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韩文清中心/韩张]我和时间赛跑十年(17韩队生贺)

我和时间赛跑十年

韩文清中心|韩张

文/慕谨汐

 

韩文清的十八岁比其他所有职业选手都要更加艰苦朴素和不可磨灭。

在闷得压抑的小房间里,电脑主机随着运作发出嗡嗡的轰响刺得人耳膜发痛,永远散不开的热气让呼吸都跟着躁动。他就这样蹲在电脑前——既是战队队长也是公会会长。白天和刚组建的战队磨合训练,晚上熬个通宵带着公会抢野图boss,和叶修魏琛杀个红眼,在一片怒骂和地图频道对轰中冷漠地留下一句“呵。”

 

霸图是凭他之力一手打造的江山。

没有天资聪颖的好模子愿者上钩,他一一在竞技场里物色。

第一次和叶修苏沐秋打照面的时候苏沐秋“卧槽”地蹦到自己面前,问“你是那个大漠孤烟啊?竞技场记录第一的那个?”又招手对身后喊:“叶秋快来膜拜大神!”

“哎哟,很厉害啊。不过你该膜拜的大神难道不是我吗?我才是赢你次数最多的人啊?”

“你滚!”

秋木苏和一叶之秋闹成一团的时候,大漠孤烟就漠然的站在一旁,一声不吭。十八岁的少年其实也没有那么老成,只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东西一旦拿出来和人分享,似乎就失去了它的本来面貌。所以韩文清也不会真的解释自己泡在竞技场里连打十天,打到快要想吐的那种时候,却还是期待着下一刻能够遇到发光金子的那种坚持。

 

最煎熬和消沉的时候,是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其实不仅叶修和苏沐秋在找他,他也在找这两个人。见到二人以前,韩文清一直在琢磨措辞,“来霸图吧”和“霸图等你们”到底哪一句更有气势。直到真正见面的时候,那两个角色头顶的公会名把之前的腹稿全部推翻,韩文清多了两个至敌之友。

是那种一边在游戏里杀出一片腥风血雨,一边又无比信任和佩服其能力的伙伴。

但不免还是感到有些遗憾和失落,尤其是、对方两个人同甘共苦,而霸图的未来却还要靠他一个人挑大梁——

在最迷茫和穷途末路的时候,这种怅然感被无限次地放大。

 

韩文清想之所以他在第八赛季对于叶修退役极尽讽刺冷漠之能,其实是因为从最开始,确切的说,是苏沐秋去世时候起,他和叶修之间难免会存些惺惺相惜唇亡齿寒的命运关联。

他们都懂得对方的理想报复,也经历过从最难捱的时候一路走到柳暗花明的寂寞。

 

赛季初期没有广泛的资金支持,一群人住在闷热潮湿的六人间宿舍,出去比赛的时候睡过一晚几十块的旅馆和夜车的火车硬卧。最惨的是那年十一黄金周的比赛——霸图对阵微草主场,俱乐部一时疏忽,连火车硬座都没抢到,一行人硬是坐了一晚上大巴熬到北京,晕车和颠簸让他们比任何时候都要疲惫。

那场比赛霸图可以说是惨败。

而一句“队员状态不好”只能引来粉丝更大程度地不满。

解释比沉默更加苍白。

最后韩文清自己揽了全部的锅:“是我判断失误。”

 

当天晚上他刷荣耀论坛的时候在首页刷到了“韩文清下台”的帖子。回程的火车上,漆黑的车厢其实很有睡觉的氛围,可韩文清根本无法释然,哪怕他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了两天快要濒临极限。

这是属于他的十八岁——在别的选手被战队保护了两三年高调送上舞台之前,他的肩膀已经比任何人任何时候都要更宽阔和坚强。

 

*

在第四赛季之前——

别人眼中的霸图:三次进入季后赛的豪门强队。

韩文清眼中的霸图:拿不到冠军就什么都不是。

 

还是“叶秋”的叶修在一次网络采访的时候说:“这个赛季谁能推翻嘉世的四连冠我不知道,但是看我们三连冠最不爽的人肯定是老韩了。”

这句话刊载之后导致霸图和嘉世的粉丝掐了整整三天屠版论坛,直到最后官方派人清场再顶贴发帖封号,才告一段落。

然而事主却觉得叶修说的没错。

 

当然不爽。

当然要不爽。

霸图对冠军从来都是志在必得。

没有完成的任务,没有达成的目标,被夺走的荣誉和梦想。

不只是韩文清,整个霸图都为失之交臂的荣耀感到不甘,却也为了这种累计叠加的不甘而年复一年地更加努力——为了登顶,有朝一日一览众山小。

 

张新杰出现在韩文清孤军奋战的寂寞和对冠军的渴望达到第一个巅峰的时刻。

坦白说,最开始韩文清和其他人一样,并不看好张新杰成为正式选手。牧师这个职业原本就缺乏张力,而操作者本身的性格又过于保守严谨。

“你和霸图格格不入。”韩文清给过他这样的评价。

“表面现象。”张新杰轻描淡写地回复他,“就算看起来一致,心不齐也没用。”他意有所指,随后才补充说:“我和霸图有着一样的目标,殊途同归。”

