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的,写的不咋地。谢绝抬杠。
张新杰亲妈。舔周舔🐠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9)

第一章

 

上一章

 

 

9.

一行人南屏山落地的时候,刚好看见对面朝着虎啸结束的秋木苏补刀。一叶之秋直接突进人群,给了秋木苏一个渊。然后二话不说,开干。

江流在落地的瞬间看到身旁有红名——和因为标记仇杀而露出绛紫色的浩气仇家不同,那是一个鲜红的,来自敌对阵营的花间。
江流有点生气:你来这里干什么?
石不转:来帮忙。
江流就更生气了:退队做什么?
石不转本来就和其他人不属一个阵营,这下失去了队伍保护,便不论谁来,都能给他一刀。
石不转回复他:阵营不同,打起来也奶不了我。不如我退,你们帮会团多一个坑,能多进个人。
在江流回复之前石不转又接了一句:生死与共。
石不转:不要拒绝我。

韩文清的“不行,立刻回主城”几个字堆砌在聊天框内,终究是没发出去。
他想,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家花提的要求了,特别当对方用这种口吻的时候。
所以最后他只说:万事小心。
石不转乖巧地回他:好。

韩文清给石不转设了一个焦点,边打着边看他的情况。看他在人群中悄悄给对面上毒,看他玉石俱焚,也看他除了吃对面伤害之外,也吃自己帮会的输出,看他的血条顷刻见底,却无人可听风,看自己的镇山河护得住身边所有队友,唯独护不住他。
看石不转躺在人群中,看他起身,然后再倒下。

江流双手握拳,骨头似乎要戳进肉里。
明明满腔都是护他的冲动,却无能为力。
就像是最初的最初他懂得并欣赏石不转的执着与倔强那样,他深谙,下定决心和自己并肩作战的这个人,是纵然死上无数次,一身破甲,脏污不堪,也绝不会丢下自己离去的。
……

这次是真正的内战。
屡战屡败,于是对面想出了各种由头张扩声势。
最开始的缘由只是一叶之秋蛮不讲理,为了黑大笛子踢打工玩家。
再后来就变成了一叶之秋为了恶人黑大笛子,踢了浩气弟兄。
最后就变成了秋木苏勾结恶人,吃里扒外。

其实如果真的仔细清算,这里头的每一条,都和旁人毫无关联,纯粹是一场副本争斗的恶果而已。
可就是那么巧——
偏偏秋木苏连打胜仗逼得恶人频频劫镖,阵营双方矛盾早就濒临激化边缘。
偏偏一叶之秋维护黑大笛子的对象就是恶人。
偏偏这个恶人还是石不转,是所有人同仇敌忾想到就恨得咬牙切齿的食人花。

这么多个偏偏叠加在一起,就点燃了一场火,声势浩大,可以燎原。
对方帮会每一次帮战失败,都会进入新一轮的哭惨和夸大其词,然后引导更多人的愤怒,继续开战。
没完没了。

他们所在服务器的贴吧匿名爆贴:秋木苏的帮会带着石不转打本的事情,其实已经进行足有小半年了。也就是说,秋木苏作为阵营指挥,不仅没有帮阵营小伙伴报仇,反倒和石不转一丘之貉,勾肩搭背。
然后另外一个阴谋论也诞生——石不转明明作为恶人一员,偏偏随着秋木苏的帮会一起参伙浩气盟的内战。这说明什么?石不转007的身份不言而喻,而他南屏山横躺在两浩气帮会厮杀现场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据。发帖人还理性分析了石不转找了浩气情缘,还是秋木苏帮会里的,十有八九是早就被策反,帮着秋木苏传递恶人消息呢——要不然他秋木苏是运气多好,屡次猜准恶人行动,屡战屡胜? 

