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的,写的不咋地。谢绝抬杠。
张新杰亲妈。舔周舔🐠

[韩张]最好的时刻

本来就想写个短篇,不过写到最后深刻怀疑自己会收尽《细火》当一个番外

送给 @YUMEko 的生日礼物,不管经历怎样的事情,也要相信会有美好的时候~希望看完留评论的姑娘们能回一句【梦梦生日快乐】,让这个丧丧的家伙也体会一下我们老夫老妻式的温暖。

bytheway也温暖一下这个加班到家没多久的我………………

 

 

最好的时刻

 

韩张ONLY

文/慕谨汐

 

第十赛季过半的那个冬天,张新杰终于把韩文清打包捎回西安了。

往年都是韩文清凭借着青岛主场的优势,把张新杰带到自家去。而去张新杰家过年,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回。

当然,这也意味着,不管正式非正式,双方都见过家长了。

 

韩文清很想把自己终于转正的这个好消息发扬光大。

坐在张新杰家的沙发上,他打开职业选手群,准备好好秀一把,然而又觉得自个直接在群里说这话不大矜持。于是冥思苦想的韩队长脑袋里蹦出了一个好主意,他给宋奇英发了个短信,说:“小宋,你到群里去给我拜个年。”

“行。”宋奇英一口应下,“那我说什么呢?”

韩文清想了想,帮他拟了个句子:“就说‘韩队,新年快乐,有没有红包呀?’这样吧。”

于是小宋很乖地去了霸图家常群给韩文清拜了个年:“韩队,新年快乐,有没有红包呀!”

 

韩文清内心“靠”了一声,连忙私信纠正他:“小宋,不是霸图群,是职业选手群。”霸图那群家伙早八百年前就已经被他秀过现场版的机票了。

“好的。”宋奇英答应地很爽快,然后又犹疑了一下说,“那队长,群里那群人,还要管他们吗?”

韩文清戳开霸图家常群,底下清一色地排队刷起了那句“韩队,新年快乐,有没有红包呀”,大有事主不出来我们就闹个天翻地覆的架势。

韩文清内心的那声“靠”终于没憋住,从嘴巴里吐出来了,刚想回点什么,就看张新杰发了一个特别大的红包丢在群里,然后群消息又被一片“谢谢张副”淹没了。

 

“韩队,我发过了。”这时候宋奇英圆满完成了任务。

韩文清打开职业选手大群,果然看到了宋奇英那句话,他很满意,示意小宋可以功成身退了。

然后他打开自个儿的定位,回了一句:“新年快乐——于西安。”又包了一个大红包,也投在群里。

那个红包一秒就被抢完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没眼力的只关注了红包大小,摸到以后只回了句“谢谢韩队,韩队新年快乐”,导致接下来的职业选手也都跟风复制粘贴,倒把韩文清现在出现在西安这茬给忘了。

韩文清很郁闷,很气结。

这个时候万年不动嘴的张新杰在群里说话了:“别玩手机,过来帮忙择菜。”

 

众人这才嗅出了不寻常的气味,有好事者翻到前面的地点定位,顿时“哟”了出来。

“我说老韩你行啊,这都攻略到人小张家去了,客场作战感觉怎么样啊?”叶修在群里挑逗起来。

“修成正果了啊,恭喜了韩队张副队。”

韩文清对着一屏的“恭喜”嘚瑟了一会儿,然后满足地放下手机去帮张新杰忙了。

 

“幼稚。”张新杰给他递了个菜篓子,这样评价。

韩文清心想幼稚你不也帮我完成秀恩爱大计了嘛,但是嘴上就咕哝一下啥也没说出来,乖乖到一边择菜去了。

“哎呀你个男娃的干这个做什么嘛,去看电视吧!”他还没择两根,张新杰妈妈就急匆匆过来撵人了,手里的锅铲都没放下。

韩文清冲岳母笑了下,带着点儿恶趣味的告状:“我常干这活的,在青岛的时候新杰也没少‘栽培’我。”

