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张新杰中心]Tesoro

TESORO

张新杰中心/微韩张

文/慕谨汐

 

张新杰有一个能帮他实现一切愿望的百宝袋,这在霸图内部属于一个小范围人尽皆知的秘密。

 

第八赛季开赛前,霸图队内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派对欢迎新成员;安排在最后的国王游戏还没玩到散伙时间,就在张佳乐高呼“不公平”,“真没劲”中宣告了终止。

对待这位实力卓越的老前辈,霸图队内的小成员还是很尊敬的,忙问是哪里不对劲。张佳乐斜眼睨了一眼一旁也瞧出端倪,却不言语笑着喝果汁的林敬言,做了一个鄙视的鬼脸,然后才说:“肯定有问题,我看好半天了。都过去这么多轮了,你们张新杰运气怎么这么好呀?不是当国王,就是围观群众。出的题目那么刁钻,我连芥末都吃了,他还好端端坐在那儿连个让我报仇雪恨的机会都没有!肯定有问题!”他最后又强调了一遍,信誓旦旦。

听到他这么说,周围紧张兮兮的小队员都放松地笑了,就连韩文清终年积雪难化的表情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看了被点名的事主一眼。

小队员叽叽呀呀开口了,说:“张佳乐前辈你不知道,我们副队有一个百宝袋,带在身上好运无限,他跟我们玩国王游戏就没吃亏过。”

“真的假的!”张佳乐睁大了眼睛,仿佛听了什么天方夜谭。

“真的!”旁边秦牧云煞有介事道,“我听之前的前辈说啊……”

 

张新杰在第二赛季来到霸图青训营的时候,脖子上就挂着那个百宝袋。起初大家也不觉得什么,可带着久了,也就渐渐引起了众人的好奇来。

小袋子不大,里面鼓囊囊的,也不知装的是些什么东西,只是离近了嗅嗅,倒也没什么香味,却也不是香包一类驱味的用具。

最早有人看见这百宝袋显神通,是在青训营转战队的选拔考核上。

考核前那晚,几乎全青训营的少年都因为激动亢奋而陷入失眠状态,唯有张新杰作息如常;甚至第二天在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感觉紧张的时候,他还是平平淡淡一副老样子。

临进考场前,有人看见张新杰从小袋子里神神秘秘取出了什么,然后……他就成了那一批孩子里唯一一个仅以一轮成绩就决定了最终去留的霸图选手。

“是唯一一个呀!你知道那时候韩队监考,对着那张脸压力有多大吗!”

可十七岁的张新杰,却顶着韩文清的“煤炭脸”,依旧如常反应。

他进入房间,甚至还客气而礼貌地向对方问了好,打招呼过后,才坐下来完成考核,整个过程中几乎没用一个步骤堪堪出错。

张新杰就在那个时候,便开外挂般地获取了最惊人的勇气,展现了最强悍的技术实力,让战队向他伸出橄榄枝。

 

百宝袋第二次显灵,是在第三赛季。

年满十八周岁的张新杰顺利地取得了战队选手的准入资格;然而一组团队中,不可能有两位牧师的存在。

俱乐部那边找张新杰谈过话,言下之意大约是:下赛季先让他以替补身份参与一部分赛事,等到和石不转的磨合期过了,再正式接手这个霸图战队的牧师角色。

讳莫如深地却也把意思表明清楚了,私下琢磨起来,无非是对这位初出茅庐的小选手实力有所怀疑,用起来并不那么放心。

等俱乐部里的一众小朋友都吃透了上边的意思,半是同情半是带看戏地追着剧情进展时,便只见张新杰面色淡然地回了宿舍,再次从宝袋里取了些什么之后,便正常做起每日练习去了,速度,精准度,每一样都和之前训练时一样的好,倒像是根本没受到分毫影响,连沮丧的心情都没产生过。

就在一群人小小声嘀咕张新杰真能逞强没过几天,俱乐部出了新的公告,石不转原本的操作者因为能力和年龄问题退居后台,下赛季,张新杰会以正式队员的身份参与职业联赛。

整个霸图都沸腾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

 

在几乎同期青训营都将百宝袋的威力扩散地沸沸扬扬的时候——第四赛季,张新杰接手了牧师石不转,成为了跟随队长韩文清奔赴在战场前沿的角色。仿佛是为了证明俱乐部最终决定是正确的似的,张新杰不辱使命地出色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团队作战配合,以新人的身份跟着霸图战队一路杀进决赛。

喜悦是和某种沉重的心情同时出现的。

因为对阵的队伍是嘉世——一年前、两年前、三年前,每一次他们都在同样的地方跌倒,却只是爬起来,在整装待发中迎来了下一个磕磕绊绊。

越挫越勇的英雄,总是显得有些悲壮。战队由此得来了不少以心疼之名粉上的玩家粉,可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从来都不是霸图想要的目标。

临赛前一晚,张新杰回宿舍的时候已然很晚,将将要到他作息安排的睡眠时间。可洗漱用具还没拿出来,就被同屋的室友拽到了一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

“有什么事?”张新杰看了眼手表,又看看队友,眼镜下一片冷静,倒是完全看不出明天便要一决胜负了。

“新杰,”对方想了想,道:“你那个百宝袋,许愿有没有次数限制啊?”

“嗯?”张新杰并不大懂对方的意思,只平静地看着他,“有事你说。”

“那你对着它许个愿呗。”对方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挂在身上的宝袋,“希望霸图明天,能获胜啊!”

