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周江/原作向]海豚遇江(1)

海豚遇江

原作向/周江

 

文/慕谨汐

 

1.

周泽楷说,他能听见海豚的歌声。

那是一次非常偶然的机会,在海洋馆的驯兽表演时,周泽楷听到了一只海豚的歌声。声线很高,像是从天边传来的孩童清澈的笑,一点一点穿透嘈杂的人声,进入他的耳朵,十分奇妙。虽然难以甄别,但是周泽楷可以确定,那就是海豚的歌声。

后来把这个秘密分享出去的周泽楷被嘲笑了。那个时候他的语言表达就不算通顺,勉强磕磕巴巴阐明经过之后,其他伙伴就笑了。

“别逗啦,人类怎么可能听到海豚的声音。”

“周泽楷你肯定是出现幻听啦!”

才没有呢。这种程度的哄笑让周泽楷再提不起辩驳的兴致,本身他就不太爱说话,这个时候更是决定再也不要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秘密了。但是他在心底还是固执地相信:那就是海豚的声音。

 

伴长大随之而来的,是苦恼。

在别的孩子都开始患上相思病,或者进入叛逆期的时候,周泽楷绝望地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和人好好沟通了,甚至有某些被同学孤立的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当年听到唱歌的那只海豚一样,只能孤独地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声音,永远也找不到共鸣。

说不定……其实我就是一只本体是海豚的特异生物?看多了科幻小说的周泽楷不免开始幻想,而后陷入了与人类世界格格不入的巨大恐惧。

这是一种只能自己细嚼慢咽的消化,而不能为外人道出的惶恐感——因为它属于周泽楷。从最初仅仅是怀疑,到最后无数次和人交流障碍所叠加的失败感和在一起……他开始频繁地做起一个蔚蓝的梦,梦里海豚周有了自个的玩伴,他们能一起唱着歌,游向深海去。

周泽楷懵懵懂懂地在日记本上写下一行字:原来我是海豚,真的。

 

小海豚自我反省,深觉自己不该去热闹的地方被隔绝,索性宅在家里玩起了游戏。他虽然笨口拙舌,但人却很聪明,反应也敏锐,没过多久就接到了电竞队伍抛出的橄榄枝。

“不说话。”周泽楷是向往的,但还是大着胆子和人家谈起了条件。

结果对面一张巧嘴能说得天花乱坠的公关懵了,琢磨了半天还是没确定,问了句:“想让谁不说话。”

“我。”

对面想,这孩子还有点酷。

于是周泽楷就这样进了轮回,他去报道的第一天,就无比敏锐地感受到气氛的不寻常:似乎全楼层但凡打过罩面的未来同事,目光都在自己脸上乱扫。

周泽楷不安地搓动衣角。

这个场面对他来说,确实有些过大了。

 

后来在上层办公室里他见到了轮回战队的老板,对方见到他,几乎是眼前一亮地冲过来,久旱逢甘霖一般握住他的手欢迎加入轮回。

周泽楷有些不习惯,甚至是有些别扭了,他默默地抽出自己的手,只垂下眼睑说了一声:“你好。”

因为不爱说话,他的声音低沉,有一点儿压抑了太久的哑。

 

战队安排本赛季的黄金选手方明华接洽他。方明华虽然只比自己大一岁,但为人处世却打点得恰到好处。看出来了周泽楷的拘束无措,对方便照顾地多说多问多提醒,就差指着每间房间门上的挂牌重复一遍这是训练室,这是厕所了。

周泽楷虽然不善言辞,但是在服从安排的方面还是做得很好的,很快方明华就掌握了少年的节奏:点点头表示听懂了;犹豫着偏了偏脑袋说明心里有想法。他看出来周泽楷是有心结的人,但这种事情也不是一两天能消磨的隔阂,只能靠着时间来化解。

最后方明华无比真诚地说:“欢迎加入轮回,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周泽楷说:“谢谢。”

心里有点中二的小声嘀咕:我是海豚,怎么可能是你们的一家人?

