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的,写的不咋地。谢绝抬杠。
张新杰亲妈。舔周舔🐠

[韩张]守旧派浪漫主义

守旧派浪漫主义

 

文/慕谨汐

韩张only

 

祝自己廿二生快。

 

 

张新杰是个守旧派。

 

在张佳乐把“嘎嘎嘎”的笑声推广为霸图最新潮流的时候,张新杰还拧着眉头跟韩文清私下探索:最近霸图队员好像都比较喜欢鸭子。有没有什么不好的隐喻?要不要开个思想交流会?什么的。

韩文清看他一副认真研讨的样子,很难把“你这是病,多看看微博就治好了”这样的结论直白说出来,喉咙咽了咽,说:“没事,有你在,他们不敢造次。”

张新杰将信将疑地看了队长一眼,最后还是选择信任自己的同伴。

 

可韩文清明显辜负了这份信任。

或者...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10)

家里空调坏了,然后我这种左边台式右边笔记本,朝南不通风的配置基本是死亡组合了…太热了等我修好了手速会回来的相信我!
第一章

上一章

 

10.

 

华山突然开始下雪。

雪花落在石不转的睫梢上,凝成细小的冰晶,在日光下闪闪发亮。

江流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拂去他脸上雪花的痕迹,从眉眼,到唇角。

也没有人开口说要在这里躲藏到什么时候,似乎只要他们彼此依靠,永远也并不是那么远,那么难熬。

 

江流原地打了个坐。纯阳仙风道骨加上身上的蓝光特效,确实是很适合维持这个姿势的,于是石不转就挨着他坐下来,轻轻靠在他身上。

 

纵然满世界都是夹带他俩名字...

[全职/多cp]全明星狼人杀(全)

写个狼人杀写了1w4,我也是……

 

全明星狼人杀

 

 

Warning:

1.本节目由BILIBILI萌战独家赞助播出;

2.为了看着爽,上帝视角/加人物细节;

3.欢迎为喜欢的选手投票,pick him up!

4.当然如果愿意盘人物逻辑,当然非常欢迎=w=。

 

韩张/喻黄/叶王/周江/双花/林方 

文/慕谨汐

 

人员配置(12人局4神4民4狼+上帝):

上帝:王杰希

一号玩家:喻文州(白狼王:自爆时可带走场上一位玩家)

二号玩家:黄少天(民)

三号玩家:韩文清(猎人:神职,除被女巫毒死外...

[霸图中心/韩张]德国队,你欠我一个冠军

早就想写了,结果因为加班活生生把一个时事热点变成了时泪热点……

 

德国队,你欠我一个冠军

 

霸图中心/韩张/林乐闺蜜组

文/加班狂魔

 

在青岛市地表温度升上36摄氏度的那一天,世界杯开始了。

海风海浪,夏日蝉鸣,无一不在呼唤足球。

 

整个霸图都是德国队粉。

韩文清粉德国,是因为德国战车刚毅坚强,一往如前。

林敬言粉德国,是因为德国球员往哪儿一战,都有拍大片的模特即视感。为了也具备强烈的个人风格,第十赛季他还特地备了一副平光眼镜。

张佳乐粉德国,是因为……

好吧,是因为德国队拿过冠军。

 

于是在这个狂躁闷...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9)

第一章


上一章


9.

一行人南屏山落地的时候,刚好看见对面朝着虎啸结束的秋木苏补刀。一叶之秋直接突进人群,给了秋木苏一个渊。然后二话不说,开干。

江流在落地的瞬间看到身旁有红名——和因为标记仇杀而露出绛紫色的浩气仇家不同,那是一个鲜红的,来自敌对阵营的花间。
江流有点生气:你来这里干什么?
石不转:来帮忙。
江流就更生气了:退队做什么?
石不转本来就和其他人不属一个阵营,这下失去了队伍保护,便不论谁来,都能给他一刀。
石不转回复他:阵营不同,打起来也奶不了我。不如我退,你们帮会团多一个坑,能多进个人。
在江流回复之前石不转又接了一句:生死与共。
石不转...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8)

第一章


上一章


8.


