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七)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七

 

张新杰在点开了季冷给的视频资源的第三分钟,就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目害。

起先看到两个男人搅在一起的时候,他并非没有动过别的心思,可随后想想看也许这只是某种特殊乐趣,女主角需要预热才能出场呢?便没在意那么多。

可当他真的把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都看清楚了之后,张新杰的睫毛抖了抖,他用鼠标点了几下进度条,三十秒之后强行关闭了临时有些卡机的播放器。

张新杰一共只看了四分钟不到,然而这一幕的阴影在他心底挥之不去回味无穷了好几天。确切地来说也不完全是阴影,毕竟……他还自作主张地给那副完美精致的肉体补充了一张脸,一张他自个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勾勒出轮廓乃至修饰细节的脸——毕竟,他和这张脸的主人已经朝夕相处了一年时光。

 

那天在宾馆所见的一幕也常常不请自来地钻进他的脑海。

只围着浴巾的,上半身光裸并沾上些晶莹水渍的韩文清的身体。只要一想到这样迤逦的画面,他的心跳就会不自觉加快。

 

晚上韩文清和季冷来宿舍商量事情,推门进来的时候张新杰正一丝不苟地坐在书桌前研究录像,看到了进来的二人只抬起头打了一声招呼就又匆匆将头低下去了,总觉得是怪怪的。

“吃晚饭了吗?”韩文清问,问完了又觉得自己问张新杰这个问题挺废话。

“嗯。”张新杰视线向下看,只闷闷吱了声。

“今天晚上土豆炖牛肉不错。”韩文清又说。

“嗯。”这回他眼尖地发现张新杰的表情也出现了些许细微的小变化。

“你,脸怎么红了?”

张新杰终于挨不住了,站起来故作镇定说,“我感觉房间有点热,我出去透透气。”说完也不等二人反应,就迈大步冲出去了。

 

等人影儿都不见了,韩文清才“咦”一声,“他不是不怕热吗?”

从头看到尾的季冷一副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笑眯眯地替张新杰解释:“青春期的小孩,不好说哦。”

韩文清一想,也有道理,“估计是。最近新杰确实不太正常。”

“为伊消得人憔悴啊。”季冷小小声感慨。

“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事,来吧,开始干活。”

 

季冷所料不错,没过三五天,青春期的小牧师就自己上门兴师问罪了。不过他推门进来的时候,这件事儿的始作俑者还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笑嘻嘻地坐在办公桌前,还和蔼可亲地跟自己打招呼:“哟,新杰呀,什么事?”

张新杰被这个人的无耻和腹黑折服了。

“我是来索赔的。”

“什么索赔?”

“简单得来说,因为季副队您提供的录像,我长久以来形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受到了强烈地冲击和损毁。”

“真冤枉!”季冷作委屈样,“明明是你找我索要成人片的。我是秉着关心队员关爱后辈的心情才给你发了资源,这不是你情我愿团结互助的友爱举动嘛,怎么现在我成了千古罪人呢?”

张新杰皱眉,“我要的又不是……”

“不是成人片吗?”季冷将军反问。

“是,但是……”

“那我没毛病啊。”季冷感慨,为自己的冤屈得到解脱而长舒一口气。

“……”张新杰无语看着对方。

“怎么着,有反应了?慌了?”季冷又恢复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有反应那才正常啊,青春期的小孩,你要是没反应那才该慌呢!”

“可是……”张新杰眉头皱地更深了。

季冷拍拍他的肩膀把他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的话强行打断了,“你现在的重点好像搞错了。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好好想想,为什么会对那个人有反应。”

 

似懂非懂地被季冷送出来半小时之后,张新杰还是感觉自个儿被驴了。

那个人,可是韩文清啊!

