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的,写的不咋地。谢绝抬杠。
张新杰亲妈。舔周舔🐠

[韩张/林方/双花]一场勾心斗角的挑拨离间

一场勾心斗角的挑拨离间

文/慕谨汐
韩张/林方/双花
warning:两年没写东西了随手复建,不太正经,慎。

事故就发生在清晨八点五十一分。
闹钟唱完了五首歌,手机显示了三个张新杰的未接来电——张佳乐终于醒了。
他一边迷迷糊糊地光脚在地上找拖鞋,一边想:要是能有个什么意外让他不用参加今天的训练,就好了。
可能也是他的祈祷太过虔诚,在张佳乐把手伸向寝室木门的内侧反锁按钮并那么旋转一下的时候,他成功地撤销了反锁,然而门并没有丝毫被打开的迹象。
张佳乐揉揉眼睛,清醒了一些。可能是做梦吧?他想。
张佳乐决定重新来过。于是他再次将门反锁,然后去拧反锁按钮。
“反锁魔咒,破!”他煞有介事地念叨。
然而,门还是那扇门,青山不改,巍然不动。
张佳乐开始慌了,作为表情包的资源共享者,这一刻他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双手抱膝瑟瑟发抖”的表情,然而没有一个可用以完美阐述自己此刻的心境。
他使劲对着门把手扭来扭去,又不死心地用脚踹了几下,在多次尝试未果后,他终于承认了:自己遇到了有史以来霸图最荒谬的宿舍灵异事件:自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据张佳乐回忆,凌晨五点莫名惊醒的时候,他睡眼惺忪地去了趟洗手间,回来记得把房间内侧插销反锁堪称安全意识极度到位——那个时候他的房门还是那样的正常,没有一点被破坏的预兆。可也就短短三四个小时,也就把这门再扭了两次,它就莫名地坏了,一切发生的是那样猝不及防,甚至让你想不到是否真的是扭动门锁的那一刻,才让这扇门永久性质地关闭了。
张佳乐在这一刻莫名对薛定谔的猫有了些大彻大悟的意味。

掏出手机,张佳乐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林敬言。他当然不敢考虑回拨张新杰——不打还好意思说自己出门压根没带手机,专心训练,为国为民,这电话要是拨出去了……自己现在还在宿舍没有吃早饭也没有晨练的秘密不就暴露了么?打给韩文清就更不行了,这和成心打给张新杰并没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张佳乐忍不住为自己的老谋深算点赞。
聪慧的男孩运气都不会差,张佳乐这样想。
然后电话响了一下,就听见温柔的客服姐姐念起了英文,他这才恍恍惚惚地想起来:早训手机是要关机的。
他没辙了。整个人呈“大”字状趴在门上,耳朵竖得像铜铃,听着一切可疑的声音,预备召唤随时路过拯救自己的盖世英雄。

*

张新杰有个习惯,在九点早训开始之前,例行公事检查每间宿舍的电器关机状况。
只是今天稍稍有一点变化——
寝室楼道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因为寂静的沉默而显得越发清晰。韩文清刻意地和张新杰的脚步保持同频率,时间长了就感觉有点儿别扭。
“韩队。”张新杰突然喊他。
“嗯?”
“你同手同脚了。”张新杰低下头,看着他凌乱的步伐,说。
被点出自己的窘处,韩文清的第一反应倒不是尴尬,反倒是舒了一口气。
“那什么,”韩文清摸了摸鼻子,“你终于跟我说话了。”
张新杰移开目光,用沉默回应他。
韩文清迟疑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突然伸手握住了张新杰:“没下次了。”他说。
张新杰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他,“熬夜,还喝酒,对身体不好。”
韩文清一应收下。
“我妈让我们今晚回家吃饭,她做了皮皮虾饺,特地叫你呢。”
张新杰回握了握韩文清的手,稍稍弯了弯嘴角。
试想九点的日光越过玻璃停留在青年的的面颊上,还能看见细碎的小绒毛在阳光的夹缝间舞蹈。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蠢蠢欲动的呢?
韩文清坦诚地说:“新杰。”
“怎么了?”
“我想亲亲你。”
张新杰摇摇头,“公共场合……”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韩文清堵回去了,唇舌缠绵,紧凑的拥抱,天旋地转。

“放心吧,他们都去训练室了。我看看谁还敢待在宿舍里。”韩文清声音转冷。
张新杰刚想笑一句“你也有假公济私的一面”,然后再反驳他事实上,八点五十八分,严格意义上讲,这时候就算有人出现,也是不为过的。
可是还没等他张嘴,就先有窸窣的声音诡异地响起。
“老韩?新杰?亲完了啵?那啥,能不能叫个修锁师傅?我被困在里面了。”

韩文清的脸瞬间就绿了,绿里发青,青里透紫。

*

林敬言是在早训结束的时候,才打开手机的。一连七个未接来电,头一个是八点五十四分,后来几个依次是十一点三十一分、三十二分、三十三分……形成了鲜明的等差数列。
来电显示的号码都是张佳乐。
林敬言第一反应,便是张佳乐遇到什么事儿了——这家伙今早竟然在韩文清和张新杰的眼皮子底下翘了早训,也可以说是很不要命的行为了,可转念一想今早韩张二人的反应,似乎对张佳乐没出席这事儿并未感到一丝一毫的惊讶,他又觉得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反正秉着“请示队长”的原则,林敬言冲着张新杰摆了摆手机上的未接记录,“新杰,乐乐咋了?”