咩萝底价拍了大笛子,很是兴奋地切了二内,吹得一场又一场风花雪月。

江流抬眼看石不转,只见自家花哥就负手站在这片花雨中,自始至终安静得有些落寞。

韩文清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徒弟有些过分了,可是小姑娘家家,自私了一些,却也不是什么顶坏的错处。


咩萌萌在这个时候发了队聊:师父师娘,好听吗?

江流没有回复,反倒是石不转安静地听完一曲,又握起了笔,说:好听。

咩萝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微笑 那师娘你把笛子拿出来我们一起吹给师父听呀。

石不转没有动作...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7)

写完了,满脑子都在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想干什么????

第一章

上一章

7.


第二天,江流早早地就清完了日常等待石不转上线。

八点半的时候先是收到了海鳗插件的提示,韩文清的心蓦地就揪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像是浮空了似的,完全无法预知待会儿摔下去的地方是温软的海水还是冷硬的陆地。

石不转没有主动组他。

大约五分钟以后,江流试探性地点击了组队,然后对方同意了。


江流没有说话。

石不转也没说话。

江流只能通过同队任务提示得知石不转接了什么任务,做了什么事儿,又飞了什么地图。

两个名字被捆在同一个队伍的列表里,却一点交集也没有。

怪透了。...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6)

写完我只想说,我爱狗血,狗血爱我(。

第一章


上一章


6.


石不转没再抵抗了。

太阴自带的减伤结束之后他甚至连个春泥都没有交。


江流躺在地上,眼睁睁看着石不转身上急曲封内击倒化血镖叠满了各门派的负面buff,每一跳都让那血止不住地迸出。

最终,他耗尽了最后的生命。

巴陵的残阳仿佛沾染了血光,猩红的风吹过石不转的青丝,他慢动作般地转身,向自己露出最后一个微笑,然后缓缓地、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随后又是一轮骂战。

具体骂了些什么,江流已经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在那么难听的脏话之中,...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5)

第一章


上一章


5.


到达纯阳的时候恰好赶上下雪。

石不转抬头看了看雪中明媚的蓝天,然后点江流交易了一组山水刺绣的手绢。

石不转:刷好感度道具,拿着。

江流就点了拒绝,然后从胯下掏出一辆驴车,把石不转抱了上来。


韩文清一直很喜欢这辆车,虽然车型是粗糙简陋了点,头顶绿意盎然的一片也像是什么不好的征兆,但是车后座堆放的蔬菜瓜果却实实在在合了他的心意。

像是小夫妻携家带口出远门似的,虽然不那么讲究,却平白多了些生活气息和简单的浪漫。


上车了,石不转也没有说去哪里,于是韩文清就带着他漫山漫...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4)

嘘……加班摸了个鱼。干活去了,回家再回复。

第一章


上一章


4.


韩文清还对石不转“只是掉线”抱有幻想。

他在小遥峰站了很久,从十点五十三分,石不转掉线开始,一直站到十一点半。

他没有等到食人花再次上线,反倒是季冷点了自己进组——圣诞狂欢夜,他和其他几个系里的同学出去浪了,本来也叫了韩文清,然后韩文清说自个儿有约,就拒绝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韩文清的这个“约”,居然是个送命局。


季冷看到QQ截图的那个瞬间就不淡定了,给韩文清打电话,对方拒接,干脆直接从KTV蹦起来跳到了外面网吧,上线找人。

三分钟以后一个唐门撑着...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3)

第一章


上一章


3.


好在纯阳的轻功够给力,江流一个大轻功跃回了自己帮会在秋雨堡的据点。看到周围来回走动的浩气盟守卫NPC,季冷长长舒了一口气,第一次感觉到阵营刑警是这样亲切可人。

“我切自己的号出去看一眼,你待里面别走啊。”季冷说。

“有必要么?”韩文清皱眉,“我直接神行走了不就行了。”

“那不行!”季冷赶紧阻止,“得探探食人花的怒气值啊。”他琢磨,“如果待会我去的时候,食人花已经不在了,那说明他可能对你也没多少心思,咱们就心安理得拿着一万金出去嗨。”

“那要是他还在呢?”韩文清挑眉。

季冷的目光中凝聚了一股哀伤,他叹了口气,拍...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2)

上一章


2.

