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肝宝贝张新杰~偶尔吹鱼,舔舔美颜盛世

这是被逼无奈下的一个本宣。。。。主要目的是为了给我的仙女弟弟增加摊子上的摆件。。。。
应该是妖都805那个展子。只有场贩。
《时之尽》的小薄本。原文见lo。
因为印的特别少所以成本贵一些。要8块钱那么多!!!!

摊位号是叉烧包13QUQ

ps.上次的抽奖等我五天后回国再开!现在太不方便了没法做小签
回国一定更新一次我保证!!!!
(づ ●─● )づ么么哒!

[韩文清中心/韩张]我和时间赛跑十年(17韩队生贺)

我和时间赛跑十年

韩文清中心|韩张

文/慕谨汐


韩文清的十八岁比其他所有职业选手都要更加艰苦朴素和不可磨灭。

在闷得压抑的小房间里,电脑主机随着运作发出嗡嗡的轰响刺得人耳膜发痛,永远散不开的热气让呼吸都跟着躁动。他就这样蹲在电脑前——既是战队队长也是公会会长。白天和刚组建的战队磨合训练,晚上熬个通宵带着公会抢野图boss,和叶修魏琛杀个红眼,在一片怒骂和地图频道对轰中冷漠地留下一句“呵。”


霸图是凭他之力一手打造的江山。

没有天资聪颖的好模子愿者上钩,他一一在竞技场里物色。

第一次和叶修苏沐秋打照面的时候苏沐秋“卧槽”地蹦到自己面前,问“你是那个大...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九)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九


从机场出来又马不停蹄登上大巴,几经辗转抵达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这一晚上兵荒马乱如同打仗似的,就是再能折腾的家伙都提不起劲儿了,此刻都耷拉着脑袋昏昏沉沉等着季冷办理入住手续。

韩文清侧头望了张新杰一眼,后者站在他身边,眼睛至少是睁着的,不过显然是没醒,只背好自个儿的双肩包听话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倒是很乖的样子。

季冷办完了手续回来陆续把房卡分给了其他几人,霸图队员也不是第一次出来住了,都很有默契地三三两两分好房间,上楼睡觉去了。季冷把最后一张房卡递给韩文清:“这下不是单人间了,心痛不?”因为霸图队员数量是单数,以往出门比赛的...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八)

更之前我以为我是喻文州……写起来发现我是黄少天啊。

没想到昨天会看到清一色的有生之年,感觉自己像个抛家弃子的负心汉……


第一章

上一章


十八


这年秋天似乎来得特别早。

下第一场雨的时候青岛的温度就仿佛凭空消失了般的下降了好大一截;再到第二场雨的时候,霸图有小一半的家伙,感冒了。


一群宅男本来就缺乏日常锻炼,身体素质没那么好,这一次突然降温又杀了所有人个措手不及,用李艺博的话说:“我还没从僵直中回过神给自己添件外套,流感大招就甩我脸上了。”

这天晚上嘉世和霸图有比赛,霸图主场作战,发挥却不是很理想,险险输给对方,就要...

[韩张/原作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七)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七


张新杰在点开了季冷给的视频资源的第三分钟,就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目害。

起先看到两个男人搅在一起的时候,他并非没有动过别的心思,可随后想想看也许这只是某种特殊乐趣,女主角需要预热才能出场呢?便没在意那么多。

可当他真的把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都看清楚了之后,张新杰的睫毛抖了抖,他用鼠标点了几下进度条,三十秒之后强行关闭了临时有些卡机的播放器。

张新杰一共只看了四分钟不到,然而这一幕的阴影在他心底挥之不去回味无穷了好几天。确切地来说也不完全是阴影,毕竟……他还自作主张地给那副完美精致的肉体补充了一张脸,一张他自个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勾勒出轮廓乃至修饰细...