他说到“栽培”的时候眼带笑意地斜瞥了张新杰一眼,只见后者正将泡好的蒜捞出来,从尖芽上轻轻那么一捻,整瓣儿都剥下来了。专心致志,对韩文清的话丝毫不为所动。

“这孩子,”张妈妈半是埋怨地瞪了自个儿儿子一眼,“也太不客气了些。都不看看,人适不适合这事儿。”

张新杰这才抬起头来,因为长时间低着头,他的眼镜坠到了鼻梁上,这时候手上一股蒜味,也没得空伸胳膊抬一抬眼镜架子,他就盯了韩文清一眼,然后看向自己母亲:“他择菜还行。剥蒜倒是不合适,所以就没让他干。”

他俩都对韩文清第一次剥蒜的场景记忆犹新——耗了半个小时,把八个蒜瓣剥得狗啃似的不说,自个指甲还被蒜汁刺激发炎了,疼了整整两天。从那以后张新杰再没让韩文清碰过这种危险物品。

 

“我可不是让你数落人家的!”张妈妈这才发现这聊天内容早就偏离了自己的本意,还准备叨叨两句,被张新杰一句“妈,锅要糊了”给赶回厨房了。

张妈妈风风火火走了,韩文清嘴角还挂着点儿笑。

张新杰奇怪:“你笑什么。”

“我笑你和阿姨脾气真不像。”

“嗯,”张新杰承认,“这方面我比较像我爸。”

张爸爸是科研所的,戴着个眼镜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翻报纸,等着张新杰妈妈端上年夜饭。对这俩小辈窝一块择菜咬耳朵的行为倒是一点儿评价没发表。

“我爸的缺点是不管事儿,优点也是不管事儿。”

韩文清帮对方把微微坠下来的眼镜推上去,“你这是在变相提示我找准自己未来的定位吗?”

张新杰笑了,屋里暖融融的光洒在他的脸上,让这个笑透着热度,“你说呢?”

“你说的都算。”

 

可能是今天表现太好了,把蔬菜择完张新杰就让韩文清去看电视。

“那土豆,不用削皮吗?”难得有在岳父母面前表现的机会,韩文清倒是有点意犹未尽。

张新杰挑了块大小合适的秦酥堵住了对方的嘴,“剩下的我来吧,不然我妈又要唠叨了。”

韩文清这才心满意足又有点念念不舍地去了沙发那边。

他坐下的瞬间张爸爸抬头瞅他,韩文清便正襟危坐地回了对方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实际上他并不大能应付这个场面——张妈妈性格外向,还能带着小辈唠嗑,至于张爸爸这样的知识分子,他是真无从下手。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分钟,还是张爸爸打破了沉默。

“咳嗯。”老人家清了清嗓子,“小韩啊。”

“嗯。”韩文清有点不适应,已经有十来年没人这么喊过他了。但是看到老人家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他还是摆出了聆听训示的姿态。

 

从张新杰的视角看那二人,他们不能称作聊天,倒是有一点侦讯室审犯人的意味。

难得看到韩文清这样有些拘束的样子,张新杰忍不住弯了嘴角。

大概是因为两人之间的心电感应,原本一直在盯着别处的韩文清不经意瞥过来,就捕捉到了张新杰的这个笑。

他故作凶狠地眯了下眼睛,只换来对方捂着肚子笑得更厉害了。

 

最后还是张新杰妈妈一句“开饭了”救了两个人。

韩文清本来担心西安的年夜饭会和青岛有很大差距,没想到菜色基本是一致的,甚至还看到了海鱼——这肯定是为了自个儿特地准备的。

张妈妈一边给儿婿夹菜,一边介绍,“这是新杰爸爸前天起大早出去买的,哎呀也不知道和你们青岛的比起来新不新鲜,买回来的时候我看还行,不过放了两天冷冻……”

“好了,妈,”张新杰打断她,“您也快吃吧。吃饭不要说话。”

“啊?”张妈妈看了看韩文清,一手挡着半边悄咪咪问他:“你吃饭也不说话啊?”