 

后来周泽楷刷多了外人的言论,才明白轮回对自己最开始的态度,源于惊艳。再具体一点,是源于自己的脸。

在俱乐部的贴心安排下,周泽楷第五赛季出道了。

联盟自创立至今,从未遇到过一位选手刚一出道就指数爆炸般地俘获了众多女粉丝的心。如果说叶秋是联盟迄今粉丝最多的选手,那周泽楷一定是迄今脑残粉最多的选手。

 

周泽楷在轮回的第一年,一枪穿云的周边销量就远超了其他人相加的总和。

而到了第二年,追周泽楷简直是和追星别无二致了。第一次在机场看到拉了十米的横幅上面是滤镜加PS到精致的自己的脸,无数长焦镜头对准自己就是一通啪啪啪的时候,周泽楷真的被吓到了。这种应激式的紧张状态让他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一米八的大高个脚底生风地就向前冲,丝毫不顾及身后战队和粉丝轰然大乱。机场追人差点引发踩踏事件,又在后排被堵死了的粉丝闯不过去,就扯破嗓子大吼:“周泽楷!周泽楷!”引得路人纷纷围观。

后来周泽楷被经理叫去谈话:“小周呀,你昨天那么做,不太合适。”

周泽楷垂下眼睛,认错态度极好。虽然他并没有想明白自己的问题究竟在哪,不过结果是清晰的:因为周泽楷,昨天轮回在机场惹上麻烦了。

这么一想周泽楷又有一点点委屈:分明他什么都没做呀!

 

战队经理看出了周泽楷的小表情,叹了一口气。面对自家招牌的高颜值,确实很难再让人狠下心去批评他了。

俱乐部趁休憩开了一个小会,隔离了周泽楷,却带上了方明华。最后一行人得出一个结论,面对周泽楷这样高颜值高技术高商业价值的种子选手,轮回应当发挥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用爱和关怀让他发挥更大的实力。

经理说:“明华啊,你试试看和小周交交心?”

方明华苦笑了:“这都一年多了,我还是没走进小周心里去呢,这种事急不得,可能我们真的没缘分。”

经理又说:“是不是你们私下接触的机会不够多?我可以帮你们创造机会。”

方明华赶紧举手投降:“经理你这话让人瘆得慌。你饶了我吧,我家里可是有老婆的。”

经理叹了口气,下了最后的指标:“你不充当这个角色可以,那你负责给我找一个人出来,要能走进周泽楷心里的。”

方明华内心绝望,很想仰天长啸:天煞我也。

 

在队长和主力纷纷陷入不良情绪的当周,轮回客场迎战贺武。毕竟对手的实力放在那里,轮回虽然状态一般,但也不算紧张,只要正常发挥,拿下这一局应该是不成问题。

入场之前两边队员见了一面,双方互相握手,这种原本只是走个流程的事情也衍生不了什么意外,奈何具备了一些粉丝阴影的小海豚这两天都没睡好,哪怕出个酒店房间都要忧心忧虑半天,吃个饭也是压低脑袋飞速吃完跟做贼似的,状态不好的周泽楷在握到江波涛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等他回过神来再看向江波涛的时候,对面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看向自己的眼神也不对了。

周泽楷心里有点做错事情的慌乱。他知道江波涛这个人人缘不错的,现在看自己的眼神都不笑了,会不会是觉得自己那个哈欠打得太挑衅,太轻蔑了?