[韩张/原作向]鸡兔同笼

鸡兔同笼

文/慕谨汐


在加入霸图之前,张新杰其实收到了不止一根橄榄枝。

所以当听到他的决定之后,同帮会的亲友都很惊讶,就连负责联络和张新杰签约的季冷都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毕竟——

“我们队伍的风格,比较突出。我是说,在战队建设上……”电话里,季冷笑了,自己都没好意思说明白。

好在张新杰聪明又灵性,倒是体悟了对方的意思,“我会适应霸图的习惯的。”

准确的说,应该是适应霸图“穷凶极恶”的领导核心,韩文清。

不过这种话不适合说得太明白。


第一次参加试训的时候,这群应邀的小兔崽子们第一次见到韩文清——这个人比想象中更加的穷凶极...

[张佳乐中心/韩张]人生最痛苦的时刻

人生最痛苦的时刻

张佳乐中心/韩张


人生最痛苦的时刻,不是四度与冠军失之交臂,而在于酝酿了满满的睡意却终敌不过憋不住的一泡尿。


张佳乐大彻大悟这个哲理的时候,正处在哆哆嗦嗦奔向厕所的旅途中。十一月中旬的北方,用一个字形容那天气,只有冷,至于冷得多绝望,那是一种每天都在掰着指头数日子,对供暖翘首以盼的复杂心情。

此刻的张佳乐只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秋衣秋裤,赤脚踩着凉拖就往厕所的方向冲去,也许是那身秋衣秋裤紧身有弹性,近了看还能瞧见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在打寒颤。

冷。

太他妈的冷了。

冷到他的尿意都时断时续,水柱也时粗时细。


好容易才咬紧...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七)

手机发的,格式没捋,大家凑活着看吧嘿嘿,新年快乐!(>_<)



翌日晌午尚未到,就见那领着队伍出征的张佳乐剑拔弩张气势汹汹地回了寨子,将俩困在一块儿哆哆嗦嗦的家伙往堂子正中一推,骂道:“好他个奶奶个腿子的孙哲平!老子可跟他没完!”

他推门的这会儿,林敬言恰和张新杰摸了本话本讨论里头文句,那厢韩文清一手杵着腮,望着自家未过门的娘子和军师,只觉四周瞌睡虫是有很多。此时张佳乐这推门举动,倒是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忙起身,道:“怎地?”

张佳乐还未来得及疏泄怨愤,又听张新杰笑了笑,问:“与我说的,可有二样?”

张佳乐顺手摸了桌上的茶盅,一盅子水下肚,方平了些心气,指着地上那俩歪瓜裂枣...

[张新杰中心]Tesoro

TESORO

张新杰中心/微韩张

文/慕谨汐

 

张新杰有一个能帮他实现一切愿望的百宝袋,这在霸图内部属于一个小范围人尽皆知的秘密。

 

第八赛季开赛前,霸图队内举办了一个小型的派对欢迎新成员;安排在最后的国王游戏还没玩到散伙时间,就在张佳乐高呼“不公平”,“真没劲”中宣告了终止。

对待这位实力卓越的老前辈,霸图队内的小成员还是很尊敬的,忙问是哪里不对劲。张佳乐斜眼睨了一眼一旁也瞧出端倪,却不言语笑着喝果汁的林敬言,做了一个鄙视的鬼脸,然后才说:“肯定有问题,我看好半天了。都过去这么多轮了,你们张新杰运气怎么这么好呀?不是当国王,就是围观群众。出的题目那么刁钻...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六)

第一章

上一章

 

 

韩寨主手里攥了个条儿,心上很是煎熬。他信步在通往张新杰房前的走廊上踱来踱去,想去问,又不好意思问。怕那纸上写得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来,惹对方不悦。

他这么一煎熬,就煎熬了大半个时辰,出来嘘嘘的张佳乐懒洋洋地从他身边路过,奇怪地瞄了他一眼,待到嘘完回来时见人还是保持了这个姿态,便忍不住开口,声如洪钟道:“老韩你这扭扭捏捏的……唔。”

然而他话未说完,便被对方一把捂了嘴巴,一口气进不来,狠了劲儿的挣扎。

“闭嘴。声这么大,吵人休息!”韩文清伸头朝着张新杰屋的方向瞧了瞧,见没什么响动,才略略舒了一口气,手上的力道也轻了许多。

张佳乐这才...