韩文清忙摇头:“只有新杰有这个习惯。”

“我也有。”他话音未落,新杰爸爸就边给自己盛汤,边一本正经地说。

 

“呸!”张妈妈瞪了老公一眼,然后向韩文清诉苦:“所以你可知道跟这爷俩一起吃饭,多不香了吧。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以后也要常来过年呀。”

这话里似有若无就透露了那么点儿暗示,仿佛就能让人一眼看到未来的模样。

 

韩文清下意识地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张新杰,这样的氛围让他忍不住想看向这个“未来”。对方也恰好朝他转过来,不过倒不是看向自己的,而是垂着眉眼把筷子伸进了他的碗里,将张妈妈夹过来的韩文清不吃的菜全捞去了自己碗里。

韩文清凑到张新杰耳边,喊他:“新杰。”

“嗯?”

“你耳根红了。”

“哦。”张新杰镇定地对他说,“有点热,不觉得吗?”

韩文清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局,眼角都是柔和的弧度,“啊,算有点吧。”

 

吃完晚饭之后原本张新杰准备带着韩文清收拾家务的,结果却被张妈妈轰了出去:“你小时候最喜欢去的芙蓉园,明年开始就要封闭翻修了,趁着还有机会,带文清去看看。”

两个人都走下楼了,张新杰又想起什么似的冲了上去。韩文清没问,在楼下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张新杰下来了,手上还带着一条围巾和手套。

 

韩文清对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露出笑,他稍稍低下头,让张新杰帮自己把围巾戴好,对方第一次缠了三道,将韩文清捂得严严实实,然后又感觉打结不好看;于是尽数解开,缠了两道,再去整理留出的部分。

他的手生得好看,一边在韩文清胸前摆弄,一边问:“你还记得第一次给我系围巾吗?”

韩文清说:“第三赛季的全明星。”

他们都了然的一笑:那是张新杰难得不顾作息,和战队疯了一晚。

韩文清又说:“其实本来只打算和你一人出去的,没想到后来他们都跟来了。”

张新杰扬了扬眉:“那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我把照片丢群里?”

对方摸了摸鼻子:“没想那么多,只觉得你要高兴,那就做吧。”

 

韩文清环了环对方的腰:“走吧。”

张新杰却眼疾手快抓了他的小臂:“还没戴手套呢,外面凉。”

“这就够了。”

只见那个人握住了自己的手,两人十指交扣,都是暖的。

 

他们到达芙蓉园的时候距离零点还剩几分钟,整个公园里人们挤在戏园前的看台上,兴奋地等待着,迎接新年的到来。

韩文清从来没有跟过倒计时,可这次也经不住跟着一起数起来——毕竟气氛真的是太好了。

随着“零”从众人的喉咙里叫出来,各式各样的烟火照亮了大唐芙蓉园的夜空,星星点点的夜幕被炮声击碎,洒下七彩斑斓的流光。

看台上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在互相祝福新年快乐,口袋里手机震个不停,各式各样的祝福应接不暇。

 

“我爸刚刚跟你聊什么呢?”

在韩文清把张新杰提前编辑好的短信群发回去的时候,听到身边的人这样问自己。

“你爸爸说,他还是对两个男人在一起有看法。”

“……嗯。”张新杰不自觉地感到有些冷,然而还没有给他留下发抖的空隙,韩文清就适时地抱住了他。

“但如果我们两个的话,他会给予祝福的。”

 

张新杰有些恍惚地看向对方的眼睛,那里透了几分逗弄得逞的笑意,还有更多的,不、应该说是百分之百的坚定和温暖。

张新杰想:人生能经历到的最好的一刻,也莫过于此了吧。

 

FIN

 

 

 

 

 

评论(17)
热度(176)
© 慕谨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