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捡到一只猫

刷微博看到一个非常可爱的段子,忍不住就开脑洞写了这个。然后就三点了……所以说我就不该睡前刷微博,还是开着电脑刷微博。ヽ(*。>Д<)o゜
梗来自「大学室友最让你震惊的事」~

 

捡到一只猫

韩张

 

最早是张佳乐首先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的。

可是哪里不对劲呢?

他嗅了嗅自己放在盆里屯了一礼拜的内裤袜子,这大冬天的,没可能发霉呀?

接着又去瞅了瞅林敬言三天前吃得那个没扔的泡面盒子,也没馊呀。

最后他顶着狐疑的目光走到韩文清的领域上下左右的打量,这才发现了哪里不对。

“我擦!老韩!你床上怎么有只猫?”

 

霸图宿舍临时召开紧急会议:四把椅子围成一个圈,三个人搓麻将似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最后空出来的那一把,韩文清煞有介事地在上头放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人,戴着眼镜,直直盯着镜头,却不带一点儿表情,如果照片再做旧一点,大概有些像民国时期报面上印刷的胡适。

林敬言对着那“胡适”扶额:“老韩咱们商量一下,你能不能……”

“不能。”被点到名字的朋友残忍地拒绝了他,“就算新杰现在在国外,他也有寝室会议的知情权。”

“不是,老韩,”一旁的张佳乐也苦了一张脸,“你放新杰的照片表达二人同在秀个不存在的恩爱,我一点都不反对。我就想说你能至少弄张彩色照片吗?每次三缺一都是这黑白的,表情还这么肃穆,上次大孙来找我的时候还问我为什么我们宿舍总开追悼会。”

“附议。”林敬言说。

两个人都死死地盯着韩文清只等后者松口。

韩文清黑着脸摇摇头:“不行。”

林敬言只叹了口气:“好吧,我不知道你什么脾气。但是我觉得自己是很有必要把照片转给张新杰看看的。”

张佳乐跟着补刀:“也不知道新杰怎么想,反正要是我的话估计得跟孙哲平玩命了。”

“好吧。”眼见着林敬言已经打开了张新杰的微信界面,韩文清终于妥协。他神色挣扎了一会儿,接着从钱包夹层里掏出了另一张照片,慢吞吞地蹭到了椅子上,放好后又小心翼翼地把原先那张收了回来。

 

林张二人都蹭头去看。

“哎我的妈,这张偷拍的啊?看不出来睡着的张新杰这么可爱。”

被那两个人每评论一句,韩文清都觉得自己在颤抖,这种感觉简直不亚于把自己的心肝捧到了两个缺心眼面前的疼痛与不舍。

不,不止两个人,就连那只猫也满是好奇,摇着尾巴蹭到了张新杰的照片旁,伸着舌头就要下去舔了舔。

……韩文清眼疾手快地把照片收回去了。

 

“别拿走啊老韩!说好的张新杰的知情权呢!”张佳乐不满。

“我拿在手里也一样。”韩文清凶狠狠地盯了那猫一眼,这一盯,到让他想起来正事了:“赶紧开会啊,这猫怎么处理?”

 

经过了大约两轮自摸那么久,麻将桌上的谈判才终于取得重大进展。

张佳乐:“一想到我们宿舍就要这样纳入新成员了,一时间我竟有点小激动。”

林敬言:“我觉得,我们得给猫取个名字。既然新杰现在不在,猫又填补了空白,不如就叫新杰吧?”

张佳乐:“同意。”

韩文清:“不同意。”

林敬言:“同意。”

韩文清:“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少数服从多数解决的。”

张佳乐:“我记得‘少数服从多数’是新杰出国前提出来的。”

韩文清:“当我没说。”

林敬言:“所以这只猫叫新杰没问题了吧?”

韩文清:“滚犊子!”

张佳乐:“少数服从多数。”

韩文清:“你们会遭报应的。”

小猫跟着摇了尾巴“喵”了一声。

 

这个报应来的太快并且太突然。

从新杰定居开始,霸图的三个人就再也没睡成过懒觉。

每天早上七点,小猫准时扑上张佳乐的床,挠着爪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揉,直到把对方从满不在乎,到很不耐烦,到完全不能忍,再到最后一股脑爬起来,才算善罢甘休。

接下来新杰蹂躏的对象就会转换为林敬言,再然后是韩文清。

每天早上都是这个顺序,乐此不疲,循环往复。

 

张佳乐再也没能享受到攒一个礼拜的内裤一起洗的快感。

每天,只要他换下一次,新杰就会蹲在他掉落的装备旁边,开了嗓子“喵”到对方端着盆出去洗干净为止。

相同的情况还发生在了林敬言的泡面盒上——新杰来了以后,他再也没能享受到伴着自己食用的泡面汤的香味入睡的喜悦了。

 

