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九)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九

 

从机场出来又马不停蹄登上大巴,几经辗转抵达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这一晚上兵荒马乱如同打仗似的,就是再能折腾的家伙都提不起劲儿了,此刻都耷拉着脑袋昏昏沉沉等着季冷办理入住手续。

韩文清侧头望了张新杰一眼,后者站在他身边,眼睛至少是睁着的,不过显然是没醒,只背好自个儿的双肩包听话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倒是很乖的样子。

季冷办完了手续回来陆续把房卡分给了其他几人,霸图队员也不是第一次出来住了,都很有默契地三三两两分好房间,上楼睡觉去了。季冷把最后一张房卡递给韩文清:“这下不是单人间了,心痛不?”因为霸图队员数量是单数,以往出门比赛的时候,倒都是韩文清独占一间,其他人两两拼房,这次多带了个张新杰,那韩队长的特权就不存在了。

韩文清接过房卡,没理他,抓着张新杰的胳膊把人领走了。张新杰一个踉跄似乎没跟上,于是韩文清把步速放得慢了一些。

 

第二天白天也没能好好补觉。

因为是第一个全明星周末,不论是策划者、主办方还是参与嘉宾实质上都没什么先行经验,更不要提那群即将上台的“演员”,有的可能连自己来蓝雨是做什么的都还在犯迷糊。因此一早,联盟就紧急把与会选手集合了个遍,彩排、并且又把活动规则和一些警告突出强调了几遍:比如不许提前给电视台透露内幕啦,比如各站队保持风格和水平,不能比得太“友谊赛”呀,等等。

当然,负责人的一腔激情热血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底下的二百来位选手——这群人大多是昨天深夜的飞机,夸张点儿的一晚上下来可能连枕头都没挨到。这时候听着上头的安排一片云里雾里,已经睡过去好几个了。

 

韩文清本来不想让张新杰来这边浪费时间,不过张新杰自己坚持,说要来找一位朋友。韩文清知道他说的大概是那个小术士,看了看张新杰精神状态还不错,他点点头算是首肯了。

张新杰迟疑了一下,又说,晚上比赛结束之后可能会跟朋友出去吃东西。

他看见韩文清的眉头皱了皱,但最终还是松了口:“去吧,早点回来。”

张新杰笑了,点头嗯了一声。

 

喻文州和他想象中几乎没什么区别,隔着大老远张新杰就能判断站在体育馆左侧门前等待的那个白衬衫就是他。

张新杰走过去跟人家打招呼:“文州,我是张新杰。”

“你好。”喻文州笑开了,是那种春风春雨一样和煦的笑容。张新杰见面前就觉得他是这样温柔又客气的人,事实也果然如此。

不过有一件事超出了张新杰的预料:“你就是张新杰呀?文州说你明年也要成为正式选手了啊?嗯,对,你牧师玩得还不错,我记得上次强杀你们家剑客来着,好几次都被你救回来了。哎你怎么会想起来玩牧师啊?”

他和喻文州统共加起来没说过十个字的时候,旁边一个少年突然杀出来,一段话劈头盖脸就砸在了张新杰头上。

张新杰估计这大概就是于天叫苦不迭的那个垃圾话剑客,结合从韩文清那边听来的蓝雨内幕,大概是叫黄……

“这是少天。”喻文州四个字,暂时封住了黄少天的嘴巴。他笑眯眯看了黄少天一眼,也许是这两个人之间达成了什么共识,黄少天不情不愿把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又看向张新杰,硬生生蹦哒了一句:“你好。”然后就飞快地把嘴闭上了,生怕又刹不住车爆出来一堆话。

 

张新杰又跟黄少天打了招呼。其实两个人在网游里都有接触,只不过没有他和喻文州之间熟稔。

“整个蓝雨都在忙晚上的活动了,少天一个人在俱乐部可怜兮兮的,所以我把他带上了。”喻文州解释,“不会介意吧?”

“没关系。”张新杰客气了一下,心里却说只要你能控制好他的嘴就行。

结果话音刚落,黄少天嘴巴就像是被撕了胶条解封的:“哈哈,我都说了他肯定不会介意的!走吧走吧去吃早茶,肚子好饿我快不行了!”

张新杰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喻文州,结果对方也作出了一副没辙了的表情,无奈地看了看黄少天,又有点儿歉意地看看他。

张新杰默默地告诉自己:以后千万不要和黄少天假客气。

 

在外面吃吃玩玩的时候收到了霸图队员们的慰问短信,大家纷纷对张新杰这种抛下集体一个人出去浪的行为表示非常不赞同,破坏了霸图的团结一致精神。

张新杰想一想,确实不能自己一个人享受生活。索性开始大规模地拍照,把一路尝过的好吃的,看到的新奇的图片都发在了霸图内部群里。

群里画风立刻分成了两拨——

没有去广州的都在感慨:“看起来好好吃呀!”

被困在体育馆的都在比中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新杰!”

