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二)

第一章

 

崇山峻岭,层峦叠翠。

城外没多少脚程的霸图山上安了个霸图寨子,已有数十年历史。

如今老一辈的寨大王纷纷老去,留下一窝小崽子当家。

归西之前前辈们力图商量出个接班人来,却总未果——林敬言太斯文,张佳乐太顽皮,韩文清太木讷。

谁都不大合适。

又观察了一阵,有长辈惊奇道:“别看小韩看似木讷,一张黑面在外头却好是肃杀。我亲眼瞧见今次劫镖之时,有人只看了小韩一眼,就奉上了买路之财。”

韩老爹摇摇扇子一脸得意:“莫不是看上我儿子了吧。”

众人嗤之以鼻。

于是韩文清便以绝对优势得了霸图寨寨主的地位。

日子和往常过得一样,不过是换了个称呼。起初韩文清只这么觉得,随后就有些淡淡的不一样了。

譬如,全寨上下张罗着要给自己找媳妇。

 

这还得从那百花寨说起。

百花寨,就是距离霸图山也没有多少脚程的百花山上的一个寨,两家往往因为对方劫镖撸得太多让自己喝了西北风这等大事结了怨。其实也不算结怨,老韩这人对于这些计较上天生不以为意,老林又是个斯文人,对方那孙寨主孙哲平则是个家财万贯富可敌国的主,据说是太无聊雇了一群戏子来陪他玩这山寨养成的游戏,所以对劫镖的小财也不在意。所以算到底,最纠结的就是张佳乐了,他满脑子都是财,爱极了财,因此对于阻挠了自己财路的孙哲平恨得咬牙切齿。

满脑子都是打趴了百花的老孙,这场景现实不大容易实现,梦里却非同一般,几次在梦中尖笑,把一个炕上的韩文清和林敬言都吓醒。

 

结果这百花寨要死不死,在这日突然发了一张贴。

大意是我们寨主是极极有钱的鼎鼎人物,因此想娶一个极极爱钱,啊不,是极极爱我们寨主的好夫人。欢迎各路有缘之人自投罗网,非诚勿扰。

看得张佳乐怒气直冲上头,撕了贴不说还差点上百花山去和老孙撕逼:高富帅可是了不起?高富帅也不定取得上好媳妇!

口说无凭,无法,只好号召全寨兄弟一起,先帮韩文清寻一好夫人,再去向孙哲平耀武扬威。

 

而今日,张佳乐期盼已久的事儿终于就要大功告成了。

霸图寨的某件厢房里,一屋子的热闹。

他看了眼还在床上昏睡的张新杰,满心雀跃。

“这就是你们守株待兔的成果?”寨子里的先锋白言飞瞧了眼人,摸摸下巴,“确实不错。”

与他共事的秦牧云注意力却全然不在此:“我只好奇,他那包袱里装的是些什么。”语毕就要去拆。

张佳乐赶忙阻拦:“未经同意呢,偷看人家的包袱,忒恶劣!”

秦牧云一愣:“你说得也有道理。”

张佳乐刚有点得意,转而又蔫了:“可不看他包袱里头有什么,怎知他身份,再循循善诱呢?”

白言飞提议,“等他醒来再说?”

韩文清否定:“失了先机。先发制人才可制人。”

白言飞:“他醒来我们也未必会后发。”

韩文清摇头:“适才在水边,我一不小心告诉了他我的姓。让他知了我的事,怕是不太好。”

张佳乐苦恼:“这可难办了。老韩你嘴忒快!”

一众皆沉默。

 

林敬言叹了口气,许久才慢吞吞道:“各位,敢问我们是何职业?”

“还用问!”众人轻蔑,自豪道:“土匪!”

林敬言点点头:“一群土匪拆人一个包袱,又有什么好为难的呢?”

众人哑口无言。

许久,张佳乐才感慨:“难怪父辈们都叫老林‘斯文流氓’,今日才明白其中深意。”

众人:“确是这般。”

 

老林几欲痛哭流涕,只觉生无可恋,恰这时却看见方锐从外头走进来,一瞬间又生出了许多留恋来,他刚欲开口,却听见方锐兴致勃勃道:“我听说抢了个美人回来,只想看看美人。”

林敬言冲方锐招招手:“过来,我带你看美人。”

方锐听话过去,窝到了老林身边。

“人呢?”没见到美人,他有些疑惑,“难道我的眼疾又犯了?”

老林摇摇头,轻柔地抱着怀里宝贝,“我不就是?”

“林敬言你这混人!”言毕,方锐一脚把他踢开。

老林从地上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一脸的心死如灰,这回是真正的生无可恋。

 

他跑到二楼的台上去吹山风。

过了不久听到身后传来“哒哒”跑步声,也没回头望。

定不是来寻自己的。

“老林你快来!”而后便听见方锐的叫声。

老林回眸,温柔一笑。可算方锐还有些良心。

又听方锐道:“拆了那美人的包袱,结果不识几个字!你快来帮忙认认!”

 

林敬言看了卷轴,一脸严肃。

众人围着他,众星捧月的架势,只眼巴巴地看,都不做声。

气氛极为紧张,像夫子要宣布昨日小试的成绩。

“咱们摊上大事了。”老林道,指了指床上的美人:“此人姓张名新杰,乃是长安人,中了秀才不止,可是个乡试的解元!正是准备进京赴考,途径此处。”

众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秦牧云偷偷捣白言飞,“解元是个啥?”

张佳乐也听到了,一脸鄙夷:“结缘,就是说他已经有夫家了。看来我们要把他占据为霸图所有,还得再费工夫。”

韩文清道:“纵费再多功夫,也不让他走了。”

众人赞:“寨主义薄云天!”

林敬言默默地收了张新杰的东西,强忍着交代老韩:“你把这个收下。”言下之意是让韩文清保管这份卷轴。

“作甚?”老韩皱眉不解。

“擒贼先擒王。”老林道。

张佳乐狐疑:“你的意思是,如果这位张结缘逃出去告发了我们,让老韩凭着这文书讨个活路?”

“我的意思是老韩管着这个,就是掌握了张结缘的把柄,不怕他再做别的动作。”老林满是孺子不可交的恼怒,连“解元”也活生生被张佳乐带跑。

“看来结缘真是这个意思啊,”秦牧云喃喃,“又增了许多知识。”

TBC.

下一章

评论(4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