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五)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五

 

张新杰并没有打算在夏休期开始就回家去,毕竟这段假期如此漫长,趁着天儿好在附近多跑跑,总比回家也依旧宅着要好得多。

然而等他机票都定过了,却撞上了经理一张为难的脸。

“这个赛季队里拿到了挺大一笔奖金和联盟那边的分红费,咱们是打算趁着夏休期把俱乐部从新整修一遍的,也更新一次设备。”

人家话说到这里,张新杰也就懂了,点点头说了声没事的,给你们添麻烦了,就转身回了宿舍。一边开电脑从新订票,一边开始收拾行李。

 

叠完了衣服已经开始整理牙具的时候,韩文清走了进来,见他收拾地正起劲,皱了皱眉问:“你不是打算过几天才走的?”前几日张新杰各种忙着查攻略和美食指南,还向他这个本地人取过经,对方要留在这边住几天,他是知道的。

“队里要装修,不太方便。”张新杰正在查看机票信息,也许是赶上学生回家高峰,这几日的机票竟都已售罄,他忙着刷新页面,也没有抬头。

“票不好买?”

“嗯。”张新杰点点头,凝神沉思了一会儿,“如果买不到机票的话,我就……”

“你可以暂时住我家。”

“……啊?”张新杰话未说完便被打断,等消化了韩文清的意思,他又有些错愕。

“嗯?”

“这样,不太方便吧。”张新杰思考着措辞拒绝道。

“你是怕打扰,还是怕住不惯?”韩文清知道这小孩身上时不时会有扭捏固执起来的时候,便干脆直击要害。

张新杰选择了沉默。

见对方默不作声,韩文清果断地敲定了结果:“收拾行李,待会跟我走。”

 

韩文清的母亲是一个非常亲切和善的中年女人,待韩文清开门带着张新杰进去的时候,便已然赶到了玄关处,两只手在围裙上蹭了蹭水,喜笑颜开:“清清,回来啦?”转而又看到了后头的张新杰,愣了一下便笑着打招呼,又冲着沙发那边招手道:“老韩你快看,清清带回来一个孩子呢!”

“是同事,”韩文清一边换鞋一边说,“外地人,没买到票,过来住两天。”

“叔叔阿姨好,”张新杰接过韩文清递过来的拖鞋,对一直微笑看着自己的韩妈妈道,“我叫张新杰,也是俱乐部的成员。”

韩妈妈是很热情地招待了张新杰,“快点坐”“喝点水”“想不想吃东西呀”一连串惹得张新杰应接不暇。相比之下韩父倒是很冷清地坐在那儿看报纸,期间歪了头打量了张新杰一眼,又看向自己儿子:“这小孩成年了吗?”

韩文清说没有。

“哼,大好的年纪正事不做,干你们这个的得荼毒多少祖国的未来!”话到最后一句尾音已然拔尖了,是发怒的征兆。

“老头子你怎么说话的呢!”韩妈妈给张新杰倒了一杯热水,又赶紧埋怨老的,“儿子小半年回来一趟,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呀!”说着又去安慰张新杰,“小杰你别往心里去,我们家老头子以前待部队的,性子就这么拗。你和清清,该干嘛干嘛去,别管他说什么。”

张新杰笑笑接过那杯水,道了声谢。其他的话只当没听到。

而后话题被扯开,韩妈妈又张罗着做晚饭,忙着问两个小的想吃什么。张新杰说自己不挑食,又说可以去厨房帮忙,结果人还没迈进厨房的门,就被韩妈妈下达指令让儿子拖走了。

韩文清把人丢进了自个儿的房间,才说:“你是客人。”

又赶在张新杰开口之前补充:“不用不好意思。”

 

在韩文清看来,不论是出于队长对队员的关心,亦或是室友同事之间帮帮忙,带上这个小崽子回家都不是什么难事儿。他和张新杰处了一年,相互之间的习惯也熟悉,实在是没什么值得扭扭捏捏的。

所以一直到很晚很晚了,他再意识到带张新杰回家过夜是个绝对愚蠢的错误的时候,早就追悔莫及了。

韩家的房子还是很久之前单位分的老套间,两室一厅空出来一点儿地方也没有,临睡前韩文清还是客气地问了一下介不介意两个人一起睡的问题,对方不出所料地摇了摇头,换了睡衣带上眼罩就上床了。

张新杰的生物钟仿佛上了发条似的准点把他送进了梦乡,反倒是韩文清因为才回家换了环境有些不适应,竟然就这样失眠了。也不知那一刻他是怎么想的,就转过身来瞧了张新杰一眼,可这不看还好,就只见“我很萌”已经滚到了床沿边角摇摇欲坠,似乎再打个喷嚏就要掉下去了。

韩文清抬了胳膊,凑过去拽了把张新杰的手臂给了他一个新的翻身方向。后者果然乖乖的,顺着无形之中的指引就朝着韩文清怀里滚去。眼睁睁看着张新杰投怀送抱,这比看着对方掉到床下而见死不救还让人头疼,韩文清皱着眉头又把小孩儿往外推了一把,于是张新杰再次向床沿平移,然后再次被拽回来……

 

第二天一早张新杰是自然醒的。他醒过来的时候就隐隐觉着哪里不对劲,等略微清醒了些感受清楚了自个的处境之后,少年的面上有些烧。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到让他最后枕着韩文清的手臂睡着了。

