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四)

第一章

上一章

 

十四

 

霸图攒聚了一年的能量,自季后赛开局起始得以爆发——季后赛第一场,霸图以大比分优势战胜第七名百花;第二场,同样是以巨大优势战胜拿下微草,步入冠亚军争夺战。

面对霸图嘉世强强相遇的局面,敏锐的媒体朋友和玩家很快就想到了去年霸图就是止步于嘉世身前的事实,那么今年,历史还会重演吗?

 

飞机晚点的缘故,霸图战队从北京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

六月初的夏夜,晚风夹杂着些许大海的气息扑面而来,伴着这熟悉的夜色,一行人上了大巴车便直接回了宿舍,休息,并等待着最终的决战。

 

韩文清打开了宿舍门,迎接他的并不是一片幽不见底的黑暗,宿舍的日光灯大开着,像是在欢迎他的回归,同时庆祝英雄的胜利。

他抬眼扫了眼张新杰的床铺,少年带着“我很萌”的眼罩睡得真香,他用来搭着肚子的小薄毯早就被压倒身下的某个地方去了。

韩文清关了宿舍门,在转身扣锁的时候看见了门背后贴上的留言条,那是张新杰清秀的字迹,上面写着:“很精彩,晚安。”

韩文清顺手摘下了那张纸条,他轻轻走到张新杰床畔蹲下来,帮“我很萌”把薄毯从身下抽出来,给他盖好。

 

许是从身下抽摊子的动作幅度有些大,一片含混中张新杰动了动身子,小声询问道:“队长?”

“嗯,是我。”韩文清回应他,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流动,仿佛泻在了张新杰耳畔。

“比赛很精彩。”张新杰继续说。

“我知道。”

张新杰的嘴角微微露出一点笑意,“那我睡了,队长晚安。”

“嗯。”

 

距离总决赛只剩下四天时间,整个霸图俱乐部的气氛都随着这决战之日的临近而浸入了汹涌波涛之中,时起时浮。

相对于沉稳准备迎战的战士们,公会和青训营那边的孩子就按耐不住心下的那份悸动了。

“你说我们能得到冠军吗?”一起去吃饭的时候,于天用胳膊肘戳了戳在他前面安静排队的张新杰。

后者手里端着餐盒,眨了眨眼睛,说:“我只能说,霸图会比嘉世更渴望拿到这个冠军。”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的于天仰着脖子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这句是废话呀。”

“不是,”张新杰摇摇头,“我的意思是,霸图会比嘉世付出更多的努力。”他顿了顿,道,“不论最终谁夺得冠军,在我心里他们已经是胜者。”

 

这两天韩文清回来的都比较早,比赛将至,过分地操劳并不能达到抱佛脚的程度,还会影响现场发挥,这个道理他们自然都懂。

于是宿舍里罕有地出现了两人都托着台电脑,面对面坐着的一幕。

张新杰临睡前上了趟游戏准备翻翻仓库里的材料,给工会那边列一份清单。快整理完的时候,他拿起了放在桌角的马克杯准备喝口水,下意识地抬了下眼皮,便瞧见坐在自己对面的韩文清双手环臂靠在椅背上,对方在闭目养神,然而却眉头紧锁,中间突起的三道皱痕,把他心底那些掩不住的事儿都抬上了面皮。

张新杰知道——白天他说,霸图比嘉世更渴望得到这个冠军,可同时这也就意味着,在夺冠这条路上,霸图会比嘉世承受更多的压力,这种被士气掩盖住的无形压力,仿佛一股寻求归宿的瘴,逐渐的都聚集在了韩文清身上。作为霸图的队长,他比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要肩负起更重的担子。

 

这样想着,张新杰已经放回了马克杯,他摘了耳机,起身,脚步轻轻地走到了韩文清身后,伸出双手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太阳穴。

韩文清条件反射般地睁了眼,转过头去,便对上了张新杰的眼睛,遮在眼睛后,瞳却是掩不住得清澈。

“嗯?”韩文清发了个鼻音。

“缓解疲劳的。”张新杰这样说,手却没有停下来,“转过去吧。”

他没等韩文清接受或者拒绝,拿捏着力道揉了起来。这倒让韩文清也没好意思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张新杰捏地确实舒服。

韩文清转过身去,贴着椅背而坐,张新杰就在他身后站着,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从张新杰伸出那贴近自己面颊的双手上能闻到一点淡淡的洗手液的清香。

他们就保持着这个姿态。

时间仿佛被拉得老长。

 

过了些时候张新杰开始觉察到些许凉意,他本来就怕冷,所以起初就跟韩文清说好自己坐在空调没对着吹的那方,此刻在风下站了许久,不由得体温降了些,禁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冷了?”觉察到对方的不自在,韩文清在前头问道。

“有一点。”张新杰回他。

伴着他说话,只听“滴”的一声,韩文清便把开关按了。

“那关一会儿吧。”

张新杰点头:“好。”

 

最后的登顶之争率先由霸图的主场拉开帷幕。

韩文清他们在台上胶着的时候,俱乐部的其他人就坐在底下的VIP席位上,大多数霸图人都一副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的姿态,唯有张新杰还抱着他那个笔记本在里头涂涂改改,不知在写些什么。