这样想起来的话好像确实显得有些不尊重对手。

越往深了想周泽楷就觉得越发慌乱,握着江波涛的那只手也不自在了起来。他动了动嘴唇想解释自己不是那个意思,然而周泽楷是谁?周海豚要是能完成这个艰巨任务,那就没有后面的事情了。

 

握手都是流水线,还没等他酝酿好说什么,江波涛很快就松开他的手去握下一个了。

周泽楷望向对方离开的背影,心底有些小沮丧。

 

这场比赛轮回果然不负众望地赢了。然而赢了比赛的周泽楷更难受了,他想,这下江波涛大概是要坐实自己轻蔑对手的行为了。

虽然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并不会让自己身上掉块肉,但周泽楷还是感觉到无法掩饰不可自抑的低落。

江波涛应该是对自己有看法的。在比赛结束的握手环节,江波涛和自己握手时虽然恢复了最初的笑容,可小海豚动物的直觉敏锐地捕捉到:掩藏在那个笑容底下的,不是友好和善意了,是一些让周泽楷十分不舒服的东西。

 

想到自己将要被这种讨厌的感觉包围,周泽楷感觉糟透了。直觉告诉他,他要做些什么挽回现状。

这样想,他也就这样做了。

比赛结束,双方队员从反方向的员工通道撤退,周泽楷在跟着自家队伍走了十步之后,一咬牙朝着反方向冲了过去,不顾身后队友的惊呼,也不管贺武那边是什么反应。等他自己意识过来,已经站在江波涛面前了。

“我……”气喘吁吁的周泽楷张了张口,想解释。可是掸眼一瞅面前齐刷刷一排陌生人,他又局促起来了,像个被当众罚站的孩子,不知所措。

就在周泽楷纠结着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时候,江波涛说话了:“我和周队有些事,你们先去车上吧。”

周泽楷惊奇地发现江波涛一句话就帮自己把困境解决了,他眨眨眼,直到贺武的人都看不见了,他的面前只有江波涛一人。

“周队有什么事吗?”江波涛问他。

又是那个自己无比讨厌的笑,周泽楷垂下头,其实他也不知道要怎样解释前因后果:“……对不起。”话说出来,也不管江波涛能不能听懂了。反正确实是有些难懂。

“噗,”江波涛倒是笑出来了,“周队是因为,那个哈欠?”

啊!周泽楷心底嚎了一下,他居然真的懂了哎!

小海豚仿佛遇到了同伴一般兴奋地点点头,眼睛亮的惊人。

“没关系的,你们大老远过来,缺乏休息吧。”江波涛眼睛弯弯,“特别是周队,出远门大概还要躲粉丝。”

周泽楷简直想问江波涛你怎么这么厉害?他替自己把想到却憋不出来的话全说完了。

“对。”周泽楷试图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真诚,“不要生气。”

江波涛怔了怔,显然是没想到周泽楷会直白的把“生气”二字说出来。“没事的。”他安慰对方,“我没有生气。”

直到听见了这句话,周泽楷心中的大石才放下。有了江波涛的保障,周泽楷觉得对方的眼神里也没有讨厌自己的成分了,声音也变温和了很多,于是他也露出一个有点不好意思的浅浅笑。

 

后来江波涛又叮嘱了几句,还提出了和自己交换号码——这让周泽楷没来由有点儿高兴,按理说平时这种事情他并不擅长也不热衷,但当江波涛的号码随着震动和铃声出现在自己的手机屏上的时候,周泽楷还是飞快地把那个号码保存了。

他凭直觉感到,江波涛是能听懂自己说话的。这可能是意味着,他真的要拥有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啦!

那江波涛会不会也是海豚呢?

周泽楷还在无厘头乱想的时候,江波涛已经离开了。意识过来之后周泽楷也沿着来的方向找到了轮回的大巴,上车之后手里还紧紧攥着刚和江波涛建立联系的手机,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方明华奇怪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小周,去找谁了啊?”

“江。”周泽楷心情很好,有问必答。

“江波涛啊?”方明华吃惊,“你们认识?”

“刚认识的,朋友。”

周泽楷甜甜的笑起来,让方明华更加惊悚了。惊悚过后,方明华蓦地一拍脑壳,呀!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的任务完成了呀。

 

TBC.

评论(3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