季冷如是把原话转给群里。

“老韩呀,”季冷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清奇欠揍的得意,“你媳妇,啊不对,你老公,也不对,嘶……咋说呢,”季冷在这拧个眉头瞎琢磨。

旁人已经听出了端倪。

零下九度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助人为乐:“他情缘!”

“啊对!”季冷开窍了,“你情缘让我转告你,他修行千年,只为飞到你身边。”

大漠孤烟冷冷的声音从麦里传来:“说人话。”

“他是妖。”


“哈哈哈哈哈哈。”罗塔觉得这个奶花承包了他一晚上的笑点,一边笑着揉肚子,一边劝:“老韩你别着急啊,这年头,情缘必死,基友长存。”

零下九度也补刀:“对对对,异性都是传宗接代,同性才意...

[韩张/剑网三]路边的万花不要采(1)

狗血!爽!文!就是为了爽一下。


路边的万花不要采


文/慕谨汐

主韩张(苍花)


1.


春光明媚,万里无云。

一只喵隐在一片烂漫的油菜花田里,视线所及恰有骑着高大骏马的美人向他走来。美人一袭紫衫,穿着上上赛季的毕业装,马蹄过处踩碎一片花香。

季冷的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不是为了紫衫美人的容颜。

不是为了她身上那套限量紫盒子外观。

而是为了她背后闪亮亮的碎银。


正当他准备摁一个流光囚影的空挡,一个聚义令“啪”的一声就落在了他脸上。

接着就收到了大漠孤烟的帮会群密:龙门,干嘉世,都来。

“靠。”季冷...

[霸图中心/韩张双花]搞副业

搞副业

 

文/慕谨汐

霸图中心/韩张/双花/夹轻微喻黄周江就不tag啦

 

 

张佳乐想搞个副业。

这个想法来源于王杰希——全明星周末结束的那天晚上,主办方给各战队选手们包了一个大场子吃饭轰趴,张佳乐还沉浸在昨天团队赛被王杰希指挥围攻的仇恨里,于是跑到他身边:“大眼,给看个手相呗。”

“算算你什么时候能拿到冠军吗?”王杰希头也不抬,平视前方,拿了果汁稍微抿了口,倒确实有那么点世外高人的样子。

“滚滚滚。”张佳乐冲他挥了挥拳头,“哥说正经的,算算我哪年能发财。”

既然一个正经地问,那另一个就正经地看了,看完了说:“生命线挺长。”

张佳乐满意地...

[韩张]最好的时刻

本来就想写个短篇,不过写到最后深刻怀疑自己会收尽《细火》当一个番外

送给 @YUMEko 的生日礼物,不管经历怎样的事情,也要相信会有美好的时候~希望看完留评论的姑娘们能回一句【梦梦生日快乐】,让这个丧丧的家伙也体会一下我们老夫老妻式的温暖。

bytheway也温暖一下这个加班到家没多久的我………………

 

 

最好的时刻

 

韩张ONLY

文/慕谨汐

 

第十赛季过半的那个冬天,张新杰终于把韩文清打包捎回西安了。

往年都是韩文清凭借着青岛主场的优势,把张新杰带到自家去。而去张新杰家过年,这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回。...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二十)

对,没有老眼昏花……然后不要再用“有生之年”讽刺我了嘤嘤嘤

第一章

上一章

二十

张新杰失眠了。
其实细细想来,韩文清也没说什么有特别意味的话。可他内心里总有一个角落在固执地申明,韩文清说的那个“钱包”,就是自己送的呀。
近十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对方还记得那么清楚,还拿出来开自己的玩笑,这就不免让张新杰心里萌生了一些难以言状的遐想。

可是,前段时间被季冷猜中了心思之后,分明是对方找了韩文清来开导自己的,难道不是害怕自己动了杂念吗?
想到韩文清那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强行安慰自己的样子,张新杰心里微微发芽的那些幼苗又好像被一场大雨浇得凉透。

季冷曾经说过,世上三大错觉之一,有人喜欢你。张新杰想,大...