 

两个帖子一发,整个服务器都炸锅了。这次副本事件彻彻底底升级为两个阵营之间不可调和矛盾的爆发口。

石不转和苏沐秋在一夜之间演化成臭名昭著的对象——除了被对立阵营口诛笔伐之外,哪怕在本阵营里,也被当做勾结外人出卖弟兄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典型。

 

刚发帖的时候几个当事人还对即将面对的事情一无所知。

江流组了石不转的队,然后看他飞去马嵬驿跑商,临行前还和他说:早点回来,晚上等你一起做中秋任务。

石不转就对他说:好,这次要拿到那个挂件。

 

原本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成就党,对每次过节推出的种种任务并没有什么兴趣,主要是跑来跑去,太麻烦。而彼此双方有了互相拉对方到身边的六重好感之后,也会因为无聊把任务清一清,久而久之,每逢佳节都会领了任务等待对方和自己一起完成。

习惯了。

 

江流正琢磨着先飞扬州,等石不转跑完商直接把他拽过来的诸多事宜,可他一个条都没读完,就看见石不转的队内血条半摇不稳地晃了晃,然后是大规模地掉血。

血条浮动,挣扎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空了。

江流心上一动,看了一眼对方还在马嵬驿,不经有些奇怪,密聊问石不转:浩气劫镖?

按理说也不对劲,一般浩气劫镖的地点都会安排在龙门,怎么好端端的会去马嵬驿,地形狭窄,也不利于跑路。

正琢磨着,他看见石不转说:不是劫镖,是仇家。

江流:我过来。

石不转赶紧回他:不要。

石不转又说:都是恶人,你来不方便。

 

可惜他说这话的时候江流理都没理,直接过图就冲过去了。

韩文清也不是没想过对面可能的情况——毕竟是恶人主场,自己一个浩气冲过去,大概是活不久的。

只是,要死也得死在石不转身边。

韩文清想:绝对不能再留对方一个人了。

 

他刚落地的瞬间就见石不转已经回了复活点。

韩文清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他们两个都是死了之后哪怕躺在地上也要等着原地站起来撸了袖子再打的类型,被杀了就要光明正大地杀回来,是每个江湖儿女应有的血性和尊严。可这次,石不转却放下了尊严,宁愿被人笑怂也回了复活点,其实当然不是他不能打或者是不肯打。

韩文清知道,他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石不转:都说了让你别来了。

石不转:你呀。

最后一句的叹词里带了一点儿柔软的无奈,像是一句宠溺的埋怨。

 

就是这句话让原本宁死也要冲出去大闹一番的江流有了些新的想法。

他见不得石不转被人杀,反过来对于对方来说,也是一样的。

家花连原地起都放过了也要回复活点护着自己,那他又怎么能像从前那样,毫不惜命呢?

 

江流拍了拍身上灰,对石不转说:不跑商了,我们走吧。

石不转:#可爱

看得出来,没有把在乎的人牵扯进自己的纷争,家花是真的很高兴。

二人相视一笑。

他们互相理解,互相珍视,那么别的事情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

 

后来韩文清一直在想,如果当时知道后面的事情,他一定会选择带着石不转当场下线。

可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

就在他们读条快要离开马嵬驿的时候,一个空降的技能打断了读条,江流下意识抬头看,在这个瞬间他就明白了为什么石不转宁要回来也绝不肯让自己冲上去拼一拼。

 

天空中密密麻麻都是红名,打开统计列表,共有七八十号人。

七八十个围攻一个。

这哪里是寻常的寻仇事件?说是一场单方面的小攻防都不为过了。

对面切了T也带着奶,一看就是拼着隐元武卫的大刀也要把人屠戮干净的意思。

江流下意识地放了镇山河,放了才发现,不同阵营,就算组在队里,顶多也只是不互相吃伤害而已。

他看向身旁的花哥,恰好对方也望着自己。江流笑了笑,然后自己从镇山河里走了出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都躺下了。

但终究是躺在了一起。

临死前,也互相握住了彼此的手。

 

满地图都是骂声,和屏蔽字眼。

“叛徒”“无耻”“**快给老子滚出恶人谷”……

没完没了。

 

石不转自始至终都安静地躺着,不言不语。反倒是江流察觉了哪里不对。

他问季冷:“怎么回事?”

季冷瞅了一眼韩文清的电脑屏,一副惊呆了的样子:“哥们,你们两个这情缘处的,也太惨烈了吧?”