[韩张/漠石]阿漠寻亲记

今年的最后一篇,漠石。前传是《孤单的召唤师》

大家新年快乐啦,明年见~

 

阿漠寻亲记

韩张/漠石only

文/慕谨汐

 

在石不转心中,荣耀这个游戏实在是非同寻常的魔性、不正经、漏洞百出。

如果说,作为一强劲牧师的他在某日醒来蓦地变成了一个身无分文的召唤师这一点还能被谅解为游戏方亿万分之一的疏漏,不可以此做强有力的佐证的话……

那么现下,证据确凿了。

 

石不转冷静地看着被莫名套在自己身上的另一身白衣,月光般的好看,月光般的眼熟——恰是自己此前作为牧师时候的橙装。看完了装备,他举头四顾,自己穿着衣服站在冷冰冰的玻璃容器中,不得动弹,隔着透明...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五)

第一章

上一章


三月里来春光明媚。

韩文清头顶了一只青草编织的帽子,领了一队人马窝在草丛底儿伪装着,只等过往商队运镖往来。张新杰也身在队中,就跟在韩文清身边匍匐着,偶尔稍稍抬手驱驱蚊虫,都能和韩文清产生些许肢体接触来,这到让韩寨主好不紧张,也好不激动。

跟到这儿来是张新杰自己要求的,打的是融入队伍中,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旗号。韩寨主本是想利用特权为自己这位心尖尖上的人谋清闲的,可惜人不要,一心要跟着自己往山中跑。

跟着自己。想到这茬儿,韩文清心中美滋滋的。可看着美人饱受蚊虫骚扰,又情不自禁心疼起来,心疼之余还不住大骂那虫儿也是登徒子,可劲不要脸。...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四)

第一章

上一章



是夜。

一屋烛火映得人面桃花暖融融,屋里人高马大的家伙蹲的蹲,坐的坐,东倒西歪的东倒西歪,勉勉强强凑齐了一整个山寨。

张佳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兜来,从里头抓了一把瓜子儿搁在掌心,边嗑边捣捣一旁的韩文清,“你媳妇儿这把咱们都弄来,你可知是做什么?”

韩文清思索良久,也没想明白,苦恼地摇摇头。

张佳乐不放弃任何一个埋汰对方的机会,连忙道:“媳妇儿的心意你都不知,你这夫君当得忒烂。”

韩文清皱着眉头瞪回去,“还不是我媳妇儿,你莫乱说话,毁了先生清誉。”

他这话音刚落,就见张佳乐脸上的嫌弃意味更重了:“喜欢就抢,不行就上,什么清誉屁...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三)

第一章

上一章


张新杰睡得不太舒服,主要是后脖颈痛得不行,脑袋也晕得厉害。

他缓缓睁开眼睛,恰对上一顶青花帐子,而后是身旁站着几个人,影影绰绰,五官却看不清楚。

“你醒啦?”张佳乐一直坐在他床边看,笑容可掬。

张新杰认真瞧了人一眼,脑海里昏倒前最后的记忆复苏,道:“你们是谁、将我带去了哪儿。”

“这里是霸图山,山上的霸图寨。”张佳乐给他解释,“我们是霸图寨的山大王!”

他说着这种句子,脸上露出的表情却似是好心收留过路穷者的大娘的那种亲切。

“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张新杰摸着床板坐直身子,张佳乐给他取了个枕头在后边垫着。

“给你说一桩……”

“咳!”...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二)

第一章


崇山峻岭,层峦叠翠。

城外没多少脚程的霸图山上安了个霸图寨子,已有数十年历史。

如今老一辈的寨大王纷纷老去,留下一窝小崽子当家。

归西之前前辈们力图商量出个接班人来,却总未果——林敬言太斯文,张佳乐太顽皮,韩文清太木讷。

谁都不大合适。

又观察了一阵,有长辈惊奇道:“别看小韩看似木讷,一张黑面在外头却好是肃杀。我亲眼瞧见今次劫镖之时,有人只看了小韩一眼,就奉上了买路之财。”

韩老爹摇摇扇子一脸得意:“莫不是看上我儿子了吧。”

众人嗤之以鼻。

于是韩文清便以绝对优势得了霸图寨寨主的地位。

日子和往常过得一样,不过是换了个称呼。起初韩文清只这么觉得...

