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八)

更之前我以为我是喻文州……写起来发现我是黄少天啊。

没想到昨天会看到清一色的有生之年,感觉自己像个抛家弃子的负心汉……

 

第一章

上一章

 

十八

 

这年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早。

下第一场雨的时候青岛的温度就仿佛凭空消失了般的下降了好大一截;再到第二场雨的时候,霸图有小一半的家伙,感冒了。

 

一群宅男本来就缺乏日常锻炼,身体素质没那么好,这一次突然降温又杀了所有人个措手不及,用李艺博的话说:“我还没从僵直中回过神给自己添件外套,流感大招就甩我脸上了。”

这天晚上嘉世和霸图有比赛,霸图主场作战,发挥却不是很理想,险险输给对方,就要被粉丝骂得狗血喷头。结果记者发布会一开,原本那些兴师问罪的、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全都傻眼了:霸图战队派出来了三个人——韩文清,季冷和石磊。三个人当中状况最好的是韩文清,当晚采访的最好记录是能坚持一口气说八个字,再咳嗽,再继续把话说完。至于季冷和石磊——那就是全程在用此起彼伏的咳嗽声给韩文清当伴奏背景乐。

 

处理完所有后续工作回到宿舍的时候,张新杰还在观摩比赛录像,韩文清坐下来刚想喘口气儿,就见张新杰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倒进去一包粉末,又拿出两颗胶囊一并推向自己。

“吃药。”张新杰开门见山。

韩文清想说他的感冒都是自然痊愈的。

他没有伸手接过。

可张新杰大有你不吃药我就不走了的架势,执拗地站在韩文清对面盯着他,这就盯得韩文清略微有些不自在。

“嗯,我待会吃。”韩文清找了个拖延的借口。

“凉了没效果。”张新杰断然否决这个提议。

等了一会儿对方还是没动静,张新杰这才茅塞顿开:“队长你不是怕苦吧?”

韩文清心想屁,我才不是害怕吃药。

但是,他就不太想吃被张新杰端过来的药。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也许是他和季冷一直都把张新杰当成需要关照的小朋友来看,然而现在居然被小朋友当成了小朋友对待,这就让韩文清有点情何以堪。

可他越是这么抗拒,在张新杰那儿就越被误以为是这么大人了还耍小孩子脾气。张新杰仔细想想,也觉得情有可原:人生病了,是需要被好好哄哄的。于是他放缓了声音说:“队长你把药吃了,我给你唱首歌吧。”

 

韩文清满脑袋的问号问号不明觉厉,然后转念一想,和张新杰住了一年了,还真没听过对方开嗓子。好奇心驱使,他终究是不情不愿地把那堆药全吞下去了。

看到对方配合,张新杰很满意,他清了清嗓子,也十分信守承诺地唱了起来。

 

这天晚上韩文清失眠了。

尽管感冒令人昏昏沉沉,吃的药里也有安眠的成分,但是……只要闭上眼睛,韩文清就感觉耳畔有人在哼歌。

韩文清终于明白了,在唱歌的这个领域中,比跑调,或者没调更加可怕的是什么了:更加可怕的是像张新杰这种,不仅跑调,还洗脑!

韩文清翻来覆去了一个晚上。从刚听到张新杰歌声的时候满脑子的“卧槽他怎么能这么唱呢”,到两个人上床以后被脑海里臆想的歌声绕梁不绝地回放,再到后来竟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还能边抖腿打拍子边跟着张新杰的调哼下去。

越想越迷,最后彻底发现自个睡不着的韩文清干脆下床开机上荣耀了。

 

十月的时候俱乐部接到联盟发布的新通知,今年联盟将开发一个新的娱乐活动——全明星周末。顾名思义,是一个集合了全荣耀所有电竞明星选手和明星角色的周末盛会,策划书上把活动理念和活动意义宣传得天花乱坠,到了霸图这儿就被两句话打发了。

韩文清看完后评价的原话就是:“无聊透顶,没意思。”

季冷则感慨了一声:“我们主席真是越来越会圈钱了啊。”

 

虽然战队对于这个活动本身并不感冒,不过既然是联盟的决定,做做样子也好,服从安排也罢,总之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了。

再后来就是紧锣密鼓地“你最喜爱的职业选手投票”活动,随着这个活动展开,原本就互不看对盘的各家粉丝之间关系就更为紧张了。满世界都充斥着“转发”“拉票”“黑幕”“举报”这样的关键词,连记者采访的时候都愿意从中做文章顺便问一句战队对于投票目前位居第几名作何感想。