“以前还以为它是只猫,万万没想到,居然真是个张新杰。”幽怨地看着攒成一团窝在韩文清腿上惬意地打哈欠的小家伙,张佳乐神色阴郁地跟林敬言咬耳朵。

“现在回忆起张新杰出国第一晚我们那一夜的狂欢,竟恍如昨日。”林敬言也陷入了对往昔的追忆。

也不知这句话是怎么传入了猫咪的耳朵,新杰从韩文清的腿上站了起来,望着林敬言的方向,摇着尾巴充满挑衅地对他“喵” 了一声。

 

被小猫抱着大腿的韩文清没理会那边两人一猫的爱恨纠葛。每晚的这个时候,隔着十二个小时的时差,恰好是他跟午休的张新杰连线的时间。

“最近总做一个怪……我好像听见了猫叫的声音。”视频那头的张新杰有些困惑地皱了皱眉。

“嗯,宿舍里养了一只猫。”韩文清说着,用没拿手机的那只手挠了挠新杰的肚皮,小猫惬意地又叫唤了一声。

张新杰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了?”韩文清看出他的不对劲,“你不喜欢吗?”

“不是。”张新杰摇摇头,“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

 

韩文清挂了视频,才发现腿上的小家伙扭着脑袋,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一双浅棕色的猫眼水灵灵的,煞是可爱。

这个颜色倒是跟新杰一样啊,韩文清感慨了一下,把猫咪抱起来送回了它的小窝。

“喵!”小猫叫了一声表达抗议。

“嗯?”韩文清回了床上,“我要睡觉了。”

小猫抖了抖身子把身上的被子弄掉,然后蹦跶两下猛地跃回韩文清床上,在松软的被子边角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身子一歪就趴下了。

看得宿舍里三个人目瞪口呆。

林敬言:“你别说,除了张新杰,我还是第一次在生物界见到跟老韩这么亲的。”

张佳乐:“可能是这个名字有毒。”

 

从捡到这只猫开始过去了约莫两个月,霸图宿舍的干净程度已经一朝回到解放前,连续两次卫生评比获得全系第一,风光不减当年,新杰离去之前。

林敬言和张佳乐在一片被束缚了自由的苦闷中眼见着韩文清跟那只猫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他们甚至怀疑自己AA掏出来给小家伙买的猫粮是不是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他们这么想的时候,新杰正跟韩文清一起,窝在后者的床上看片。

 

张新杰出国大半年,是男人总有一些欲望要纾解。

韩文清随手点开了一片,自发展开了大学生心理生理健康自我教育的特别指导课。

他看着看着,就听见身边的猫咪高昂地叫了一嗓子,这声将他从自我的世界中唤醒,犹豫了一会儿,他取消了全频模式,在电脑右下角开了一个小窗,给猫咪开了一个两只猫咪召唤爱的小片。

一人一猫一电脑,两个视频,各取所需。

 

可能唯一最近烦恼比较多的,就是远在海外的张新杰。

他最近老是梦见自己变成一只猫,每天清早叫张佳乐林敬言韩文清起床,监督张佳乐洗内裤,林敬言丢饭盒,还跟韩文清一起看黄片。

梦到最后那个场景的时候他还羞耻地…… 了。

然而韩文清并没有发现,还单独给他开了小灶准备了猫咪的幸福生活.avi。

 

再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之后,张新杰觉得,大概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于是他掏了手机,给大洋彼岸的男朋友打了个电话。

“新杰?”时间不太对,电话那头的韩文清还带着没睡醒的鼻音。张新杰能想象到他看到来电显示后跳下床去外头接电话的样子。“怎么了?”

张新杰默了默,适才的冲动压下去之后,转眼只剩更多的不好意思:“没什么,就是有点想你。就给你打电话了。”

“你在那边,都好吗?”韩文清问他。

“都好。”张新杰露出一个笑,“没有别的事。”

“学期课程上完了,就尽早回来。”

“好。”

“我去机场接你。”

“好。”

“回来以后还要一起看猫。”

“好。”

“我也想你。”

 

从韩文清嗙一声从床上爬下来时就醒过来,趴在门缝上听着前者打电话的张佳乐和林敬言深深吸了一口气。

张佳乐吐槽“讲真我还没见老韩这么酸过。”

“我也是。”林敬言附议。

就连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床也蹲在墙角偷听的猫咪,也轻轻“喵”了一声。

FIN

FREE TALK

什么?你说这什么鬼垃圾奇幻故事?

年轻人,爱情本身就是这样神奇而又充满魔力的东西啊。

 

评论(68)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