[韩张/林方/双花]一场勾心斗角的挑拨离间

一场勾心斗角的挑拨离间

文/慕谨汐
韩张/林方/双花
warning:两年没写东西了随手复建,不太正经,慎。

事故就发生在清晨八点五十一分。
闹钟唱完了五首歌,手机显示了三个张新杰的未接来电——张佳乐终于醒了。
他一边迷迷糊糊地光脚在地上找拖鞋,一边想:要是能有个什么意外让他不用参加今天的训练,就好了。
可能也是他的祈祷太过虔诚,在张佳乐把手伸向寝室木门的内侧反锁按钮并那么旋转一下的时候,他成功地撤销了反锁,然而门并没有丝毫被打开的迹象。
张佳乐揉揉眼睛,清醒了一些。可能是做梦吧?他想。
张佳乐决定重新来过。于是他再次将门反锁,然后去拧反锁按钮。
“反锁魔咒,破!”他煞有介事地念叨。
然而,门还是那扇门,青...

[韩文清中心/韩张]我和时间赛跑十年(17韩队生贺)

我和时间赛跑十年

韩文清中心|韩张

文/慕谨汐


韩文清的十八岁比其他所有职业选手都要更加艰苦朴素和不可磨灭。

在闷得压抑的小房间里,电脑主机随着运作发出嗡嗡的轰响刺得人耳膜发痛,永远散不开的热气让呼吸都跟着躁动。他就这样蹲在电脑前——既是战队队长也是公会会长。白天和刚组建的战队磨合训练,晚上熬个通宵带着公会抢野图boss,和叶修魏琛杀个红眼,在一片怒骂和地图频道对轰中冷漠地留下一句“呵。”


霸图是凭他之力一手打造的江山。

没有天资聪颖的好模子愿者上钩,他一一在竞技场里物色。

第一次和叶修苏沐秋打照面的时候苏沐秋“卧槽”地蹦到自己面前,问“你是那个大...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九)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九


从机场出来又马不停蹄登上大巴,几经辗转抵达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这一晚上兵荒马乱如同打仗似的,就是再能折腾的家伙都提不起劲儿了,此刻都耷拉着脑袋昏昏沉沉等着季冷办理入住手续。

韩文清侧头望了张新杰一眼,后者站在他身边,眼睛至少是睁着的,不过显然是没醒,只背好自个儿的双肩包听话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倒是很乖的样子。

季冷办完了手续回来陆续把房卡分给了其他几人,霸图队员也不是第一次出来住了,都很有默契地三三两两分好房间,上楼睡觉去了。季冷把最后一张房卡递给韩文清:“这下不是单人间了,心痛不?”因为霸图队员数量是单数,以往出门比赛的...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八)

更之前我以为我是喻文州……写起来发现我是黄少天啊。

没想到昨天会看到清一色的有生之年,感觉自己像个抛家弃子的负心汉……


第一章

上一章


十八


这年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早。

下第一场雨的时候青岛的温度就仿佛凭空消失了般的下降了好大一截;再到第二场雨的时候,霸图有小一半的家伙,感冒了。


一群宅男本来就缺乏日常锻炼,身体素质没那么好,这一次突然降温又杀了所有人个措手不及,用李艺博的话说:“我还没从僵直中回过神给自己添件外套,流感大招就甩我脸上了。”

这天晚上嘉世和霸图有比赛,霸图主场作战,发挥却不是很理想,险险输给对方,就要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七)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七


张新杰在点开了季冷给的视频资源的第三分钟,就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目害。

起先看到两个男人搅在一起的时候,他并非没有动过别的心思,可随后想想看也许这只是某种特殊乐趣,女主角需要预热才能出场呢?便没在意那么多。

可当他真的把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都看清楚了之后,张新杰的睫毛抖了抖,他用鼠标点了几下进度条,三十秒之后强行关闭了临时有些卡机的播放器。

张新杰一共只看了四分钟不到,然而这一幕的阴影在他心底挥之不去回味无穷了好几天。确切地来说也不完全是阴影,毕竟……他还自作主张地给那副完美精致的肉体补充了一张脸,一张他自个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勾勒出轮廓乃至修饰细...