 

后来韩文清力排非议地留下了张新杰。

青训营期间他看到这个少年遭受了排挤之后也依然不卑不亢做着自己该完成的训练和其他人无法理解的复盘笔记,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好像被撕碎的回忆碎片,让韩文清拾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

然后他在训练室外“偷窥”被事主发现了,张新杰跟他打招呼。

“想要成长得更快,你要学习的东西还多着呢。”韩文清这样酷酷地回应对方。他从来都是个吝于表扬的人,或者说,这句话本身就带着韩文清式的认同。

而张新杰显然是听懂了,没有说话,眼神却带着明了和坦然的笑意。

 

霸图因为新鲜血液的注入而变得更具生机,张新杰的战术素养在与日俱增的实战经验中开始初露锋芒,霸图的双核指挥所向披靡。最难得的是——他们这样两个性格差距如此大的人,却还真的没有在比赛中遇到针锋相对的矛盾局面。

实际上聪明冷静如张新杰从最开始就埋好了伏笔——殊途同归——韩文清在捧到冠军奖杯的那一刻又回忆起了这句话。

 

这一年霸图多喜临门:夺冠、韩文清的MVP,张新杰的最佳新人。

韩文清在采访的时候说:“如果嘉世因为这就恼羞成怒的话,那我不免为他的未来担忧,毕竟这只是霸图的开始。”

张新杰说:“霸图是能让人看到未来的地方,当然,借此机会向我们队长表白,他是我认为最好的队长。”

韩文清心里有点酷又有点骄傲地想:这不是必然的么。

 

这是他驰骋荣耀的第四年,收获了鲜花和掌声,梦想和荣誉,还有最好的霸图和最好的同伴。

 

*

后来,韩文清总是把第四赛季当做一场甘甜的梦,时至最奋发有为的年纪,经验累积和操作能力都处在巅峰,还有领跑到终点的比赛。

似乎再也没有任何时刻可出其右。

不是似乎,事实也确实如此。后来这个甜美的梦终究是醒过来。

 

第五赛季霸图发挥失利。

第六赛季霸图止步四强。

第七赛季季后赛首轮惨遭淘汰。

 

有不怀好意的嘉世粉挖出第四赛季霸图记者会的言论开贴嘲讽韩文清打不打脸,后来被记者公然问出,韩文清冷哼了一下:“这几年,嘉世难道不是一直被霸图完美吊打的么?”

驳得对面哑口无言。

 

公关上取得了胜利,但是那天晚上韩文清还是把自己关了禁闭。

没吃晚饭,没参与训练。

一个人待在黑暗的宿舍里,不开灯,也没有光。

 

实际上那人说得对,这三年,霸图离二次夺冠越来越远。

而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随着吴雪峰退役、孙哲平退役、张佳乐退役、方士谦退役,韩文清心中某个角落警铃大作。对于运动员而言,岁月是比任何技能都要更具伤害力的大招、连招,步步紧逼而又凶残无情地敲打着试图和他抗衡的一切。

他挣扎过:一晚上连续三个小时双手不停歇地停留在跳山训练界面上,尽管动作再娴熟而游戏流程也早已烂熟于胸,他还是无法打破此前自己立下的记录。

韩文清在这种敲打中切身体会到一个无可抗争的事实:竞技事业的下坡路。

 

这一晚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闷不吭声地想了很久,却依旧毫无头绪。

最后是张新杰自作主张用备用钥匙打开了他卧室的门。

门打开的一瞬间,光和那个人的黑影一起透进来,好像世界都敞亮了。

而张新杰走进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抱住韩文清,吻他,那是一个很凶,意图却又极为清晰的吻。韩文清从最初的错愕到后来更加猛烈的回应之间,头脑还闪过短短几秒的空白。

最后他们都累了,在黑暗中喘着气儿。

张新杰说:“手速不够,经验来凑。”

韩文清说:“嗯。”

张新杰又说:“意识不够,我来凑。”

韩文清说:“好。”

张新杰反问他:“那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韩文清低低地说:“还有只想对你说的话。”

张新杰在黑暗中低声笑起来:“我都知道了。”

他们似天生便有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

再后来霸图就变了。

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严谨——张新杰承担了队里主要的指挥工作,可又恰到好处地将这种严谨和霸图本身的一往无前融合在一起。

也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孤注一掷——张佳乐、林敬言,霸图像是一个老将收割器,有一段时间荣耀玩家直接把霸图当做了可歌可泣的悲壮的代名词。

 

韩文清的采访稿中开始被多次提及的一个问题变成了:凭借怎样的毅力坚持到今天?