[霸图/韩张]春风十卷相思长(一)

《时之尽》写完了,我终于有理由开新坑辣!星湖美满!

这个故事三月初时候更过两章,后来因为没时间填删了,这段时间先填这个!

霸图山寨土匪头子X劫回去的书生人妻

全员智商下线but……是真爱,请各位霸图粉莫打我……


春风十卷相思长

文/慕谨汐



朱甍碧瓦,翠栏红楼。

一块好大的扁悬在二楼的台子下,上书三个大字:一品楼。

就是这儿了。

张新杰理了理因为赶路而变得有些零乱的布衫,裹紧了身上的旧夹袄,斜跨着包袱走了进去。


“客官您里边请,打尖儿还是住店呢?”一进门就迎上了小二可掬的笑容,眼睛笑得跟里头添了铜板似的明亮...

[韩张/双花]时之尽(全)

写完回头看一眼,连科幻都不好意思注明了,尼玛根本就是一个某星球爱情故事(摔

依旧算是顺便给tag预热啦~纠正一个错误之前我把明年当成15,实际上新杰应该是9岁啦!抱歉误导。反正宗旨还是,阿姨粉们的礼物交出来呀!~

全文1w9,随意食用-w-

 

时之尽

不是科幻|温馨向|韩张双花

文/慕谨汐

 

推荐BGM-流动的城市(林海)

 

I.

 

张佳乐十岁的时候,父母从荣耀大陆将韩文清带回了霸图星。有关这一段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被放大到异样清晰的程度。

 

张佳乐还记得,那天他和弟弟是在家门口前的沙堆里玩堆城堡的游戏,等...

[韩张]风光好/甜蜜生活

*给tag做广告!我们全宇宙最可爱的小心脏马上就要过9岁生日啦!各位阿姨粉的生日礼物快快砸起来~

*本文退役后/非常甜蜜的生活

*第一人称有点腻歪,满足一下我的恶趣味(揍


风光好

韩张ONLY

文/慕谨汐


醒来的时候下意识摸了摸身边床铺的位置,被窝里还带着没散去的热度,人已经不见了。

隔着大老远依稀闻得见厨房里飘来煎鸡蛋和煎肠儿的香味,接着就听见新杰站在厨房里头喊:“韩队,起床了。”

我隐约有点不高兴,鼻子哼了两下,从被窝里爬了出来。

鞋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尾脚边的地方,大概是新杰起来的时候重新挪正的,昨晚动作太激烈,他还在外头看晚间新闻的时候...

[韩张/论坛体]你圈这种天天给写手画手拉郎配的风气还能不能行了

第一次写论坛体,写得好!爽!啊!

这是一个我要是说了我就剧透了的故事,所以我不能说。

线索都藏在人民群众的聊天内容里了 ,大家自行看着解密吧^^用了一点点看细火才会明白的人物梗,不过只是一个多余的线索掉落,对结局没有影响的~


你圈这种天天给写手画手拉郎配的风气还能不能行了
论坛体/韩张

本论坛纯属虚构,没有雷同,没有雷同。

1L
呵呵,惹毛大大把人弄退圈你们就高兴了吧,本来猹家就缺粮,还遇上你们这种KY过头的脑残粉,你圈药丸。

2L
摊手,围观了事件全程表示,确实粉丝做过头了,三水和十字架平时好像确实没什么交集,我查了下她俩的喜欢和推荐,也没推过对方的东西。...

[韩张ABO]睡美人

《禁猎区》的未公开番外0w-……之前因为做本子的时候被折腾出心理阴影,所以一校对完这个就被我打入冷宫了(╯‵□′)╯︵┻━┻。昨天跟宝贝炫耀年末总结的时候才想起来,就……放出来了呗!


