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四)

第一章

上一章

 

 

是夜。

一屋烛火映得人面桃花暖融融,屋里人高马大的家伙蹲的蹲,坐的坐,东倒西歪的东倒西歪,勉勉强强凑齐了一整个山寨。

张佳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兜来,从里头抓了一把瓜子儿搁在掌心,边嗑边捣捣一旁的韩文清,“你媳妇儿这把咱们都弄来,你可知是做什么?”

韩文清思索良久,也没想明白,苦恼地摇摇头。

张佳乐不放弃任何一个埋汰对方的机会,连忙道:“媳妇儿的心意你都不知,你这夫君当得忒烂。”

韩文清皱着眉头瞪回去,“还不是我媳妇儿,你莫乱说话,毁了先生清誉。”

他这话音刚落,就见张佳乐脸上的嫌弃意味更重了:“喜欢就抢,不行就上,什么清誉屁话,老韩你忒不汉子。”

韩文清道:“你这单身犬牙懂个西瓜。”不愿再和张佳乐多言,他扭头看向自个另一侧,杵在那儿的是还在绞尽脑汁儿和方锐床尾和的林敬言。

老韩心下畅快,想这有夫之夫和自己该是有共同语言的,于是主动招呼道:“老林,咱俩聊聊。”

林敬言瞥了寨主一眼,问:“那五两银子,你可还了言飞没?”

“……”

韩文清漠然地转过头去,他谁都不想聊了。

 

张新杰跟着名册上的名单数着寨中老小将近到齐,这便起身站到了人群中,作了个揖,随后清了清嗓子便开了口,先是简单地自个介绍了一番,又说了现下在寨中的管事,随后轻咳两声,将话题转移到重点上,“寨主。”

万万没想到美人儿竟是从自己说起的,受宠若惊的韩文清连忙起身,“你说。”

“林先生说愿将寨主出纳管事都交于我,可当真?”

韩文清急急点头,生怕有所怠慢,“你说得什么便是什么。”

张佳乐回头望了眼秦牧云和白言飞,欣慰道:“这般百依百顺,夫唱妇随,他俩进展挺快的呀。”

秦牧云和白言飞点点头。

 

“既是如此,则大到月薪工钱,小到寨内油盐茶水的开销,都交由我负责,此言可对?”

韩文清又急急跟上:“你说得什么便是什么。”

张佳乐又瞧了瞧隔在老韩身那侧的林敬言,思忖一番说:“这寨主夫人的本分做得可不错。”

林敬言却没答话,似是察觉了哪里不太对。

 

“那么从今刻起,寨中金库的钥匙便由我保管,可行?”

韩文清继续道:“你说得什么便是什么。”

听到这儿不止林敬言,秦白乐等几人纷纷怪异地拧起了眉头,四人视线交汇,张佳乐艰难道:“我怎么觉着,哪里出了问题?”

秦白二人互望一眼,问:“寨主他,当真知道自个在说什么吗?”

林敬言摇头叹息:“你等看老韩,双目无神,怕是早已中了美人计,鬼迷心窍了。”

 

老林口中的这“美人”则继续乘胜追击,朝着韩文清伸了手,“那便交由我罢。”

韩文清点点头:“你说得什么便是什么。”

张佳乐再也看不下去,狠狠拽了老韩的衣服一把,这才把神游太虚的汉子唤醒。

回神的韩文清首先看见的便是朝自个抬起手臂的张新杰,他有些心虚地环眼看了看身旁一脸悲愤的家伙,暗暗求助:“我适才可说了什么浑话?竟一句也想不起来了。”

秦牧云一巴掌拍上自己额头,恨道:“我就知是这样!”

 

在一众垂涎欲滴的目光中,张新杰面不改色地收了那钥匙,满意地点头,说:“我这便去拟一份寨内用度的单据来,有劳各位。”

言毕,他抬脚出了这屋,衣衫微摆,又引得老韩驻足观赏了许久,待再回神来,就瞧见乌泱泱一片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凶恶眼神。

“老韩!你可知罪!”这回爆发的竟非张佳乐,而是老林揣着一块板砖就这么砸来。这倒是林敬言的看家本事,非到紧要关头从不曾使用,这下拍出来,也是因为气极。

韩文清这边堪堪躲过,那头张佳乐又一把药粉甩过来,烟雾弥漫中呛得他半晌说不出话。众人纷纷使出看家本事对着寨主招呼去,一点儿情面都不曾留。

“老韩,你可知,你此刻身上的痛,甚至不能弥补我心痛之分毫?”张佳乐边揍边煽情,“为帮你讨个媳妇儿,一寨兄弟的命根子都奉上了,你可有丝毫愧疚?”

