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风光好/甜蜜生活

*给tag做广告!我们全宇宙最可爱的小心脏马上就要过9岁生日啦!各位阿姨粉的生日礼物快快砸起来~

*本文退役后/非常甜蜜的生活

*第一人称有点腻歪,满足一下我的恶趣味(揍

 

风光好

韩张ONLY

文/慕谨汐

 

醒来的时候下意识摸了摸身边床铺的位置,被窝里还带着没散去的热度,人已经不见了。

隔着大老远依稀闻得见厨房里飘来煎鸡蛋和煎肠儿的香味,接着就听见新杰站在厨房里头喊:“韩队,起床了。”

我隐约有点不高兴,鼻子哼了两下,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鞋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尾脚边的地方,大概是新杰起来的时候重新挪正的,昨晚动作太激烈,他还在外头看晚间新闻的时候我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最后还没等播音员说再见就打横把人从沙发上抱起来。

新杰一边搂着我的脖子,一边小声在我耳边惊呼道:“鞋,我的鞋还在那儿呢。”

我扭头看着他有点儿慌乱的眼,藏在眼镜儿后面咕噜噜地转了两圈,像小鹿似的。我就笑了:“管他呢!”

说完就进了卧室,把人落在床上,紧接着就凑过去了。

新杰就抗议:“韩队,你还没脱鞋。”

我抱着他问:“你喊我什么?”

新杰看了看我:“早就叫习惯了。”

我也没说话,但就是没脱鞋。

怀里的人便笑了:“老韩,韩文清,文清。这样行了吧?”

我想想看,最后一个勉强算满意。随脚把鞋往外头一蹬,随着那拖鞋落地砸出“砰砰”两声,一天中最幸福美满的时刻揭开序幕。

 

这是新杰退役后的第一年。

我们在青岛买了房子,换了工作,安稳下来。

新杰跑去报了一门会计培训班,每天上课啃书就能耗到很晚,我有点纳闷都一把年纪了还折腾这个做什么,问他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他枕着我的大腿,抬着头看我:“技多不压身嘛。”他说。

于是我说:“你高兴就好。”

既然他感兴趣,那便由着他折腾去罢。我想,反正养活我的新杰,这点儿能力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踩着拖鞋朦朦胧胧地走进了厨房,睡得半梦半醒,有点儿晕,看新杰在厨房里里外外忙来忙去,眼也花,一会儿看出两个人,一会儿是三个。

快要歪倒的时候我一把把新杰揽进了怀里,他笑着由我从背后把头搭在他肩膀上,任我像个大型拖油瓶似的跟他进了厨房。

平底锅里躺着一个圆得特别周正的煎蛋儿,正噗呲噗呲地冒着油泡儿;小饭煲里温着碗热气腾腾的皮蛋瘦肉粥,我看了一会儿,跟他说:“我想吃饼。”

嘴巴离得他特近,几乎要贴近他的耳根。

新杰假意往旁边躲了躲,嫌弃地推了推我的身子:“先去刷牙。”

“我想吃饼。”我又重复了一遍。

“先去刷牙,不然免谈。”

 

我只好去了洗漱池,叼了根牙刷在嘴里便又出来了。

果然就看见他拿了只新碗往里头盛面粉。

看到我又从盥洗室走出来,皱了眉头看着我:“你回去,过来就是添乱的。”

我又往前迈了一步。

新杰作势要把面粉装回去。

“别!”我叼着牙刷含混不清地认错,“我走了。”

扭头的瞬间看到他嘴角微扬了笑意。

 

吃过了早餐,我开车送他去会计培训班。

“这课还要上多久啊?”路上瞄他的瞬儿我看着新杰掏出课本在那温书,便张了口:“伤眼睛,收起来。”

他坐在副驾驶上看了我一眼,手上倒是没动弹。

敌不动我动,我双手撤离方向盘,对着新杰的方向伸过去。

“危险。”他赶紧说,“坐好你别玩。”

“玩儿?你当你带小孩呢!”我斜眼睨他。

他没答复我,把书收回了包里。

 

抵达目的地之后,我选了个安全的位置把车挺稳了,新杰没急着下车,只坐在副驾驶上看我。

“什么指示?”我问他。

“我已经不是霸图的指挥了。”新杰对我摇摇头。

“对我没差别。”

他对我笑,眉眼弯弯的样子真好看:“下个月就结课了。”

“哦。”我转眼看向别处,假装一点都不觉得欣喜的样子。

新杰歪歪头,往我身边侧了一点儿。

“那你有什么安排?”看他一直没说话,我没憋住气,问道。

“我们去三亚吧。”他说。

“好啊。”

“你不怕腻?”他挑衅我,“不会游泳的,沿海城市市民?”

我在心里对着他翻了五个白眼树了十根中指。

然后我说:“你开心就好。”

 

他这才下了车。

外头风挺大,新杰穿了件灰色的羊绒大衣站在风里,衬得整个人身形颀长,腰杆倍儿挺拔。他隔着车窗冲我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大楼。

直到目送他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我才重新发动了车,结果还没等动起来就听见有人在旁边敲我车窗,抬眼看,一警察哥们站在窗外,手里提溜着张票子冲我挥挥手。

……

得。

腻歪久了,二百块付之流水。

我有点郁闷。

还没秀恩爱呢怎么就遭报应了呢。

 

打方向盘原路返回的时候恰好迎着太阳升起的方向,一束光就这样照进了车窗内,满满的全是暖意。

越是最寒冷的时候就越能感受到这种简单细微的幸福感。

一如日光于人,一如张新杰于我。

 

风光好。

 

FIN

 

 

评论(62)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