睡美人

韩张

文/慕谨汐


每年的12月31日,韩张张小朋友的小学都会举办一个全校性质的联欢会,每个班都要出一个节目,当然,用竞赛评分的方式刺激小朋友参与表演的积极性,这是必不可少的。

韩张张他们班班主任是个大学专业戏剧文学的语文老师,所以自然而然的,在这位老师操刀之下,韩张张一年级演了嘲笑丑小鸭的一只小公仔,二年级的时候做了坚定的锡兵里一只完好无损的配角兵,三年级在白雪公...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六)

第一章

上一章 
 

十六


八月才稍稍出了点儿头,张新杰就回了俱乐部——其实除了战队成员,其他人原本是没这么长时间的休假的,只恰巧赶上了今年俱乐部修缮,才纷纷沾了光轻松了一把。

不过想到假期在家的时候和喻文州尔尔的几次交谈,看到别的队伍为了新赛季早已展开的准备,他也没能心安理得地等到夏休彻底结束再回来。


到了宿舍才发现,韩文清比自己回来得还要早——不过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张新杰看了眼依旧蒙着一层薄灰的地板,依旧脏得零乱有致的桌面,然后情不自禁地抬头望向了自个的上铺——他有点怀疑韩文清是不是连床单被褥都没换新的就...

[韩张]沉重时刻

短篇,一发完结。好几年没写过这种题材的东西了,手很生。有BUG欢迎指正。

沉重时刻

韩张only

文/慕谨汐

 

“还有多少弹药?”

“95式,还剩20发。”

“其他的呢?”

“都没有了。”

“水呢?”

张新杰摇了摇手里的行军水壶,看向韩文清。漆黑的山洞里,没有点燃的篝火,只有他那双眼睛还偶尔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闪过一丝丝亮光。

“最多还够半天的量。”

伴着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在幽暗的旷野中扩散开去,两个人都迅速陷入了沉默。在这样的情况下,纵然已经有了明确的回营之路可以走,怕也熬不到那一刻了。

 

韩文清的侦查小队是三天前遇上敌人的伏击的。他们窃取...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五)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五


张新杰并没有打算在夏休期开始就回家去,毕竟这段假期如此漫长,趁着天儿好在附近多跑跑,总比回家也依旧宅着要好得多。

然而等他机票都定过了,却撞上了经理一张为难的脸。

“这个赛季队里拿到了挺大一笔奖金和联盟那边的分红费,咱们是打算趁着夏休期把俱乐部从新整修一遍的,也更新一次设备。”

人家话说到这里,张新杰也就懂了,点点头说了声没事的,给你们添麻烦了,就转身回了宿舍。一边开电脑从新订票,一边开始收拾行李。


叠完了衣服已经开始整理牙具的时候,韩文清走了进来,见他收拾地正起劲,皱了皱眉问:“你不是打算过几天才走的?”前几日张新杰各种忙着...

[韩张]捡到一只猫

刷微博看到一个非常可爱的段子,忍不住就开脑洞写了这个。然后就三点了……所以说我就不该睡前刷微博,还是开着电脑刷微博。ヽ(*。>Д<)o゜
梗来自「大学室友最让你震惊的事」~

 

捡到一只猫

韩张

 

最早是张佳乐首先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的。

可是哪里不对劲呢?

他嗅了嗅自己放在盆里屯了一礼拜的内裤袜子,这大冬天的,没可能发霉呀?

接着又去瞅了瞅林敬言三天前吃得那个没扔的泡面盒子,也没馊呀。

最后他顶着狐疑的目光走到韩文清的领域上下左右的打量,这才发现了哪里不对。

“我擦!老韩!你床上怎么有只猫?”

 

霸图宿舍临时召开紧急会议:四把...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四)

第一章

上一章


十四


霸图攒聚了一年的能量,自季后赛开局起始得以爆发——季后赛第一场,霸图以大比分优势战胜第七名百花;第二场,同样是以巨大优势战胜拿下微草,步入冠亚军争夺战。

面对霸图嘉世强强相遇的局面,敏锐的媒体朋友和玩家很快就想到了去年霸图就是止步于嘉世身前的事实,那么今年,历史还会重演吗?