韩寨主见招拆招,叫道:“我媳妇儿跟你那命根子有个屁关系,再胡言乱语我可揍你!”

 

张新杰在第二日便贴了份寨内用度和月钱的条例来,洋洋洒洒写了三页纸,就贴在寨子那块“虎虎生威”的大匾底下。一群人你推我搡地把老林抛到了匾额底下,央他:“可快瞅瞅,上头说了啥。”

林敬言掸眼一瞅,三伏天里心都凉透。外出用度不许奢张、报销要凭着票子;寨内生活统一调配,集体的才是最好的;最关键的是,就连这月钱都是底薪加提成的制度,干得票子多了,得的自然也就随着水涨船高。

“咱们这本是杀人越货的活儿,可没想竟做出了正经生意的风范。”听了老林的解释,一众喃喃。

人群中有人蹦出了句:“咱开寨子不就是图个爽?管他劳什子正经生意,忒繁琐!”

结果还未得到响应,门外就传来了个声音,“此言差矣。”张新杰从屋外走进来,他今日换了一身白衣,越发衬得肤白貌俊,一时就吸引了许多关注,“纵观古今,得以长久的黑匪之事,莫不是最后依仗洗白回了正道。阁下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的妻儿考虑。”

一句“妻儿”深入了韩寨主的心坎,他拍案而起,大手一挥,道:“就这么办了。”

言毕,只看着张新杰,瞧见对方嘴角勾起了一个笑来,顿时觉得自己所为太值得。

 

“对了,白言飞是哪位?”张新杰像是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对着人群里抬了胳膊的那位道:“前些时候,我瞧见有个五两银子的报销,可有凭据?”

白言飞苦着脸看了看身旁的秦牧云,只见对方也正望着自己,目光深处,无比同情。他摇摇头,道:“怎的在意这等琐事。”

“那便报不成了。”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除了免了掏腰包的韩寨主双目闪烁有神,就差冲上前去抱起张账房唤一声“吾妻甚好”。

张佳乐怒瞪了张新杰一眼,扭过头去跟林敬言酸道:“这还没过老韩的门,倒理起老韩的财来了,手也忒长。”

林敬言回望他一眼,摇头道:“是我的失误。”

“怎的?”

“前些时候拿了小张的生辰八字,算来和老韩是极相配,不过一时大意,竟忘了合计咱们的。”老林从怀里掏了一张小条儿来,“你可瞧,除了老韩,这张新杰的八字克了咱们全寨。”

“……”乐乐抬眼,无语凝噎,“你甭给我瞧着,我看不懂。”

老林又叹息了一声,没接话。

秦牧云在一旁戳了戳他二人,低声问道:“你们觉着,咱们趁现下把这姓张的赶出去,可如何?”

张佳乐一拍脑门,叹道:“对呀!这么简单的主意,我怎么没想到!牧云你可真真智慧!”

白言飞亦跟风,道:“那也不瞧瞧,是受了谁的熏陶。”

三人间正洋洋自得,就听林敬言泼了盆凉水:“你三把他赶出去,大概后脚就跟老韩把你们踢出去所差不远了吧。”

 

三人沉默了半晌,张佳乐才勉强出声:“可没想,老韩竟是这样寡廉鲜耻之人。”

秦白二人皆点头。

张佳乐又问:“老林,我瞧你根骨清奇,与老韩定是顶顶不同的。若是我们和方锐要做一抉择,你定会选择我们的吧。”

林敬言这才回眸瞥了三人一眼,“你这个问题,多年前圣人已经解答过了。”

“此话怎讲?”

“兄弟,我所欲也,锐锐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兄弟而取锐锐者也。”

“……滚!”张佳乐气极,一指戳向老林面门,“可算看出来了,你们霸图,就没得一个好东西!”

老林忙赔笑,“莫气莫气,把自个骂进去了。”

TBC.

下一章

评论(44)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