大部分战队还是秉着“无所谓,粉丝开心就好”的态度置身事外,不过也有逃不过这道坎的——比如,韩文清的拳法家大漠孤烟和叶秋的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这俩死对头从投票最初就高居榜首一路领跑,霸图和嘉世的两家死忠粉之间也是弥漫着一股硝烟。

 

韩文清每次看到那张投票表,眉头都越皱越紧。实际上他压根希望自己根本上不了榜,这种明星投票活动,其实就是变相将选手赶鸭子上架。你不去,那就等同是深深辜负了粉丝的期待。因此一旦被选中,都只有认命的份儿。

一开始职业选手群里还一片乌泱泱前排吃瓜围观这二十四个倒霉蛋,结果再过了半个月,联盟更新版的策划里出现了“全员到场”“非特殊原因不可缺席”的字样时,整个选手群都沉默了,唯有二十四句一模一样的“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刷了一把存在感。

 

张新杰没想到韩文清帮自己也申请了去全明星周末的资格,收到往返程机票和工作证的时候,他还在怔了怔,第一反应是问韩文清:“会不会不太合适?”

韩文清淡淡地回他:“作为霸图下个赛季的正式队员,提前感受一下竞技文化,有什么不合适的。”

“其他人都没这个机会吗?”

“霸图有安排其他内定队员吗?”

张新杰这就不再拒绝了,其实他确实有点想去。除了策划上的全明星赛充满诱人气息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则是第一届全明星周末的举办地在蓝雨俱乐部,他和喻文州短信通讯了这么久,却还从来没有见过面呢。

他们对于荣耀比赛的战术化优势终将超过个人实力都抱有很大信心,每次就战术问题的讨论起来也颇有遇到知己的感觉,这让张新杰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总是客气和善的喻文州,甚至比见其他明星选手还要更加期待。

 

“如果你来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吃早茶和宵夜。”他告诉喻文州这个好消息的时候对方这样回复他。

“好,我去做做功课。”张新杰说。

“跟着本地人,哪还能让你操心。”喻文州回绝了他,“不用跟我客气,以后去青岛的话,还要麻烦你。”

 

霸图订的是十二月三十一号晚上十点半飞广州的飞机。可偏偏不凑巧,处于天气原因这晚飞机十分不靠谱的晚点了。

从广播里得知要推迟到十二点才能登机的时候,队里几个人立刻分了两拨行动:一拨留在这儿打扑克;还有一拨去了机场的数码休闲房打游戏去了。这些人本来就都是夜猫子体质,加上经常外出比赛,对于飞机晚点这种事倒也习以为常。还有人招呼韩文清:“韩队跟我们去吗?”

韩文清看了眼表,只说:“早点回来,不要误事。”是不打算跟着去的意思了。

 

等那几个人嘻嘻哈哈走远了,他又拒绝了牌友发来的邀请。

“嘿,韩队今天转性了啊。”李艺博惊叹道。

季冷摸摸下巴,笑说:“咱们不管他,玩自己的。”

 

韩文清在那儿坐了没多大会儿,就听见身边传来绵长的呼吸声,只不过坐着睡毕竟是姿势别扭着,小牧师睡得极浅,没过一会儿就要动一下。

韩文清伸手拍了拍对方“靠我肩上吧”,其实那是一个往怀里揽的姿势,他只轻微用力,张新杰就软软乖乖地靠在了自己肩上。许是太困了,倒也没觉得难为情,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过去,呼吸也越发均匀。

这还是韩文清第一次见到不戴眼罩就睡熟了的张新杰,从他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对方长而密的睫毛,隐在眼镜后扑闪扑闪。这张清秀的少年面庞随着主人的安然睡去少了点平日里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老成稳重,反而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一个十七岁的孩子。

韩文清鬼使神差般的伸出了手,结果却在就要触摸到对方脸颊的瞬间清醒了过来。

靠……自己,这干啥呢?

 

结果他还没懵逼完,就感觉到手机传来震动——在自个儿身后玩牌的季冷一连发了三张照片,张张都是大招。

“你在后头拍得很尽兴啊。”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单手打字回他。

“难得看到我们队长这么温情的样子,忍不住拍照为他正名:谁敢说韩文清只会收钱包?”

“欠揍吧你。”

“你现在一动,小新杰可就醒了。”季冷反过来威胁他,“深思熟虑啊。”

韩文清不再理他了。

虽然季冷说的大多是屁话,但是韩文清确实觉得,这一刻还挺温情的。

 

TBC.

 下一章

评论(45)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