别人情缘家家的,都是隔三差五放烟花,么么哒。

江流和石不转则是没日没夜打打杀杀,阵营仇家。

 

在韩文清表情一变之前,季冷立刻说:“我去给您查查,这就去。”

帖子也是光明正大地被置顶了。

那么显目,让人想看不见都难。

一个晚上盖了几千楼,千篇一律的话术,千篇一律的骂声。那么难听,肮脏,带着所有最不怀好意的遐想和揣测,把人变得脏污不堪。

 

韩文清望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上仍就躺在血泊里的花哥。

面孔还是白净姣好,哪怕如今腹背插刀也还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模样。

可他到底承受了多少的诋毁和非议?

 

第一次,韩文清情不自禁地心疼他。

他不想再带着对方打架、杀人、出气了。

他只希望带着石不转,逃离这个地方。

 

说干就干。

他密聊叮嘱石不转起身不要动,然后靠着无敌buff读条直接飞去了纯阳以北的坐忘峰。

坐忘峰的再北边,是一大片在纯阳地图中没有显示的陆地,可能是官方开发的时候出了bug,不过确切是天地间留下的一片孤寂之地。

他带着石不转飞下去,又双骑向前一阵狂奔,直到背后的华山山脉都已经隐入云雾之中,才停下脚步。

 

江流带着石不转停下,喘息的间隙他打开好友列表,把所有不太熟悉的姓名一条一条删除——剑三的游戏系统,同阵营好友都可以看到对方所在的地图,韩文清全部检查过后,才放下心来。

石不转对他发了一个笑。

江流就骂他:还知道笑。

石不转就眨眨眼睛:上次看你逃跑,还是我加你仇杀那会儿。

江流:……

石不转:你当时怎么那么怂呢?

韩文清心想,要不是身边有个季冷搞事情坏我节奏,那个时候就该把你掳走。

江流:就怂过两次,被你仇杀的那次,还有这次。

 

为了你,还可以怂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石不转又问:我们要一直待在这里吗?

江流问:你不喜欢吗?

花哥若有所思地看向自家道长,想了很久,才说:我带着你们纯阳宫的道长惹麻烦,现在还跟着跑回纯阳,你们华山会不会不欢迎我?

江流回他:你肯定没看过剑网三的NPC剧情。

 

那些传说中惹了武林众怒的NPC,最终都会一仗一方山水,彻底归隐。

纯阳宫的大师伯谢云流,便是如此。

江流说:我们纯阳,厚德载物。

江流又说:何况你也是半个纯阳的人了。

听了这话的花哥望着道长,微微一笑。

 

又过了一会儿,石不转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甩起大轻功,向一个方向跑。

江流不明所以,但也跟在后面追过去。

他们还没跑多久,万花一个停格接小轻功,稳稳落在地面上,恰是许久之前,江流带自己游遍纯阳之际看到的两具殉情尸体。

 

江流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石不转还问过自己:他们怎么死的?

而这次,石不转很认真地对着两具尸体上了香。

他又问自己:我们也会像这两具尸体一样,永远埋在这里吗?

不会。江流十分笃定地告诉他。

 

我会护你。

一世安康。

 下一章

 

不好意思这章卡卡卡卡了,拖了几天稿。

和我弟弟测试了一发,lft评论真的乱吞。每次都把我的真情洋溢的回复弄没,所以以后我统一在下次更新的底下回复大家^^

To少天不说话:对呀~不过以后没有回复提示啦

To小21:毕竟是狗血爽文呀233

To齐姜:当然,为了老攻,拳打徒弟,脚踢仇家

To月乌:攻心计(难道不是受心计吗)

To多米诺:少侠我看你很懂818套路呀

Tosin:谢谢姑娘=3=

To云端:哪个呀

To口口口:别怕,这是个反套路文!

To啊拉个熊:哈哈,荻花第一次出小狄第二次出大笛默默看你

To点心:那必须的呀~

To七弦:么么哒,狗血爽文818贼刺激!

 

评论(13)
热度(78)
© 慕谨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