。

“这么晚了,还不睡?”韩文清看了眼表,指针早就走过了十二,这可大不符合张新杰的作息了。

“嗯,办完一件事就睡。”对方看着自己道。

“怎么了?”韩文清走到书桌前,离得近了这才发现,对方合拢的双臂中间,还放着一个包装得挺好看的小礼盒。

见对方已经看见,张新杰笑笑,把小礼盒推了出去:“给你的。”

“给我的?”韩文清有些错愕,转瞬皱了皱眉,“为什么?”

“生日快乐,队长。”张新杰仰着头,笑着看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缘由的韩文清,“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直到这时候,韩文清才后知后觉地想明白,今天已经是31日了。作为一个标准的山东汉子,铁骨铮铮的韩文清从上初中起就没把生日再当回事儿,以前在家的时候还有母亲张罗着做碗面,后来自从决定打电子竞技,他已经是许久没过过这个日子了。

“你不拆开看看吗?”看对方站在原地发愣,张新杰歪了歪头意识他把礼物接过去。

“是什么?”寿星这才把礼物接过去,边拆边问。

“应该是,最近对你比较有用的东西。”张新杰这样说。

“钱包?”韩文清扬了扬包装盒里的皮夹子,他平素不太用这东西,钱啊卡啊都是直接揣口袋,用起来往外抓就成,倒是不知道对方怎么会给自己买个。

“留着装保护费用吧,队长。”

“……”

黑帮老大盯着面前的小孩,琢磨着保护费是不是先从他开刀,可转瞬又看到张新杰眼底湿漉漉的水汽和掩盖不住的倦意,大概等了自己许久,这已经破了对方熬夜的极限了。

这样一想,韩文清那只就要伸出去“教他做人”的手,就又松了下来。

“早点睡,明天早上训练不准迟到。”他把皮夹子装进口袋,最后对着少年凶狠狠道。

 

韩文清没把这礼物闲置,第二天就用了起来。张新杰送他的款式很简单,无非就是给卡、硬币和纸币添了一个分类,这下倒确实不会出现从口袋里抓出一叠钱一张一张找的麻烦局面了。

秉着礼尚往来的心态,韩文清问了张新杰生日什么时候,对方却说,“一月份,已经过了。”

这倒是让霸图的硬汉风队长难得生出些内疚的情绪来。其实偶尔被人惦记一下生日送了祝福还送了礼,确实是一件挺好的事儿,韩文清觉得挺高兴的。

不过他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特别是,对着张新杰——对方还是个小孩呢。

 

这个赛季截止至今,霸图可算是各家战队里收获最丰盛的——除了目前暂居第二的好成绩外,一个广告更是让更多圈内外的人将霸图战队的这位队长从新认识了一番。

也是韩文清的那只广告太魔性了,一来二去到让不少新人对荣耀的游戏,乃至霸气雄图的公会产生了兴趣。从广告播出开始,公会那边新人不断,几个公会下属的子群也在源源不断地扩大,一时间倒好像地图上走哪都能遇见霸图人。

人是多了起来,管理起来也愈加吃力。新人小白不好管理,叽叽喳喳聊得都是韩文清的广告,真正对游戏有了解的却没几个,带着打最简单的小本都能团灭,简直是日了狗了。公会会长叫苦不迭,想找外场求助,韩文清那儿他是肯定不敢去的,细思再三跑去问季冷能不能推荐几个人,副队长就笑眯眯摸摸下巴:“咱们霸图的小新人不是已经在帮着你了嘛。”

“你说张新杰?”公会会长愣了一下,转而又是一副苦脸,“这小孩能力是有,不过他那个作息,季副队你肯定比我清楚。”

“让他带新人嘛,又不是精英团,两者还是不一样的。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放一个子公会丢给他试试,也许能带出些不一样的东西。”

“不过再怎么说,张新杰也是青训营的,自己也要训练吧?带个子公会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你觉得他会答应吗?”

“会的。”季冷笑答,“要不要打赌?”