[韩张/原作向]鸡兔同笼

鸡兔同笼

文/慕谨汐


在加入霸图之前,张新杰其实收到了不止一根橄榄枝。

所以当听到他的决定之后,同帮会的亲友都很惊讶,就连负责联络和张新杰签约的季冷都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毕竟——

“我们队伍的风格,比较突出。我是说,在战队建设上……”电话里,季冷笑了,自己都没好意思说明白。

好在张新杰聪明又灵性,倒是体悟了对方的意思,“我会适应霸图的习惯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适应霸图“穷凶极恶”的领导核心,韩文清。

不过这种话不适合说得太明白。


第一次参加试训的时候,这群应邀的小兔崽子们第一次见到韩文清——这个人比想象中更加的穷凶极...

[张佳乐中心/韩张]人生最痛苦的时刻

人生最痛苦的时刻

张佳乐中心/韩张


人生最痛苦的时刻,不是四度与冠军失之交臂,而在于酝酿了满满的睡意却终敌不过憋不住的一泡尿。


张佳乐大彻大悟这个哲理的时候,正处在哆哆嗦嗦奔向厕所的旅途中。十一月中旬的北方,用一个字形容那天气,只有冷,至于冷得多绝望,那是一种每天都在掰着指头数日子,对供暖翘首以盼的复杂心情。

此刻的张佳乐只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秋衣秋裤,赤脚踩着凉拖就往厕所的方向冲去,也许是那身秋衣秋裤紧身有弹性,近了看还能瞧见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打寒颤。

冷。

太他妈的冷了。

冷到他的尿意都时断时续,水柱也时粗时细。


好容易才咬紧...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七)

手机发的,格式没捋,大家凑活着看吧嘿嘿,新年快乐!(>_<)



翌日晌午尚未到,就见那领着队伍出征的张佳乐剑拔弩张气势汹汹地回了寨子,将俩困在一块儿哆哆嗦嗦的家伙往堂子正中一推,骂道:“好他个奶奶个腿子的孙哲平!老子可跟他没完!”

他推门的这会儿,林敬言恰和张新杰摸了本话本讨论里头文句,那厢韩文清一手杵着腮,望着自家未过门的娘子和军师,只觉四周瞌睡虫是有很多。此时张佳乐这推门举动,倒是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忙起身,道:“怎地?”

张佳乐还未来得及疏泄怨愤,又听张新杰笑了笑,问:“与我说的,可有二样?”

张佳乐顺手摸了桌上的茶盅,一盅子水下肚,方平了些心气,指着地上那俩歪瓜裂枣...

[张新杰中心]Tesoro

TESORO

张新杰中心/微韩张

文/慕谨汐

 

张新杰有一个能帮他实现一切愿望的百宝袋,这在霸图内部属于一个小范围人尽皆知的秘密。

 

第八赛季开赛前,霸图队内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派对欢迎新成员;安排在最后的国王游戏还没玩到散伙时间,就在张佳乐高呼“不公平”,“真没劲”中宣告了终止。

对待这位实力卓越的老前辈,霸图队内的小成员还是很尊敬的,忙问是哪里不对劲。张佳乐斜眼睨了一眼一旁也瞧出端倪,却不言语笑着喝果汁的林敬言,做了一个鄙视的鬼脸,然后才说:“肯定有问题,我看好半天了。都过去这么多轮了,你们张新杰运气怎么这么好呀?不是当国王,就是围观群众。出的题目那么刁钻...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六)

第一章

上一章

 

 

韩寨主手里攥了个条儿,心上很是煎熬。他信步在通往张新杰房前的走廊上踱来踱去,想去问,又不好意思问。怕那纸上写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来,惹对方不悦。

他这么一煎熬,就煎熬了大半个时辰,出来嘘嘘的张佳乐懒洋洋地从他身边路过,奇怪地瞄了他一眼,待到嘘完回来时见人还是保持了这个姿态,便忍不住开口,声如洪钟道:“老韩你这扭扭捏捏的……唔。”

然而他话未说完,便被对方一把捂了嘴巴,一口气进不来,狠了劲儿的挣扎。

“闭嘴。声这么大,吵人休息!”韩文清伸头朝着张新杰屋的方向瞧了瞧,见没什么响动,才略略舒了一口气,手上的力道也轻了许多。

张佳乐这才...