然后又是新的一轮短信(和谐)轰(和谐)炸。

 

张新杰把手机收起来不打算闹了,却意外在一排号码之中看到韩文清的名字,对方的短信简洁利落:“晚上回来看比赛。”

张新杰回:好。想了想,又好奇地多了句嘴:今天有霸图的比赛吗?

韩文清那边大概还在百无聊赖听主持人讲话,短信回得很快:今晚是新秀挑战,估计叶秋要遭殃。

看到后半句张新杰没忍住笑了一下。

 

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笑容,不满地用筷子敲桌子边缘:“喂喂喂,看什么呢看什么呢看什么呢?一起出来玩不许总盯着手机啊这样很容易冷场的。”

张新杰说:“有你在怎么会担心冷场。”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领悟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还无比真诚地点头:“你说得对,我在蓝雨就是专门负责收手机的。”然后又一脸探究意味深长看着对方,“女朋友哦?笑得那么开心。看不出来啊你们战队训练量不够大吧居然能还有时间找女朋友,这在我们蓝雨肯定不行啊。哎,战队和战队之间差距好大啊是吧,文州你觉得呢?”

喻文州的回应是直接给他嘴里塞了一只虾饺。

 

世界仿佛都安静了。

张新杰刚准备感慨逃过一劫,就听见一句“是女朋友吗?”喻文州也开起他的玩笑了。

张新杰回问了一句:“八卦是蓝雨的战队特色吗?”

喻文州和气地摸摸下巴,眼神里透着一点点狡黠的笑意:“我觉得八卦是人类的天性啊。”

对方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到让张新杰无语了一下。“是我们队长。”

“哇!你说得队长是韩文清吧一定是韩文清吧?”艰难地把虾饺全吞完的黄少天终于抓住说话的时机了,“一直感觉他好酷啊,怎么样?平时是不是特别凶?是不是特别喜欢骂人?我听说有人把他当成黑社会老大递过钱包,真的假的啊?……你怎么不回答我的问题?难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一直在说个不停我要怎么回答你啊。张新杰就要翻对方白眼了。

“你听的都是传闻,我们队长人很好。”张新杰决定为韩文清正名,“做得不好了挨骂那是理所当然的吧。”

“真的假的?”黄少天半信半疑,“你们不会是那个什么西施,自带滤镜效果吧?说话有没有可信度哦!”

喻文州摇摇头,无奈地笑了:“少天,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能用在这里的。”

“这样啊……”黄少天又开始巴拉巴拉继续说了,话题被扯得很远。

张新杰没有再注意听了,他端起鱼片粥一口一口认真喝了起来,碗里冒气的雾气遮掩了很多东西,包括他听到“情人”两个字的时候突然飞撞的心跳。

 

这天晚上的比赛果然如韩文清所料——叶秋成为了全场最大的赢家,整个新秀挑战赛就没给他下台的机会——七位各职业的新秀统统点名斗神。

“怎么看?”最后一名挑战者下去以后,韩文清低声问身旁的张新杰。

“叶秋前辈确实很强,”张新杰回忆了一下七场比赛,“不过显然,今晚打法最绚烂出彩的应该是王杰希吧。”

微草本赛季强势推出的新人,迄今为止还没有遇到新人墙,华丽绚烂的打法第一时间就吸引力一大批粉丝关注,为此,有媒体送他绰号:魔术师。

“只是打法华丽吗?”

张新杰犹豫了一下,不过被韩文清看出来了,“没关系,有什么说什么。”

“之前看到有评论说王杰希是靠华丽打法来掩饰技术上的缺陷,不过现在我认为,他的华丽打法只是风格使然,就算没有魔术师效果,王杰希本身也是十分难缠的对手。”

“嗯。”韩文清点头,“我们下场的比赛对战微草。”

张新杰笑了一下,“那,希望魔术师出现在团队战里吧!”

“嗯?”

“他过分突出的单人实力,放在个人战里确实是近乎无解的对手,但是以他现在的状态,放在团队战里的话应该会加快整场微草的比赛节奏。”张新杰评价道。

“你一个人的观点?”

“我和文州都是这样想的。”

听到这个名字,韩文清微微皱了皱眉,默了半天,才说了一句:“你们倒是都很关注团队融合度。”

张新杰心里想,我们一个牧师,一个手残,确实也没有在个人战中发挥的余地呀。

“晚上还出去宵夜吗?”

张新杰愣了愣,倒是没想到韩文清倒是还记得早上自己和他说的话,“不去了,逛了一天,有点累。”

“嗯,好。”

 

退场离开的时候,张新杰突然想起了白天黄少天问自己的问题。

“队长。”他喊住韩文清。

对方回过头来,一副等他继续说的样子。馆场的一束特效灯恰好打在韩文清侧身的轮廓上,倒是有那么点儿酷酷的样子。

想到自己要问的问题,张新杰就笑了,“队长,你真的收到过钱包吗?”

等张新杰笑了一儿了,韩文清才慢吞吞地回道:“收到过一次,有个人送的。你说呢?”

 

 

TBC.

 

评论(51)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