这下他有些尴尬,垂了眼皮看一眼自己蜷在对方怀里的这个姿势,也不知道是昨夜空调温度打得太低还是如何。张新杰很想赶紧挪了位置,却有些担心自己的动作是不是会搅扰对方好梦,只好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向外蹭。

张新杰的动作幅度很轻缓,他柔软的头发顺着手臂滑动的时候,会产生一点点酥痒的错觉——之所以说是错觉,因为从很久之前开始,韩文清这条胳膊就被压麻了——也就是被那种酸麻的感觉刺激醒来的第一回合,韩文清深刻地大彻大悟了自己把张新杰带回来的这个决定,是多么令人深恶痛绝。

还是完全无法与人分享的那种。

 

寄居韩家的这些日子,白天张新杰就自个跑去完成自己的旅游大业体会青岛风土人情,回来了便帮着韩妈妈做做家务。

尽管韩妈妈再三强调了不用他操心,却最终拗不过这孩子的坚持。只感慨说小杰这孩子太懂事了,比清清贴心得多云云。话说的久了,连韩文清也再坐不住,跟着张新杰后头两个人一个扫一个拖,一个洗菜一个洗碗,一派和谐。

晚饭过后张新杰登录游戏去公会那边组织打本,原本这些事儿交给老人带着就能完成,可随着玩家等级不断提升,副本难度增大,后头的这些本再不是随便划划水都能轻松推boss的设定了。张新杰这个公会里新人玩家过多的弊病开始被无限次放大,一个高级副本推了二十来次都没通,全群上下怨声载道。

原本带团的老手跑来跟会长说了情况,诉苦道“不是我们不好好带,实在是没经验装备还烂,推boss无从下手”。张新杰趁对方讲话的功夫看了团队配置,思索了一会儿说:“打还是能打的,只不过确实存在几率。”

“太好了!那会长你来指挥,我腾个号歇会儿。”张新杰几乎看到对方那头的人一脸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喜上眉梢。

“通本你有多少把握?”就这个时候,他听见身后有人问自己。

“六成吧。”再在脑海里简单地模拟了一会儿,张新杰回道。

“那如果我也来呢?”

张新杰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不明白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百分之百。”

但是显然现在无法创造条件给你账号呀。

正想着,就眼见韩文清蹲去包里翻翻找找,然后掏出了一张新的账号卡来,“再让腾个位置。”

 

会长来了之后,果然boss没怎么挣扎就轻易倒下了,群众的心情很澎湃,刷了良久的“会长V5”的屏。小白们不清楚战况如何,只觉得换了指挥那么功劳一定都堆在了张新杰头上,不过老人们就不这么认为了,做不出来还看不出来么。

没多大会儿就有全程跟团的跑来私密张新杰:“会长,你那个朋友是……?”

张新杰抬眼看了看一通团就退了游戏,跑回自己这边看的,撑在自个儿上方的韩文清,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回复道:“嗯,和你想的一样。”

那头连续发了十来个感叹号表示震惊,反应之夸张让张新杰都忍不住笑了。

 

“什么材料装备?”韩文清关心的还是这个。

张新杰简单地把出的东西说了说,于是对方又总结:“嗯,不算黑。”

张新杰笑:“队长。”

“嗯?”

“这是你第一次听我指挥吧,还挺有纪念意义的。”

韩文清低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望着自己的少年一眼,纠正:“这是我第一次听人指挥。”

这个结论到让张新杰怔了怔,一时之间没找到什么句子往下接,以至于模糊之间都忘记了问,对方是怎么弄到他们工会账号卡的,简直仿佛是,天上掉下来的拳法家。

 

整个夏天霸图都在忙着抢——抢boss抢材料抢人源,抢嘉世抢蓝雨抢百花。眼下还是联盟初期,游戏改观也不大,职业选手对于荣耀本身的熟悉程度还很高,因此各家指挥主力几乎都是交给了战队全权负责。霸图也不例外,大多数时候是韩文清指挥,也有些场合就见大蘑菇烟和季泠什么话都没说,然后团长的标识就落到霸气雄图某个子公会的会长头上了。

小团长光听声音还挺稚嫩,喊玩家ID的时候也有些生涩,不过指挥技术确实没得说,近战远程怎么排位,什么时候动手,跟在哪家公会后头,别给哪家留机会,事无巨细,交代的一清二楚却也简明扼要,比起韩文清那种一点儿差错就能骂出来的火爆脾气,倒是深得了许多新手的人心。

就连叶秋都开了小号过来调侃:“老韩啊,感觉着你们最近,有点想搞个大新闻啊。”

韩文清忙着打本,没空理,对方就自顾自的输入:“你们换指挥了吧?”

倾听对手的想法也是致胜的重要环节,韩文清抽空回了句:“怎么说?”

“以前吧,你们霸图的跑来当土匪,都傻乎乎横冲直撞,现在不错,战术猥琐玩得挺溜啊!难道你们经理把老魏弄过去了?”

韩文清这边抽boss到了残血,没再回复,等材料装备出完,叶秋已经下线了。

想了想还是没得忍,回了一句:“去你大爷的傻乎乎!”

结果八个字被和谐了一半,惨不忍睹。

TBC.

下一章 

乡亲们,不知不觉中,细火都过了5w大关了。然而我在愣神中情不自禁地想,这又有什么值得激动的呢?

毕竟这是我四月就开的坑呀。

评论(71)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