 

这件事最后以季冷赢了一个礼拜的午饭告终。而张新杰的记事簿安排上,则又多了一大项规划。

时间久了,公会那边仅存的对张新杰能不能胜任的一点疑虑也打消了个彻底——他所带领的子公会,是霸气雄图所有子公会中最早达成全部帮会权限的,各个副本开荒,老人带新人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张新杰平日里管理风格非常严肃,常被公会里的妹子咬耳朵称高冷,然而这个会长却总是能妥善解决好内部问题,安全感也是很显著。

后来被分配来帮着张新杰打理公会的几个老玩家听说了这孩子才十七岁,震惊得下巴都要磕到地上了。张新杰倒是觉得没什么,只在这片讶然的目光中继续下达指令。

一来二去韩文清就知道了这事儿,他倒是没表什么态,只有天晚上对着最近回寝时间明显推后的张新杰说了句:“觉得浪费时间可以不做,你来霸图可不是为了管个子公会的。”

韩文清这么说的时候张新杰正在做眼保健操,后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对方,眼底一片透亮:“不是浪费时间,我觉得很有帮助。”

韩文清便没再多话。

 

有一天张新杰带队刚刷完boss出副本,便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加过对方之后,那边很快传来讯息:“新杰吗?”

张新杰看了眼对方的职业,是术士,他答道:“嗯。”

“我是喻文州。”

“我知道。”知道他的名字,蓝溪阁的公会名,还有职业,已经没有其他答案的可能性了。“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也在管理蓝溪阁底下的子公会,顺便研究了一下其他公会的情况,对你的公会印象比较深刻,看到会长职业是牧师,就大胆判断了。”

“就凭这个判断,你不怕出错吗?”张新杰对于对方这种大胆假设并不苟同。

“如果霸气雄图再出一个你这样的牧师,那我才怕。”

“谢谢,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了吗?”他断定对方不会单纯只为了跟自己聊天才找上门。

“我准备开个房间PK。”

“你?”张新杰质疑,他对喻文州的手速,是有了解的,“为了找输吗?”

“当然不是,我已经想到了不会输的方法。”

“什么?”

“跟你比。”

“……我是牧师。”

“是的,所以我说,我已经找到了不会输的方法。”

 

这场比赛打到最后也没能分出个胜负——两人的法力都用光了,坐在地上边恢复边聊天。

犹豫了片刻,最后张新杰还是说:“其实你要是真的想找人挑战,我倒是觉得有一个人最合适。”

“嗯?”

“魏琛前辈。”

“为什么是魏队?”

“这个赛季,他是去年八强的所有选手中倒退最明显的。”张新杰没有因为对方是蓝雨人,就刻意替换措辞,他说:“况且,你的目标难道不是接过那个位置吗?”

喻文州给他回复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正是这么想的。”

“祝你成功。”他给予对方祝福。

“张新杰。”临下线前,喻文州又喊了他一声。

“嗯?”

“期待第四赛季能在场上和你正面对决。”

“蓝雨的比赛,也会有‘正面’对决的时候吗?”张新杰反问他,“战场见。”

 

常规赛结束,除了蓝雨,其他进入八强的队伍名单都与此前预测一致——蓝雨队长魏琛在最末的几场比赛中失误不断,最终以积分榜第九名无缘季后赛。

在最后一场比赛结束的记者发布会上,蓝雨官方发言人宣布了魏琛退役的消息,这是自荣耀开赛以来,遇到的第一位退役选手,一时间直播记者会现场乃至电视机前的气氛也变得有些伤感。不过随着电视主播切放了索克萨尔赛事回顾精彩瞬间的剪辑之后,这好容易酝酿的氛围瞬即就覆灭了。

“日!终于走了你个老猥琐,老子忍不住要出门炸个鞭炮!”最后在一片这样的留言中,魏琛选手告别了他的荣耀舞台。

 

不过眼下的霸图并没兴趣跟踪蓝雨的前程何在,常规赛结束的当天,整个霸图队伍便集结起来开始了针对冠军战的密集强化训练。

在记者发布会上被问及针对“嘉世发言人称本赛季对冠军仍旧志在必得”怎么看的时候,韩文清回复:“霸图绝不会将冠军拱手相送,嘉世想要,也要有这个实力来取。”

 

韩文清说这段话的时候,张新杰就站在台下不远的地方。前者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仿佛带着穿透的力量,令他的双手不自觉的轻微颤抖。

他知道,适才韩文清所说的,是属于每一个霸图人的希望。

他和他们一样,对此无比的坚定,向往,并努力着。

 

TBC.

 

下一章

评论(7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