通常提这个问题的记者都会遭到他轻蔑的一瞥,“怎样的毅力那是你写稿子要想的形容词,我只负责提供事实。”

韩文清一直觉得这个问题低级、没水平、比兴欣0:10不敌轮回还要垃圾可笑。

因为爱,因为热忱,因为要夺冠,因为要站到更远的地方,因为自己,因为张新杰,因为霸图。

理由太多了,简直找不出任何一个他应该放弃的借口。尽管早已知道不论是从体力、精力、能力等各个方面而言都已不如往昔,霸图的韩文清却还一直坚持,成为荣(和谐)耀(和谐)电竞史上职业生涯最长的老将。

 

这年过生日的时候刚好赶上和蓝雨的比赛日,霸图俱乐部邀请两边选手赛后一起来开了个大派对。

蓝雨的一帮臭小子明显比霸图要会玩。黄少天趴在喻文州的肩膀上,指着宋奇英很大声地咬耳朵,一副祖国未成年被荼毒的悲愤状:“队长你看!宋奇英坐在那里吃东西的样子和张新杰有什么区别!他可是霸图的未来啊他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我觉得他比郑轩看起来还要压力山大?”

喻文州笑道:“因为那是韩队和新杰培养的霸图未来啊。”嘴角弯弯道,“就像小卢随你是一个道理。”

“这话我不爱听啊我有小卢那么烦人吗我有吗有吗?”

然后黄少天收获了来自霸图的群嘲。

韩文清:“能说出这种话你的脸皮还有下限吗?”

张新杰:“你主语和宾语用反了少天。”

 

“靠!”黄少天磨刀霍霍咬得牙齿碎碎:“嘴巴那么毒心里一定有很多苦吧!祝你们下个赛季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

“靠!说啥呢你!”一开始专注于吃根本无暇分心开嘴炮的张佳乐在捕捉到关键词之后炸得百花缭乱:“彼此彼此!祝你们本赛季就是第二名的好成绩!”

 

……然后这两个人的祝福在第八赛季和第九赛季分别得到了应验。

消息公布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分别在微博上互相比了一个中指。

*

退役的消息是直接在夺冠的记者发布会上宣布的。

粉丝们还沉浸在“时隔七年,霸图终于再一次站上了这个位置,夺得这份荣耀”的巨大喜悦之中时,发言人的下一句“队伍现任队长韩文清不负使命,于今日宣布退役,为荣耀生涯画上圆满句点”就仿佛是艳阳天里突然劈头盖脸浇下来的一盆冷水,淋得人一阵措手不及。

自去年霸图与冠军失之交臂,林敬言的抱憾退役始,外界就一直在猜测韩文清什么时候会从那个位置上换下来。有人也曾信誓旦旦地预测:最多撑不过两个赛季了吧!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来临的时刻,所有人还是感到难以接受。或者说,这其实是一种虽然早在意料之中但却还是难掩悲伤和失落的情绪。

 

整个会场的气氛仿佛从热浪扑面而来的八月正暑转瞬进入千里冰封的三九寒冬,夺冠的喜悦表情和笑容凝固在了每个人脸上,全场鸦雀无声。

直到有记者出于职业素养再次按下快门时,闪光灯才像是一个解冻寒冰的讯号。一片哗然。

 

“韩队呢?韩队有什么想说的吗?”

当事人韩文清在这片骤然降到冰点又突然喧闹起来的会场中,最后一次接过话筒,说:“退役之前,把冠军留给霸图。我没有任何遗憾。”

在他的话音结束的时刻,台下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响起了稀稀疏疏的掌声。坐在韩文清身边,自始至终没有发过言,甚至没有露出过一个多余表情的张新杰也随着这零星的声音鼓起了掌,而后渐渐声势浩大,直至响如雷鸣。

 

韩文清在这片雷鸣中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从激烈的比赛,到站上冠军领奖台,再到记者会上宣布的重磅消息,一切都如同剧本早写好的快镜头似的赶场般地飞速翻滚,几乎没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细细想来全是浮光掠影。

甚至连夺冠的那一瞬间,韩文清都没有时间好好消化那种期盼已久的盛大狂欢,也许是期盼的太久了,喜悦都变成了责任和负累。因此与其说是喜悦,倒不如说,韩文清在那一刻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的执着和坚持在那一刻消失。

他的压力和包袱在那一刻土崩瓦解。

当然,也有一部分被薪火相传——毕竟坐在那里的还有张新杰、张佳乐、秦牧云、宋奇英……还有霸图的无数长江后浪以及再后浪。

 

而他——

迎着时间的敲打,整整十年,不服输了十年——

韩文清想,他终于可以放心地慢下来了。

 

*

 

他和时间赛跑十年。

出于草莽,而缔造传奇。

 

FIN

 

Freetalk:

扪心自问,写全职同人以来,没有哪篇文章比这篇更用心,修修改改,删删减减。颠来倒去甚至整个顺序都变了一套。

也许并不是很好看,但是大概是我眼中的,老韩的世界。

很少用韩队视角来写东西,一直很害怕太过沉重,毕竟他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感觉到有些沉重的角色;然而实际的探索中,还能感觉到更多的是坚守十年的希望。

祝我最最最最爱的新杰家的韩队长,生日快乐!

 

 

评论(53)
热度(536)
  1. I'm blue.慕谨汐汐汐汐汐 转载了此文字
    很棒的一篇文!!!!!!!!韩文清 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