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五)

第一章

上一章

 

三月里来春光明媚。

韩文清头顶了一只青草编织的帽子,领了一队人马窝在草丛底儿伪装着,只等过往商队运镖往来。张新杰也身在队中,就跟在韩文清身边匍匐着,偶尔稍稍抬手驱驱蚊虫,都能和韩文清产生些许肢体接触来,这到让韩寨主好不紧张,也好不激动。

跟到这儿来是张新杰自己要求的,打的是融入队伍中,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旗号。韩寨主本是想利用特权为自己这位心尖尖上的人谋清闲的,可惜人不要,一心要跟着自己往山中跑。

跟着自己。想到这茬儿,韩文清心中美滋滋的。可看着美人饱受蚊虫骚扰,又情不自禁心疼起来,心疼之余还不住大骂那虫儿也是登徒子,可劲不要脸。

 

林敬言、白言飞等人紧随其后,也安稳地卧倒在地,只那张佳乐手里是个没得闲的,到摘起了周边地上的小花芽儿来。

“乐乐你可别摘了。”林敬言看了眼,略有心疼,“这霸图山山水水都是咱自己的,兔子不食窝边草……”

“好哇!”张佳乐大怒,一把摔了手里的嫩芽,偏了重点地道:“老韩你还管不管了,这人竟骂我是个兔子!”

韩文清却头也不回,连理都懒得理。

眼看着二人矛盾就要升级,张新杰只好站出来,对张佳乐道:“林先生并非骂你,倒是在关心你。”

“哼。”张佳乐并不答话,把头扬向别处。此刻他对这挡了自己财路的张账房一肚子愤懑无处宣泄,只好扭头作不理状,不过倒也不去找老林麻烦了。

场面一时冷了下来,林敬言眉目感激地看了眼张新杰,又有些尴尬,又有些同情,不过后者却似乎不在意张佳乐这般给自己排头吃,只垂目笑笑,也不说话了。

 

等了一二来个时辰,却是一无所获。这条往日匆匆车水马龙的行路必经之处,竟连一只麻雀都没飞过。

韩寨主煞是寂寞,寂寞之余回头一瞥,就瞧见那原本只是采花的张佳乐把自己那顶草帽改成了只大花冠,美美带上,正洋洋自得。

得意个屁,老韩心道,又看看身侧安然俯卧的张新杰,不禁在脑海中描绘对方带了那顶花冠的模样。

张新杰感应到了他的目光,转头来看他,奇怪道:“你看我作甚?”

韩文清心思迷蒙间,只见对方一张好面皮儿就这么直直映入眼帘,便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触感温热,细腻又光滑,像是上好的绸缎,他陶醉了半晌,蓦地意识到有些不对,这才回过神来,心里大叫不好。那只手却像是僵住了似的,就贴在张新杰颊上,动都动不得了。

陷入如此穷山恶水之境地,别无他法,韩文清硬着头皮作出回应:“见你脸上停了只虫子,给你拍拍。”

这站不住脚的歪理倒是引得张新杰笑了,反问他:“那现在可还有了?”

老韩这才讪讪地收了手,摇摇头。

张新杰抿着唇角的笑,道:“多谢。”却未拂了自己的面子。

这般亲和品性便让韩文清对人好感更深了一层,亦暗自下定决心,待媳妇便要用尽了好心思,可不能让人跟在自己身边受委屈。

他这念头一出,便觉着自个前些时候为张新杰跟了自己来着荒郊野外而沾沾自喜,实是自私之至,赶紧对着林敬言吩咐道:“你将新杰送回寨子去。”

林敬言还没答话,倒是张新杰先反应过来了,“无须如此,我……”

“你回去管账去,”韩文清发挥了头儿的技能对底下的账房实施了打断,“可别来了,这用不着你。”

张新杰开了开口,还想说些什么,韩文清赶紧又补充:“要是遇了事儿,还得派人顾着你,忒麻烦。”