“新杰,写什么呢?”中间换选手的时候,坐在他身旁公会的人探了个脑袋过来望了一眼,“比赛你都不专心看了。”

“在看呢。”张新杰头也不抬地道。

“看看看!叶秋那个混蛋又开始用……”

“遮影步吗?”张新杰边记边问道。

“你怎么知道?”那公会的人一愣,不过转瞬也顾不上了,只拍着大腿叫道:“哎呦我去!老李这下给打的,真是……”

张新杰这才抬头看了屏幕一眼,虽然他确实料到了叶秋的步数,不过观看对手的操作也能从中学到很多。

“你觉得这场能赢吗?”进展到团队赛之前,公会的人又问他。

张新杰盯着自己的笔记本,沉默了一会儿后又抬起头来,双眸坚定有神,他说:“我只能说,希望很大。”

 

霸图的主场以2分之差的微弱优势取胜,荣耀两个大字出现的时候,张新杰身后的粉丝席上铺天盖地一片欢呼声传来。

这里毕竟是霸图主场,获得了胜利,战胜的还是去年的冠军队嘉世,这就让粉丝的心情已经从最初的祈祷和期待膨胀为了最热切的庆祝和狂欢。

“霸图战队,一往无前!”

底下有粉丝挥舞着队旗,大声呼喊着霸图的口号。

声声震耳。

韩文清等霸图队员在对方选手离场后又重返了舞台,和观众们挥手致意。

韩文清作为队长,自然是站在最中间最显目的位置。他挥起手臂跟观众致谢,台下黑乎乎一片,倒也不用看什么,便微微垂了垂眼睛看向舞台下,这就把视线落在了张新杰身上。

张新杰的目光也从一旁的季冷身上平移过来,看见队长正在盯着自己,先是愣了愣,转瞬又露出一个微笑来跟对方点了点头。

他们在人山人海中互相看见彼此,这是第二赛季属于霸图最光荣的时刻。

 

唯独可惜的是,霸图战队并没有笑到最后。

客场嘉世作战,嘉世在队长叶秋的带领下打了一场出其不意的水战地图。

虽然这并非没有先例,但是由于大多数队伍的队员正常发挥的水平都是在陆地上,所以除非某些没什么名气的小队在面对豪门自甘放弃的情况下,会选择用水战以求人品爆发搏一搏之外,强强抗衡的情况下,运用水战地图地却是少之又少。

张新杰在地图开启的瞬间就感觉到不好。倒不是说霸图没有进行过针对水战的相应训练,而是他们大多数工作的重心都放在了陆地上,甚至为了不让客场弱势被对方利用,他们针对多种地图都进行过不同程度的尝试。到头来,嘉世选择的一张水战地图,着实是如迎头一击打了霸图战队一个措手不及。

这种痛击不是来自于技术本身,更多的则像是心理上给对方带来的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霸图个人赛出师不利,叶秋仅凭一人之力就收齐了人头,引得场面一片哗然。

到团队赛之前,嘉世目前累计分数已经超过了霸图,也就是说,霸图如果想要取得胜利,就必须在嘉世主场拿下团队赛——这无形中又增加了队伍的负担。

结局显然。

“霸图两年惨遭敌手,嘉世蝉联荣耀夺冠。”

随着比赛结束,一行醒目的打字落在了网络直播的屏幕中央。

霸图训练室如死了一般的静寂。

集体在这里看比赛的诸位,竟没有一人发出声音。直到屏幕上已经切换到选手离场的画面时,才有微弱的啜泣声从房间的某个角落里传来。

直播那里,是嘉世主场的荣耀声,呐喊声,欢呼声。

而这里只有一片死寂的沉默。

那一点点啜泣声仿佛砸在每个人心头的利器,他们一言不发地看着电视里,自家选手在欢腾的热闹中离场而去,输了比赛,本没什么;只是丢掉的,仿佛是什么更为沉重的东西。

张新杰最后一眼抬头看到了直播画面追踪到的,韩文清的那张脸。

他什么也没有说,紧抿着唇从镜头前呼啸而过。

那个镜头很短,短到你甚至看不清他的表情。

然而张新杰却很明显地感受到了,那种无可言喻的疲惫——尽管韩文清的步子一如既往的矫健,可那种倦怠,他确实感受到了。

 

他想起了两天前和韩文清在台上台下的那次对视。

他站起身子。

挪动板凳的声音打破了屋里原本就正在倾塌的某种力量,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从屏幕上切换到了他身上。

“我先回去了。”张新杰礼貌地跟大家打了招呼,然后拿着自己的本子,昂首挺胸地出了训练室,就好像正如他之前说的那样——

霸图在他心里,早已是赢家。

 

他一步一步往寝室走去,他把手机落在那儿了。

张新杰想,等他到了宿舍,首先就要发一条短信,不,还是打电话吧。

这是一次很棒的比赛。

最重要的是,在未来,他们还会有很多很多,比这更加精彩和引人瞩目的时刻。

 

TBC.

下一章

评论(5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