 

好在并没有过多的时间让他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结,因为,没过多久,日历翻过了八月的最后一天,第三赛季开赛了。

新赛季的工作会议结束,整个霸图的气氛略有凝重。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去年发生在蓝雨身上的事情,今年终于也将降临在霸图身上了。

队里现在的牧师石磊,在过去一年中的发挥并不算稳定,他的手部力量和手指的灵活程度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反应速度也大不如前。虽然并不是每场都进入比赛名单,但对于霸图的夺冠计划确实也产生了不大不小的影响。趁着夏休期去好好做了个检查,医生建议,石磊的电竞运动生涯最好不要超过一年。

这也就意味着,第三赛季可能是霸图最后一次保持同阵容参加职业联赛了——在公开会议上宣布这个消息以后,十来位正式队员的内心都有些不是滋味儿,毕竟,这是他们从一穷二白的时候就一路拼过来的老朋友,也象征着他们加入荣耀世界的初心。

 

比起其他人而言,韩文清和季冷倒是早就知道了这一消息,因此反应要平淡了许多。虽然也有不舍和难过,但为了霸图,为了冠军,这是他们必须要迈出的一步。

“所以俱乐部决定,明年石磊退役后,由张新杰接任石不转的位置,担任霸图的牧师角色。”韩文清环顾一圈,平静地总结了最后的决议。

这一决定仿佛一颗炸弹,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里的队员都有些发怔。

由张新杰接任石不转,这句话可没有表面那么简单——这意味着张新杰已经获取了正式队员的身份资格、意味着明年的这个时候张新杰就能上场比赛、意味着一个此刻连预备队员都不是的小家伙即将获得一张高级角色的账号卡……

可他还是个没成年的小孩呢!

 

“是不是先从预备队员里挑人出来接收账号卡比较合适?”有人纠结地质疑。

“除了石磊之外,霸图没有比张新杰更合适的牧师。”韩文清简单粗暴地表明态度。

“可是,那个孩子没有实战经验,直接让他接管石不转的话……”

“咱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刚加入职业联赛的时候,都是毫无经验的小白吧。”季冷眼睛弯弯笑道,说的话却让人没有回旋的余地,“要给新人一些时间,大家都需要成长。”

 

再没过几天,全霸图都知道了石不转的账号卡被内定这一重大新闻——张新杰也成为了霸图历史上第一个接过正式队员账号卡并直接升格为正式队员的新人。

消息一出,同批上来的青训营小鬼看张新杰的眼神都变了,有像于天那种就差把崇拜二字写脸上大喊“新杰你真酷”的,也有嚼舌根满脸不服的。

于天听过墙角,大意是“要不是张新杰和队长同住一屋,他能这么快进入正选吗?还不知道怎么讨好韩队了呢。”

他转述给张新杰的时候对方说:“至少前半句说的是事实,可惜前后之间没逻辑。”然后就不再理会了。

张新杰现在很忙,因为这一重磅炸弹,现在每天晚上他的任务包括但不限于复盘、战术和个人成绩分析、管理霸气雄图的子公会,以及最重要的,石磊会经常把石不转的账号卡交给他暂时保存——与其说是保存,不如说是让他自己上去熟悉自己未来游戏生涯的重要搭档。

 

张新杰第一次和石不转面对面接触的时候,韩文清也在现场,受季冷之托来开解饱受争议的小队员。

韩文清问季冷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你解决吗?

季冷一句“我哪有你和小新杰同处一个屋檐下的革命友谊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就把韩文清挡回来了。

 

张新杰通过各种技能释放、伪连和其他基本操作测试着石不转地各项属性,神情专注,对身后站着一人不理不睬。比起前段时间一和韩文清共处一室他就感觉到紧张焦虑和不自在,现在,小牧师已经能够成功地克制自己的情绪,一心处理工作了。

“咳。”感觉到对方似乎完全忽略了自己,韩文清决定给自己找找存在感,“还适应吗?”

“现在还说不准。”荣耀方面,张新杰的回答一向保守谨慎,“还需要一段时间。”

“最近一段时间,还好吧?”韩文清越问越头疼,他觉得自己真不适合来干这活儿,还没等触碰到张新杰的内心呢,他自个先打退堂鼓了。

张新杰心里倒是蓦地一个激灵,原本被压制下去的感情,似乎有了奇怪的发展趋势。是不是被对方看穿了?张新杰有点担心:“韩队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韩文清觉得这活儿真不适合自己做,于是说:“过两天季冷跟你聊吧。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专心放在训练上,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季副队找您聊过,我吗?”张新杰有些迟疑地得出这个结论。

“嗯,不用担心。都会过去的。”韩文清斟酌了半天,才勉强憋出一句:“我们对你有信心。”

他这句话说完,房间里一阵压抑的沉默。

 

“哦,好。”过了好久,张新杰才有了回应。

韩文清如释重负地走了。

张新杰放下手中的鼠标,想:这大概就是被拒绝的意思了。

tbc.

 

下一章

评论(3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