飞机晚点的缘故,霸图战队从北京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

六月初的夏夜,晚风夹杂着些许大海的气息扑面而来,伴着这熟悉的夜色,一行人上了大巴车便直接回了宿舍,休息,并等待着最终的决战。


韩文清打开了宿舍门,迎接他的并不是一片幽不见底...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三)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三


随着常规赛进入到倒数几场,韩文清的工作也逐渐忙了起来,虽然霸图进入季后赛大局已定,但是他们心里都明白,霸图的目标,远远不旨在于此。

三月末的这晚,他和季冷商量着对付嘉世的作战方针,回来的有些晚,到了宿舍门口却意外地发现灯还亮着。

韩文清推门进去,就看见张新杰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桌前,两手合握搭在桌上,一副好学生的模样。见他回来便立刻抬起头,倒像是就在等着自己似的。

“这么晚了,还不睡?”韩文清看了眼表,指针早就走过了十二,这可大不符合张新杰的作息了。

“嗯,办完一件事就睡。”对方看着自己道。

“怎么了?”韩文清走到书桌前,离得近...

[霸图中心]张副说要增加霸图的团队归属感

张副说要增加霸图的团队归属感

霸图中心/韩张/林方

 

 

夜十一时五十分。

“林敬言准备就绪。”

“收到。”

“秦牧云准备就绪。”

“收到。”

“白言飞准备就绪。”

“收到。”

“张佳乐准备……我擦?系统崩溃了?后台怎么在运行快播啊你们谁拿我电脑看片了!”

“张佳乐请迅速就位,不要辜负组织上对你的信任。”

“张佳乐收到。”

“韩文清一切准备就绪了吗?收到请回复。”

“韩文清一切准备就绪了吗?收到请回复。”

“韩文清……”

“新杰,我就坐在你旁边。”

“……”

 

隔壁宿舍的张佳乐摘了麦跟林敬言咬耳朵:“怎么说,我感觉今晚的...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二)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二


这年冬天荣耀官方发布了两件事——其一是第四区开服,几家公会为了开荒工作和招揽新人忙得不亦乐乎,张新杰闲下来的时候也会帮着霸气雄图打几个副本破几个记录,然而他毕竟做不得主力——受睡眠时间限制,因此公会里知道这么个人的玩家倒是不多。其二则是一则公告:由荣耀游戏公司和职业竞技联盟联手打造,几家俱乐部鼎力支持的荣耀职业联赛选手周边,将于明年一月正式发售。由于初期对于市场的认知不够完全,所以第一批被实体化的选手账号卡只有三款:叶秋的一叶知秋、郭明宇的扫地焚香以及韩文清的大漠孤烟。

这第二件事,本也是可大可小,发售个官方周边没什么稀奇,可正儿八经制作选手角色的...

【抄袭事件始末】不好好写文章,但是要好好做人。

最近真是耗在这事儿上了。可能很多姑娘没想到为什么我又来旧事重提,那实在是对方攻势太凶猛,逼我做出回应啊。圈一下另一位当事人 @朝颜澈_久居苏杭 你亲友 ID我记不住,反正她说她是我的粉,应该会关注我吧……哦?

说实话,花了一天时间整理这一段狗血经历。过程蛮有意思的,整理的时候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又精彩,又跌宕起伏。
既然用了这个标题,那长条肯定不止是【抄袭】那么精彩,因为太长了,我粗粗先剧透长条的发展吧,包括几个部分:
第一章:冗长无聊的误会认错人,这个我必须解释清楚,不过如果你太相信我的人品,你可以不看。
第二章:屡教不改再挂调色盘对比抄袭。是的,我改口了,不是过度借鉴,是...

[韩张/原著向]细火慢炖伴生缘(十一)

第一章

上一章


十一


最后这场比赛以蓝溪阁取胜告终。一排人退了竞技场摘了耳机往后一靠面面相觑,脸上苦逼的表情都是如出一辙。

“那个剑客,太变态了啊!”

“真的好贱!好贱!”

张新杰倒是没在意这些他早就了然的信息,转手加了那个术士好友,问道:“你是刚刚的指挥?”

大概过了一会儿,他看到那边细条慢理的回复:“没错,是我。你的指挥也很精彩。”

张新杰注意到了对方的措辞,于是给人强调回去:“也?”

“呵呵,”对方笑笑,“毕竟我们才是赢家啊。”


两个人的话题到这里结束,张新杰也暂时搁置了游戏,取出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记些什么。身边公会里的...

1 2 3