[韩张/漠石]阿漠寻亲记

今年的最后一篇,漠石。前传是《孤单的召唤师》

大家新年快乐啦,明年见~

 

阿漠寻亲记

韩张/漠石only

文/慕谨汐

 

在石不转心中,荣耀这个游戏实在是非同寻常的魔性、不正经、漏洞百出。

如果说,作为一强劲牧师的他在某日醒来蓦地变成了一个身无分文的召唤师这一点还能被谅解为游戏方亿万分之一的疏漏,不可以此做强有力的佐证的话……

那么现下,证据确凿了。

 

石不转冷静地看着被莫名套在自己身上的另一身白衣,月光般的好看,月光般的眼熟——恰是自己此前作为牧师时候的橙装。看完了装备,他举头四顾,自己穿着衣服站在冷冰冰的玻璃容器中,不得动弹,隔着透明...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五)

第一章

上一章


三月里来春光明媚。

韩文清头顶了一只青草编织的帽子,领了一队人马窝在草丛底儿伪装着,只等过往商队运镖往来。张新杰也身在队中,就跟在韩文清身边匍匐着,偶尔稍稍抬手驱驱蚊虫,都能和韩文清产生些许肢体接触来,这到让韩寨主好不紧张,也好不激动。

跟到这儿来是张新杰自己要求的,打的是融入队伍中,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旗号。韩寨主本是想利用特权为自己这位心尖尖上的人谋清闲的,可惜人不要,一心要跟着自己往山中跑。

跟着自己。想到这茬儿,韩文清心中美滋滋的。可看着美人饱受蚊虫骚扰,又情不自禁心疼起来,心疼之余还不住大骂那虫儿也是登徒子,可劲不要脸。...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四)

第一章

上一章



是夜。

一屋烛火映得人面桃花暖融融,屋里人高马大的家伙蹲的蹲,坐的坐,东倒西歪的东倒西歪,勉勉强强凑齐了一整个山寨。

张佳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兜来,从里头抓了一把瓜子儿搁在掌心,边嗑边捣捣一旁的韩文清,“你媳妇儿这把咱们都弄来,你可知是做什么?”

韩文清思索良久,也没想明白,苦恼地摇摇头。

张佳乐不放弃任何一个埋汰对方的机会,连忙道:“媳妇儿的心意你都不知,你这夫君当得忒烂。”

韩文清皱着眉头瞪回去,“还不是我媳妇儿,你莫乱说话,毁了先生清誉。”

他这话音刚落,就见张佳乐脸上的嫌弃意味更重了:“喜欢就抢,不行就上,什么清誉屁...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三)

第一章

上一章


张新杰睡得不太舒服,主要是后脖颈痛得不行,脑袋也晕得厉害。

他缓缓睁开眼睛,恰对上一顶青花帐子,而后是身旁站着几个人,影影绰绰,五官却看不清楚。

“你醒啦?”张佳乐一直坐在他床边看,笑容可掬。

张新杰认真瞧了人一眼,脑海里昏倒前最后的记忆复苏,道:“你们是谁、将我带去了哪儿。”

“这里是霸图山,山上的霸图寨。”张佳乐给他解释,“我们是霸图寨的山大王!”

他说着这种句子,脸上露出的表情却似是好心收留过路穷者的大娘的那种亲切。

“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张新杰摸着床板坐直身子,张佳乐给他取了个枕头在后边垫着。

“给你说一桩……”

“咳!”...

1 2 3
© 慕谨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