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ABO]睡美人

《禁猎区》的未公开番外0w-……之前因为做本子的时候被折腾出心理阴影,所以一校对完这个就被我打入冷宫了(╯‵□′)╯︵┻━┻。昨天跟宝贝炫耀年末总结的时候才想起来,就……放出来了呗!

 

睡美人

韩张

文/慕谨汐

 

每年的12月31日,韩张张小朋友的小学都会举办一个全校性质的联欢会,每个班都要出一个节目,当然,用竞赛评分的方式刺激小朋友参与表演的积极性,这是必不可少的。

韩张张他们班班主任是个大学专业戏剧文学的语文老师,所以自然而然的,在这位老师操刀之下,韩张张一年级演了嘲笑丑小鸭的一只小公仔,二年级的时候做了坚定的锡兵里一只完好无损的配角兵,三年级在白雪公主里演了一个小矮人,四年级的时候终于摆脱了他完全龙套的角色,做了一回睡美人里拯救公主拯救世界的王子。

拿到老师的角色分配表和剧本的那一刻,韩张张的双眼都亮起来了,放学背着书包就往爸爸的店里跑,一进门就对着坐在收银台里的乐乐叔叔亮出了自己的身份牌:“乐乐叔叔,我是王子!”

“好好好!我们张张越来越有出息啦,苟富贵,勿相忘!”

然后才看到乐乐叔叔怀里还坐了个刚上幼儿园大班的家伙,抱着张佳乐的脖子一字一顿地说:“乐乐爸爸,我也要当王纸。”

当了王子的韩张张小朋友下翻着眼皮儿看着平民孙小花,从鼻子里发出淡淡一声嗤。

然后孙小花伤心地哭了,闻声出现的张新杰在了解因果后罚了他家的小王子抄了十遍三字经。

韩小王子一吸鼻子,委屈地争辩:“王子是国外的,看不懂三字经。”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儿子:“你想抄圣经也可以。”

当晚韩文清回家之后就见儿子笔下写着“人之初,性本善”,嘴上念着“我是王子,爹爹是国王,爸爸是恶毒的皇后。”

恶毒的皇后坐在不远的地方看报纸,头也没抬地说:“你把睡美人和白雪公主弄混了。”

 

从恶毒的皇后到美丽的公主转变,需要多久?

那年某品牌面膜的说法是,十五分钟。

而到了韩张张这里,就是秒秒钟的事儿。

理由很简单,小王子课下练习对台词的过程中,发现自己缺少了一个公主。他从周围的替身里头逐个挑选,首先爹爹不行,那么五大三粗的公主看着就出戏哇;其次乐乐叔叔也不行,先不说大孙叔叔会不会不高兴,就他本人那个笑场频率,也会严重拖累自己的背词进度;那么,孙小花?呵呵哒,一个说着“王纸,我使欢你”的公主你们能想象吗?

算来算去就还剩最后一个人,韩张张咬咬下唇看向书房里正在网上查资料的爸爸,磨磨蹭蹭地走过去,把台本往爸爸跟前推了推,没说话。

张新杰停下手上的事情,侧头看向儿子,“怎么了?”

“我,你,当我的公主吧。”被罚抄书的仇恨值还没降下去,小家伙不情不愿地哼唧。

“你请别人帮忙的时候,都是这么说话的么?”张新杰端坐在原处,把台本又给儿子推回去,“我拒绝。”

韩张张的眼睛瞪得老大,完全没想到自己这样一个英俊可爱的王子居然被一个老公主拒绝了。英俊的小王子嘴巴撅起来,晃了好一会儿,看爸爸真的不为所动,才认命地服软,“爸爸,请你当我的公主好不好?”

当晚韩文清回家之后又看到了一幕:张新杰平躺在沙发上,两手交握胸前,一副睡着的模样,而自己的小儿子,对着那张已经烙上自己所属权印记的嘴巴一点一点贴近。

卧槽?儿子你还没性别觉醒吧?还没确定是A就敢来和你老爹争媳妇儿,胆子不小啊。

韩文清头顶上的毛都竖起来了,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一把把儿子揪起来,厉声道:“你干什么呢,别打扰你爸爸睡觉!”