他原是出自好意才说了这些伤人的话,可看了张新杰听了话后低垂下眉眼的模样,却又心有不忍,只恨不得将人揽进怀中好好哄一番。

“晓得了,”张新杰轻声说:“我自己回去即可,林先生留在这里罢,遇了事儿也多一个人照应。”

听见对方声音消沉了许多,韩寨主悔不当初,又觉对方一个人回去可寂寞,琢磨着今次如何也是要将林敬言遣回去陪着的。可他天生不会说好话,这般又急切又心疼情况下,又开口道:“就让老林送你回去。”

“不必了。”张新杰继续婉拒。

“我不放心。”韩文清急了,脱口而出。

 

韩寨主是不放心对方一人回去,又怕他孤单,又怕他遇险。可这话听在张新杰耳里,就又是一番滋味了。

想到这儿他也不推拒了,亦不再看韩文清一眼,只对林敬言道:“有劳林先生。”

林敬言看了张新杰那表情,便知他会错了韩文清的意,这同情的目光便流转到了自家寨主身上,见对方还是一副无所察觉的样子,只恨不得抬手在对方脑门上敲出个包子来。

 

待张林二人行出数丈远,便大老远瞧见一只马车沿着老路颠簸而来,那车看起来却不名贵,不过是干净素雅的模样,四周也没围得几个家丁,看起来只是户小户人家回家省亲。

“我瞅着这车没啥油水,况且欺负这小车,是不是忒不汉子?”张佳乐凑到韩文清身边,悄声说。

身后的白言飞也小声跟秦牧云埋怨,“今天可真真倒霉,好容易逮到了猎物,还是这般没得油水的。话说,可有人知道这马车后头的旗上写得是甚?”

他这一问,倒是真将周围几个注意力集中过去了。

“看我来!”老林和张新杰都走了,余下这群人里没什么强劲对手,张佳乐有心炫耀一番,忙揽了这瓷器活儿,可这一开口,才发现自己手里并没的什么金刚钻。“什么、什么、什么子?”

四个字儿,便只认得最后的那个“子”字儿,张佳乐很是觉得丢了面子,恨恨道,“这般小家小户的,倒是矫情,识得一两个字来也要夸耀一番。哼,兄弟们可劲揍他,劫了他的财,让他看看这四个字有个什么卵用!”

 

要是搁往日的惯例,这等小门小户的外出有事,霸图这般义薄云天的寨子本是不会劫镖劫财的,只不过此刻动了张佳乐的怒,而韩寨主也寻思着要在张新杰面前很露一手,于是做了个上的手势,道:“兄弟们,抄家伙。”

结果,这财还是落了空。

那边被几个小匪看管的马车主人抱着头蹲在地上,眼瞅韩文清一行在车里翻来倒去愣是一个子儿也没翻出来,不禁冷嘲道:“愚昧俗人,也不看看老夫的旗就这般作孽。”

听了这话,一无所获的霸图人又是一愣,这才将目光挪回了那四个字上,张佳乐蹲下揪了揪那人的白胡子,道:“老头,你这旗子上写得啥呢,给我念念。”

那老头惊怒地将胡子从人手里夺回,骂道:“可劲做梦吧,你这草莽。”

 

没捞着半点油水,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饶是心宽的韩寨主也有些不高兴了起来。何况这老儿还接二连三的骂了自个兄弟,韩寨主双手握拳,心里很生气。

“言飞,弄张草纸来。”

就这指间蘸着湿泥,韩文清将那四字拓在了纸上。他们不认识,那不是有人认识嘛,愚昧老儿,还怕你不成?

想到这儿还不够。霸图人虽不滥杀无辜,可咱英雄好汉,可不能平白受人侮辱。韩文清转身对着张佳乐,指着老头道:“把他那胡子眉毛都剪了,叫你装那仙风道骨。”

“得嘞!”

 

解了气,一行人很是满意。

于是便在那倔老头儿鬼哭狼嚎的叫声中,洋洋洒洒地打道回府了。

TBC.

下一章

评论(36)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