站在旁边的韩文清斜眼瞥了那未接来电一眼,明显应堂发黑。
张新杰则推了推眼镜,面不改色道:“他没事。”
林敬言摸了摸下巴,“稳妥起见,还是给他回个电话吧?毕竟今早……”
张新杰打断了他的话:“老林,早上十点二十的时候,我看到了方锐晒了一束花。”
林敬言赶紧打开微博APP:“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可能是删了吧?也可能……”张新杰真诚地看向某个“绿”林好汉,“是把你屏蔽了呢?”
林敬言这就没心情管张佳乐了。

等到林前辈步履急促地冲出训练室,站在一旁的秦牧云才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他戳了戳旁边的宋奇英:“小宋,不对吧?张副会在训练中途刷微博?”
宋奇英双手环胸,沉着脸摇摇头:“林前辈,太松懈了。”

*

方锐被林敬言夺命连环call的时候,正在微信小游戏第一名冲刺,距离叶修创下的记录只差10了!方锐屏住呼吸,9、8、7……
方锐的夺冠美梦破碎在看见林敬言头像出现的瞬间,方锐发誓,从未有一刻让他觉得林敬言斯文的表情如此面目可憎。
他咬牙切齿地摁下通话键,语气不善:“喂?干嘛?”

听到方锐恶狠狠声音的瞬间,林敬言一阵透心凉,“锐、锐锐……”他有些颤抖地喊对方的名字。
听到对方有气无力的声音,方锐憋出来的那股气势瞬间就没了,忙哄道:“咋啦老林?是不是韩文清和张新杰又欺负你了?别哭,有话跟哥说,哥帮你出气。听到没叶修?下周霸图客场干回来啊。”
电话那边乱嘈嘈的,传来叶修欠揍的声音:“哎方锐你大爷的,怎么不是你去干回来呢?”
“我干不过啊。”隔着电话林敬言都能猜到方锐耸肩的样子:“这种千年道行的老妖精还得靠你收拾啊。”
“你居然把韩文清比作妖精,我真是要吐了……”

方锐没再和叶修斗嘴,转过头来语重心长教育林敬言:“你呀,也别太忍耐,韩文清他们要是对你不好,你也得刚回去啊。不要怂,就是干,锐哥给你撑腰呢!”
林敬言想了想:“那我什么都能说么?”
方锐点点头,严肃道:“那当然啊!”
“那你可说说玫瑰花是怎么回事?”

*

半个小时以后两人终于在叶修难得没有昧着良心的证实下确认了“玫瑰花”纯粹是张新杰子虚乌有的污蔑——之所以一句话交代的事情被折腾了这么久,林敬言在挂电话之前难得鄙视地说:“叶修,还不是你信誉度基本为0?”
“芝麻信用790了解一下好吗?”叶修隔空喊话,然而机智的林老师提早挂了,没给他翻案的机会。

方锐气得快炸了:“叶修,你说韩文清这两人还有下限吗?这是造谣啊,简直比污蔑我打不过他一样可耻。”
叶修抽了口烟,翻了个白眼:“你本来就打不过他。”
方锐:“呸!今晚就上线PK好吧。”
叶修摸摸下巴,“我倒是觉得吧,这两人无事生非,估计是想转移老林的注意力。也不知道是暗搓搓策划啥呢。”
“这样吗?”方点心一下子又变成方紧张了,神经兮兮掏出手机,“那我可得好好保护我们家老林。”说着赶紧给对方发消息。

林敬言也想到这一茬了。
只是——
转移注意力?转移什么注意力呢?
他皱着眉头,似乎张新杰告诉自己这一摊子破事儿之前吧,是有某件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的。
是什么呢?

就在这一刻他的手机又传来震动。

“老林!!!救我出去!!!我的膀胱要憋不住了!!!”
发件人:张佳乐。

*

张新杰在吃完了皮皮虾饺的时候才再次打开了两人的手机,把自个的生日输入两遍,俩手机都打开了。果不其然,自个儿和韩文清都收到了分别来自方锐和孙哲平的战书。
孙哲平:“老韩,什么都不说了,正面刚吧。”
方锐:“张新杰你大爷的,毁人声誉,你简直是卓伟转世!”
韩文清黑着脸刚准备给孙哲平正面回应,手还没伸直就被张新杰侧过身子避开了。
“我来处理。”他说。
韩文清这就把手放下了。

张新杰先是随手甩给方锐一张QQ群截图。十点二十分,张佳乐在职业选手群发了一个sos的表情,方锐随手回了一朵花,花心上写了一个“早”——这表情还是张佳乐传出来的,配套的还有一棵大树的回应。大树就忍不住让方锐想到了老林,实在是有点萌,所以这个打招呼的表情倒也是他的日常习惯了。
张新杰说:“这不是晒花吗?”
方锐:“……”
张新杰又说:“我都知道了你这个表情包是配套的,林前辈却不知道,你说该不该教育?”
方锐瞬间觉得当前阶级之间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根本不在张新杰这儿了。

十分钟以后,孙哲平收到了韩文清的回复。
“乐乐在找你求助之前,给老林打了七个电话。”
“顺便问一句,你知道张佳乐有个花儿,和树的表情包是配套的吗?”

*

没有人知道孙哲平和林敬言是怎么打起来的。
这俩八竿子达不到一块的骨灰级元老上了游戏就开始PK,让周围的吃瓜群众忍不住开始窃窃私语。“大孙冲动一下也就算了,怎么今天连老林也这么刚?”
只有看破一切的叶修在群里意味深长发出一个“不好惹不好惹。”
所有人都曲解到“孙哲平和林敬言不好惹”的话题去了,忙讨论起了两人这场比赛的操作亮点,只有韩文清领会了叶修的意有所指,他看了看车后座熟睡的人,在Q群里回了个“1”。

把张新杰从车后座捞起来背回去的时候,韩文清看着静谧夜色下对方干净的面容,想:这么个人永远和自己共边,时时刻刻关心自己,真是太好了。

Fin.

评论(58)
热度(380)
© 慕谨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