然后就看睡着的张新杰双目突然睁开,盯向自己,而韩张张小朋友则小嘴一撇看张新杰:“爸爸,这次NG真的不怪我啊。”

就这样每天晚上韩文清回到家都能看见媳妇在装睡。每逢看儿子那么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地去吻张新杰,老国王心里那个煎熬啊,他突然就觉得其实睡美人和白雪公主的故事杂糅起来也挺好的,至少恶毒的皇后是在自己怀里。

等到了明年就好了。耳边听着张新杰用禁欲的声音跟儿子说“王子,我喜欢你”,韩文清只默默地数着日历,等着儿子他们汇演赶紧结束。

 

31号就在韩文清的期盼中到来了,因为是个对儿子重要的日子,韩张二人都放下工作跑去现场给韩张张加油鼓劲。

结果万万没想到,他们这个戏剧表演中最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原本负责演公主的小姑娘不知道是前一天晚上吃坏了什么东西居然闹肚子,在这么关键的档口,来不了了。

没办法,演出只好取消。

班主任通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韩张张小朋友刚画好了王子妆跑去爸爸爹爹那儿显摆,结果就得了这么个噩耗,嘴巴当场就弯下来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班主任也很遗憾,他摸了摸小王子的头,刚准备安慰几句,就听韩张张爸爸开口了,“老师,你觉得,我可以么?”

班主任转过身来笑得万分不可置信,你说啥?

“张张每天在家里都会和我对戏,基本上,睡美人的台词我都可以演绎到位,”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又看向呆呆的韩张张,笑了一下,“不,不是基本上,我完全可以演绎到位。”

……

班主任心想,我居然会以为刚刚那就是最戏剧化的一幕,我真是太天真了。

二十分钟以后,穿着白色长裙的公主出现在韩家父子面前,张新杰本身人就偏瘦,此时化了妆戴了假发,更是毫无违和感。

韩张张小朋友目瞪口呆了好久,才喃喃:“这才是真的睡‘美人’啊。”

而韩文清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现在唯一的反应就是想把媳妇儿藏起来,除了自己谁都不准看。

 

后来韩张张他们班的演出获得了全场最高分,本来脚本就不错,老师的故事新编又增加了许多有意思的成分,当然,主角颜值过高才是获胜的关键。除此之外,高个子公主和小矮人王子的爱情故事也是很有看点。

韩文清站在观众区抱着个手臂,心想,这还真是把睡美人和白雪公主杂糅了。

联欢会结束之后原本一家人是要去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庆祝的,不过现在俩大人相视一望,纷纷改变了注意。

快到家附近的时候韩文清车头一甩开向了另一个方向,感觉出来不对劲的韩张张扭头看着脸上还没卸妆的爸爸:“爹爹这是要干嘛?”

“你去乐乐叔叔家,给孙小花表演一遍睡美人。”张新杰摸着儿子的头说。

“那你们呢?”

张新杰还没张口,就听前边驾驶座上的韩文清说:“乖儿子,你爹爹也想表演一次,”他说到这儿顿了下,“睡、美人。”

张新杰的脸上蹭蹭蹭发热,当着儿子的面说这个,太羞耻了。不过好在他脸上有腮红,看得不明显。这段时间每天当着韩文清的面跟儿子秀恩爱,老国王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看得分明。所以眼下也没多说话,由着脸蛋红扑扑的小王子被送到了张佳乐家里去,下车之后还不忘跟爹爹挥挥手,“爹爹,你是不是也想当王子哇,那你记得后面把爸爸给我送过来,还给我喔。”

韩文清点点头,心里默想:我当了王子你爸爸还能站起来?还是太天真了啊儿子。

 

两人回去路上就没消停,张新杰坐去了副驾驶,韩文清在每个路口红灯的地方都要伸头过去狠狠给人一个吻,好容易熬到家楼下,张新杰整个唇上都是充血的红,上色浓艳堪比迪奥999。

两人电梯里就吻作一团,好容易掏出钥匙开门进去,韩文清打横把张新杰抱起就往卧室带。

“媳妇儿你今天真好看。”入巷的前一秒,老韩这么说,随后……

就没成。

电话铃突然响了,还是韩文清和张新杰的手机同步响了,向天再借五百年配上套马杆,难听得不要不要的。本来两个人都不想管,结果越不管那铃声就唱得越狂妄。韩文清听着自己由衷地唱出那句“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然后两个人都出戏了,张新杰嘴角弯着,就在身下边笑边看自己。

美人没睡成,伐开心,老国王瞬间变成暴君就要迁怒无辜群众,结果他刚接了电话,还没开口骂就听见了那头孙哲平的咆哮。

“你们两个快点把儿子给我领回去!小孩逮着张佳乐就要亲嘴,日了狗了!”

FIN

以为在本子里就会有肉,呵,你可真是想太多了!

 

评论(47)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