张新杰看着对方,思索了一会,笑了。他同样用手指戳了戳自个的宝袋,斩钉截铁地说:“冠军一定是霸图的。”

最末在一片欢歌笑语中,霸图成功登顶荣耀巅峰,而百宝袋的秘密则成为了霸图人神秘的外挂武器。

 

第五赛季的时候,张新杰当上了霸图的副队长。起初,还有人不太服气,可随着战队开会时他把一份份新的日常训练规划表交到选手们手中,每个人都露出了一副极其震惊的表情来:训练是根据每个人的优势和缺陷重新制作的。这位年纪轻轻的副队长,在他们还未曾察觉的时刻,就已经看穿并分析透了许多东西。

韩文清仔细地看了每个人的训练安排后问他:“每个人你都细致分析过?”

张新杰抿唇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百宝袋。

众人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只有韩文清微微皱起了眉,然而最终也没有说些什么。

 

第六赛季,霸图战队的战绩开始下滑,连续着成绩一年不如一年。在季后赛遭淘汰的那晚,整个霸图沉浸在一片低气压的状态中。韩文清什么也没说,便早早回了宿舍,他没有开灯,就把自己融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暗中,也没有人进来对他说些什么——到这个时候,队长就仿佛一个一触即爆发的定时炸弹,没有人愿意去扣动那个定时器。

后来是张新杰在如履薄冰的大环境中充当了这最为关键的角色。他拿了宿舍的备用钥匙,在一片不忍看的目光中拧开了队长宿舍的房门,走进去。

房门被关上后,起初还有一些细碎的响动,再往后,就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这样的沉寂持续了许久,再往后,门开了,霸图的核心二人一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大家呆呆的,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韩文清大手一挥:“吃夜宵去,我请客。”

 

“所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张佳乐朝着秦牧云的方向挪进了一点,“你再给我讲讲呗,那个袋子,真的有那么神奇?”

“我也不知道啊。”秦牧云摇摇头,“反正,副队出来之后,队长就没事了。”

“张新杰,你的袋子里到底装的什么呀?”见询问无果,张佳乐转移了抛问对象,“你把你的百宝袋,也借我用几天呗。”

张新杰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随后才慢悠悠地说:“换了别人,就不灵了。”

“你可别小气啊!”张佳乐噘着嘴,想了一会儿,他又妥协,“那这样吧,你再许个愿呗。我看看。”

“什么愿?”

“当然是这个赛季,霸图拿冠军呀!”

张新杰看了韩文清一眼,发现对方虽然表情依旧很平淡,眼神里却颇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

“这还用许愿吗?”张新杰反问。

 

这个赛季,霸图依然没有得到冠军。

在结束了比赛的这晚,张佳乐抱着枕头,怒气冲冲地敲响了张新杰的房门。

“什么事?”张新杰靠着床头,正在看一份电竞杂志。

“我还是觉得不甘心!”张佳乐恨恨的跳上他的床,双腿盘坐,抱紧枕头,“都让你早点许愿了,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张新杰笑了。

“你笑什么呀?”张佳乐莫名其妙。

等笑够了,张新杰才朝着对方招招手,神神秘秘地说:“你想知道,百宝袋里装的是什么吗?”

“这?深夜福利啊!”张佳乐来了兴致,眼睛都是亮的,赶紧说,“想啊!”

于是张新杰从床头柜里取出了那个小小的,百宝袋,拉开上面的绳扣,从里面掏出了——

一颗奶糖,一颗水果糖,一颗薄荷糖,一块巧克力。

 

他再抬起头的时候,果然看到了张佳乐满脸“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

“就是这些了。”张新杰对他说。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张佳乐愤慨,“说好的打开百宝袋就抗压了呢?”

“我来训练营,就是网游里韩队向我抛出的橄榄枝。我了解自己的操作水平,所以确实没什么可紧张的。”

“那赶走了前任操作者呢?”

“那是后来韩队去找俱乐部,他说,他认为我是石不转最适合的操作者,完全不需要一年的考察期。”

“第四赛季的冠军?”

“你就这样不相信霸图的实力?”

“……后来的队员分析也是你自己做的?”

“嗯,平时观察比较多,我认为都是对改进团队合作有利的练习,就给他们准备了。”

“我感觉我的感情受到了欺骗!!!”张佳乐十分不满。

张新杰笑了,从床上的四颗糖里挑了一颗递给张佳乐,“吃吧。”

“我才不吃糖!”张佳乐气呼呼地扭过头去。

张新杰也不在意,自己剥开糖纸,把糖送进嘴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小时候,但凡遇到事情,好的,坏的,总要吃颗糖。好事就权当庆祝,坏事就算宽慰自己。再后来养成习惯了,就随身带一小袋糖,只是没想到咱们队伍的小朋友们脑洞这样大。”

 

张佳乐哼唧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随手剥了一颗巧克力扔进嘴里,等吃完了,才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哎嘿嘿,那第六赛季那事儿,你该不是进了老韩房间里,请他吃糖吧?”

“原本是这样的。”张新杰说,“不过,打开他卧室门的瞬间,我改变主意了。”

“那后来呢?”

“后来我走进去,吻了他。”

“靠!竟然这么劲爆!”张佳乐目瞪口呆。

张新杰垂眼笑了笑,“也没什么,只是那个时候觉得,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老韩也是那个时候知道百宝袋就是个糖果大礼包的吧?”张佳乐打趣道,“他肯定很难过。”

“他根本没信过。”张新杰鄙夷地看了对方一眼,摇摇头。

“我不相信只有我一个人上当受骗!”张佳乐从床上跳下来,“我要去问他!”

 

面对张佳乐的牙尖齿利,韩文清给出了答案:“之前属于半信半疑吧,不过新杰跟我说了实际情况,也就无所谓了。”

“百宝袋没了,你就不沮丧吗?”张佳乐目光炯炯。

韩文清嗤笑了一声:“百宝袋没了,那人不是还在吗。”

 

他才是真正的珍宝。

 

FIN

 

评论(52)
热度(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